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爱在1983(6)

风雨人生,我曾来过

第二天,叶雨时上班经过保卫科的时候,李经年装作不经意般,从房间里踱到外面来,看到叶雨时,小声问了一句:“你去医务室重新包扎了没有?好点了吗?”

叶雨时垂下头,按捺住砰砰直跳的心,轻声“嗯”了一声,又生怕被人听到看到,加快脚步走开了。

叶雨时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再去想李经年,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每一次上下班经过保卫科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朝里张望,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李经年的影子。而大多数时候,李经年都坐在靠窗的桌前,巡视着匆匆经过的人群。两人心照不宣地用眼神碰撞一下,又像被灼伤一般匆匆闪开。

说不清从何时开始的,叶雨时的每一个早班,夜里十一点五十,李经年都等在叶雨时的楼下,陪她一起到厂区。轮到叶雨时上夜班,半夜十二点,李经年一定在保卫科门口,叶雨时经过时,李经年便跟上去,一路护送到宿舍楼下。两人没有多余的话,却像是约定好了似的, 彼此心领神会地持续着这个行为。

在一个结束了夜班的午夜,两人同以前一样默默的相跟。李经年犹豫了许久,终于若无其事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叶雨时的手。叶雨时浑身一颤,立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躲开了,然后几乎是小跑着进了黑漆漆的楼道。李经年受挫一般站了良久,才沮丧地走了。

叶雨时害羞的支支吾吾地把这事告诉了池丹,池丹直说她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啥可害臊的?那个李经年我认识,你别说还真挺潇洒的,不止潇洒,他身上有一种坚毅的气质,透着一股男子气概,和你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小雨,眼光不错哦!”池丹一脸坏笑着用胳膊捅捅叶雨时。

“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还没想好呢!”

“你还有啥可想的呀?他喜欢你,你喜欢他,这不就成了?咱们厂里那么多单身女青年,要是被别人抢走了, 你后悔可就晚了!”

叶雨时双手摆弄着衣角,撅着嘴说:“可是,可是我妈要是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你知道我们村,哪里有自己找对象的呀,要是村里人知道了,还不知怎么说我呢。”

“哎呀小雨,你现在是在县城,你是一名工人,不是在你们村,你的思想也要跟着解放解放。你知道吗?大城市里的青年男女都兴自由恋爱,为了自己的幸福,小雨,你要勇敢地和一切封建思想作斗争!”池丹见叶雨时默不作声,又说:“瞧你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儿 ,我真是为你着急!”

叶雨时一颗心已经被李经年牢牢占据,再加上池丹的打气怂恿,在李经年再一次抓住她的手的时候,她只轻轻挣扎了一下,便双颊绯红,任由李经年紧紧握住。

两颗百般试探徘徊的心终于走到一起,李经年拖着铁头来给叶雨时道歉,铁头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他没喝醉的时候看上去憨直笃厚,叶雨时见他难为情的样子,也不和他计较。混熟之后,铁头每次都自称自己是他俩的媒人,要李经年请客,弄得叶雨时面红耳赤。

初夏的清晨清爽宜人,抬眼看去,窗外树枝上的绿芽长大了一些,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着。几只鸟儿在绿叶间唱着欢快的歌儿。叶雨时坐在镜子面前梳着那如瀑布般的黑发,她想起昨晚池丹说她披着头发最好看,像香港的电影明星。叶雨时把已经梳好的辫子放开,黑亮的秀发就松松的披在脑后。

她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白皙的皮肤闪着一层光泽,一双毛茸茸的眼睛顾盼生辉,嘴角一扬,就露出一对漾满笑意的酒窝。一件碎花衬衫是新做的,衣领处露出半截洁白的脖颈。叶雨时满意地一笑,听见广播响了,出门朝厂区走去。

刚出门就看到哥哥叶成龙在楼下站着,叶雨时迎上去问:“哥,你啥时候来的?咋不上楼呢?”

叶成龙两手插在裤兜里,身体随着广播里播放的音乐声左右摆动着,沉醉其中。听见叶雨时叫他,转过身说:“我刚来,昨晚我在城里我哥们儿家睡的。那个,小雨,借哥点钱呗。”

叶雨时撅起嘴说:“我的工资除了买饭票,其余的都交给妈了呀,你又不是不知道。”

“全交给妈了?你自己就没留点?”

“我,我 ,我这个月只留了十块钱零花钱。上个月的十块钱我没花,还留着呢。”

叶成龙嫌弃地摇摇头:“唉,二十就二十吧。”

“可是,我……”

“别可是了,哥有大用呢。你不知道,我有一哥们准备要下海做大买卖,叫我跟他一起,到时候哥挣了钱加倍还你!”

叶雨时从兜里掏出钱,不情不愿地递过去,嘟囔着说:“你那些哥们儿,我还不知道嘛,还做大买卖呢,别惹是生非就烧了高香了。”

“你别瞧不起人啊,等着瞧!”叶成龙借过钱,喜笑颜开地拍拍妹妹的肩膀,“我妹子出落得越发水灵了,我走了啊!”话还未落,人已经一溜烟跑了。

叶雨时叹口气,听见广播已经停了,要迟到了。她急忙一阵小跑,刚穿过广场的花园,发现迎面不知什么物体移动过来,还没回过神来,已经一头撞了上去。

只听“噼噼啪啪”的声音,然后一声叫唤“哎呦!”叶雨时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抱着高高一摞书,被自己一撞,书散落得满地都是。抱书的男青年正坐在地上龇牙咧嘴,边怒气冲冲说道:“哎呦喂,看你干的好事,长眼睛了吗?”正说着,一抬头,看见呆立一旁的叶雨时,像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此时正惊慌失措,无所适从,一副云娇雨怯的样子,怯生生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那男青年没来得及出口的话顿时咽了下去,换了一副笑脸说:“没关系,不过是几本书掉了,捡起来就是了。”说完蹲下捡书。

叶雨时忙蹲下身帮着一起捡,她把手里的书摞到那人怀里,听那人“哎呦”呻唤一声,忙问:“怎么了?”

那人咧咧嘴 ,说:“没事,可能是刚刚扭到筋了,胳膊有点疼。”

“那,我帮你拿吧,你要拿去哪里?”叶雨时挺过意不去,想着反正迟到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

那人眉开眼笑着说:“我准备送去图书室,这是我爸给我的任务,不耽误你吧?”

“没事,反正已经迟到了。”叶雨时拿过一半的书抱着,和他一道往图书室走去。

那人随口说道:“我叫高一平,你呢?叫什么?”

“哦,我叫叶雨时。”

“你的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美。”

叶雨时拘束地笑笑,低头不语。

高一平又问:“你是哪个车间的?以前没见过你。”

“合成车间,我刚来上班不到两个月。”

“我们认识就是朋友了,以后我来找你,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别……”叶雨时拒绝了,又觉得自己太直接,又说:“我们要倒班,工作很忙的。”

到了图书室,叶雨时放下书,打量着整个图书室,啧啧叹道:“这图书室真大啊,好多书啊。”

高一平忙说:“你喜欢看书吗?以后想看什么随时过来借就是。”

叶雨时低下头,说:“还是算了,都是科室的人来借书看,我一个倒班工人……”像是意识到什么, 她匆忙又说:“我走了,迟到久了,车间主任要骂人的。”

高一平出神地望着叶雨时远去的背影,紧抿的薄唇一扬,勾起一丝笑意。

叶雨时没想到,下班的时候,高一平却等在生产区门口,看见她,便笑着冲她招手。班组里其他人走在后面,见状便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贾大姐的嗓门最大:“瞧瞧,瞧瞧,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不简单吧,连太子爷都招来了!”

叶雨时咬着下唇,只好装作没听见,走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高一平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里面一件白衬衫,外面一件灰色风衣,笔挺的裤子,尖头皮鞋。双手插在裤兜里,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看上去很是时髦。听叶雨时问,便说:“不是说我们是朋友了吗?我来找你帮忙的。”

“我?能帮你什么忙?”

“嗯,是这样的,过几天是我表妹生日,我想送她一件礼物,又不知送什么好,就想来问问你,看你们女孩子喜欢什么?”

叶雨时为难地说:“我不认识你表妹,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那你喜欢什么?”

“我?我……”

“要不我送她一件现在最流行款式的衣服,你说好不好?走,我们去做衣服去。”高一平一步跨上了旁边停着的一辆嘉陵摩托车,冲她点点头,“上来啊。”

叶雨时摆摆手,慌忙说:“不了,你去吧,我还有事呢。”

“我表妹和你身形一样,你不去,裁缝怎么量尺寸嘛?所以我说要请你帮忙啊。”

“可是……”叶雨时想说:我和你还不熟。话还没出口,就被高一平拉着上了车。高一平一轰油门,摩托车“嗖”地冲了出去 ,叶雨时被吓得不敢睁开眼睛,只能紧紧攥着高一平的衣服。


上一章|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柳青儿[https://www.jianshu.com/u/f398038cba44]会员扶持计划 1 长江南岸...
    一诺余生阅读 2,571评论 60 142
  • 昨天下午正上着班,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我刚喂了一声,对方就生气的说:“你停车没看到啊,我的鞋正好被你压在了车底...
    拾荒的猪阅读 193评论 4 8
  • 这是2016年的事了。 我们厂一位跟办的男孩,94年的,中专毕业,长相一般吧,刚进厂几个月,我跟他玩得很要好,他就...
    路人甲bababa阅读 1,594评论 6 40
  • 1. 我是左西,他叫右东。 他比我大一天,是我的邻家哥哥。 本来是该我做他的姐姐,可是这混蛋就不按常理出牌,提前一...
    子衿98阅读 503评论 7 19
  • 我今年29岁,还没有男朋友。去年有一个年纪稍长的大姐想给我牵红线,我摇头说不想结婚,一个人过多好,自由自在的。 她...
    秋灯夜语阅读 1,160评论 24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