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9

  、第1章 楔子

楔子

    高三那一年的冬天,雪特别的大,大腹便便的班主任小崔破天荒的很早就放人,梁肆抓起书包第一个冲出教室,一只脚刚出了门却收了回来。她回到讲台上拾起一小根铅笔,食指与中指用力一捻,白色的粉笔面儿就洒进了小崔的保温杯里。

    就像是武侠小说里下毒一样。梁肆心里坏坏的想。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放学她去堵陈陈励深送情书,却看到他在胡同的拐角被两个大人套着头拽上了车。

    绑架!

    梁肆在电视上看到过很多次这样的情景,却不想真遇上的时候被吓得心跳上了嗓子眼,手里拎着的饭盒本能的摔在了地上!

    瓶胆炸破的声响响彻静谧的胡同,让本要关上的面包车门,被重新打开…

    后来,梁肆和陈励深被凶犯绑在了一起。

    也正因这一次劫难,梁肆为陈励深,失去了一只耳朵。

  、第2章

【“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的声音好听极了,完美得没有丝毫破绽。】

    周末,梁肆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看《复仇的金子》,荧幕上李英爱正面目狰狞的拿起刀对着变态老师,刀子停在半空却僵住了。

    “捅了他!捅啊!”梁肆眼见着电视里的女主角没有没有下手,不解恨地将遥控器摔到地板上去!

    陈励深的名字在手机屏前亮起,梁肆按下接听键,语气中还带着惯性的烦躁…

    “有事?我刚挂了你妈的电话,你就打来了。”她说。

    陈励深那头没声音,梁肆的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他安静蹙眉的样子。便反应了一下自己方才那番话,才觉得有失体统。

    于是懒懒的解释道:“啊…我不是在骂人,我是说你妈妈我阿姨的电话。”

    陈励深那头才算是有点人气儿,冷清的说道:

    “她和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梁肆努努嘴,眼珠子翻上天花板,让她想想啊…

    陈励深他妈妈说:阿肆啊,你就要毕业了,别和室友挤在出租房了,搬来阿姨家住好不好,阿姨给你做蒜香排骨。

    陈励深他妈妈还说:阿肆啊,我这几年夜夜对耶稣祷告,保佑你和励深平平安安,你是耶稣赐予我重生的天使,阿姨看得出你喜欢励深,但励深是个冷性子,你得主动点,现在好多年轻人毕业就领证呢……你这孩子,说什么配不配的,励深要是没有你,早就被人撕票了!

    梁肆将电话线抻出好远,光脚弯腰拾起地板上两半儿的遥控器,回答的语气就像是怡红楼的老鸨:

    “哎呀,讨厌死了,你好意思问我还不好意思说呢!你妈妈让咱俩结婚!”

    电话那头的人又没声儿了,梁肆暗笑,陈励深一定是被自己不正经的样子给恶心到了。

    出乎意料的是,陈励深就像是在打羽毛球一样,将她说出来的话又给弹了回来。

    “那就听她的好了。”他轻飘飘地说。

    梁肆被他发的球击中面门,愣怔片刻,随即哈哈大笑。

    “陈励深!你真是二十四孝绝不含糊!”

    陈励深没有否认。

    双方陷入尴尬的沉默…

    沉默…

    沉默…

    梁肆是最不能忍受沉默的人,大咧咧的打破僵局说道:“你看你这人,跟人求婚一点诚意都没有!明天,就明天,我毕业师生宴,你像电视里那样跟我求婚,把戒指从超级大的蛋糕里抠出来戴到我手上的那种,就那种,我就嫁你!”

    梁肆半开玩笑似的一口气开完条件,咽了口唾沫,等着陈励深回答。

    她听到陈励深的司机说了句“陈总已经到了”之类的,而后听见他回了一句“我知道了”,电话便挂断了。

    我知道了。

    这句话是跟司机说的,还是在答梁肆的话?

    …

    梁肆蔫儿了。

    放下话筒望向电视,屏幕里的变态老师死了,满身都是血,触目惊心。

    她干呕一声,冲到厕所抱起马桶呕吐起来…

    …

    第二天的毕业师生宴在一家四星酒店一楼的餐厅举办,一开始因为有老师大家都很拘谨,宴尾老师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气氛这才达到HIGH点。

    梁肆作为2班的团支书,跟1班的班长高崎楠站在沙发上举着酒瓶子对吹,底下的群众面红耳赤的为自己班的支书摇旗助威。

    “阿肆!加油!支书!加油!快呀快呀!就差一点儿了!”

    “高崎楠你别给1班丢脸啊!人梁肆都快喝到脖子了你还剩大半瓶呢!”

    “阿肆!加油!阿肆!牛X!”

    梁肆在此起彼伏的叫嚷声中吞下了最后一点啤酒,如狮子王托起辛巴一样将空酒瓶子倒举过头顶,张狂的吹起口哨!

    “2班赢了!赢了哈哈!”2班的同学瞬间沸腾了起来!

    1班有几个小姑娘眼见着胜负已分,登时心疼起自己妖孽帅气的班长:“高崎楠你喝不下去就别喝了!梁肆已经喝完了,输赢没那么重要的!”

    高崎楠仰着脖子喉结上下滚动,吞下了最后一口,袖子泯去唇边的啤酒沫,目光微醺的冲梁肆豁然一笑。

    只差一点。他就能赢过她了。

    “我输了。”他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勾起唇角的样子很是性感。

    有时候男人的一句“我输了”往往比“你赢了”更有魅力。

    梁肆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深黑色的眸子在灯光下闪着骄傲的光。

    她那被酒液惹湿的红唇,看得高崎楠心念一动。

    酒店一楼的传菜间里,乔寒望着远处和人对瓶吹完又和男生打情骂俏的梁肆,回身对陈励深说:“你真要娶这个…这个这个…”

    着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乔老师,词穷了。

    陈励深今天穿了一身白色修身西服,站在传菜间里显得格格不入,见乔寒夸张地张大嘴巴,便从口袋里拿出了求婚标配——钻戒。

    “我勒个去…”乔老师觉得此时此刻只能用微博上火热的一句流行词来质疑:“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什么仇什么怨是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大致是一个嗑瓜子的娘炮碎碎念了“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几百遍之后被一个受不了的男子暴打进公安局的新闻。

    陈励深从来只想做一只安静的美男子,鲜少刷微博,听闻乔老师这样讲,微微偏首:“你说什么?”

    乔老师嫌他老土:“我说,你和那位姑娘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陈励深掂掂手里的戒指盒,苦涩的笑了,笑得轻飘飘的,没言语。

    一会儿厨师长过来了,低眉顺眼的对陈励深说:“陈先生,5层蛋糕做好了,您看看,这戒指塞在第几层啊…”

    陈励深摆摆手,将戒指盒揣进口袋里:“不用了。”

    乔寒:“你不说她要求你往蛋糕里放戒指吗?”

    陈励深望向远处包间里正与男孩子*的梁肆,眼中的闪过一丝精明:“左右她都不会答应的,放进去再拿出来怪恶心的,算了。”

    他说完,手插着西裤口袋径直走向梁肆。

    乔寒又不会了。

    是他的脑电波永远也跟不上陈励深么?知道人家姑娘不会答应还求个毛线婚啊…

    壕的世界永远不懂。

    同学闹得正欢,梁肆趁乱跳下沙发,奸笑着踮起脚伏在高崎楠的耳边小声说:

    “高崎楠,你是不是暗恋我?”

    高崎楠假装惊讶的睁大眼睛,单眼皮眨了眨:“这都被你发现了?”

    梁肆像哥们一样捶了他一拳,得意的笑:“嘁!你每次看我的时候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高崎楠大笑一声,刚要说什么,就见门口的女同学们一阵骚动,梁肆的目光也冷了下了。

    按理说,陈励深的出现已经不足为奇了,稍稍熟悉梁肆的同学都知道,她有个隔三差五给她送钱,隔三差五开着黑色奥迪带她去家里吃饭,隔三差五迈开长腿下车帮她拿行李的霸道总裁朋友。

    至于是什么关系,一开始很据梁肆经常出入霸道总裁家的次数来推测没准是兄妹,后来几个好事的姑娘一打听此霸道总裁竟然是A大毕业了两年的学长姓陈,与梁肆并非兄妹!他只是个毕了业的霸道总裁。

    嫉妒的人的对梁肆嗤之以鼻,认为她只不过是个被包了鱼塘的女大学生而已。

    羡慕的人对她产生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一般的言情脑补,认为她一定是即将加入豪门的少奶奶。

    后来有人从某位辅导员老师那里打探到了消息,说梁肆高考时连重本线都没过,是陈励深家拿钱砸进来的。

    梁肆看到身形笔挺的陈励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大脑有好一阵子的停滞。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似乎过了几亿光年,然后目光开始有了焦距,一个高的白色身影在自己面前轰然下降,单膝跪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安排好的精美灯光变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她围捕得密不透风。

    陈励深就在她的膝盖处,仰头,意味不明的看着她,那深邃的眼神,竟让她有一瞬间的相信。

    梁肆慌乱起来,你知道的,女孩子一腼腆、尴尬,或者慌乱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将头发掖过耳后,梁肆竟忘了自己少了一只左耳,左手一抬,头发掖过耳后的时候空荡荡的。

    空荡荡的,她没有耳朵。

    指间这种空荡的感觉,像是永远也无法着陆的鸟,只能在迷茫的大海中疲惫飞行,正是这种感觉使她瞬间清醒…

    “阿肆!嫁给他!阿肆!嫁给他!”平日里没少在她背后嚼舌根的女同学们,此时此刻也发出了真挚的祝福。

    谁不愿意相信灰姑娘的故事呢?

    梁肆的周身瞬间镀上了一层壳,微笑着与陈励深斡旋:

    “你还真希望我嫁给你啊?”她笑得身体微微抖动起来,征求一般看向观众们,仿佛在演一场热闹的舞台剧。

    陈励深望进她的眼睛抿唇一笑:“你发呆的时间也够长了,我这个姿势真的不怎么舒服。”

    梁肆惊喜的捂住嘴巴,仿佛下一秒就要感动得哭出来一样:“陈励深!你竟然还准备了五层的蛋糕哎!五层是代表我们认识了五年吗!”

    高三开始,到现在,快五年了。

    陈励深点了点头,右手始终僵持着,举着闪闪发亮的戒指。

    “梁肆,我在求婚。”他对她不正经的样子有些反感,严肃的提醒。

    所有人都以为梁肆那是惊喜的表情,只有陈励深能看得懂她眼中的冷静。

    同学们又开始起哄了,陈励深再次问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声音好听极了,完美得没有丝毫破绽。

    梁肆努起嘴,抱歉的摇摇头,可惜的蹙着眉,眼中的冰冷与方才的惊喜截然相反:

    “陈励深,太对不起了,”她无可奈何的摊摊手,在众人瞩目下变成了矫情又冷漠的婊、子,声音软软的,似是居高临下的对着小孩低语:“你看,我这人就是嘴上没个开关,随便说说你就真信了。”

    “陈励深,真是对不起了,我,不、愿、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