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四章 险遇车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险遇车祸

全章目录


二十天后,依依的爸爸出院了。他的身体已无大碍,但还需要回家继续疗养,恢复元气。为了让爸爸能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休养身体,依依把家里的麻将台全部收了起来,卖给了废品收购站。她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爸爸在医院总共住了二十四天,花费了十九万元。陈嘉豪给的六十万元还剩下四十一万。依依用了三十二万元买了一套八十平方的商品房给父母。这是一套样板房,室内已基本装修齐备,只用买一些家具便可以马上入住。三天时间,依依已将新家布置的清雅又美观。

依依还特意去了趟花市,买了几盆常青盆栽摆在阳台上。室内也装了花架,放上了吊兰,长青藤,雏菊,芦荟。整个屋子温馨又浪漫。

妈妈在家里做了几道小菜,请了几个近亲小聚了一下,算是正式入住了新居。

新居在二楼。房间的装修布局,采光等各方面,依依都很满意。

依依把新家的图片发给陈嘉豪看,陈家豪夸她聪明,居然知道去买样板房 。本来以为自己赶到了最后,买了一套没人要的房子。被陈嘉豪这么一夸,依依顿时快慰和愉悦起来。

其实当时定下这间房子的时候,只是为了省心,不用再去浪费时间搞装修,她还以为陈嘉豪会批评她没眼光,没想到还得到了他的夸赞。

躺在舒软温馨的大床上,依依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她从小就希望能像公主一样有一间真正属于自己的漂亮房间,今天美梦终于实现了。

此刻,依依特别想念陈嘉豪,可是这段时间陈嘉豪一直都很忙,他在为竞标的事,东奔西跑。陈嘉豪没有再抽出时间来看依依,但依依一点儿也不怪他,她认为男人就应该忙一点。

这两天依依的妊娠反应很明显,她整日困倦又贪睡,恶心呕吐,没有食欲。未婚先孕在他们这里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但依依一家人住在县城,便也不用顾虑他人的眼光。妈妈也知道女儿怀孕了,天天给她变着花样煮好吃的。这是一家人在一起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如果不是思念陈嘉豪,依依倒真的想呆在家里一直等到孩子出生。

陈嘉豪日日都会通过电话询问依依的身体状况。他总是那么体贴和暖心。每每一想起他,依依总是会发自内心的微笑。

依依陪妈妈去市场买菜,发现楼下一间小超市正在转让,转让费连同货品总共八万元。依依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以七万五千元盘下了这间店。从此父母便有了工作,生活总算上了正轨。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最近发生在身边的一连串的事情,让依依感触良多。眼前的一切幸福似乎都与陈嘉豪有关,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什么?

陈嘉豪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都会同依依聊天,然后互道晚安。可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手机里还是没有传来他的只言片语。依依牵肠挂肚,左等右等,最后还是忍不住主动打电话给陈嘉豪。

那头很吵,竟然是一个女孩接的电话。不过只“喂”了一声,就马上转成陈嘉豪的声音。陈嘉豪还像往常一样,关切和问候依依。

然而,不管陈嘉豪说着什么,依依的心仿佛跌进冰窟一般寒冷。那声"喂"犹如一把刀子,插在她的胸口,她的心口一阵一阵抽着疼。

她在这边身受痛苦,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他却和别的女孩玩到三更半夜。依依总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她能想到那个女孩正坐在陈嘉豪的腿上,他会像吻她那样吻着她。也许事情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糟糕,只是她想多了。然而怀孕的人就是这么多疑和敏感。

不管陈嘉豪怎么解释,依依就是不听。她泪流满面,彻夜难眠。任凭陈嘉豪一再打电话过来,想诉说原委,可她就是不接。他发微信过来,她也不看,不回。

依依哭了一晚上,眼睛肿得的像桃子一样。她在手机上订了第二天晚上的机票。

一大早依依就去了趟银行,把家里和店里的水电费都预存了半年的。她又帮父母联系好了所有的供货商。然后收拾好行李直奔飞机场。

依依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回到陈嘉豪身边,他可能就会变成别人的男朋友了。依依乘坐的是晚上8点的飞机,10点10分飞机到达重庆机场。

昨晚一夜未眠,再加上白天一天心情不好,没吃过几口东西,心情又郁闷。一下飞机,她就感到头晕眼花,几次差点晕倒,幸亏有行李箱可以扶着。人群一阵拥挤,他差点摔倒在地,多亏旁边一位阿姨稳住了她。

陈嘉豪从9点钟开始,一直给依依打电话,但都没有打通。之前,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陈嘉豪都会抒发他的爱情小寄语给依依听。可是依依上飞机之前已经关了手机。下了飞机身体不适,又忘了开机。陈嘉豪一连打了几十个电话过来,一直都没有打通。

陈嘉豪郁闷得不行,一个人喝了差不多两瓶红酒。喝完酒,他又打电话给依依。这次他终于打通了,一听见依依的声音,他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依依在这头更是激动,一看见屏幕上闪动着陈嘉豪的电话号码,仿佛又看见他那张英俊的笑脸。内心的倔强和对他的爱稚扭地对抗着。

依依一听见陈嘉豪的声音,泪水就像决了堤的海。她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陈嘉豪心急火燎,却只能自说自话。电话那头,他听到的只是呼呼的风声。他不知道她在这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折磨人的沉默,他快要急疯了。

陈嘉豪打电话给岳母,岳母说依依已经坐飞机回重庆了。陈嘉豪驾车直奔飞机场。

依依正孤零零地站在风里,她泪流满面,疲惫,悲伤,失望,她渴望看清爱的真正模样。

看见依依独自伤神,一个出租车司机主动招呼她上车。她无动于衷,沉默地站着。她分明是在等陈嘉豪,可她偏偏就是不给他打电话。她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那身影凄楚的让人心痛。

陈嘉豪摇摇晃晃地跑到依依跟前,紧紧地将她揽在怀里。

“不要吓我,好不好。”陈嘉豪满嘴酒气。

“呜呜呜……”依依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地哭。

“你知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你要相信我。”陈嘉豪晕晕沉沉的,红酒的后劲已上了头。

“烂醉成这样,还开车,多危险呀!”看见陈嘉豪那迷醉忧郁的眼神,依依的心又软了。

她不得不爱他,她必须爱他,她一定要爱他,她无法说服自己不爱他。只要一靠近陈嘉豪那温热的胸膛,坚忍独立的她即刻失去了尊严和志气。她又一次沦陷在爱的沼泽里。

他们互相搀扶着上了车。依依让陈嘉豪在车上睡一觉,等酒醒了再开车。可陈嘉豪只想快点带依依回家,他不顾她的劝说,驾车急弛在黑夜里。

依依也很晕,她虽然没喝酒,但感觉比喝了酒还痛苦。陈嘉豪醉成这样还驾车,依依一路上提心吊胆,但眼皮却困得撑不开了。突然,"嘣"的一声,车子随即猛地停了下来。依依和陈嘉豪两人同时惊醒了。

其实陈嘉豪的头脑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行动不听使唤了,他全身瘫软无力。直觉告诉他,已经撞人了。他很想下去看看,可身子软的怎么也挪不动。

依依惊恐地望了一眼陈嘉豪。她打开车门,下去查看究竟。车下果然直直地躺着一个人。依依吓得差点当场晕倒,她双腿颤抖着站也站不稳,但还是俯下身去细看那人到底被撞死了没有。他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头上有血流出来。他的胳膊上,腿上都有血隔着衣服渗出来。他闭着双眼,痛苦地呻吟着。

依依爬上车,紧紧地抱住陈嘉豪,陈嘉豪醉得像一滩烂泥。依依恐惧又痛苦,她又哭了起来。仿佛地上躺的那人就是陈嘉豪,她知道酒驾致人重伤或死亡是很重罪的,是要坐牢的。她得赶在救护车和警车来到之前,将陈嘉豪移出现场。不然,她的孩子出生后可能会见不到爸爸。

夜色漆黑,冷风吹得她无比清醒。依依用尽全身力气将陈嘉豪拖出车外,她扶着他跌跌撞撞走向远处的矮树丛。她将他丢在那里,现在天气还不是太冷,一个晚上应该不会将他冻死。保重,亲爱的。她将陈嘉豪的头垫在高处,帮他扣好纽扣,然后迅速回到驾驶位上。

依依边哭边给警察打电话。一会儿救护车和交警都赶来了。依依呆呆地坐在驾驶位上,当她被带上警车时,她虚脱了,终于晕了过去。

当依依再次睁开眼睛时,她正躺在医院的床上,吊着葡萄糖水,一切就像一场可怕的梦。

依依并未被治罪。警察经过初步调查,她可能是因为怀孕,身体不适,而意外撞伤路人。只要和伤者达成和解,治疗好伤者的病情,承担相应的费用即可。

哦!老天保佑,只要陈嘉豪没事就好。但愿伤者快点好起来。希望这只是一个有惊无险的故事。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五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