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路|我的视界 我的中国

                          风雨路

                          文/寻虎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风雨如晦,树枝摇动,立秋了,窗外的云在缓慢地转圈。周云培躺在沙发上,女朋友在小厨房里叮叮当当忙活着。他好想再睡一会儿,可是闹铃响了,他猛地坐起,不禁苦笑一声。多年当兵的习惯仍在起作用,这一晃九年过去了。想不到自己驻守三年的城市,竟然成了永久的居留地。武警部队的营房在城郊一座小山丘上,送货经过的时候,他会停住三轮车眺望一下小树林,红旗依然飘扬在上空,在训练场上苦练的情景浮上心头。

他叹了口气,很快洗刷完毕。女朋友小敏递给他一张鸡蛋煎饼,他亲了她一下,噔噔噔下楼了。一捆麻绳扔进三轮车,他边踩边吃鸡蛋饼,向着市场园奔去。

五金店的老板是东陵市本地人,终日都板着脸,生意并不景气,可总喜欢说大话,吹嘘自己曾经多么辉煌。他的确曾是百货大楼的经理,百货大楼也是在他手中倒闭的,难道他没责任?周云培早已养成了一副好脾气,冲着老板大声说:“吴总啊,今天生意好。”吴总瞪了他一眼:“快装货,回来我有话和你说。”“有什么好事?”“真啰嗦。”吴总见货物装好,忽然想提前说,于是指了指地上的小板凳说:“小周,我跟你说,隔壁的‘华荣塑胶管业’要转让,你要不要?天天蹬三轮车不是个事儿,还是要做老板。”周云培一听来了兴趣,最近自己也琢磨着开一爿小店,但考察了一圈,没有什么主意。周云培问:“转让费贵吧?”吴总一笑:“不贵,五万块,连货一起,如果是别人十万块也不行。”五万块,确实不贵,只是那家店太偏,邻着公共厕所,而且在小河边,这条小河如今开始发黑发臭了。

周云培踩着三轮车,将货物送到建筑工地便再次回到市场园,找到了那家管业销售部。门关着,卷帘门上有电话号码。周云培拨通了电话,和店主谈了谈,五万块,分三个月支付完毕。回到家中,周云培和小敏商量了一下,决定盘下那家店,缺的两万块,小敏向父母借,父母也答应了。


                          2


东陵市正处于发展期,市场园门口的二环路正在改造,各种工程车来来去去,噪音非常大。此时南门外的建材大市场正在推平场地,准备建一座号称华东第三建材大市场,而周云培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店铺盘下来了,清理打扫,货物归类,忙活了好几天,终于开门迎客了。可是一天下来,只有几个零星的客人来访,主要是买家装用的管材,全天营业额只有三百多块,毛利润不够房租钱。周云培有点焦躁,晚饭后在市场园里转悠,见到有亮光的店铺就进去和店主聊天。他这才知道有不少店主想搬到新市场去,这个老市场园环境差,规模小,品种不齐全,往往顾客来了不能够做到一站式服务,抱怨很多。周云培心里有点发凉,他还盼着尽快攒点钱,好和小敏完婚,毕竟小敏跟着自己一年了,如今还住在出租房里。虽然小敏父母没说什么,但是小敏的哥哥脸色不好,每一次小敏和他哥哥通话,都能听到她哥哥在电话里训斥小敏,无外乎是小周太穷之类的话。

第二天,周云培起得更早了,送完货,他去南门的新建材市场看了看。哇塞,几百亩地平平展展,红旗飘扬,挖掘机轰鸣,一派兴旺景象。怎么办呢?得想点办法。他想起常州市的战友王勇,和自己私交好,家里又是开工厂的,一定有门路。和王勇联系之后,王勇让他等回话。下午王勇的电话来了,说联系了一家塑胶管厂,熟人,不但可以授权给他开专卖店,而且给他的进货价是最低的。周云培一听高兴得从饭桌边站起来,差点儿打翻了汤碗。目前的货物是从长沙进的,不但进价高,而且质量也不太好,经常有来换货的,因为前任老板承诺了质量不好可以换货,萧规曹随。

去了一趟常州,因为是王勇介绍的,厂长很给面子,免收周云培的加盟费八万元。周云培回到店里,将旧货打折卖了,重新开张,挂了一个白底红字的招牌“常州飞龙管业东陵总代理”。好货自然会遇到识货的人,供销两旺,半年时间,周云培赚了大约二十万。他在园区外租了一个小仓库堆放物资,店内简单装修了一下,形象也好了很多,老顾客来了可以坐下来喝杯茶抽根烟。


                    3


周云培去二手车市场买了辆“金杯”面包车。自己本来就喜欢车,驾驶技术在武警部队培训过,技术很过硬,这回派上了用场。一个星期下来,周云培领了好几张罚单,原来管子是长货物,放在面包车里伸出一截,交警逮着了必定会罚款。无奈之下,他又买了一辆二手小货车,面包车专门用来送窨井盖、卷成一捆的PE管以及袋装的塑料垫块之类的。

这一天,送完货,天下起了雨。路过一条乡镇水泥路,周云培心里惦记着小敏一个人在家,市场园里晚上人少,路灯昏暗,市场管理日渐混乱,有些不放心,于是车开得很快。在一个转弯处,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孩,周云培一个急刹车,扭了一下方向盘,翻进了路边的沟里,四个轮子朝天。他从车里爬出来,见小孩没事,放下心来,这才发觉左手腕剧痛,因该是伤到骨头了。

去医院一看,手腕和两根指头骨折,立刻做了手术,在医院躺了十多天。不行,店里只有小敏,她一个弱女子撑不下来,还要给自己送饭。想到这里,他不顾医生的劝告,愣是出院了。毕竟骨头没长好,坐着都痛,何况要张罗送货的事情。店内的买卖,小敏已经比较熟悉了,无论是进货还是销售、记账等,但是送货还必须自己亲自来,客户认的是“卖管子的小周”。周云培深知服务的重要性,货物到场后,往往还会配合客户卸货,甚至帮扛到楼上去。自己当过武警,做一点体力活没有问题,可受伤未愈,可就难了。客户见周云培吊着绷带,单手拖着管子上楼很是感动,其中有一个大包工头是温州人,从此专门进周云培的货,对他非常信赖。

艰苦的创业换来丰厚的回报,2002年周云培终于注册了一家公司,代理了各类管材,供水管、排水管、电缆管、污水管一应俱全,手下也多了两名员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专心抓销售了。

他和小敏看中了“碧桂园”的一套三室两厅,买了下来做了简单装修,在新房完婚。通过五年的打拼,周云培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尤其是老乡会的老乡都来捧场,他们对周云培的生意帮助不少。老乡中做建筑的老板比较多,不但指定用他的管材,还推荐给其他客户。朴实、吃苦、守信,周云培的个人品牌在客户中定了格。


                      4


“刚才有几个政协的人来找你。”小敏说。

周云培正在洗脸,吃惊地问:“政协?我没有这方面朋友啊?”

小敏递给他一张字条:周总,欢迎有空到区政协二楼208商谈投资事宜。卢小蒙。

周云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不认识卢小蒙。区政协他知道的,在解放路和东郊路交叉口,门前有一块漂亮的草坪。最近经营有些下滑,市场上有一些低价伪劣产品倾销,很让一些正常经营的商户头痛,自己的也是受害者,去反映一下也不坏。想到这里,他安排了一下明天的时间表,下午四点钟可以去。

周云培找到了208室,里面有一位小青年,说卢部长出去了,也许很快回来。周云培在办公室角落坐下,对着墙上的宣传栏慢慢看,他看见一条“扶持民营企业”,有点明白了,原来政协对民营企业也有帮助啊。

卢部长回来了,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步伐坚毅,应该当过兵,一问,果然如此。有了共同话题,两人谈起来很愉快。原来,新的建材大市场想开辟一个建材工厂区,市场管理方希望政协能帮助联系一些厂家,市场方开的条件也很优厚:三年内免房租。卢部长将市场的大体情况介绍了一下,并建议周云培办厂,区政协可以帮助联系代理商,并且区里也有招商引资的优惠条款,如税收减免等。办厂的想法,周云培也是有的,无奈办厂需要的资金可不是小数。卢部长看出周云培的难处笑了:“资金问题我可以帮助联系银行贷款,我看你条件也基本具备。”银行贷款的事,周云培可从来没想过,听说是非常难的。卢部长站起身拍了拍周云培的肩膀:“当兵的人,遇到困难闯过去,不是吗?”周云培搓着手也笑了:“感谢首长信任,坚决完成任务。”

就这样,跑银行,看场地,谈原料,谈生产线……忙活了半年,“周道”管业公司挂牌成立,周边五个地市都落实了代理商,工厂立刻开工。第一批产品生产出来,上了检测台,问题来了:强度不够。


                      5


给水管最重要的指标是压强,这项指标不过关,根本拿不到检测证书,也意味着无法上市销售,这可把周云培急坏了。连着几天,周云培和工程师呆在一起,研究解决办法,原料和工艺都没问题,怎么就不能达标呢?从江苏请来一位管材专家,反复实验了很多次,产品依然不合格。

周云培愁坏了,儿子刚出生,他没时间去看,晚上睡在厂里。想到明天又会有代理商的电话来催,还有一些客户等着交货,他无法入睡,爬起来,来到生产线。值班的老牛听到了动静,打着手电筒来查看,发现周总坐在椅子上瞪着生产线发呆。老牛帮周总泡了一杯茶,宽慰道:“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以前愁着几个孩子养不活,后来遇到了你,我养活了全家。”老牛是周云培的老乡,老牛的老伴死了,拉扯一儿一女,儿子还有先天疾病,需要常年服药,老牛年纪虽然只有四十岁出头,但已经满头白发。周云培回乡的时候见老牛可怜,人也老实,就带进厂里做看门人。老牛靠着这份工资,生活压力缓解了很多。

周云培苦笑着说:“再有几天产品无法过关,厂子就要关门了。”老牛说:“对这个技术我是外行,但是我有个想法,前几天就想说,又不敢说,”他见周总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接着说道,“乡下做土砖,脱模的时候讲究润滑,我看到那些报废的管子,外观都有问题,是不是润滑出了问题呢?”一句话惊醒了周云培。这套机械买的是进口货,当时销售经理说过机械保养的问题千万要重视。这套生产线的优点是寿命长,但是对保养要求很高,必须是原装的润滑剂,东陵市有他们的维保中心。周云培想到采购员买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润滑剂是不是一定要去维保中心买,别处也有润滑剂,要便宜一半。当时周云培没多想,回答说“只要是合格产品,何必买贵的。”

“我要给你发奖金。”周云培抚掌大笑,去机器那里查看了一下,猛拍老牛的肩膀。上班时间一到,周云培交代采购员:“快去维保中心买原装的润滑油,千万别买错了。”原装润滑油到了,注入机器,送料,开机,产品完美无缺。样品上了试验台,合格率百分之百。守在实验室的周云培和工程师们顿时拥抱在一起,汗津津的脸都笑开了花。


                        6


我在一次饭局上见到了周云培,他身材健壮,西裤配衬衫,发型也很时尚,很难想象当初他蓬头垢面在东陵市大街小巷穿梭的样子。他的企业目前是全市民营企业五十强,自己成了商会的副会长,每个星期都会去一家会员单位做帮扶工作。

“这一路风风雨雨,帮助我的人很多,我现在尽可能帮助别人。可能你不相信,我这双粗手也学会了弹古筝。我觉得人要修心养性,健健康康。”他看着窗外,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问:“周总,假如当初产品不能合格,该怎么办呢?”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还是踩我的三轮车。”

他掏出手机给我看一张照片,是一辆锈迹斑斑的三轮车,放在他工厂门口,用红绳子围了起来。窗外下起了小雨,玻璃上的雨点划出一条条曲折的小路,汇在一起。梧桐树的叶子刷刷作响,街道上车流和人流涌动。秋天到了,好凉快。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5510d62f613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事情是这样的 -- -- -- 我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非常幸运的加入了一个大公司,但我想幸运只是一部...
    八戒_4988阅读 24评论 0 0
  • 先不好意思的说一下,看到这个题目就点开的,应该是自诩为吃货,或者得到过别人这样对你的评价吧。 一枚吃货,往往是一说...
    思闻一二阅读 74评论 2 1
  • 1、5G时代即将到来,未来是短视频的时代,这是趋势,要跟上; 2、这世界,总有一些人,他们先知先觉,一头杀进去,收...
    英语老师洪泽荣阅读 44评论 0 3
  • 世界正在做减法 删减掉可以删掉的 哪怕翠绿 哪怕金黄 哪怕如雷贯耳 哪怕倾国倾城 而树站着 在西风里静等东风
    寒意_天粟阅读 2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