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8

  当百里守约从昏迷中清醒的时候,便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片陌生的荒漠戈壁。

  玄策...玄策你在哪?

  起身在荒漠之中慌乱的寻找,但除了一望无垠的黄色以外并无他物。

  糟糕了....完蛋了....

  这个样子下去真的很不妙啊.....

  「玄策...」

  年幼的少年朝着周围大喊,连回音都没有的荒漠中心,不知如何是好的少年抱住膝盖坐在黄沙上呜咽。

  可是哭归哭...哭的话就可以找到弟弟了么?

  少年的心中,微弱的理智提醒着他。

  不能这么放弃了...作为兄长的自己,若是这个样子...是无颜再见已故的母亲的...

  漫漫的寻找吧...并且等待着

  心怀希望吧。

  兰陵王是在马贼营地里找到这个小东西的。当时太过震惊险些被巡逻的马贼给发现自己。

  能不震惊么?笼子里的那只幼年混血魔种....

  听花木兰说,那家伙已经失踪近十几年了。除了百里玄策,其他的人都已经做好了他已经死的准备。

  况且那个蓝毛魔战士还带回了那把伤痕累累的狙击枪。更是确实了百里守约已经身葬荒漠的事实。

  这可头疼了....

  总感觉听到了啪啪啪的打脸声.....

  可是这个要怎么办?

  兰陵王心里想着很麻烦啊,假装没看到吧..的心里,无言的将木头笼子削去一角,将里面睡着的少年打横抱起然后一溜烟消失在营地。

  口是心非了啊,兰陵王殿。

  偷了人出来的兰陵王按照自己留下的标记,回到了临时的住所——一片还算丰饶的小型绿洲

  他突然感觉自己上辈子应该是欠了百里俩兄弟什么,不然为啥总是能捡到兄弟俩其中一个。

  不不不,不是欠,是有缘....

  你看百里玄策不就是被自己捡到的么?你看看他哥不也是自己捡到的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兰陵王高长恭开始考虑着,明天是不是应该想着混进长城,找个道士给自己改个运?

  还能看一眼熟人。

  正这么盘算着的兰陵王听到身边小孩子的闷哼,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皮的少年依旧半醒不醒。咕哝几句不清楚的呢喃又再次昏睡过去。

  兰陵王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还挺烫的.....

  这下可遭了啊...逼人去长城啊......

  啧.........

长城

兰陵王他自己都不知道知道他自己是怎么背着一个发着烧还没事说几句梦话的少年隐身偷偷溜进长城的。

  在他暗叹终于搞定麻烦后躲入一处角落,打理完了着进城后的装扮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实说,兰陵王除了溜进去去看看花木兰以外,也就是去看看自家不承认的徒弟现状如何。

  但其余的....

  就很尴尬了....

  考虑再三,兰陵王觉得既然这孩子是你们长城的人,那我就把他送回长城剩下的就交给你们自己去搞。

  然后他又隐去身影轻车熟路的摸索来到了花木兰的帐子旁。

  很好,花将军在帐子里,只不过似乎在苦恼什么。

  等等,她手里拿着的....好像是菜谱?

  兰陵王陷入思考。

  「咳....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的了。」

  「......被发现了么?」撤去伪装,兰陵王出现在拿着菜谱的花木兰面前。

  「若是平时,肯定是发现不出的。」花木兰头也不抬的专研菜谱,「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你来长城,有什么事么?」

  「我是来还人的。」兰陵王转了个身,露出伏在自己后背红着脸睡得不安稳的狼耳少年。

  「还人?还什么......守约??」被对方话勾起疑惑的女将军在终于抬起头,询问的话还未说完,便愣在了哪里。

  白发一撮红毛,原本树立起的狼耳也无力的耷拉在两侧,熟悉的脸。不是守约还能是谁?

  只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怎么感觉守约严重缩水了?

  「怎么回事,守约怎么...」凑近的花木兰看着红脸的少年,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好烫!长恭你先把他放在我床上,我去找军医你先帮忙照顾一下啊。」说完后的女将军便匆匆出了帐子,找军医去了。

  「........」我能说我只是还个人就走的么.....

  今天的高长恭也依旧被队长无意间的命令了呢。

  长恭,也要努力变强,不能总是下意识被她命令了啊....

  经过一阵鸡飞狗跳,花木兰给年幼的百里守约喂下最后一勺汤药,好在守约还是那么的乖巧,喂药没有洒一滴。花木兰放下碗勺,替他掖好被子,换了条冷水浸过的毛巾。

  「小守约这下真的是小守约了啊...不过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来就成了小孩子了?

  兰陵王耸了耸肩。

  「你不去看看玄策么?他最近好像...精神不是很好....」

  思念着以为已经死掉了的兄长,别人怎么去劝说安慰都无济于事。

  就连自己亲自下厨,好吃的能让铠他们吃落眼泪的肉他也不吃。

  ......

  「.......」兰陵王思考片刻便蹭的一下离开了。

  「切,还说自己和小玄策没关系,明明也很担心好么?」花木兰心里鄙视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隐身的兰陵王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还好周围没人。

  谁又念叨我??????

  不知睡了多久的百里守约晕晕沉沉的睁开眼,周围一片嘈杂。他挣扎起身,敷在额头的毛巾也掉在了被子上。

  这里是哪里?他记得他好像被一群面目狰狞的人抓了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身体很虚,大概是生病了吧...下床的少年差点没站稳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深呼吸,百里守约走出了帐子。

  外面的景色,很熟悉...是长城守卫军的营地.....

  不知道弟弟现在怎么样了....要快些去找....

  但是.....

  摇摇晃晃的胡乱走着,营帐不算很多也不算很少,一一的找起来看起来很费劲。

  不过这些营帐似乎规格不是一样的...很少的几顶。

  去碰碰...运气吧?

  啊正好,不远处的帐子....有人从里面出来了...似乎里面还有人?去问问吧。

  迈着沉重的腿,百里守约朝着那个帐子跑去。彭的一声似乎撞到了谁。

  「那个....好痛....」

  「对....对不起」嘶哑的声音很是虚弱,百里守约略微抬头,模糊的视线只能看清对方是耀眼的红色。

  那个人好像没有出声。百里守约捏了捏衣角,虽然很疑惑但是还是张口。

  「那个....先生请问.....您见过我的弟弟么....他的名字是叫...百里玄策......」

fin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