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与躺平

       经历了6.14——6.18连续五天加班至22:30或更晚,上一周我像是在同自己做对抗一样强制要求自己不加班!周一晚上去吃甜品,周二晚上去打拳,周三早早回家做饭,周四去打羽毛球,周五跟来勇谈了谈心就回家躺平了,印象非常深刻周五晚上走的时候,信哥问我:“不是说晚上还要跟算法同学开会么?”我特别淡定的回他:“我回家也能开,这空调太吹了。”

       我并不想歪曲他两次提醒我试用期一定要有产出物的好意,特别真实露骨的建议,大致意思是这三个月里产品做的细致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OKR完成了。为了完成这份OKR一定要明确O是什么,怎么样用KR表达你的O完成了,且时不我待,必须是三个月内。

        无法苟同

        即使一件作品出品的节奏影响到我的利益了,我也没办法允许它去影响客户的利益,我宁可不让它出品,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可能会有人说我装清高,那就是另外四个字回复——不予置评。

        试问不停的输出一些看似很有价值但并没有数据支撑的业务功能真的如此重要么?你知道你做的这些方向正确么?大太阳天,拍脑袋决定屁股坐在哪,那个位置就不烫了么?如果肉眼看不出来,那么请问每天加班敲开发吐槽的prd意义何在?

       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意义就是给团队形成压力,也就是俗称的内卷,就是释放一种信号,“我一直在努力干呢,你们也得努力啊!”还真让牛蛙外公说中了“中国式攀比往往不来自阶级,而来自街坊邻居。”为什么不去卷老板为什么如此有钱呢?老板是在意你做的事情更有价值一些还是在意你熬的时间更长一些?如果你熬了很久获得的评价还不及躺平分子获得的评价高,你是不是就更卷了?

       说到躺平,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门科学,毕竟人必须在放松的氛围下才更富想象力与创造力,才能更加从容的去思考和行动 。诗人问出:“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引领着探月计划的科学工作者们推进嫦娥号、玉兔号工程,不也是因为诗人首先看到了“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的美景?更何况多数情况下的躺平并非是封闭了思索的躺平,举一个例子,最近特别喜欢B站上“没啥用科技”发布的视频内容,真的都是些没啥用的内容,智能秋裤、莓用良蹦、卷轴式电脑,你听上去全是段子,可是这个去年四月份开始更新的up主,用每月不到两篇的更新速度获取了104.8万funs,商务合作累计营收已经破320万,这些看似无用的内容为自主研发的传感器、自主创业的生活号带去了更多的流量,你怎么能说up主就是在躺平做无用的事情呢?

        连续三个段落的结尾都是问号,着实有点儿吐槽的意思,这样不好 不好,还是想表明内卷带给我们的危害,以群体的形式尝试新鲜事物,是迄今为止也是将来对社会最为意义深远的利用,这是引领我们从猿类成为智人再演变成现代人类的最伟大革命,用一些故事把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吸引到一起去做一些伟大的事情,而这其中一些人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拥有什么,或者你的社会地位之类的标签,而取决于你正在做出什么样的贡献,你是否正处在自我升级的过程之中,你是否忠实于你自己并且通过扮演某种角色来显现生命的能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