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城

渐渐袭来,黑暗占据了整片天空,月亮被云遮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像隔着层纱的玉盘。

繁华的都市却日夜不息。灯一盏盏点亮,它是夜里的主角,红的,黄的,白的,绿的,五光十色,一片灿烂辉煌。马路上车辆依旧川流不息,两排犹如远古巨人般的路灯守卫在马路旁边,显得庄严神圣。不远处的城市地标建筑,高耸入云,巍然屹立在城市的中央,整座建筑犹如一柄神剑,浑身散发出五彩的神光,气贯长虹,仿佛要把那静谧的天空给刺开一道口子。其它的高楼大厦更不用说,像萤火虫一样竭力散发出自己的光芒,只不过萤火虫尾部那点微弱的光芒与高楼大厦的灯光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平常稍显黯淡的海滩,今天也开启了盛大的聚会,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人群手里拿着各种发光物,把整片海滩都烘托得像一条七色银河。整座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星河,灿烂夺目,耀人眼球。

而这就是所有勤劳的人们的功劳,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把世界改变得如此神奇,即使是天空,也难以如此璀璨夺目,即使天空偶尔划过流星,也只是多了一个让人们许愿的象征罢了。人们早就已经飞上了天空,甚至冲出了这个束缚了他们亿万年的大地,到了神往已久的宇宙当中去了,似乎已经很少有能吸引他们的事物了。

然而在不远的以前,那时候晚上虽然看不到远方高大辉煌的建筑物,你抬起头来却能看到无数的星星在闪耀,悲苦的时候它在安慰你,开心的时候它在眨着眼睛向你问好,无聊的时候可以对着它聊聊天,甚至青葱岁月时可以把星星连成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那时候的时光是多么快乐呀!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姐姐靠着窗户,双手撑着下巴在跟星星讲小故事,突然一颗流星从东边翻滚到西边,我和姐姐欢快的大喊大叫:“赶快许愿!赶快许愿!”我记得我当初许的是希望明天下一场糖果雨。虽然流星并没有实现我幼稚的想法,但是它美妙的那一瞬间却永久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但是似乎再美的天空也敌不过人类的创造,五光十色的灯火在晚上变成了主流,论色彩,它比星星要多很多种颜色;论繁华,大地的灯火一点不比天上的星星差;论神奇,这是人们靠着自己创造出来的美丽新世界!论功用,以前的人们晚上庆祝是在星星和月亮的映照下开始的,不过却是围绕在普罗米修斯送下来的火种造出来的篝火旁载歌载舞,星星和月亮似乎只是观众,只是陪衬。

也许它们真的没那么重要,它们早已经过时,不是这个神那个神的化身,逝去的亲人也不会居住在某一颗星星上保佑着他们还在世的孩子们,他们只是一块块特别的石头而已。提起星星月亮,人们那不屑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你多大了?还星星月亮?也就中秋节那天看看月亮吧?现在哪有星星给你看?”人们早已经不屑于依靠星星月亮那微弱的光芒,他们自立自强,不畏惧任何的挑战,那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只是人们一个微不足道的发明罢了。

我似乎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满是繁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夜晚的天空上只有一轮黯淡的月亮在诉说些不为人知的衷肠。也许有一天月亮也会慢慢老去,我们再也看不到她的笑脸。你说会不会是寂寞的嫦娥把广寒宫搬走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