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旅行与心理学A 05 另一种真实世界的规则

听我的忠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楚门的世界》     



昨夜爱车“友柏”停车路边,不知被谁撞破了后视镜,今早出门发现一地的碎玻璃。

我如遇大劫。

在大城市奥克兰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运气实在有点背。工作还是没找到,房东又催我交房租,带来的钱也快花光了,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买了两周不到的车又被撞了。

室友Jenny给我出主意,让我去二手修理厂,自己去找配件更换,这样可以省下不少钱。可是一来我不会更换,二来也不确定能否找到配件,加上车撞成这样在路上开也不放心,索性就选择了最保险的路径——去修车厂。

之前学车的师傅推荐了一家修车厂给我,就在离家不远的查尔斯路。我寻了个天晴的上午,就开了过去。厂子在马路边,位置很好找。生意看起来也不错,门口停了好多辆车。我直接走了进去,一个20出头的华人小哥接待了我。

他看了看车上的后视镜,就带我去小房间找修车师傅。师傅姓杜,40出头,早年移民过来。他看起来很有经验,听说了情况,就拿起手机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告诉我,“车有点老,不一定找的到合适的后视镜”。

我悬了一颗心,在外面等着。

厂子里正放着中文交通广播,“今早奥克兰北岸Albany发生了一起车祸事故,有两人在事故中丧生。警方已赶到现场处理事故,预计此路段会封闭一段时间……”

我一边留神听,一边找小哥聊天。

“来修车的华人多吗?”我问。

“多,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背包客。对了,今年还有一个,刚来新西兰没多久就发生了车祸,现在人还躺在医院里,等着筹集手术费呢,可怜啊。”

“为什么背包客出事故概率这么高啊?”

“你们这些人买的车一般都老,不知道转了几手,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边是右侧驾驶,很多地方跟在中国开车不一样。尤其是那个转弯,最容易出事故了……”

新西兰有一本交规宝典Road Code,详细写了转弯、环岛、让行等一系列规则。尤其是车辆让行,令人印象深刻。上面写着:转弯让直行,支路让主路,左边为右侧来车让路。每个人都拥有“优先”和“让行”的权利,非常公平。

当地居民熟悉这项规则,并且人人严格遵守。一般在主路上开车的司机,即使看到前面岔路有等待转弯的车辆,也会面不改色地保持100码高速直行。如果初来乍到的背包客不遵守这项规则,强行岔路转弯,车祸就会发生。

我想起国内的朋友曾跟我抱怨,在她生活的那个城市开车转弯,每次都是一场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斗智斗勇。谁的车技好,谁的插孔能力强,谁的性子更急,谁就能先行。

这样想来,小哥嘴里的车祸与其说是来源于不遵守规则,倒不如说,是因为他们还不习惯这种规则。这种将行为秩序充分量化、清晰、有序、并且严格执行的规则。

大约四十分钟后,杜师傅走过来告诉我,“车修好了,费用是145刀纽币。

700多块,将近一周的房租,我感觉整个人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对于找工作连连受挫,又刚刚辞掉咖啡馆兼职的我而言,刷掉的145刀纽币,刀刀割的我肉疼。

从修车厂开车回家,一路上车里很安静,但是我的脑袋却像挤进一窝黄蜂,嗡嗡嗡个不停。

“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将后视镜折叠好再停放?”

“为什么让自己陷入这样一种窘迫的生活?”

“那些超市里的小婴儿,被父母放在推车里,不用自己努力,就可以被食物喂饱。而我呢,就算我张开手指用力挣扎,也只能吃到最便宜的食物,而且马上就要吃不起了……

“也许我不该一意孤行地出国,也许当初该听父母和男友的,在他们的世界,我什么都不用怕,有什么不好……”

突然一个急刹车,我在岔路口的停车标志(STOP)前停了下来。

好险,主路上刚刚飞过好几辆车,差一点就发生冲撞了。倒抽一口冷气,好久都未平息。但不知为何,心头刚才闹哄哄的声音,好像因为这惊吓也作鸟兽散了。另一个奇怪的念头,从身体里逐渐升起。

面对生活的困境,我竟然没有努力想办法去解决它。相反,我在依赖,我退化成一个婴儿,在虚空里渴求一个无所不能的母亲给饥饿的我递上乳汁,好拯救我于水生火热。

甚至,将这个逻辑倒过来也是成立的。为了期待被拯救、被照顾,我在停车时下意识地不收好后视镜,让自己的生活出点状况,留下个缺口给我的拯救者。

“依赖和拯救”,这些年来,我太习惯这样解决问题的规则了。这种规则是温暖的,就像家里毛绒绒的大玩具熊,每当我遇挫时,可以把整个身体融合进去。可是,短暂的温暖后,我从玩具熊里抬起头来,发现现实的空气还是金属的冷冰冰。

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母亲,没有男友,没有饥饿时就递过来的乳汁,也没有依赖时就送过来的双手。那碎裂成一地的后视镜,我只能自己买单。

依赖,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我依然待业,贫穷。

用力甩一甩头,让脑子清醒过来,开始在岔路安心等待转弯。

直行的车辆有些多,等待有些长久。突然,有辆红色车辆在对我双闪,示意我先走。赶紧领情地转弯,离开时打了双跳表示感谢。虽然交通规则的变化,让我一开始很不习惯,但是我愿意去慢慢学习和适应。

回到家后,我给一个一面之缘的朋友发了信息。我描述了自己的现状,向她征求建议。朋友告诉我,冬季工作不好找,去换宿会是个好选择,虽然不能赚钱,但是可以有免费的住宿。

于是,我切换思路,按照区域锁定,主动发邮件询问换宿的机会。三天后,北岛末日火山附近的一家背包客栈给我发来了邀请。收到邮件的那一刻,我在房间里兴奋地跳起来。

想起老友记第一季,莫妮卡鼓励大小姐瑞秋剪掉老爸信用卡时,曾对她说,“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re going to love it! ”(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它很糟糕,但你会喜欢的)”。 

从这一刻起,我也喜欢上这个真实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没有婴儿和父母的共生体,没有依赖和拯救的配合。在这个世界,你是你,我是我。每个人遇到问题,都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这种规则就像新西兰的交规,棱角清晰,貌似清冷,但是却可以保护你我在人生路上不会冲撞,最终马力十足地行驶在这个世界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