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红茶

他以前很喜欢喝咖啡,可究竟喜欢它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很多人说喝咖啡可以失眠.他想这是他喜欢喝它的唯一原因.白天的时间总是很忙碌,没有时间去考虑一些东西,,可他又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躺下就可以入眠,无论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安然入睡。.直到遇到她,改变了他的口味.一杯玫瑰红茶,取代了所有的一切.

他生活在城市的最南方,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他通常早上六点钟起床,一身休闲耳朵里挂着耳机,领着他的“便便”去公园散步。而后骑着车子花一个小时去城市的最北方一家叫玫瑰红茶餐馆吃早饭。他喜欢喝一碗玫瑰粥,吃一点甜点。他特意将房子买再离工作很遥远的地方,他喜欢骑着车子游逛在城市中,看人们忙碌,这让他对生活更加有动力。他的生活简单却不乏味。干净却不枯燥。他可以在下班以后跟朋友去HAPPY,但每天必须十点钟准时回家,因为家里还有只便便在等着他回家。他不是个大男人,也觉不是个琐碎的小男人,只是多年在外拼打得经历让他在懂得照顾自己的同时也学会了如果调剂生活。只是在这种安静的生活中,少了一份激情,多了一份寂寞,少了一份牵挂,多了一份无奈。但他相信爱,就像相信便便一样。他知道当那个女孩来临的时候,他会比以前快乐十倍,他时常在想两个人的生活哪怕是争吵都是甜蜜的。他是便便的主人------野,也是玫瑰红茶的男主角!

她生活在城市的最北方,每天步行去上班。她是个赖床的小懒猪,通常八点钟才睁开眼睛,当看到闹钟上所指的时间时。她会用每秒一百米的速度冲进洗手间,十分钟洗漱完毕。她不喜欢化妆,她喜欢让肌肤自由的呼吸,就像她喜欢给自己自由一样。她的发质很好,所以她选择让头发自由的生长,不做任何修饰,看起来像一个中国版本的芭比,只是这个芭比脸上多了一副眼镜。她不爱吃早饭,并不是因为身材已经到了不减肥不可的地步。而是时间太拥挤,早饭对时间来讲是奢侈的。公司就在她宿舍拐弯处的四百米以内,她喜欢用跑得冲进公司大门。同事们喜欢叫她整点王!她每次都是踏着点进公司,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她生活欢快却不失节奏,嬉闹而不疯狂。她可以下班以后跟朋友去酒吧泡吧,但每天必须九点钟回家,因为宿舍的楼长九点钟以后就会睡得很熟,她不喜欢吵醒人家的美梦。她不是个大女人,但也决不是麻烦的小女人。只是大学时对社会的憧憬还没有破灭,让她在这尔欺我诈的社会里懂得如何在繁忙跟拼搏之后给自己保留一份纯真。她相信爱,就 像相信她的眼镜,能让她看的更清楚,看得更远。她时常一个人做梦,梦到一个牵着狗的男人给她做早饭。她就是糊涂的小懒猪---郡,也是玫瑰红茶的女主角!

人类是有男人跟女人两种物质组成的,一段恋情不需要一个正确的地点,只需要一个正确的时间。当男人与女人在爱的旅途中奔波劳累,准备休息时。感情的饥渴会在腹中作怪,那时会产生一种奇特的化学反应,人类喜欢称它为爱!如果男人与女人恰巧在这个时候相遇,月老已经将红绳系于对方的脚腕。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有规律的过每天的生活,不同的是今天他遇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芭比娃娃。她坐在餐馆里唯一的饭桌上,她皮肤白皙,怎么看怎么像碗中的玫瑰粥。野下意识的擦了一下嘴角,低声的问自己:“到底是肚子饿了,还是感情饿了!”他最终还是坐在了女孩对面,因为他别无选择,除非他想端着那碗粥顿到门口去吃。可他觉得那样有失便便主人的身份。再说与一个陌生女孩一起吃饭也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他站在饭桌前,问:“美,美,没人吧?”本来是想称呼美女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怕人家会以为他是图谋不轨的人而不同意与他同桌进餐。女孩抬起头非常痛苦的笑着冲他点头!女孩喝的是红茶粥,看样子好象很难喝,因为女孩的表情很痛苦。野在想,她肯定像他小时候被父母捏着鼻子喝中药一样,被人强迫在喝这碗粥。野看着女孩痛苦的表情,突然觉得眼前这碗玫瑰粥好像变成了一碗中药。他学着女孩的样子,非常痛苦的喝粥吃饼。时不时还偷窥女孩喝粥的样子,她好像很可爱,嘴巴的左侧上角有一颗米粒挂在上面。女孩也时不时地抬头用笑里藏刀的表情回敬着野,然后又低下头非常痛苦的喝粥。女孩喝完粥,用右手捂着肚子正要离开。野递给她一张面巾纸,对她说:“嘴巴上面有粒淘气的米粒正准备逃跑!”女孩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回敬野,并从野手中接过面巾纸。离开了。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竟有了一丝丝遗憾,从头到尾,野只说了两句话,而女孩只给了他两次无法理解的笑容。野在想,他下次一定不要点红茶粥,喝了以后会肚子痛。又不仅佩服那个女孩,面对如此难喝的粥还努力坚持喝光。正当野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女孩的座椅上有几张稿子,野觉得如果放在那里不去动,可能很快就被店里的服务员当垃圾丢进火中,为了不让它们做无谓的牺牲,他就顺手牵回了公司。

她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到八点才睁开双眼,不是她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大彻大悟。而是昨晚的晚饭太难吃,没有进多少食物,独自在七点多就开始对她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摧残!女孩喜欢一切跟红茶有关的东西,包括这家玫瑰红茶餐馆。她点了一碗玫瑰红茶,希望可以用最快的时间抚平胃的抗议。可她发现,当饿到极点,食物的填充已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正在她经受着胃痛的折磨,跟美食的诱惑时,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挤进了这场厮杀中。男孩很黑,头发很短,衣服很干净,而且身上有一股兰草的淡淡清香。男孩口吃的问话让郡顿时对他产生了好感。她挤出一个当时恶劣环境中最美的笑容给他,并点头以示他可以坐下。郡觉得这个男孩傻傻的,老是在盯着她看,郡在心中暗想,看来我还是颇有姿色的。刚美了没几秒钟又被可恶的胃拉回到疼痛中。抬头想偷偷看看那个男孩的脸,却不小心与他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击。郡只好再挤出一个微笑给他,郡觉得他应该是很喜欢自己的微笑,不然为何一直盯着她看。这碗粥,是郡打从娘胎出来吃的最慢的一次早饭。她好像很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从哪里见过一样。尽管郡已经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可粥的分量是有数的。当一碗粥喝完,郡找不到继续坐在这里的理由。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男孩的那句问话,让郡觉得胃好像更加痛了,她悄悄地将昨晚连夜赶出来的副稿放在坐椅上,用右手按着添乱的肚子离开了餐馆。出门的时候她亲眼看到那个男孩将她写的副稿装进了背包里。郡一直都相信喜欢的东西是等不来的,所有的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她要赌一次,赌这个结巴的男人能否再与她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