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断更节:资本家到底还要猖狂多久?

文/叮咚

所有的晚安,你都值得

01

阅文的新合同这几天简直是赤裸裸露出了资本家贪婪的爪牙:

作者们创造的作品不是自家的,平台成为作品的作者,作者成了枪手,这简直是对于作者的最大的侮辱。

本来现在的网文合同中,作者的地位已经十分卑微了,从国内最大的女频网站晋江到最大的男屏网站阅文系列,作者的签约合同都十分苛刻。

但是这些具有垄断性质的平台依旧不满足,作者们既然能够跪着,他们就认为作者们还能够匍匐的更低。

这让我想起了英美资本积累的时代,资本家对于工人灭绝人性的剥削和压榨。

在现在的网文世界,阅文作为国内的最大的网文平台之一,对于尤其是中下层作者的合同变更,跟那时候资本家对工人们做的,又有什么差别?

02

我没有写过网文,但是我看过很多小说,那些跃然纸上的小说人物,精彩叫绝的情节和宏伟的世界观,是每一个作者苦心冥想的产物,是他们的孩子。

明目张胆抢别人孩子的事情,也有人做的出来!

读者们也许是学生,也许是社畜,每天休闲时间依靠着作者大大虚构出来的世界来放松,但是这些作者也要吃饭。

现在从事网文写作的有几百万人,但是能够签约的却之后且其中十分之一,其中大部门都只能勉强混的温饱,能够月入过万的寥寥无几,在金字顶端的更是风毛菱角,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这些在网文打拼出来的不仅仅需要天赋,更加是坚持输出很多年。

他们成功了是幸运的,还有更多更加有天赋的,更加坚持的却依旧默默无闻。

网文的竞争本来已经十分激烈,网文平台的竞争程度更加,经过这些年的厮杀,阅文系成为最大的网文平台。

他对作者的压榨也从这里开始,压榨作者的心酸,现在连血肉都不放过,恨不得把作者们扔进绞榨机,榨干每一滴血,只剩下渣滓。

03

4月27日—30日,这是这场战的前三天,以阅文中收费机制(有利于网文作者)的创始人五帝离职为开端,新上任的老大发文谈梦想(画大饼)为转折点,作者们的各种情绪开始高涨,当时阅文内部的变动讨论强烈,热度持续攀升,还上过热搜。

但是很快,热搜就被大家知道的理由压了下去,没错,我说的是就是资本家控评,所有有关的消息被删除,热度被当作交易推出了更多人的视线。

4月29日,有作者爆出,新的合同不仅仅有免费的趋势,更加重要的是出现了霸权的征兆。

4月30日,起点中文网有书发了单章“本书交由作者来创作”,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一句话,讽刺了新合同中规定作者为枪手,阅文是作者。

还有表情包,“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阅文了,你要学会自己去更文”

可谓十分讽刺。

5月1号是劳动节,作者抗议进入了彻底爆发的阶段,各种维权开始爆炸性出现,同时,以晋江为主的女频作者开始纷纷支援,毕竟他们也曾经被如此压迫,也为自己的权利战斗过。

但是令人寒心的是,男频的大神作者却选择保持沉默。

5月2号,随着事情的发酵,知乎,B站,微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声。

有公众号众筹开网站,目前已经超过了百万。

值得鼓励ide是,阅文中越来越多的大神作者开始发声,他们是这一场剥削中没有收到牵连的人,毕竟网文作者混的最上面,就是不靠订阅和收费,而是依靠IP/

知名的作者我吃西红柿发文“请给网络文学一点希望”

抗议还在继续。

04

阅文的举动绝对不是临时起意,但是阅文的举动为什么是现在?发生在疫情期间?发生在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

网站的盈利模式分上下,上面是卖IP,下面是作者的订阅。

其中卖IP是大头,谁有广告商爸爸有钱?

但是从2019年开始,影视的寒冬就到了,阅文的IP影视化效果并不理想,其中以斗破苍穹为主,广告商爸爸看不到预期的效果,对之后的IP更加慎重。

再加上疫情导致的全国发展速度缓慢,卖IP的日子不好过。

于是阅文想到了开源节流,并且都是从作者入手,毕竟谁敢打广告商爸爸的主意?

节流一减少作者的收入,将收费改成免费,这样不需要给作者订阅分成。

开源—在免费模式中打广告。

不得不说疫情给阅文的影响是巨大的,阅文的日子不好过,但是在不好过也不该丧心病狂。

01

阅文的新合同让我想起了国内最大的女频网站晋江,以前也是霸权合同,签约期间所有文学的所有权都是网站的,连毕业论文都是,现在这一条被取消了。

还有前一段时间上过热搜闹得沸沸扬扬的修文收费事件,也是资本家企图进一步剥削作者的表现。

但是值得庆祝的事,这些不合理的规定都在作者的抗议下,现在被取消了。

这说明作者的意见是有影响的。

网站和作者本来是一条船上的人,为何要苦苦相逼。

之前瑞幸咖啡被爆出来财务造假,股票大跌。

瑞幸是资本一手砸钱砸出来的产物,短短一年就依靠强大的背景店铺开遍了全国,但是这又如何?

一个网站的强大是因为作者的胜利,一个商店的繁荣是产品的胜利,绝对不是背后企图操纵的资本的手。

甲方是爸爸,但绝不是手握生杀大全的封建统治者,这就是法治社会的所给予我们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