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最爱的口红:

一堆口红里最喜欢的你,刚刚在车来车往的路上,不小心弄掉了你,我听到你落地的声音,看到盖子被砸开时你的模样。

这时候,我的心也跟着哒哒哒的响…

我搭的车继续往前,走了很远,依然能听到你被车子撞来碾去的声音…

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可怜的你躺在地上,无奈的翻来滚去,不敢想象现在你的模样,你的膏体还是不是原来的颜色。

也许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但是于我,你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因为喜欢,才把你带在身边,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说实话,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真的不太喜欢你,但是慢慢的,你的气质渐渐感染了我,质地把我征服,从此越发不可收拾,所以出门都要带着你。

可现在你却不在了,真应验了我开始的不喜欢。

以后我也会带另外的口红在身边,会渐渐把你忘记,而这对于你也没什么。可我真的还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真的舍不得你,真的不是我想这样的…

离不开的手机:

是的,我不敢相信,现在捧在手心的已经不是你了,你们俩除了颜色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依然忘不了,为了等你,我推迟了好几个月换掉原来非常卡顿的手机,至今依然佩服当然自己的忍耐力。

而还没过多久,手边的便不再是你,我却比对你更加用心的对待现在的它,真希望这种用心能够持久一点,意外不要再来临。

其实介于我无数次的前科,我对你也是极其用心的了,可是不想,为了保住一个矿泉水瓶和一颗虚荣的心,想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心,只是那么一刻没有把你放在首位,我便永远的失去了你...

那天晚上天气很冷,我穿着奶奶的宽大的外套,把你随意的踹在兜里,拿着喝完的一个矿泉水瓶,从爸爸的车走下来,叔叔便开着车走了。

没走几步,惊恐一觉,手机没在兜里,不对呀!

爸,手机还在车上。

爸爸马上打电话,追出去,我也跟着追出去,可是等了很久,回来的爸爸焦急的在给谁打着电话,也不理我。

只听见他跟对方说,刚刚我也在打所以正在通话中,走路间,又给另一个人打电话,描述着我们下车的地方。

回到原地的时候,弟弟站在那里,抱歉的说找到了。

我一听不知该是喜还是忧。

连忙走过去,映入眼帘的你的相貌真可谓惨不忍睹,我从未见过这种惨状的手机,心好痛,你面目全非,被碾得坑坑洼洼…

我心痛不已,当场就对你无声告别。

可心有不舍,拿去售后,回复修是可以修,也没我想象的花销,就是不确定性太大。

介于我有过的惨痛经历,这么严重的伤势,我还是选择将你放弃。

可是我真的不想这样,希望你能明白。

不管你在不在意,我是很在意,所以给你写封信,也是一种对自己的控诉和警告。

还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对不起我身边你们,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