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沫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直想写一写今天要写的这个主题:豆沫子,之前也有朋友提醒我写这个主题,我放在了心里了,可一直没有动手,不是没有故事,不是没有吃过,农村长大的孩子怎么能没有吃过豆沫子呢,只是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叫它,其实呢,在我家乡的方言中,我们并不叫它“豆沫子”,而是“deng 沫子”,一直不确定该怎么叫它,之前看一位山东老乡写的文章中称其为“豆沫子”,我也就随俗了吧。

不知道城里的人家听没听过豆沫子,吃没吃过豆沫子,如果没有,那时在是可惜的很。豆沫子放在今天来说应该是绿色营养的健康食物了吧。它就是菜叶跟黄豆或花生米作为材料做出来的,含有各种营养物质,且能量低,实在是减肥者的天然食物啊。我想要是开发一下,喜欢它的人肯定不在少数。放在今天来看,豆沫子是稀罕菜,健康食品,可在早些年,也就是我小时候,豆沫子可是农家饭桌上常备的饭菜了。说它是饭不算错,说它是菜也不算错,有时候你只要吃上两碗豆沫子,那就根本不用吃主食,馒头或米饭,对小孩子来说尤其是这样,一大半碗的豆沫子就足以填饱肚子了;要是你想吃点什么也可以,米饭,馒头,煎饼,都是可以的,那这时候的豆沫子就算是菜了。

小时候豆沫子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那时候把它既当做饭又当做菜,来一碗就饱了。热腾腾的一碗豆沫子,尤其是在冬日的早上,伴随着袅袅炊烟升起的还有那从碗里升起的阵阵热气,一家人围坐一圈,吃着最简单的饭食,聊着最家常的话题,怎么看都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后来长大了,在家的日子也就少了,只能逢年过节才能回家一两趟,回到家,爸妈招待自己的是最好的饭菜,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最怀念的却不是这些了,小时候的味道更加吸引我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次回家难得碰上妈妈做一次豆沫子,也还是前一天剩下的,桌上还有妈妈新做的排骨、鸡肉、红烧鱼。全家人基本上都聚齐了,姐姐们也带着孩子回到家为我接风,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感觉了,一家人围坐一圈,还是吃一顿寻常饭菜,聊一聊家常理短。妈妈把剩下的豆沫子给热了热,让我们吃着大鱼大肉,自己却吃着上一顿剩下的豆沫子,我连忙问“还有没有豆沫子,我也想吃?”“有的”,妈妈答道。妈妈给我盛了一碗,夹一口放到嘴里,嗯,还是熟悉的味道。或许是被我津津有味的吃相感染了,小外甥女也吵着要吃豆沫子,豆沫子真有那神奇的魔力,她一个小人儿就吃了大半碗的豆沫子,下一顿饭的时候还在嚷着要吃呢。豆沫子就是有神奇的魔力,不光让我心心念念,也是妈妈养活一家的家常手艺,也成了小孩子们探寻的新方向。

我没有做过豆沫子,只是妈妈做的时候或在一旁看着,或打着下手。之前说了,做豆沫子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材料,菜叶子跟黄豆面或花生面就可以啦。做豆沫子的菜也是随意选择的,既可以是萝卜秧,又可以是白菜秧,还可以是野菜;既可以是新鲜的菜叶子也可以是存放许久了的已经干枯的菜叶,都是可以的。这个时节最适合吃豆沫了,晚秋,过冬的蔬菜,白菜跟萝卜苗都长的很高了,这个时候需要整理一下菜地,把太过密集的秧苗给疏松一下,多出来的秧苗是万万不能丢的,我们还要用它做豆沫呢。小时候,还没醒来的时候,妈妈就已经把秧苗给带回来了,在一阵锅碗瓢盆的碰撞中自己也睡眼惺忪的醒了,等到自己起床,妈妈也将豆沫盛到碗里了,瑟瑟的秋日清晨,有这样一碗热乎乎的豆沫子,谁说不是一种幸福呢。

吃豆沫子最好配一点咸菜,咸淡中和,味道最正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莠子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与“莠子”联系。 你们那儿立秋以后有什么风俗?在我们家乡,立秋以后喝豆沫子饭。我们管...
    莠子阅读 861评论 0 4
  • 向着曙光前进可好? 她讨厌买醉的人儿。 那晚,是凌晨几点来着?她都忘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合起双眼假寐着。 楼下的...
    阿屿一阅读 103评论 0 1
  • 有人问农夫:“种了麦子了吗?” 农夫:“没,我担心天不下雨。” 那人又问:“那你种棉花没?” 农夫:“没,我担心虫...
    搏生阅读 140评论 0 0
  • 以前我总觉的是因为自己小,所以很多事情看不明白、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快要成家的年龄,在母亲面前依然是个幼稚的小孩子...
    阿是辣酱呀阅读 9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