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BOSS深夜来,放弃一个深爱的人是什么感受?

夜幕降临,星空下寂静的蝉鸣不停的作响,热闹非凡,而此时的别墅里只有一个孤单的身影。。

“不要再找我了,我不会去的。”

身穿丝质蕾丝花边睡衣的顾小落坚决的回绝了电话,放下了之后看向窗外,他还没回来?

“啪,”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房间没一下子就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推开。

明显受到惊吓的她,整个人立刻就从床上站起来。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身姿直挺如松,剑眉星目,英俊非凡,夹杂着阴郁的目光,在她受惊的视线中走进来。

根本就没有给她反应过来的时间,一个文件夹,就那么摔在明落落的面前,说。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字。”

浓重的酒气袭来,让人有些迷晕。

顾小落皱了皱眉头,浑身都一下子变得冰凉。

“爵哥哥,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一年前要不是你私自爬上我的床,污蔑我碰了你,奶奶怎么会让我娶了你?哼,你不过就是仗着奶奶疼你才如此威胁我,现在奶奶出国休养,短时间内也不会回来,你立刻签了字给我滚,滚出顾家!”

女人抬起头看他,眼泪毫无知觉的就那么砸下来。

因为太过激动,她的唇都在不停的颤抖。

“可是爵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求你不要……”楚楚可怜的顾小落仰视着男人,梨花带雨的模样却没有得到男人的一丝怜惜。

“不是故意的?你不是从小就想要爬上我的床吗?”

顾言爵冷笑,大手一伸,紧紧的攥住她纤细的手腕,那强大的压迫感,让顾小落又疼又怕。

“爵哥哥,我爱……”

“闭嘴!”顾小落想要解释,顾言爵直接就呵斥住她。

他根本不想听她嘴里说出的那个字!

顾言爵拿起离婚协议,猛地一下就摔在了女人的脸上,啪的一声落了地,“我不想听你说废话,快点给我签了它!”

她惊愕的睁大了双眼,抚摸着吃痛的脸颊,“为……为什么?”

男人满眼冰冷,咬牙切齿的说,“你还有脸问为什么?因为我厌恶你!不想再看见你,你要是识趣点,就乖乖的给我签字,我还能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就等着一分钱都拿不到吧。”

顾言爵很坚决,他不管顾小落心里面怎么想的,这个婚他一定要离。

顾家少奶奶这个位置,自始至终都是不属于她顾小落的。

她浑身颤抖着,听到了他那么无情冷酷的话,不由得惊恐不安,绝望,愤怒,悲痛,一瞬间让她全身都在发麻抽筋……

“不!我死也不要离婚,不要离开你!爵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男人的目光越发的深沉冷冽,就像一道道寒光,刺过来。

“好啊!就那么想做我的女人?”说着,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瘦小的身体带了过来,毫不温柔的按住了面前的柔软,恶狠狠地说道:“不就是想要上我的床吗?”

浓烈的酒气袭来,顾小落拼命的挣扎着,羞恼了神色,“不啊,不是这样的。”

他的手十分的用力抓着,疼的她眼眶都红了。

“不是这样?你穿成这样,不就是想勾引我吗?既然你不肯离婚,那就乖乖的履行你妻子的义务吧!我要看看你里面的心是不是黑的……”猩红凶狠的眸光,粗鲁霸道的手钳制着她,一步步走来。

“爵哥哥,你要做什么?”

不知为何,她觉得好恐惧,今天的爵哥哥好可怕。

双眼中炙热的火光,好想要将人燃烧殆尽。

她浑身都开始发抖,不停地后退着。

“你这是想欲拒还迎,还是故作矜持啊!从一年前开始你不就想要等待今天了吗?现在我告诉你,你得逞了!不想跟我离婚是吧,那你试试看跟我结婚该做些什么……”

说着,男人就一把将她推到桌边,一把掀起睡衣……

“啊!不!”

女人泪珠如雨下。

可无论如何,醉醺醺的顾言爵,好似根本听不见她的呼救。

痛。

撕心裂肺。

“爵哥哥……求你……不要!救命啊!”

“你还敢喊救命!这不是你所求的吗?你该高兴不是吗?顾小落,你就给我乖乖受着吧!”

“唔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爱,就一文不值吗?”

“在你眼里,我根本就是如同垃圾一样吧。”

“爵哥哥,我恨你。”

整晚,她浑浑噩噩的,像是做梦。

颠倒的世界里,她忽上忽下的流窜,如同溺水的行人,淹没在漫无边际的海域里。

“我告诉你顾小落,我不爱你。也永远不可能会爱上你。”

“我爱的只有子悠……”

子悠?

是那个女孩吗?

爵哥哥拒绝她,厌恶她,都是因为那个叫子悠的女孩吧!

而她,就算付出了全身心,都无法得到他一丝一毫的怜惜,反而落到这样的下场……

泪如雨下,沾湿了枕头。

顾小落从未想过,她一心爱着的男人竟然会以如此的方式来惩罚她。

很可怕。

跟她想象中的爱情,完全不一样。

真是可笑……

结婚一年他未碰过一根手指头,偏偏提出离婚的今晚,他以这种凶狠的方式将她变成了女人。

顾言爵,我恨你!

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顾小落,再也不会傻傻的爱着了!

银白色月光清冷的穿过窗口,照着她绝望而无助的脸颊。

————-

天刚放亮,浑身酸痛的顾小落缓慢的从床上爬起,赤条条的穿过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失魂落魄的走向了浴室。

当顾言爵醒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昨晚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顾小落已经端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了。

她看了看桌上,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开口声音颤抖的说,“离婚协议,我签。”

只是这话一出来,她的眼泪就这么汹涌落下,完全不受她控制。

她实在是太累了。爱顾言爵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爱不动了。

“肯签了?我以为经过昨夜,你对我更加死心塌地,胡搅蛮缠了呢。不是吗?”顾言爵斜眼看着她,根本不后悔自己昨晚所做的一切。

结婚一年,他想尽办法躲开她,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她,昨晚被她气急了,居然……

幸好,她还算是识趣,答应离婚了。

她死死的咬住唇瓣,不发一语。

原来,这么多年的深情托付,在他眼中,不过就是胡搅蛮缠!

顾小落右手剧烈的颤抖着,笔都拿不稳了。

而看着这情形,顾言爵只是冷冷侧过头看向别处,装没有看到。

咬牙默默流泪的明落落,用左手死死的按着颤抖的右手,眼泪一滴一滴,不停的砸落在文件上。

她艰难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顾小落”

用顾家给她的名字,终结这段痛苦的婚姻。

等她签好了字,顾言爵就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拿过去。

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

“该给你的,我会让律师马上就过户到你的名下。之后你与我顾家,再无关系。给你三天时间搬出去……”

“不用了,一天就够了。”沙哑的声音,明显是痛哭过的。

男人蹙了蹙眉,冷笑着说道:“算你还识趣,拿上给你的赡养费就滚出我的视线,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顾言爵走了,一如既往的留给顾小落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头也不回。

这么绝情。

怎么说他们也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就算他不爱她,为什么要这么厌恶她?

顾小落泪如雨下,双眼湿润。缓慢的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我答应你了。尽快,我要马上离开这里。”

两年后的机场。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迅速走出了T4出口,轮廓分明的五官,鹰隼般的鼻子,散发着尖锐和凌厉,只是轻轻一笑,便足以颠倒众生。

“顾少,您终于回来了。”

陆原接过顾言爵的行李,一脸欣喜的看着自己老板。

“嗯。”

“稍后有个慈善晚宴,约九点开始,我已经替您安排好了。”陆原狗腿的看着顾言爵,继而说道:“您看行李是送到顾家,还是您的别墅?”

顾言爵敛眉,微微沉着,“送到别墅去吧。”

“好嘞。”

自从两年前顾言爵从别墅搬出来,就再也没有回去,可是这次想躲也躲不过去了。

因为,有人要回来了。

“奶奶哪天到?”

“一周之后。老夫人从澳洲回来,之后恐怕要待上几天才回瑞士。”

顾言爵蹙眉,一周后奶奶就回来了,到时候相瞒也瞒不住了。

“好,我知道了,先回公司一趟再去晚宴。”

“是。”

正当二人走出门口要上车的时候,忽而听见身后一阵巨大的欢呼声音,随之而来的汹涌的人群,几乎冲散了顾言爵和陆原二人,机场顿时成了修罗场。

“嗷嗷!落落最美落落最帅!落落老公我的爱!”

“祝落落回国大发!”

“洛丽塔永远爱你!”

乍听落落这个名字,顾言爵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眉头紧皱,咳咳一声,“现如今这机场的秩序,怎么变成这样了?”

正在眺望着人群中心的陆原,听闻此言,立刻给BOSS科普,“您不知道吧,这可是回国发展的小鲜花!人气超高,今天第一次回国,差点就造成了机场瘫痪!”

“什么鲜花?”顾言爵皱着眉头,这都是什么新鲜词汇?

“明落落啊!可是如今势头最红的小花了!之前在国外以组合出道,第一年就拿了无数的大奖,不满二十岁便已经是国际上响当当的女歌手了!现在回国发展,好像是要转型了。不知道哪家能签下她……”

顾言爵仍旧是摇摇头,冷笑着说道:“我并不好看她。你别想着签下来。这种人只会赔钱。”

身为顾家旗下影视公司的经历,陆原原本是有这个打算的,而现在……

“好好,都听顾少的。”

顾言爵不在多说,三步两步就上了备好的车。

而此时人群中的明落落抬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她的视线之中路过。她不由得出了神。

是他!

而如今,他并不认识现在的明落落。

她灿然一笑,明媚的面容顿时颠倒了众生。

就算顾言爵认不出她来又如何呢,他也不是她心爱的爵哥哥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她是明落落,是万众瞩目的明星,粉丝无数,大奖无数,再也不是当年顾宅里寄人篱下,委曲求全的顾小落!

“落落!你回国是不是不走了!洛丽塔永远不离不弃啊!”

看着粉丝们的热情,她的脸上浮上了明艳的笑容,“不走了。这里是我的家,为了我爱的你们,落落不会在离开了。”

晚上七点,世尚活动现场。

作为回国的第一次活动,明落落很看重这次的效果,特意早早的来到现场进行彩排,谁知进行到一半,就杀来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个什么明落落,你给我下来!谁让你走秀的!今晚压轴的是我顾允姿,你算是什么人物,居然也敢跟我抢!”顾允姿一袭红色长裙,艳丽夺目,可眼中却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视。

明落落恍然一笑,步履庄重的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台上,俯视着顾家千金,“就算是顾家千金又如何,这个圈里看中的是谁人气高地位高,而不是出身。顾小姐如果有什么意见,大可以去跟主办方提,跟我耍脾气是没用的。没人有义务忍受你的坏脾气。”

顾允姿脸色变了变,走近了一些才看清楚明落落的长相,昔日虽然也在杂志荧屏上看过这张脸,可远不如现如今的生动形象。

“你是顾……”顾允姿顿了顿,白了白眼,“竟然是你!”

明落落明媚的笑着,点了点头,“是我,明落落。今晚的压轴走秀。”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呢?现在居然还改了名字换了身份?真有你的手段啊!”顾允姿充满恶意的双眸扫视着她,果然与众不同了。

当年顾宅里那个畏畏缩缩说话都小声的顾小落,现在居然敢这么大的口气和她说话?

“我自始至终都是叫明落落的。不知顾小姐有什么问题?至于你说的我有手段,想必你是误会了。我一向靠的是实力在娱乐圈混的,有实力有人气,不比顾小姐有个好靠山。”

“你!”顾允姿瞪着双眸看着她,“你别以为你现在就能比我站得高了!我告诉你,你永远都比不上我,以前是,以后也是!想压轴,你想得美!哼,走着瞧吧!”

说完,呸了一口就转身离开了。

助理宣萱不由得有点害怕,“落落,这样不太好吧。你刚回国就得罪了顾家千金啊……顾家可是国内第一大集团家族。”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顾家的产业链,上至煤矿石油珠宝等,下至超市旅游零售等民生企业,还有连锁酒店,航空等等……就连国内第一大的电视台,顾家都有股份!

不过,她连顾家的总裁顾言爵都得罪了,还会怕一个顾允姿吗?

“如果你怕顾家,现在就去找涵姐结算你的工资。”明落落头也不回的傲然转身,留下的宣萱一脸懵比。

九点,活动正式开始。

作为压轴的明落落,早早的穿好了作为主秀的长尾曳地的白色蕾丝礼服,宣萱将镶钻的水晶鞋捧了过来,“落落,快点换上吧。马上该你上场了。”

明落落点头,坐在了准备好的秋千上,穿好了鞋子。等待威亚下降登场。

闪烁的灯光之下,仙气缭绕,美丽动人的仙子从秀场上方缓缓地落下,台下无数的观众都沉浸在她绝世美颜之中。

明落落露出了明媚灿烂的笑容,如同仙子一般的落到了台上,可就在她踏上舞台的那一刻,忽然感觉到脚底传来的剧痛,就像一个口子,逐渐裂开了。

她咬了咬唇,微微冒着虚汗,内心翻涌的是无数的草泥马!

可眼前的灯光舞台全部就位,台下的看客也都全数聚齐,她没有回头的道路!

罢了。

无论前方多少的阻碍,她都要向前走。

可就在此时,观众席上有一个人,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带着震惊的神色看着台上的“仙子”!

她?

顾小落?

怎么会在这里?

顾言爵眯着双眼,仔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仿佛变了个人,举手投足之间根本不像那个愚蠢可恶的顾小落!

他怀疑,她们只是长得太像了。

顾小落自从两年前离开了顾家之后,渺无音讯。他再也没有关于她的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也许,是他眼花了。

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顾言爵这样想着,看向身边的陆原,而陆原早已经盯着“仙子”出了神,“BOSS,我要签了她!”

“谁?”

“明落落啊!早上在机场你不是看到了吗,人气那么高!而且还这么漂亮灵动,肯定有大的前途!顾家旗下电视台不也要捧新的小花吗?明落落资质这么高,人气又高,不签了多可惜!”

“明落落?”

名字也这么像。

顾言爵不由得抬起头,重新审视那个女人,想起之前陆原说过的话,出道两年?唱歌跳舞全都是顶尖,脸赞身材好,善良人缘好,这些都是所谓公认的。

他蹙眉,这些跟顾小落完全就是大相径庭的。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明落落的脸色变得苍白,虽然极力在忍耐着什么,但却在微表情之下似乎隐忍着疼痛。

别问他为什么能感觉得到,就是直觉而已。

明落落死死的咬住牙坚持着,却在不经意转身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顾言爵!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流动着的空气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苍白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红润,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僵硬的身体也仿佛被冻住了。

她回过神来,恨自己明明都过了这么久,为什么再见到他,还是会紧张。

是的,她紧张。

因为他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如果说机场的匆匆一面,是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的话,真到了面对面的时刻,她依然会紧张到不知所措。

明落落抿嘴,深呼吸一口气,甚至忘了脚底的刺骨的痛感,继续着她的走秀。

落落大方,优雅动人。

可是一下了台,她就步履匆匆的立刻跑去了一个休息室里,宣萱疑惑的跟了过去。

“快关上门!”明落落吩咐着。宣萱立刻关好了们,回头就看到明落落脱下了水晶鞋。

“啊!”宣萱蓦地睁大了双眼,震惊的喊道:“怎么……会这样的!”

明落落死死的咬住唇瓣,将鞋子里的玻璃渣子倒了出来,冷笑着,“当然是有人看我不满意,想要我出丑的!该死的,居然想到这样的主意,真是狠啊!”

宣萱手足无措的看着明落落,才发现明落落刚刚在台上是多么坚强勇敢了,要是她肯定做不到的。

“我们赶快去医院吧!”

明落落摆摆手,“去什么医院,这点小伤不至于的,你快点帮我上药,一会还有酒宴……”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出去参加啊,我立刻给涵姐打电话吧。”宣萱就要拿出手机拨通电话,被落落一把拉住,“你要是不听我的,现在就给我走。我自己去包扎……”

最后还是宣萱拗不过明落落,一点点的帮她处理着伤口。

“你……不疼吗?为什么还要坚持走秀呢,只会让伤口越来越大,万一耽误了后面的行程……”

明落落无所谓的笑了笑,“这算什么。不过就是一点外伤的疼罢了。以前在国外,比这个疼的我都经历了,还会怕这个吗?”

“什么疼?”宣萱疑惑的问道。

明落落脸色尴尬,眸子暗沉下来,表情十分的僵硬,似乎不愿意多提,“没什么……我是说我当练习生的那两个多月,我几乎不眠不休,每天就是练歌跳舞,嗓子哑了继续唱,跳舞扭到了继续跳。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发烧感冒都是家常便饭,腰痛扭伤也都是小菜一碟。为了参加那个101选秀,死活我都咬牙挨过去了。最后才成了组合的最后一个成员加入出道了……那时候,才是真的疼吧。”

宣萱认真的听着,不由得心酸起来,要是她肯定做不到。怪不得现在明落落可以这么火。

“以前那么疼,现在就不会再疼了。哎,我跟你说这个做什么,快点处理好,我们换衣服还要参加接下来的酒会呢,你千万别告诉涵姐这件事情。接下来几个行程都是我回国的重头戏,不能出了岔子。”明落落叮嘱着。

“好。落落姐,我都听你的。”

“不用叫我姐,叫我落落就好。我比你还要小一岁的。”她微微一笑,让宣萱心虚了。

而此时,房门外的一道缝投过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房间里的身影,也全部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她的声音,就是顾小落那个女人的声音!

他记得,没听错的。其实就在他们彼此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定是她,不然眼神不会那么样的复杂晦涩!

她回来了,还换了一个身份,如此大张旗鼓的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目的是什么?

突然一个闪身,顾言爵就躲到了拐角处藏了起来,宣萱一个人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他看了看周围,就推开了房门。

“这么快就拿来鞋了?”一抬头,明落落就傻眼了。

眼前的男人,俊朗潇洒,剑眉星目,修长的身体笔直的向她走来。

僵硬的身体没有动弹分毫,保持着刚刚还要上药的状态。

“回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嗯?顾小落?”顾言爵一步,又一步的走过来,目光如炬,强烈的投射过来。

明落落很快恢复心神,脸色惨白的扭过头,“抱歉,我不是顾小落。顾先生恐怕走错房间了,这里您不该来的。”

顾言爵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顾小落,装作不认识我?那是怎么知道我姓顾的?”

“您是顾氏企业的总裁,有几个人不认识呢?”说着,明落落起身,单腿站着,“没什么事的话,请您开门出去!我要休息!”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以前那个爱粘着我追着我的顾小落呢,就这么把我推出门了?以前那个见到我就往我身上扑,非要跟我滚床单的顾小落呢!”

“住口!”她厉声道,“你没资格说这些话!滚开,我不想再看到,一点也不想再看到你的脸!”

顾言爵眯着双眸,深邃的目光审视着她,“要不是这张脸,要不是你的声音,要不是你回避我的眼睛,我还真拿不准你是不是那个可怜兮兮的顾小落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死死的咬着牙,他身上的气味太熟悉,太诱人心魄,只好绕过了他的身体走向门口,“既然你不出去,我只好出去了!”

“顾小落你给我站住!我没让你走,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站着”以前她太听话,现在居然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

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顾言爵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故意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你这两年发生了什么事,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我哪个样子了?我现在很好!”明落落忍不住反驳道,“如今我明落落要地位有地位,要人气有人气,吃饭靠本事,没什么不好的。顾先生请注意你的用词!”

“还不承认自己是顾小落?”

她舔了舔嘴唇,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昔日的心死的顾小落已经离开了这个让人绝望的城市。如今回来的,只是万众瞩目的新星明落落。”

时光带走的是她对一个人的爱情。

爱情没了,那个顾小落也死了。

现如今,是重生了的她,璀璨星途的明落落。

顾言爵听了她的话,内心里涌起一阵翻腾的怒意,一把抓起了她的手,死死的按在了墙上,带着她的身体一起贴了过去……

足足高了一头的顾言爵,俯身低着头看着她,“心死?你的心怎么就死了呢?如果真的心死,如今为什么又要回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不想再看到你,两年前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你全都忘了吗!啊!”

明落落一脸羞恼的看着他,死命的挣脱着他的束缚,偏他用力太大,适得其反。

“你没有那个权利命令我!凭什么你要求我离开你的视线?你要是不想见我就不要见我!我要回国,要发展,不是你说让我听话就听话的!既然离婚了,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涨红的脸颊通透红润,双眼清澈动人,在他的钳制之下更呈现一种弱势无助的模样。

像极了当年的顾小落。

不对,她就是她。

而现在的明落落,才是她的伪装!

顾言爵自认为已经将她看透,得意的挑眉,腹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还要不停出现在我视线当中咯?”

“我没有!”明落落扭过头去,抑制住内心忍不住的狂跳,试图冷静,“就算身处同一城市,也拜托你,就当从未认识我吧。你走你的阳光道,我也会有我的康庄大道!”

“没听说过这句话。”顾言爵低头,看着她清亮的双眼,似乎在深究着什么。

而她只感觉到空气稀薄,越发的局促不安。喘息着的胸口也此起彼伏的上下,很紧张的神情。

“你在紧张什么劲?”男人轻声质问道。

“我……我没紧张。”可实际上她颤抖的嘴唇出卖了她,红润透亮的唇瓣,就像是成熟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顾言爵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一点点的,靠近了她的脸。

此时的明落落猛地闭上了双眼,就像是窒息一般,停止了呼吸,满脑子都是粉红的桃花在乱飞!

时间,好像静止。

气氛,也变得旖旎了点。

顾言爵的脸,只离她的脸颊有几厘米的距离,忽然停住,凝望着她的神情。

好像,以前从来没有离她这么近。

以至于他好像没有观察过,她的嘴巴小小,眼睛也水灵动人,颤动的睫毛长长的如同天使的羽翼,肌肤白皙透亮,所有的全都构造出一副绝美的脸庞……

顾言爵开始想到,之前他怎么就没觉得她长得还不赖呢。

“你在期待些什么呢”男人轻笑,语气中的揶揄和嘲笑让明落落顿时回过神来,异样窘迫。

她神色尴尬,刚要说什么,就亲眼看到一张脸越来越近,贴……贴上了!

男人附上了红润诱人的唇瓣,粗暴的辗转着,不顾女人的挣扎俯身强吻。

明落落瞳孔猛然瞪大,双颊绯红,双手挣扎抗拒,他霸道气息扑面而来,将她不老实的双手扣紧,然后送到她细腰后方,瞬间导致他们紧紧贴合在一起,身体之间没有任何的缝隙。

暧昧的姿势让她羞红了脸颊,璀璨的眸子让她看到更加的晕眩。

“唔……”

顾言爵已经不满足亲吻,他的手已经滑入她的衣服里,冰凉的触感揉捏着她的柔软。

“嗯,不要……”

不可以,她不可以这样!

她羞愤的摇着头,猛烈的挣扎着,用力推开了他的身体,扬起手来啪的一声,十分的响亮。

明落落恼羞成怒的指着他,“你在干什么?!”

顾言爵愣了,是啊他在做什么,他都干了些什么。

“顾言爵!当年那件事情我就说过,我恨你!我讨厌你!”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我要了你吗?两年前是如你所愿,你有什么好恨的!”顾言爵冷哼一声,只觉得她故作姿态。

明落落惨白着脸色,只要一想起那晚的噩梦,就浑身冒着冷汗,“不是的,根本不是我所愿。我不想要!顾言爵,我恨死你了。”

此话一出,顾言爵深深的皱着眉头,沉默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诡异的对峙。

“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有人在敲门,“落落?你还在里面吗?”

明落落脸色一白,轻声说道:“顾言爵,当年是你要我离婚的。你没有权利在碰我一根手指头!希望你以后也谨言慎行,不要给彼此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记住,不要再招惹我!”

说完,明落落就忍受着脚痛,傲然离去。

一把推开门的时候正好撞到了宣萱,宣萱也看到了里面一晃而过的身影。

“落落怎么了?我把鞋子拿来了,你怎么不在里面换好再出来……有人在吗?”

明落落一脸冰冷的夺过鞋子来,迅速的穿上,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没有。穿好了我们走吧。”


本人很喜欢这本书的情节,由于正版授权,后续章节可以在哪里看,有知道的朋友请评论留言给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天, 这个夏天, 明媚的阳光。 看世界, 一片热的景象。 滚滚的汗珠, 热在人们身上。 可却, 风在世界歌唱。 ...
    熊今飞阅读 20评论 0 1
  • 概述 从本质上说,“DOM” 是用于访问和操作文档(特别是 HTML 和 XML 文档)的 API。在本规范中,术...
    Hushaby丶阅读 164评论 0 1
  • 我知道你会好奇我的标题,待我讲故事。 开启职业会计--------制造业公司之旅 简单介绍下:制造业公司,采用T+...
    夏宇钒阅读 104评论 0 1
  • 【这是“心灵.对话”协作小组第五篇文章】 今天是我加入新工作团队的第三天,2017年给自己了一个新的开始,第一次在...
    逐鹿儿阅读 11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