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的回忆

记得大学那会,我曾和同学莽撞撞的去报名园艺社的插花比赛,没上网查过插花攻略,没咨询过身边的插花能手,连园艺社宣传的插花图集都没认真浏览,就这样装着一肚子兴奋交了参赛款,然后就在比赛过程中对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儿犯难,和同学面面相觑,窘得像泥地里的青蛙。最后,只能是凭着个人直觉胡乱搭配了一通,视觉呈现有点非主流,尤其是评委看了后给的评语:这组是最大胆创新的,一瓶花能插出彩虹色,这种创新的尝试是值得鼓励的,可惜以插花的标准而言,就……

那时我和同学脸上都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成果,简直就是惨不忍睹。没有花球的那种包围感,反而像大浪潮一样,叠了六个颜色,中间一列过全是花骨朵。羞啊……

而今天,我家长辈令我网购了几束干花回来,刚收到货,又是五颜六色的小碎花。我正高兴的把它捧给长辈,结果领回了一句话:你怎么不把它插好啊。快去装瓶放桌子上。

我瞬间懵了,让我搭搭衣服还行,搭花,不行。尤其是这种一碰就碎的干花。一想起大学时的教训,我心中就憋起了一把火。于是把花全部拆开放地上,一支支的混合搭配看效果。花了半小时把花分支摊开,再花二十分钟对比记录,最后搞鼓十分钟,终于出炉了两瓶插花作品。

花语什么的我是不知道的,但对于成品的视觉呈现,感觉是比大学那会好太多了,这次应该算及格吧。

事后,经过长辈的检视,表示我的手工还不错,能放得上桌面。

最后,这花就常驻在饭桌的角落上了。

不要脸的上个成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