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怀金悼玉读懂明亡史红楼梦

字数 2250阅读 382

什么叫怀金悼玉的红楼梦?石头记是明亡清兴正史吗?因为《红楼梦》就是《风月宝鉴》,写的是“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的末世之事,正面虽是闺阁红粉,风流韵事,反面却是白骨如山,字字皆血。《红楼梦》写于清朝,既将真事隐去,避的是谁家的文字狱可想而知,如果写的是唐末汉末何须如此大费周章?非吊明罪清而何?何况《红楼梦》分明哭的是“葬花(华)吟”,泣的是“(亡)芒种节”。

《红楼梦》的真相在书中“梦幻”处,暗写处。何为梦幻?于今只剩下陋室空堂,当年的满床笏(汉臣记录君命或旨意)早已见弃。笏见弃,月旨何处?石见《石头记》一文而,是为脂砚斋。

《红楼梦》的事件地点在大观园,即《太虚幻境》。第五回明说,《红楼梦》是怀金悼玉的《红楼梦》。这里的“怀”字有“归降,使降顺(意同贾谊《论积贮疏》“怀敌附远,何招而不至”)”之意。

《红楼梦》里的“丹墀”“宾天”在正史中均是皇室专用;《红楼梦》贾府里有帝王家的“君门九重”(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秦可卿的葬礼上,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

乾隆年间的宏旰在永贵的《延芬室稿》中批注道:“《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恐其中有【碍语】也”。民国蔡元培写《石头记索隐》,说“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当时既虑触文网,又欲别开生面,特于本事以上,加以数层障幂,使读者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之状况”。

在石头记钞本中有一个《戚续本》,在此本开始处有一段清代文人戚蓼生写的序:“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

贾宝玉所指的是传国玉玺{1、通灵宝玉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传国玉玺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2、宝玉的丫环叫【袭人】【麝月】,宝玉挨打是因为疑似跟戏子【蒋玉菡】有染;3、宝钗因笑说道:“成日家说你的这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我今儿倒要瞧瞧。”说着便挪近前来.宝玉亦凑了上去,从项上摘了下来,递在宝钗手内.宝钗托于掌上,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三国志~孙坚志》记载,孙坚从水井中讨得的传国玉玺描述为“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相.后人曾有诗嘲云:【女娲炼石(天塌了)】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林黛玉和薛宝钗对贾宝玉的争夺即是王朝兴衰的表达。一个灭亡,一个就取而代之,所以薛宝钗和贾宝玉举行婚礼时,就是林黛玉香消玉损之时。黛玉的身份是天子,所以她是绛珠林(朱心木),所吃的丸药是天王补心丹了;薛之名曰钗,钗于文即是又金,又金即是后金。此外,薛宝钗之兄名蟠,蟠者,番也。从虫着犹狄从犬,羌从羊,言其是番人也。

脂砚斋〖蒙回前总批:积德于今到子孙,【都中旺族首吾门】。可怜立业英雄辈,遗脉谁知祖父恩。〗

《红楼梦》回前诗: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红豆词》原文: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瞧不尽镜里花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喔……|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红楼梦》末世说:

批语提到“末世”:

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甲戌侧批: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雨村道:“当日宁荣两宅的人口也极多,如何就萧疏了?”〖甲戌侧批:作者之意原只写末世,此已是【贾府之末世】了。〗

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甲戌侧批:第三代。〗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甲戌侧批:亦是大族【末世】常有之事。叹叹!〗余者一概不在心上。

〖靖: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

〖庚双夹:又补出当日宁、荣在世之事,所谓此是【末世】之时也。〗

判词里提到“末世”: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文中提到末世的人物出场句子:

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

在第五回里也有一个地方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是没有说“【末世】”二字: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向众姊妹道:“你等不知原委:今日原欲往荣府去接绛珠,适从宁府所过,偶遇宁荣二公之灵,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正。……”

《红楼梦》只能是明亡史,是《芙蓉女儿诔》中的“落日荒丘,零星白骨”,是虚花悟里的“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是“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