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自己够坚强 3

字数 10678阅读 48

以前,每当比完赛,不管成绩好不好,心情都是愉悦的,因为每次比赛完,都会有1段假期给我们回家。一想到就快见到爸爸了,心里就会十分的亢奋,可这次坐在回家的列车上,心里却再也没有那种激动的感觉了,只有深深的悲伤和失落弥漫在心头。回到家去看了爸爸,告诉他我回来了,还拿到了亚运会金牌。也许,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脆弱,至少还活着,只是没有您的日子,我有点孤单,有点害怕,有点无助,有点迷茫。您在的时候是我的动力,支撑着我走过运动生涯的一个又一个春秋,可您现在不在了,我该怎么走?往哪里走?昨天晚上梦到您了,您可以站起来走路了,可以说话了,是真的吗?最近还好吗?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您忍心吗?我什么都还不懂啊!是不是我长不大您就不会老?是不是我不离开家您就不会走?哪里才是我的归宿?我累了该向谁去诉说?回来陪我说说话好吗?我真的好迷茫,以后的路不知道该怎么走,好想永远学不会坚强。过两天我就要走了,呆在家里,脑海中全是您那躺在轮椅上的无奈而又落寞的身影。那一声声叹息,就像一把利剑,狠狠的刺痛着我的心脏,再呆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我会疯掉的。在亚运会前我就想好了,等亚运会比完就不练了。可现在不得不离开,我想静静,好好的静静。失魂落魄的来到了省队,那段时间的我,忘记了什么是开心,什么事快乐,原本就很沉默的我变得更加沉默了。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任何事情都不会在我心里击起一丝涟漪,就算你告诉我明天世界末日了,在我脸上也看不到一分惊讶或害怕的表情。那段日子是我最灰暗的时候。慢慢的我变得很消沉,很忧郁,甚至想过去死。可我该怎么死呢?跳楼,没人带我去楼顶。服毒,没人带我去买药。跳河,可我会游泳。割腕,我怕还没死就被人发现了。想了很久,却越想越烦躁。见见的我不愿意去训练,甚至害怕训练。只要听到游泳馆的水声心里就会很烦躁,一闻到游泳馆里的漂白粉味头就会很痛。爸爸在的时候,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觉得是值得的,因为有爸爸在支撑着我,不管有多苦多累,都觉得很开心。刚进省队那3年里,如果有一天教练没打我,就会觉得很不正常。他们都说我是被打出来的。拖鞋,打腿板,秒表带,盲竿。有时候还没摸到池边,一只拖鞋就飞到了头上。整个游泳馆里,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我的名字。李桂芝,你能不能快一点啊?李桂芝,你游的什么东西啊?李桂芝,你再游不到就给我滚回家去。我一边游着一边哭着,当泳镜里的眼泪装满了,就会掀开倒掉,接着游,接着哭。虽然后来换了教练,没有天天挨打了,但魔鬼是的训练却仍然继续着。每次跳完蛙跳,两条腿都软的发抖。下楼梯只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走路的时候,膝盖都弯不了,就像是两根棍子一样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这时要是有人轻轻的在腿上敲一下,立马就能跪了下去。练完手臂力量,两只手连毛巾都拧不动。吃饭时,就连拿筷子的手都是颤抖的。做完腰腹,整个腹肌都是酸痛的,第二天想从床上爬起来都得费很大力气。当爬起来以后就再也不想躺下去了,只要躺下去就再也不想爬起来了。就连笑都不能笑,一笑就会牵动着腹肌一阵阵的酸痛。即使是这样,每天依然要下水训练。都说游泳是体育项目中最枯燥无味的,当你游起来时,耳边除了哗哗的水声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可我比他们更枯燥。别人游长距离时,还可以哼哼歌,想一想昨天晚上看过的电视剧,可我只能从一数到60,摸边滚翻,再从一数到60,再摸边滚翻。如果哪天要是一不小心数错了,或者是稍微走个神,迎接我的,必然是一只红肿的手,伴随着一阵阵钻心的疼痛。我记不清每堂课到掉了几泳镜的眼泪,记不清水道线在我身上留下了多少道伤痕,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头和池壁撞击引起的耳鸣。但这样的日子,我坚持了6年,可是我现在真的坚持不住了。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再也找不到能让我坚持下去的理由了。以前不管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都觉得不怎么疼,只要是自己造成的,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只有教练骂我打我的时候才会哭。那时候可不管教练怎么打我骂我,怎么说难听的话,都没有动过回家的念头。可现在稍微受了一点小伤,都会觉得很疼很疼。教练骂我两句,就会觉得心里十分的憋屈。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我干嘛还要在这里受这样的罪?眼泪再眼眶里只打转,一遍遍再心里问着自己。李桂芝,你要不游就给我死上去,卷铺盖滚回家去。那一天,我再也受不了了,把划手掌一扔,从水里爬了起来。滚就滚。我回到了宿舍,收拾好自己的行礼,打算不辞而别。这件事情被我的队友王嘉陵知道了,她跟我说,不管怎么样,陈理对你还是挺好的。如果你想回家,我建议你还是跟陈理说一声。如果我跟陈理说了,他肯定不会让我走的。只要你想走,没有人能留的住你。就算留住了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那样有什么用呢?你以为你不辞而别就能走的安心了吗?如果你就这样走了,就算你到了家里陈理也会去你家把你托回来的。我想想也是。第二天开完会,我跟陈理说了我的想法。陈理,就是常熟残联的理事长,也是我们省游泳队的领队。他是我见过的办事效率最快的一位领导,尤其对我格外的照顾。不管在训练中,还是在生活中,只要是我提出来的要求,他就会第一时间去帮我办好。他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句话要是从任何一个人嘴里说出来,我最多也就呵呵一笑,因为我觉得很假很虚伪。但这句话从陈理嘴里说出来,我心里除了感激就是感动。因为这句话不包含一点虚假和做做在里面。他做到了,拿我的事情甚至比他自己的事情还要上心。就连我去超市买吃的,只要是我的名字他都会帮我报销。我知道这样做会伤了他的心,也会伤了所有帮助过我和关心过我的人。可我真的不想呆在这里,一分钟都不想。每天训完练都会觉得是一种解脱。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心里就会升起一种恐惧来。我害怕,害怕明天的到来。多么希望时间就定格在晚上,永远的定格。因为我不想训练,我害怕训练。我觉得自己的思想已经不正常了,就算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对明天的到来产生恐惧的心里,何况是一名运动员。我跟陈理说了,果然不出我所料,陈理一直在那里劝说了我有两个小时。可不管他怎么说,我只有一句话。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不管他说些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我就是要回家。那你回家干嘛呢?陈理问。睡觉。你回家就是为了睡觉啊?那在这边我让你睡一个星期够不够?我不要,我要回家。你回家能做些什么呢?不做什么。不做什么你回家干嘛?玩。玩?和谁玩?谁跟你玩?我自己玩。你自己有什么好玩的?没好玩的。没好玩的你还要回家玩?就算我回家天天睡觉也不要在这里训练。为什么?我吃不了苦,我怕累怕苦怕困难可以了吧。陈理听了我的话,却笑了出来。李桂芝,你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你要是吃不了苦,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我知道你现在有点想不开,你先冷静一下,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好好想想,三天后我们再谈你看可以吗?不用了,三天后我也是这个态度。我很坚决的说到。你先回去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这么多年你客服了多少困难,吃了多少苦才走到今天。你真的就甘心这样放弃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那些帮助过你的,支持着你的,还有在背后默默为你付出的那些人。你这样对得起他们吗?你也要为我考虑考虑啊!你就这样走了,你让我跟省里怎么交待?跟我领导怎么交待?听了陈理的一番话,突然沉默了。我低下了头,心里不由长叹一声。我就知道说出来,在想走没那么容易。如果不说出来,我可以狠狠心,一走了之。可现在陈理的每句话都说到了我心里最愧疚的地方。我知道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所有关心和支持着我的人。可我真的快要崩溃了。回到宿舍,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吃饭,也不去训练。好多队友都来劝我,可我仍然听不进去,还是下定决心要回家。后来他们提议带我去散散心。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可他们说,你天天闷在宿舍里心情更不好,这样怎么能想通呢。我们带你出去散散心,等3天以后如果你还是决定要回去,我们也不拦你,这就算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吧。我答应了。星期六晚上,我们五个人去了KTV。一开始并不是我求醉的,可后来却是我醉的最厉害。那是我20年来,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我们从晚上11点一直喝到早晨6点。那天的酒是我们从外面买的,听说里面不让自己带酒进去,我们背个书包,就连我大衣里面的口袋都塞了一瓶。在我的记忆里喝了六瓶啤酒;两杯红酒;一瓶鸡尾酒。啤酒两口一瓶,红酒都是一口一杯。抱着酒瓶咕噜噜的就像是在喝清水一样。一开始还可以一边喝着一边唱唱歌,聊聊天。可喝到后面只觉得天旋地转,就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后面我有没有喝,喝了多少,却记不清了。就连上厕所都是队友半架半抱着去的。在我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张严跑过来劝我。你回家能做什么呢?能干吗呢?还不如趁着年轻多赚点钱,等你退役了还能有一个好的生活。你觉得你爸爸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吗?他如果在天之灵看到你这个样子,那他该有多伤心,多难过啊!听说那天晚上他被我揍了。这是第二天中午醒来后他们告诉我的。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惊呆了。不会吧?我打你了?我去!你不但打我了,衣服都快被你撕坏了。每次去劝你的时候都会被你甩一巴掌。真羡慕杨涛。为什么?我忍着笑问道。我在那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在那边一边帮茹姐揉着太阳穴一边还向我投来你自求多福的目光。我问茹姐他说的是真的吗?嗯,张严昨天晚上被你打的可惨了。我再也没忍的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笑,赶紧赔我衣服,我衣服的领口都让你给扯大了。哈哈哈哈。听着他有点委屈又有点无奈的语气,我们不经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停停停,让我想想。我打断他们到,咦!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儿。你还好意思说。哈哈,谁让你在我喝醉了时提起我伤心事的,不打你才怪呢。茹姐说:你可真厉害,昨天晚上一首父亲把我们五个人都唱哭了。啊!有吗?我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在KTV里发生过的事。他们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经过他们一提醒,昨天晚上一件件事情都浮现在了脑海里。其实不管我喝了多少酒,脑袋有多晕,心里都是清醒的。只要不是醉的不省人事。记得昨天晚上喝完一瓶酒就往地上一摔,听着那哗啦啦的酒瓶碎裂声,我的心也仿佛跟着碎了。这时张严坐到了我旁边,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提起我爸爸。他却不知道,爸爸是我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当时我就炸毛了。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我一边扯着他的衣服摇晃着,一边哭喊着。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不要哭了。呜呜!我趴在沙发上却哭的泣不成声。不知道哭了多久,可能是哭累了,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在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筷子兄弟的父亲。我要唱我要唱,我一边说着一边从沙发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只觉得整间屋子都在摇晃。接过队友送过来的话筒,还没坐稳又再次摔倒在了沙发上。我抱着话筒躺在沙发上,还没开唱,泪水已湿了眼眶。我记不清有没有跑掉,有没有破音,有没有跟上节拍。只记得我是哭着唱完这首歌的。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 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总是竭尽所有 把最好的给我。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唱完这首歌,我只觉得包厢里传来一片哀嚎声。尤其是我,那哭的叫一个撕心裂肺啊!最后走的时候还是杨涛背着我出了包厢的。我们是从晚上11点定到早上6点,可是5点半服务员就来把我们赶了出去。外面那么冷,我又还没醒酒,这样回去不被骂死才怪呢。他们只好背着我走进了KTV旁边的肯德基。好像记得有人把我扛了起来,又扔在了沙发上。后来我就听到了音乐生,后来就摇头晃脑的跟着唱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唱了什么,也不知道广播里唱了什么。后来就被人架着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跨过一阶又一阶台阶,最后扔在了床上。再后来我就睡了过去。等到醒来后已经是中午了。听着他们在说张严是怎么被我打的,我是怎么把他们唱哭了的。咦!不对啊!杨涛不是没喝酒吗,他哭什么啊?我记得他说他出来是照顾我们的。要说你们三个被我唱哭了还情有可原,毕竟我们都喝了不少酒,在被我那鬼哭狼嚎的歌感染感染,要说哭了还说的过去。他又没喝酒哭啥啊?我很奇怪的问到。嗯,我就一开始喝了一杯红酒,你唱第一遍我忍住了,后来你又唱了一遍我实在没忍得住。杨涛说。哈哈哈。你还好意思笑,自己躺在肯德基里面的沙发上,听见人家广播里放歌,就摇头晃脑的唱了起来。旁边有一桌人都被你唱走了。啊!不会吧?是的呢,当时杨涛坐在那里带个耳机,恨不得把头低到了桌子底下。什么低到桌子底下啊,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好不好。哈哈,当时他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说:那个人我不认识,我不认识她,跟我没关系。哈哈哈哈。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说,瞬间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咦!这是哪啊?我问躺在身旁的茹姐。宾馆。你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早上又没醒酒,不可能就这样回去吧,我们只能开个房间等你酒醒了再回去。哦,刘赟涛呢?他早上就回去了。哦。我们正说着话时,一个队友发信息给我们说:陈理去我们那里了,让我们赶紧回去。陈理不会知道了我们昨天晚上没回去吧?我担心的说道。怕什么,知道就知道呗。我是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打算练了,我就是担心你们被我连累了,你们是为了陪我出来散心的,在为了我挨一顿骂那多不好意思啊。管他着呢,无所谓了,我们走吧。嗯,我刚从床上爬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的,可抱着垃圾桶想吐又吐不出来。他们昨晚喝完过一会就吐了,吐完还好受点,可我昨天晚上没有吐。不过让我吐也吐不出来,胃里没东西啊!他们昨天晚上喝酒前还吃了点东西,可我只喝了一杯饮料。现在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当时喝醉时觉得挺爽的,可以把平时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话都吐出来。想怎么哭就怎么哭,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可以哭的撕心裂肺,就是酒醒了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时候太难受了。四个人打车回到了宿舍,到了宿舍我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一直睡到天黑才醒了过来。后来听说下午他们被陈理叫去谈话了。没有骂你们吧?没有,就说了几句。哦,那就好。在队友房里又觉得一阵阵的头晕。后来王嘉林跑去小商店买了一瓶醋给我喝,他说醋能解酒。可我喝了有半碗也没见有什么效果。我只好回到房间把自己扔在了床上。那天晚上一直哼到了夜里12点。心里好难受,发誓再也不喝酒了。可是酒醒了以后,想想又觉得其实喝醉酒也挺好的。唉!人真的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啊!坐在陈理对面,心里比3天前平复了很多。那一两个小时里,我说的话加起来没有超过10个字。从会议室里出来,觉得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躺在宿舍的床上,回想着下午陈理说过的那些话。今年都一四年了,还有不到两年就是巴西奥运会。这么多年你都坚持下来了,在最后关键时刻你怎么能放弃呢?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你拿了一枚银牌,你真的就甘心只拿一枚银牌吗?你是个很董事的孩子,自从一零年你来到了常熟,从来没有让我操过什么心。这些年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克服了很多困难,如果你现在放弃了,那么这么多年的苦不都白吃了吗?听我一句,在坚持两年。等巴西奥运会比完了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没有人会拦着你。这些年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如果你觉得我对你还可以,那么就当是为了我,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回想着陈理那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的话语,不经感到一阵无力。我承认,这辈子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无论在背地里怎么发狠,可到了当面,一旦别人说几句煽情的话,就会不由得心头一软。不管在背地是怎样下定决心,面对面,都狠不下心说出拒绝别人的话。可能是那天在KTV里把压抑在心中很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对于自己之前的思想,也有了一点改变。是啊!我回家能干嘛呢?说不定回家了,比在这边还要令人心烦。一想到家里的事,不经感到一阵阵委屈。那天我接到了5婶打来的电话,她说他儿子谈了一个女朋友,现在已经怀孕了。说他也没有房子,以后小孩出生了,总得要有个地方住。她想让我把房子过户给她儿子。当时我没答应她,只说他们要是想进去住,我可以给他们住。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生气。后来她跟我姐姐说:反正她以后是要嫁人的,要那个房子也没什么用。我当时听了,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为了这套房子,我不知道出了多少汗,流了多少泪,洒了多少血,受了多少委屈才换来的。那是我十岁的梦想,那是我买给爸爸住的啊!可他终究没能住上我用血汗泪给他换来的房子,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和愧疚。现在爸爸没了,他们还要把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件属于我的东西夺走。如果把房子过户给他们,在这个世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到那时我真的不知道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家里的人都希望我把房子过户给我弟弟。六叔说:你是他姐姐,你不帮他怎么办呢?你两个姐姐又没多大能力,想帮他也帮不上,现在也只有你能帮他了。他眼睛又看不见,好不容易有个女孩愿意跟着他。六婶也说:你比他赚钱容易,以后你还可以赚钱再买房子。听着听着,我心中不由得涌上一股怒火。他们的话,就好像一根根钢针,把我的心脏刺的鲜血淋漓。他眼睛看不见,我眼睛能看见吗?他赚钱不容易,我赚钱就容易了?呵呵,是啊!在你们看来我赚钱是那么的容易,那么的轻松。就好像我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是的。比一次赛就可以拿到很多钱,又可以到这个国家那个国家旅游。回来后还可以受到领导的接见。夏天的时候,天天泡在水里,又凉快,还不会出汗,多爽啊!我想反驳,可最终还是忍住了。我怕他们又说我不懂事,说我不知道好坏。我不想跟任何人吵架。何况他们还是我的长辈。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见到爸爸,才能跟他诉说我心里的苦。可是,为什么每次见到您,都会让我痛不欲生。我捂住了嘴,窝在被子里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泪水,不知核实已打湿了枕巾。您真的走了吗?感觉好不真实,在梦里,您那孤独的身影让我心痛,痛到哭着醒来。为什么您会在我的梦里哭泣?是我走不出阴影,还是您在那边也想我了?爸,桂芝好想您,真的好想好想。为什么每次梦到您,我的心都会那么的疼。爸,桂芝现在好烦,好迷茫。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爸,您是不是一直都在跟桂芝开玩笑,其实您一直都在的是不是?爸,告诉我,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我们还会回到从前的样子是不是?有美丽,有懂言,还有我们家那三间茅草房。爸爸,您快来把我叫醒啊。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我梦到我们家的美丽不见了,我又梦到了我们家的懂言也不见了。它们都那么乖,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我不相信,这肯定是一场梦。我还梦到我会游泳了,还去了什么英国,还拿到了什么世界第二。呵呵,我从小就怕水,虽然也想会游泳,但你也不能让我做这样的梦吧,太吓人了。还出了国,还拿了世界第二名。我能出了宿迁是就不错了,还有那什么世界第二,我都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意思。最可怕的是,我尽然梦到您生病了。您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多无助。我天天在您病床前祈祷着,希望能像小说里一样,在我快绝望时有个天使飞到了我面前,告诉我她能救您。可老天爷似乎是睡着了,并没有听到我的祈祷。您知道在您生病的那半年里我是怎么度过的吗?整天就像丢了灵魂一般。经常从梦中惊醒,脸上还挂着泪珠,然后才发现,自己的身子不知核实早已缩成了一团。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可直到接到了您病逝了的消息时,我只觉得心口一痛,好像什么东西破碎了。我以为梦该醒了,我以为一切都将过去。可是,可是…爸,桂芝好累啊!桂芝真的坚持不住了。没有您的日子里,在游泳队每一天都像是度日如年。我不敢让自己静下来,害怕在人前想到你。每次想到你,我都会用力的敲着自己的头,抓着头发,想把你甩出脑外,因为我怕想到你会控制不了自己。听说,当你心里很痛时,可以用其它方法来转移。赤脚走在石子路上,脚会很疼,这时,你就会觉得心里没那么痛了。以前游每个50米我都会数动作,可现在不数了。只有头撞在冰冷而坚硬的池壁上时,才会让我有一丝清醒。每次移臂,我都会用力去拍打水线,直到双手麻木,红肿。只要手指插进了水道线,等抽出来时,就会掀起一块肉。当移臂在半空时,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块肉挂在手指上来回的摇摆。当入水后,它会随着我滑水的动作随波逐流。我不是自残,只是希望用这种方式能让心里的痛减轻点。即使是每次头与池壁撞击,都会让我一阵头晕耳鸣。即使是每次被水道线刮掉一块肉时,都会令我的身体一阵痉挛。可即使是这样,却仍然不及我心里的万分之一痛。爸,桂芝错了。桂芝不该不听您的话。一开始我以为我什么都知道,可渐渐的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我真心对别人,别人也就会用真心对我。我以为我善良,别人也就会善良。我以为我懂得换位思考,别人也就会懂得换位思考。我以为这个世上任何人都会欺骗我,但她肯定不会。我以为我们的感情,不可能因为那些身外之物而有所改变。我以为,我以为,那只不过是我以为而已。呵呵!想到这里,不经凄然一笑。泪水大颗大颗的滑落在枕头上。20年的感情啊!我不相信这20年的感情是假的。从小,也只有爸爸和去世的妈妈,还有从小在我们家读书的两个姐姐,把我当健全孩子看待。从来没有用歧视的眼光看过我。她们放学了,就会带好多粉笔回来教我写字。门上,墙上,都被我化的密密麻麻。他们带着我去别人家菜园子里偷黄瓜。带着我到人家地下刨花生。带着我在臣子湖里洗澡。还把人家丝网上的小鱼都给揪下来放跑了。后来被一个人看到了,她说要去告诉主家,过了一会儿,他们说看见有人朝着我们走来了。我听了,爬起来套上裙子就往家跑。我叫她们走她们还不走,最后不但被揍了一顿,就连衣服都被人家拿走了。她们只能光着屁股跑回了家。后来还是妈妈陪着笑脸去人家把她们的衣服要回来的。自从妈妈去世以后,以前那些经常来我们家的亲戚就像是失踪了般,再也没有来过。两个姐姐去上课。爸爸下地干活。我就拿一把镰刀,拖上比我人还高的口袋,蹲在我们家小路埂上。一首攥着青草,一首拿着镰刀贴在了草根处。听着手底下镰刀割断青草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心情却十分的好。我很喜欢听割麦子和割草的声音,就像是牛羊在吃草一样。我经常坐在邻居家喂牛的地方听着他们家的牛吃草。感觉好好听。今天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嗯。昨天卖了三毛钱,今天一定要比昨天多。我一边割着青草一边想着。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割这草是卖给门旁邻居大嫂家喂牛的。有一次,大嫂在我们家前边那条沟里割草。我就问她割草干嘛。她说喂牛。要不你也来割吧,割完卖给我,大嫂跟我说。真的?割草还能卖钱?嗯。啊~~~。我兴奋的跳了起来。那、那多少钱一斤啊?三分钱一斤。啊!才三分钱一斤啊。我瞬间觉得刚才的开心消了一半。三分钱一斤,我割了三斤还卖不到一毛钱呢。别人家才收两分钱一斤,我收你三分钱一斤已经是贵的了。哦。她说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那时的我当真了。那我试试看。我跑回家找来了镰刀和口袋。蹲在地上一边用手摸着,一边开始拿起镰刀割了起来。其实割草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虽然我没有割过草,但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跟爸爸在门口的地里割过麦子。可是割了一下午,却连两毛钱也没卖到。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大嫂说:你割了五斤,一共是一毛五分钱,我也没有五分钱给你。先给你一毛,等你明天割了草拿过来再把今天的五分钱加上去。凑到了一毛再给你。嗯嗯。我攥着人生中第一次赚的一毛钱,喜滋滋的跑了回家。就这样,我经常都会拿把镰刀,背个口袋,去我们家小路埂上割草卖给大嫂家喂牛。虽然每天只能卖一两毛钱,但对于八九岁的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每次卖完钱,我都会给姐姐,让她们放学回来给我买好吃的。那时候的大白兔一毛钱两块,牛肉辣条一毛钱两根,老虎肉一毛钱一袋,两毛钱就可以买一根据说是肌肉火腿肠。那时候我们吃方便面,先捏碎,再把调味包撒进去,使劲摇,然后吃,吃的剩下最后一点全倒手里,然后左右手倒来倒去,把多余的调味粉抖掉,觉得差不多了就一把扣嘴里,再把爪子舔干净。那时候我们吃泡泡堂,比谁吹的泡泡大,结果泡泡炸了,盯了满脸都是,然后一点点的往下拽,感觉脸皮都快被拽下来了,费了老半天才撕下来,撕下来还舍不得扔,又塞进了嘴巴里。那时候虽然只有几毛钱的东西,但我们吃的却很香很香。现在每次回家我都会去小时候经常去的那家小店,想找找小时候的味道。东西还是那东西,人,还是以前卖东西那个人。可却再也找不到那些年的味道了。摸着满满一口袋的青草,心里却乐开了花。今天肯定比昨天多,一边想着,一边背上口袋往邻居大嫂家而去。一共是十六斤,加上昨天还剩下来一分,我应该给你四毛九。嗯嗯,我点着头,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算了算了,给你五毛吧,多给你一分。嗯嗯好的,我谢过大嫂,拿着五毛钱,蹦蹦跳跳的跑回家找大姐姐和小姐姐去了。那时候,我们只要有钱,就会去镇上好再来照相馆,两块钱一个镜头,一个镜头两张照片。那时候很喜欢照相,因为照相馆里有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可以穿。晚上,我们躺在床上互相抓痒痒。她帮我抓抓,我帮她抓抓,抓着抓着就睡着了。夏天热的睡不着,就拿一把蒲扇,我帮她扇二十下,她再起来帮我扇二十下。有时候轮到她们帮我扇的时候,她们总是装睡着。后来我让她们先帮我扇,等轮到我时,我也假装睡着了,不管她们怎么喊,我就是听不见。哼!谁不会啊。后来他们上完初中就出去打工了,但我们儿时的感情并没有应为分开而有什么变化。后来我去学了游泳,又进了省队。每次回家都是小姐姐去接我。走的时候也是她送我上车。有的时候她还会送我到训练基地。自从一零年训练基地从南通转到常熟以后,每天开往泗洪的车子只有下午两点半一辆。当我坐到泗洪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那时也没有开往我们镇上去的公交车了。我只能在县城住一晚,到了第二天才能回家。走的时候,是您把我送到开往县城的公交车上,到了县城小姐姐再去接我,然后就在县城住一晚,第二天五点多再坐上回常熟的大巴。因为那时大姐在南京上班,小姐姐在泗洪,所以每次都是她接送我。我们的感情,因此也越来越好。所以在12年11月,我不顾您的劝说,把十万块钱借给了小姐姐开蛋糕店。当时您跟我说:这个钱借出去,你就不要想着能收回来了,想收回来很难啊!那时我对您的话却充耳不闻,依然把钱借给了她。我觉得您太小题大做了,就算她还不上,我大不了不要了。我还在心里按想着。那时我的钱已经存了定期,为了她,我拿着身份证去银行取了十万现金交给了她。那时候小姐姐已经结婚了,她要写借条给我,我说不用。可她执意要写。那天就在银行大厅写了借条,借款人是她老公,她也签了字。我觉得这个借条写不写都无所谓,因为我相信她。可我似乎却忘记了一点,她已经有了新的家,也许在她心中,我在也不是她以前最在乎的那个小妹妹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