和婆婆分开住

终于决定,和婆婆分开住。为了这个结果,我闹了近八年。

如果婆媳矛盾是一场战争,那在这场这战争中,没有人是赢家,都输了,现在的结局,不过是想给自己找个轻松点的活法罢了。

不管怎样,我仍然愿意承认,婆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她符合了一个好婆婆的特质,她脾气好,会忍让,很勤劳,干家务,为一家人买菜做饭,帮我们带小孩,没有怨言。

所有亲戚邻里都认为她是十足的好人,老公也问:“我妈这么好,你怎么就不(能)喜欢她呢?”

是啊,我为什么就一点不喜欢她呢?为这个问题,我纠结过很久。我甚至想,既然她是没有问题的,那问题只能出在我身上,坏人只能由我做。

我确实不是传统的会忍让的媳妇,我的性子,经常一点就破。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双方相处得十分好,但我转身接完个电话,她就跑来问我,接的是谁的电话,有什么事?

我承认当时我挺懵的,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你这事儿挺多的,而我,最不喜别人多事的性子,以后会有很多矛盾吧?

果然,第一次大爆发,是回老家生女儿坐月子带小孩的那两个月。

还没生之时,她能把我买过的所有东西都挑一次毛病,然后跟亲戚邻居广而告之;出入房间不敲门,翻你的柜子行李,接电话打电话她会全神关注,完了追问什么事。

大概是我从小就很独立,性子有点孤僻,很多事都喜欢自己抓主意,不太喜欢别人干涉、评判,所以对她的作为,已经开始反感。

真正爆发是在生完孩子后。生完十天,老公回广州上班,是婆婆照料我坐月子,但她只负责做饭,其他照料孩子的事情,90%是我。但其实我并没怪过她帮不帮我,我只怪她总是在我面前晃悠,吵我,让我不得安宁。

我是第一次当妈,来到陌生的地方,面对一群陌生的亲戚,老公不在身边,有一个非常闹腾爱哭的婴儿,导致我每天休息不到四小时,我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饮食不习惯,而身边偏偏有一个事儿多爱唠叨爱挑毛病的婆婆,再加上一个瘫痪在床的家公,我心里其很苦,不知跟谁说,整个人的情绪压抑得不行,分分钟感觉自己像疯了一样。

她好像对任何事都要说上两句,我抱孩子哭了,她过来要孩子,总要加一句“哎呀,怎么妈妈一抱就哭呢?”

孩子哭闹,我抱着孩子哄,她要说:“别抱,别抱,一哭就抱,弄成习惯很不好。”

但每次次孩子一哭,她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嚷着要抱。

月子期间,经常会有亲戚过来,而那个时候,无论孩子在睡觉还是在吃奶,她都要领亲戚入房,说要看小孩,把孩子弄醒,说“宝宝,看看谁来了?”

然后,他们开始balabala一大堆。没人理会我这个妈妈,更没有人关心,我刚刚才花了几个小时哄她睡着,我是有多崩溃多想休息一下,但我面对他们,还得笑脸相迎,因为一旦黑脸了,会被她说我不懂事,没教养。

我清楚记得好多次,我全身气得发抖,脸上却挤着笑容,跟那些亲戚周旋。

……

类似的事还有好多好多。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我可能病了,因为每次跟老公吵架,我都生无可恋地拿头往墙上撞。

那段时间太压抑,后遗症异常大。即使好几年过去,回想往昔,我仍然感到是恐惧的。而对于婆媳关系,几乎让我们的关系降至冰点。因为自那以后,我对婆婆是既讨厌又害怕,讨厌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她做的一切。只要她靠近,无论什么事,我都本能的抗拒,不想回应她,不想与她说话。

而害怕,是害怕因为我的讨厌,伤害了她。事实上,我们有过好几次撕破脸式的吵架,双方都不开心,都在彼此容忍!

我做梦都想与她分开住。我说,彼此都不开心,互相伤害,为什么硬要挤在一起生活?老公说,他爸已经去世了,只剩下妈,孤零零的。

现实太无奈。过年期间,我们又吵了一架,因为很小的事。这次,我第二次提出离婚,我不愿为难老公,他有赡养母亲的义务。所以,只有我离开。

他不同意,他不认为我们的感情有问题。但他也懒得在我们两个之间和稀泥,答应了给他妈租一间房子,与我们分开住,但要求房子就在附近,甚至对门。

我完全无异议,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好不容易,而且,也是应该的。毕竟,我一向愿意给她养老。

但是,在她身体尚无大毛病前,分开住真的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