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57、紫衣顽童 

墨轩一挥袖袍,纵身,疾驰而上。几个起落与她并肩而行,从容道:“输了,认罚?”

“认。”安沫筱说完提气向前冲,墨轩落在她身后淡然一笑。

到了山顶,安沫筱洋洋得意的回头看向云雾缭绕的山腰,自信满满地喊道:“嘿嘿,我赢了。”

“赢了?我等你好一会儿了呢。”唇畔勾起一丝微笑。

“还是输了啊?”安沫筱微愣,莞尔一笑。“怎么罚?”

“怎么罚?”双手忽一使力,那个娇躯便在怀中,长臂一伸,便整个圈住。声音低低的如耳语,那温热的鼻息呼在颊边,热热的、痒痒的。

“先说,不许再打屁股。”安沫筱忽然扬起小脸,急急忙忙道。

“呃?!”墨轩一愣,开怀大笑。她居然,居然以为……

“不许笑!”安沫筱咬着唇,皱着眉瞪他。

“不打。毒还未解,别调皮。”墨轩融融暖笑看她。

安沫筱抬起左手,在阳光下那原本白皙的肌肤,现在变得有些晶莹,剔透,如玉般温润。“七彩祥和。”蓝芒随着她的身躯环绕着,安沫筱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的意识。她倏然盯着那抹蓝光,眼神惊诧。

“墨轩。这是什么?”扭头,墨轩却是一脸的庆幸与欣慰。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只有到了这里,才能让澜凕珠得以快速的成长。也只有澜凕珠,才能解去她体内的剧毒。

意料之中的惊喜。

“七彩祥和是什么东西?”安沫筱睁大眼睛看着他。“听起来不那么可怕啊。”

“不可怕。”墨轩抿着唇,“只是让人一阵冷,一阵热,一阵酸,一阵痒,一阵疼,一阵疼,最后一阵乏。死得很安详。”

“还好,死的样子不是很丑。”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哎哟。”

“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墨轩原本紧张的心绪被她一打岔,气结的敲在她头上。她居然只关心死的样子丑不丑。

“呵呵。”她忽然嫣然一笑,凑近他,纤手伸出,十指温柔的握住他的手,“以后见到您老,小女是不是该尊称阁下为爹爹?”

“不用太过拘谨。”墨轩刻意板着脸严肃回答。

“嘿嘿。”她闻言微微一颤,佯笑着道。“这里好漂亮,不是墨宛吧?”

“这里是禁地。”揽着她静静飘于半空,让她能鸟瞰整个山谷。

“桃花源?仙境?”她惊奇地说,眼珠子不停的转。“不对啊,玄说我没有资格进入禁地的。”

“傻瓜。”他暖暖地笑,宠溺的揉乱她的头发。“试着用的口诀,自己来。”

“行吗?”她慌手慌脚地抓着他的肩膀不敢撒手。

“我没松手呢,衣服要破了。”他无奈的笑着,“你看看,我手还在你腰上。”

“别吓我啊,掉下去就完蛋了。”她仰首急道。心里默念口诀,紧紧握住墨轩的手。慢慢的,慢慢的,松一点,再松一点。放开。“哈哈,成功了。”她欣喜地笑了起来。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惨烈的尖叫:“啊……”

“沫筱!”墨轩直追往下坠落的安沫筱,心止不住的狂跳。谁知,她忽然停住了坠落,猛地像上空直冲。

“墨轩……”安沫筱的尖叫声响彻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她快疯了,本来好好的按照墨轩教导的口诀运行灵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谁想,突然间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除了脑子还有思维在运行,其他部位都是别人的操作。欲哭无泪了,这又是怎么了。太多的未知,搞得她又惊又恼。

“锁!”墨轩的蓝色光幕死死圈住她的身体,整个包裹起来。温润的眸子迸出幽深的墨色。“出来!”

安沫筱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她身体里响起:“干吗这么凶嘛,人家好不容易年才出来一次,也不让人好好玩会儿。”

安沫筱方寸大乱,惊慌失措的低头,双手在身上摸索:“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我将你封在里面可好?”墨轩紧握拳头,语调淡淡道。

“不要!我出来。我马上出来。”奶声奶气的声音惊叫道,只见一束乳白色的光芒从安沫筱胸前迸射,炫得她闭上双眼。

只是一瞬,光束散去,一个只有三寸高的小人一脸哀怨地悬浮于半空,盯着墨轩,水汪汪的大眼睛,翘挺的小鼻子,红润的小嘴,柔软的头发居然是罕见的深紫色。额前一枚水滴形佩饰,上面细细雕琢着的纹路精致玲珑。(虽然没看明白上面雕刻的是什么东西。抹把冷汗———)白色的内衬,淡紫色的短褂,淡紫色的绸裤,脚下一双不知道什么皮质的小靴子。配着他的发色,朝气蓬勃。

“好漂亮的娃娃!”安沫筱眼睛一亮,色迷迷的眼神只差口水横流。

“别色迷迷地看着我,小心我一会儿恼了把你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抠出来当弹珠打鸟去。”小人儿凶神恶煞地冲安沫莜咬牙切齿。可是他太漂亮了,一点应有的效果也没有。

“那你就只能永远待在这里哪儿也别想去了。”安沫筱丝毫不介意他的用词,满不在乎的回敬。

“你威胁我?”小人儿火大的嚷嚷。

“我没有啊!”她相当无辜地摊手。“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实话?”小人儿皱着眉头反问。

“嗯嗯。”安沫筱十分认真的点头,心里却笑翻了天,“你想啊,眼珠子没了我肯定自杀,我死了你就没有载体了,墨轩的身体你也进不去,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应该认得吧。没了我,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天天与鸟兽花草为伍咯。”笑得十分奸诈!

“哼,就凭这点想威胁我?”小人儿冷笑。

“好可爱啊——”安沫筱伸手就想捏捏他那滑嫩的肌肤,手感肯定好得不得了。

“滚开。”小人儿貌似把火气都撒在了她身上。

“噢噢噢,这么凶。”她故作恍然大悟地样子道,“我知道了,你就是想呆在这里哪儿不去是吧?也是啊,这么美丽的地方,换成谁也不愿意离开。”深呼吸,她确实很喜欢。

“我才不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小人儿皱着鼻子厌恶地看了看四周粗声粗气地说。

“为什么啊?这里很漂亮啊,鸟语花香,怎么会是鸟不拉屎呢?用词不当,回头姐姐好好教教你。”她一脸惋惜的瞅着小人儿,气得后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教我?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小人儿不客气的出言讽刺。

“我的份量肯定比你重嘛,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安沫筱这回换成了蔑视,“啥眼神,还用掂量。”

“你……”小人儿气得肺都快爆了。

“你什么?”安沫筱快速接嘴,“你什么?你什么到是说啊,说话说一半吊人胃口呢。”

“我……”小人儿好不容易插上嘴。

“又换成我了?我又怎么了?听你说话半天说不出来,还不让别人说了?太霸道了。”

“闭嘴!”爆发了。

“好,我闭嘴。”安沫筱抿了抿唇,等了两秒见他没反应接着道:“说话呀,叫我闭嘴了自己怎么沉默了?鲁迅先生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你是要爆发还是要灭亡?我滴个神啊,你到是说呢。诶,急死人了。”她说得口沫子横飞,却见小人儿小拳头越拽越紧,脸色越来越暗。

呃,貌似说了一个这个时代没有的名词,“鲁迅先生”嘿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啪!”侍从歪了嘴。 “啪!”嘴歪向另一边。 “我们墨宛的人,还需不着你个侍从来教训。”墨阳报上名号,侍从眼白一翻...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11评论 0 1
  • 天还未亮,安沫筱就被采惜唤了起来,穿上的衣服不同于平日里的繁复。简单且利落。 “姑娘别慌,昨日大人回府得晚,吩咐今...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88评论 0 1
  • 因为在梦里 你跟我说你寂寞 只有一动不动的流云 和满山乱跑的枯叶 我想起那天在飞机上 看到的一团云 雪山一样一动不...
    2738524bfbe3阅读 67评论 0 0
  • 今天,我卸载了微博,卸载时的心理过程是这样的,我被7点半的闹钟叫醒,又点了两次延后,7点50分彻底醒了,开始刷...
    福宝爱读书阅读 226评论 1 2
  • 我发现,自己平时在网上关注的在我看来优秀的人,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质(很可能是我用自己的价值观选择了这些共同特质的人...
    雪风的设计生涯阅读 192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