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生育,老公还是非常宠爱我,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直到

96
三寸画锁骨丫
11.3 2019.03.27 09:09 字数 2354

乔唯一喝了牛奶后她睡得非常沉,早上是老公林嘉城叫醒她的。

“老婆,起来吃早餐了!”

吃过早饭后林嘉城送乔唯一去的公司,每次林嘉城送乔唯一上班,公司里的小姑娘都会叽叽喳喳的议论一番,羡慕她找到这么帅气又有才华的好老公。

听着小姑娘们的议论,乔唯一心里甜蜜蜜的,唯一觉得她嫁给林嘉城是命运给她的眷顾,虽然林嘉城出身不好,可是他上进,这些年从一无所有变成了精英人士已经很了不起了。

最最要紧的是他对自己真的非常好,她不能生育,林嘉城一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说过。

他说不要孩子,只要她。

为了防止公公婆婆对乔唯一说不好听的话,他还去抱养了一个孩子回来。

现在他们抱养的孩子已经四岁了,长得非常漂亮健康,乔唯一给她取名叫妞妞。

孩子的到来缓和了公公婆婆对她的不满,他们很喜欢妞妞,妞妞经常被公公婆婆带回家住。

乔唯一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足,谁说富家千金嫁给凤凰男生活就会不圆满,她这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圆满幸福例子吗?

乔唯一坐在办公室开始工作,一张图纸刚画了一半,高总的电话过来了,“唯一,你赶快准备一下,我们去见一个重要客户!”

在高总这边上班好几年,高总一直对乔唯一非常照顾,她大学时候学的设计,自小娇生惯养没有吃过半点苦,后来坚持要嫁给林嘉城这个凤凰男后又和父母决裂。

那时候的日子真的是一言难尽,为了和林嘉城继续爱情,她开始四处找工作,是高总收留了她。

她从什么都不会变成公司独当一面的人离不开高总的栽培,对高总这个老板乔唯一是非常非常的敬重的。

她收拾了一下跟着高总出了门,他们去的是市内的希尔顿大酒店。

高总在去的路上告诉乔唯一,今天见面的客户叫陆离,是个海归天才设计师。

也是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高总告诉乔唯一,陆离脾气古怪,他求见了许多次都被拒绝了,所以这次答应见面非常不容易,让乔唯一待会见面的时候注意一些。

乔唯一自然满口答应,她和高总到达酒店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看到陆离人出现。

高总有些着急,“陆离为人非常守时,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乔唯一猜测道:“也许是故意拿乔,你不是说他不轻易答应见人吗?”

“应该不是吧?”高总给陆离打电话,却无法接通,两人一直在酒店等到中午,陆离人不见电话也没有一个。

高总下午还有事情,看陆离放了他们几个小时的鸽子没有出现,猜测陆离今天不会出现了,不过也不敢保证,于是让乔唯一留下等候陆离,他先行离开了。

已经到中午了,乔唯一去了酒店的西餐厅吃午餐。

她今天胃口不是太好,一份牛排只吃了一半就放下了。

离开西餐厅,乔唯一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继续等候陆离。

因为无聊她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刚翻了两页,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心!”

乔唯一条件发生般的抬头看过去,见自己的老公林嘉城扶着闺蜜孙晓晓的腰出现在酒店大厅。

看见林嘉城和孙晓晓乔唯一愣了一下,心想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了孙晓晓是在林嘉城的分公司上班,两人来这里一定是有公事吧?

乔唯一所坐的位置摆放了一个屏风,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见林嘉城和孙晓晓,但是从孙晓晓和林嘉城的角度却看不到她。

她马上站起来,刚准备出声招呼他们,就见被林嘉城扶着的孙晓晓踮起脚尖,在林嘉城脸上亲了一口。

乔唯一如电击般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林嘉城扶孙晓晓的腰她可以理解为担心孙晓晓滑倒,可是孙晓晓在林嘉城脸上亲是什么道理?

乔唯一一时间又惊又怒了,脑子乱糟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孙晓晓和林嘉城亲密的进入了电梯。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缓过神了,急匆匆的直奔前台。

前台小姐看见乔唯一过来礼貌的笑了一下,“能帮您什么?”

“我想查一下这里有这位先生的入住信息吗?”乔唯一报出林嘉城的身份证号码。

在问前台小姐的时候乔唯一还抱了一丝幻想,认为自己多想了,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可是前台小姐的回答打碎了她的幻想,“这位先生的确是这里的客人,不过出于对客人的保密,我不能告诉您他的房间号,请谅解!”

林嘉城在这里有家,可是他却在酒店开房,而且还带着自己的好闺蜜孙晓晓一起过来,两人还这么亲密。

昨天晚上听见的叫声事情再一次从脑海里划过。

孙晓晓和林嘉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个结论让她痛苦到极致,前台看她的目光带着审视,乔唯一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她没有勇气再留在前台面对前台小姐的目光,跌跌撞撞的出了酒店,再酒店门口她给朋友张萌萌打了电话。

半小时后张萌萌风风火火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看见乔唯一就问:“怎么回事?你不上班叫我来这里干什么?”

乔唯一苦笑一下,“萌萌,我刚刚看见了孙晓晓和林嘉城,他们俩很亲密的出现再这里,我去问了前台,他们再这里开了房间。”

“这……我们去车上说。”张萌萌没有像往常一样破口大骂,也没有露出惊讶的样子,拉着乔唯一上了她的车,“唯一,其实这件事我闷再心里很长时间了,一直想告诉你,可是每次都被你打断了。”

这话让乔唯一看向她,“你什么时候和我说过这个?”

“我让你防一下孙晓晓,你是怎么回答我的?”张萌萌反问。

乔唯一愣了一下,印象里张萌萌的确和自己说过让自己防着孙晓晓,说她看林嘉城的目光不正常,那时候她满不在乎,完全不相信,一直以为张萌萌是太小心了,而现在。

乔唯一苦笑揉揉头,“我现在脑子很乱,完全记不清楚从前发生的事情了。”

“唯一,其实孙晓晓和林嘉城的事情我早就看出不对了。他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据我的观察四年前就应该在一起了!当时我提醒过你,你一点也不在意,我也很着急。”

“他们四年前就在一起了?这怎么可能?”乔唯一完全不敢相信。

张萌萌又叹口气,“这是真的,唯一,我和你是最好的朋友,看你单纯的相信林嘉城,又发现他和孙晓晓不正常,我担心你被这两个狗男女骗,于是找了人跟踪他们,得到了一些东西。”

张萌萌打开随身带着的包,拿出一叠资料,“这些东西我放在包里很长时间,一直不敢给你看,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着你了。你自己看看吧!”

乔唯一拿起张萌萌递过来的资料扫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