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莫奈 | 光之美,内心之美

96
小玩子不是小丸子
2016.11.13 13:03* 字数 1970

在维基art上翻看画作的时候,看到了莫奈的这幅《干草垛》。用色很漂亮,它让我想到了春天里女性灿烂的花裙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家里还有一张明信片,我很喜欢的,拿来当书签,是莫奈的《圣拉扎尔火车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莫奈以“印象派画家”著名,最为人知的作品就是《日出·印象》以及《睡莲》。

突然很想了解莫奈的生平,能画出这样美好风景的画家,内心一定非常幸福安宁吧。于是特意去找了这本书来看-《蒋勋破解莫奈之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之前度过同系列的《蒋勋破解梵高之美》,对蒋勋老师的解读比较认同。同系列的还有解读高更,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希望后面有机会能够一一读完。

莫奈可以说是印象派的创始人之一,连梵高的风格形成,都受过印象派的影响。印象派的得名,就来源于莫奈的作品“日出·印象”,莫奈拿着这幅画作在巴黎参选,却被保守派学院派的评审不容,落选了。因为当时崇尚的是宫廷画作,希腊神话题材等,喜爱富丽堂皇的画风。

莫奈喜爱画室外风景,用心记录光线对景物的影响。他落选后,和一群志同道合的画家一起,在被称为“印象派之父”的马奈的带领下,举办了“落选画作展”,没想到这些画作受到了巴黎民众的强烈喜爱,因为画作反映的,正是普通人的日常啊,不是高高在上的宫廷生活。因为被评论家讽刺为“印象画家”,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回应:对,我们就是印象派!“印象派”由此建立。

莫奈一生致力于画风景,他观察室外多变的光线投射在景物上带来的色彩,在阳光充足的时候,阴天的时候,雨天雪天,清晨傍晚,同样的地点,不同的美丽。他沉浸在大自然的无穷魅力中。

开头提到的《干草垛》,还有《圣拉扎尔火车站》,还有《睡莲》、《鲁昂大教堂》等,同名的他都画了无数幅。每幅不同。

他不仅记录风景,还记录下了当时工业革命带来的欣欣向荣的生活,他的画里出现了火车站的蒸汽机车,海上的帆船,因为铁路线发达,可以去周边城市休闲度假的巴黎民众,还有中产阶级林间午餐的美好生活。与其他画家相比,莫奈无疑深深的爱着生活,这一切都反映在他漂亮宁静的画作里。

《草地上的午餐》
圣阿德列斯花园阳台
帆船比赛

莫奈一生致力于画风景,早年的一些人物画,人物也只是作为风景的陪衬。但是有一个女人却在他的画里屡屡出现,这个女人就是莫奈的第一任妻子,他一生的挚爱-卡蜜儿。

当年莫奈还是个穷困潦倒的画家时,卡蜜儿是他经常画画的工作室的模特,卡蜜儿家境富裕,却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一文不名的莫奈,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卡蜜儿的日常,卡蜜儿和大儿子让,成为莫奈早期画中常见的主题。下面这些话里的女人都是卡蜜儿。

穿绿裙子的女人


花园里的女人

摇篮里的让·莫奈

值得一提的是下面这幅《撑阳伞的女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撑着伞的卡蜜儿,在莫奈的眼中美的绝代风华。

下面的这张图来自宫崎骏的某部动画,可以看出,有《撑阳伞的女人》的深刻痕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卡蜜儿30多岁的时候就罹患了癌症,永远的离开了莫奈,莫奈在卡蜜儿濒死的时候记录下了她最后的容颜。卡蜜儿死后的头几年,莫奈的画中一改欢乐美好,充满了肃杀凄清,

The frost 大雾

莫奈的第二任妻子是爱丽丝,爱丽丝曾经是莫奈的艺术经纪人(就是帮他卖画办画展的人)的妻子,在战乱中丈夫跑了,丢下她和6个孩子,爱丽丝没办法跑到莫奈家里躲避,当时正是卡蜜儿病重之时,两家人在一起生活,爱丽丝帮莫奈照顾两个幼儿,莫奈帮爱丽丝和6个孩子糊口。卡蜜儿去世几年后,两人成婚。后来爱丽丝的二女儿还嫁给了莫奈的长子,成为长媳照顾年迈的莫奈。(这言情戏码都可以拍几部感人的电视剧了)。

但是莫奈后来的画里,没有画过爱丽丝,只有继女苏珊,当过他的模特,画过几张神似《撑阳伞的女人》的作品。(虽然另娶,但情深与否,不好评判。)

莫奈中年以后,有名气有了钱,买了几亩地,盖了自己的“莫奈花园”(现在还可以参观哦)。他不仅爱着山山水水,还把它们都搬到家里,搬到身边。他后期的作品《睡莲》、《垂柳》、《日本桥》,都在花园里创作,这里是他的“世外桃源”。

莫奈花园 法国·维吉妮


日本桥

莫奈晚年,受白内障影响,画风更加抽象。色彩也变得艳丽起来。

日本桥(晚年所画)

说点题外话。

回顾莫奈的一生,除了失去爱妻和晚年受白内障所困,相对而言是幸福的。

尤其是看过梵高的生平之后,一个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性格决定命运。

莫奈是个乐观幸福内心平静的人,这些从画作里都可以看出来。他即使在穷困潦倒之时,也是卡蜜儿相陪,活到80多岁,8个孩子(6个非亲生,但都以莫奈为父姓)。晚年得白内障,副总统亲自到家慰问,劝说他去做白内障手术。他的莫奈花园,是他艺术灵感的源泉。在中国传统的说法里,没有十全,也有九美了。

反观梵高,年轻的时候一心传教想拯救苍生,却连自己都栽进去了,一生穷困,生前作品从来没卖过好价钱。前后喜欢几个女性都没有得到爱情的温暖和回应,惟一的好友高更也决裂,他内心如此渴望美好和幸福,却不被理解,甚至被人视为怪物,生生憋成精神病,只能以割耳和自杀来回应这个世界。弟弟提奥,是他身边惟一始终爱护他的人。

他的作品那样夸张,那样极致的色彩,那样缤纷的内心世界。我最喜欢梵高的《露天咖啡馆》,那深夜里温暖的黄色灯光,是他对俗世的眷恋和渴望。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