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3)

钟小姐

文/玄宝

过年好,放假真好。

陆匀之窝在许家明怀里认真地想,大家都不用忙其他工作,专心窝在被子里缠绵,赖床,聊聊生活琐事,说说肉麻的小情话。

这样的夜晚和早晨,许先生和陆小姐已经如斯过了许多天了。

“郑言慧回英国了,那周慕南怎么办?他不跟着去吗?”陆匀之好奇,心态真是好,忘记郑言慧回英国前还说要找她麻烦。

“不用管他,他自己会处理好。”家明眼睛都没睁,被子底下一只手游走在陆匀之光滑的脊背上,用手指画着圆圈,轻轻地抚摸她的肌肤。

“好像有点可怜。”陆匀之居然有这种心情去讨论别人的生活。

家明好心解释:“不可怜,周慕南要继承他爸妈的公司,郑言慧要回去打理家族生意,迟早会再碰头。他们都是很理智的人,好聚好散,知道分寸。”

陆匀之觉得自己最近心态变化许多,有种无畏的勇气,不恐惧任何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不知道这股勇气是从哪里来的,是欲望的减少,还是终于认清生活的真面目?算得上是更成熟了吧,她觉得至少不是坏事。

有天晚上,大家出来喝酒,陆匀之不嫌热闹大,把周慕南和顾沁宁都约了出来,大家是成年人,都懂得控制情绪。席间大家说笑,气氛很轻松,似乎每个人都很潇洒,周慕南对陆匀之也并未像前几次那样冷嘲热讽了,看来大家都想在新年有新的开始。想想也是,若是面对若干好友都不能自如,只纠结千疮百孔的生活,似乎才是最可悲的活法。

顾沁宁简直脱胎换骨,现在看她,颇有些烟视媚行的女人味,她放下过去,和现在的自己握手言欢。

酒局散后,各自回家,顾沁宁跟着陆匀之回去,两人居然又小酌了几杯,一瓶刚开的冰红,很快见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生活有多苦难,要靠这种喝法来度日。

老顾最近也有种活在当下,不问未来的无畏感。

“我刚刚听许家明的意思,有意这段时间带你回家,跟他的父母吃饭,你没答应?”顾沁宁横躺在沙发上,扯着自己的手指玩。

陆匀之则换了睡袍,坐在地毯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酒杯:“是说过一两次,我不擅长跟长辈相处,不知道要不要去。”

“去见一见也好,丑媳妇要见公婆,何况你漂亮。”这是真心的,顾沁宁很是心平气和,不带其他的情绪。

“我再想想。”陆匀之倒不怕林清雨说的那些话,她在意的是跟家明的生活方式,现在这样相处就很好。

“曹总呢?”陆匀之问。

“去美国了,一家团聚。”依旧是没有情绪的声音。

陆匀之点头,顾沁宁不是个爱回头的人,她有许多年都没有回老家跟妈妈弟弟过年了,宁愿一个人吃年夜饭,也不愿意回去,不爱回头并不是什么错。

有一点沉默。

“我最近,很想要一个孩子。”顾沁宁的声音空空洞洞的,“在路上看到小孩,总会忍不住心软,忍不住想,把这团软乎乎的东西抱在怀里,是什么感觉,尤其还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

是谁说的,女人到了某个年纪,荷尔蒙改变方向,主理爱情的多巴胺减少,母爱增多,于是想结婚想要孩子,想处在柔软的世界中,满眼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拉都拉不回来。
“你想清楚了?”陆匀之并没有很惊讶。

“没有。想要跟得到是两回事。”顾沁宁说。

生活忙忙碌碌,工作重重复复,心情来来回回,独居的都市女人大多都无趣。

过年前几天陆匀之给生父打了个电话:“过年好,我寄了笔钱到你户头。”

“好。”电话那头是苍老的声音,没有感情,没有其他问候。

有时陆匀之也觉得自己对亲情淡漠得可怕,她跟自己的原生家庭保持着一年一个电话的频率,这个电话不是问候,而像是一个通知,我还活着的通知。

前段时间,许家明在饭桌上提出可能要带个朋友回来吃饭的时候,许家父母互看一眼,还是很高兴的,只是林家那边,照面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幸好当时只是打趣二人,并没有说开,听说小雨已经离开了家明的律所,估计也是说清楚了,许家二老对许家明处理这些事还是有信心的。

眼看着快到元宵了,还没见动静,许张文竹,许太太坐不住了,跟老许说这件事,许英年律师去年宣布金盘洗手,赋闲在家,天天养花写字看书,修身养性,日子很惬意。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坐不住,你看家明跟小雨多好,都是沉得住气的孩子。家明自己会看着办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清楚得很,你放心吧。”老许练完字,抬头对着自己的太太说,“来,这四个字,送给你。”

许太太吩咐家里的帮佣阿姨仔细擦拭老许刚买的砚台,听他这么一说,走过来看一眼,斗大的“难得糊涂”四个大字,笑出来,啐他一口:“老东西。”

许氏夫妇结婚多年,一直互相扶持,说是相敬如宾也不为过,从婚后第五年开始,许太太决定冠夫姓,对外称许张文竹。

许家明也不明白,为什么陆匀之每次提到跟他父母吃饭这件事,总要岔开话题,他有意无意跟陆匀之说自己父母性情非常好,对他的选择,从来都是持尊重态度的,凡事只要他满意。有许多事情已经到了合适的时候,条件也成熟了,以后他们两人往下走,总得要有个开头才行。

元宵这晚,他们买了汤圆,在许家明外面自置的公寓煮来吃,黏黏腻腻的汤圆,简直甜得人神共愤,两人吃了几颗就放弃了。

洗碗的时候,家明在旁边帮忙递盘子,突然有些泄气靠在流洗台边:“我觉得自己是个啰嗦的男人。”陆匀之惊讶,这是家明式撒娇,没点定力,她基本上招架不住,于是使唤他出去开瓶小酒。

擦净手后,在厨房待了一会儿,她才出去。

许家明已经倒好酒,坐在沙发上,张开双臂,等着她过来。

他们还像刚开始的恋人一样,喜欢这种拥抱动作,陆匀之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三两步跑过去,扑进家明的怀抱里。

“容我考虑考虑。”躲在家明臂弯里,陆匀之摸着家明刚长出来的胡茬子,软绵绵地回答他。

家明拿起她的手指亲了一下,点头,又皆大欢喜了。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2)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4)


今天实在是痛苦,一大早就就开始腹痛。
朋友推荐两个药,找遍网上药店都买不到,基本上蜷缩在座位上。
早早更新,想回家摊着,看霸道总裁爱上我,霸道村长也行

46章估计是不会放出来的了,所以我又重新发了一章,哈哈~
点这个:【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6)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