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平台PokerStars亚洲版注册

96
c270308
2019.07.18 14:25 字数 4517

对于成功相信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想法,6UP官方【16up.net】到底什么才是成功?是拥有豪车美女,还是家财万贯?还是爱情圆满?相信现实生活中每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而每个人都会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人生,那么游戏到底什么才叫成功,是在竞技游戏中大杀四方,还是在比赛中获得荣誉,其实游戏这类事物本身还是娱乐,如果想在游戏中成功最好的办法是选择一个对的平台才是成功最好的途径。

  事业你需要选择一个好的企业,爱情你需要选择一个好的伴侣,那么游戏也必然需要选择一个良好的平台而6up平台绝对是最佳的选择,在6up平台这里拥有最好的游戏土壤无论是你进行哪款游戏都可以得到充分的指导,在这里拥有最佳的活动,让你在游戏之余也可以收获颇丰,在这里拥有最好的渠道,无论是充值还是体现都可以得到最快速度的相应,其实游戏玩的就是开心,玩的就是流畅,而在6up平台你可以享受到一切你能想到的事物和不能想象到的事物,在这里开心快乐安全永远是第一要素,而成功的途径千千万在游戏中成功的途径其实只有6up平台才是最佳的选择。

  对于游戏厂商而言,最大的利益是玩家的充值,作为一个有情怀的游戏厂商而言,最大的追求应该是游戏的经久不衰,而就在不久之前伴随玩家几年之久的QQ音速宣告停服不在开启,让许多老玩家可谓是心里面难受之极,而究其原因还是没有新玩家的入场老玩家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工作因为家庭的原因不在为一款游戏投入更多的时间了,那么到底什么游戏可以经久不衰,到底什么游戏才最值得投入精力去经营呢?

  其实最简单的游戏往往最长久,正如德州扑克,这款游戏虽然游戏方法及其简单,但是自从这款游戏从线下引入到线上各种形式的德州扑克层出不穷,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最基本的组成还是德州扑克,那么市场上那么多款德州扑克究竟到哪里游戏才能最安心最放心,到底哪里才是官方授权的德州游戏经营之处呢?也许在6up平台没有出市之前或许还有疑问,可是自从6up平台随着官方的授权横空出世之后,6up平台已经成为了许多老玩家玩德州扑克的最佳首选,安全放心,随着时间推移玩家越来越多,而6up平台已经成为了许多喜爱德州扑克玩家的圣地。


金童和玉婉相望一眼,笑而不语。 

从刚才孙天师的一系列表现里,金童和玉婉已经感觉到了,孙天师和自己有着特殊的关系。 

“同门师兄弟”王老医生加惊异,禁不住出口重复道。 

王老医生满脑子凡间的思维,同门师兄弟应该年龄相仿才是啊,哪里会有这么大年龄差别的师兄弟! 

“孙老前辈……哦,孙大师兄,他讲得不错。”金童的眼睛,看着王老医生,道:“在仙界,师兄师弟,是不论年龄的,只要在一个师父门下,便都是师兄弟。” 

孙天师接着道:“而且,哪个为兄,哪个为弟,往往也不以年龄为界,要论入门早晚,论造化深浅,年龄大而入门晚的且又造化浅者,可能就是入门早的、造化深的、年龄小者的师弟。” 

玉婉笑道:“孙老前辈原来是和我们同一个师门呀,听孙大师兄刚才所言,显然比我们入门早得多,而且年龄大了许多,自然就是我们的大师兄了。” 

王老医生听了三人的话,咂摸一下,终于明白了,便含笑点了点头。 

孙天师凝视着金童,又问道:“金童,你在师父那里的编号是多少啊?” 

金童道:“我的编号是100,我在师父那里叫作金童100。我的师妹玉婉,编号是99,在师父那里叫作玉婉99。” 

“哦,你们是师父的内门徒弟”孙天师面有所失,语调低了许多,道,“当初师父说过,他只收100个内门徒弟,到了100个,就不收内门徒弟了。” 

一直默默地听着的玉婉,这时候含笑问孙天师道:“大师兄,你的编号是多少呀?” 

“说来实在是惭愧啊。”孙天师微微垂头,道:“我哪有什么编号,我是名副其实的外门弟子啊!” 

玉婉稍稍一愣,看到孙天师脸上布满失落和自卑,于是道:“内门外门,没有太多的区别你现在名闻四方,造化深厚,是地地道道的我和金童的大师兄啊!” 

金童却从孙天师的一系列话语里,听出了什么,不过,既然那是孙天师的难言之隐,金童也就不便追问。 

金童把话题拉回到法器五行斧上来,问道:“大师兄,听你刚才所说,你和这把五行斧没有缘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哦……呵呵,”孙天师?搅讼卵┌椎暮?耄?溃骸罢飧雎铮?飧觥??褪窃勖堑氖Ω覆幌氚颜饧?ㄆ鞲?矣眠?” 

金童从孙天师吞吞吐吐的回答里,听出孙天师没有讲出实情,显然,关于这五行斧,也是孙天师的难言之隐,于是,金童也就不便追问了。 

玉婉也听出来了,这位散仙大师兄,当年在仙界之中跟着师父修炼时,一定有过非凡的经历和故事。 

而且,那些故事,肯定不会是光彩的故事。 

    金童和玉婉的心里,都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师父曾经说过,目前在凡间,他有几十个散仙徒弟。

而金童和玉婉在凡间降妖获取妖丹的过程中,能否见到师父的那些散仙徒弟,终见到多少个,就看缘分了。 

两人却是没有想到,刚刚下山,就见到了一个师父的散仙徒弟,而且是一个年过百岁的徒弟 

金童和玉婉相视一眼,玉婉含笑,金童也含笑,心灵沟通在一笑之间。 

金童和玉婉双双站立起来,双双举杯,齐声道:“幸遇大师兄,我们敬大师兄一杯酒” 

孙天师也立即端杯,换了个加正直的坐姿,笑道:“呵呵,谢谢小师弟,谢谢小师妹,你们俩的慧根,明显超过我,浑身灵气四溢,他日定有大成” 

孙天师说完,爽气地一口把杯中之酒喝完。 

接着,金童和玉婉又真诚地敬了王老医生一杯,这杯酒也是应该敬的啊。 

接下来的话题,又转到了村中的妖事之上。 

为妖事揪着心的是王老医生,面带忧虑地道:“村里的妖孽越闹越凶,咬人越来越多,而且现在到了人咬人的地步,如此下去,怎么是好?” 

金童、玉婉、孙天师三位仙人听了,一时沉默。 

确实,目前,三人还没有为村里解除妖孽作乱危机的好办法。 

金童认真地想了下,道:“王老前辈,我和玉婉,哦,还有大师兄,身为仙人,来到村中,就是为民除妖的,妖孽不除,我们就不离开村子。” 

王老医生看着金童,道:“除妖一事,就拜托你们几位仙人了。” 

金童接着道:“只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背后操纵妖刺猬的那个妖界高手,就是找到了,如果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我们能否降服他,现在还不敢打保票。” 

王老医生听了,脸上便又浮起忧色。 

玉婉安慰道:“王老前辈,金童是一个不爱唱高调的人,从来不轻易给人打保票。不过,王老前辈你放心,金童一定会想尽办法降妖” 

玉婉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言谈话语之间,却有一股子成年人的劲头,特别是,玉婉表现得信心十足,这使王老医生稍稍心安。 

王老医生举杯,神情郑重地道:“来,我代表村老幼,敬三位仙人一杯酒,降服不了邪物,村就不得安宁,这件大事,真的拜托三位仙人了” 

喝罢这杯酒,玉婉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着王老医生,问道:“王老前辈,村里为什么豢养刺猬啊” 

王老医生听了,顿时脸上浮现出内疚之色,一双饱览世事的眼睛,看着玉婉,道:“说起来,豢养刺猬,本是村里想谋一条生财之道啊哪里想到,生财之道没有谋成,却谋来一场大灾难!而我,当初也是积极号召村民豢养刺猬的人之一啊!” 

三位仙人,都把目光投在王老医生脸上,专注地听他说下去。 

    王老医生继续道:“要说刺猬,它的身都是宝啊,刺猬的皮称异香,又称仙人衣,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传统中药材,具有镇痛、凉血、止血、行气、解毒、消肿的功效,主治反胃吐食、疝气腹痛、肠风痔漏等疾病……”


两股强大的五行之力,通过金童的双手,速而源源不断地进入玉婉的体内。 

玉婉的面色,迅速好转,只三分钟,玉婉就恢复如初了。 

金童和玉婉两人,接连救活三个垂死村民,自然使得孙天师和王老医生又对两位少年仙人高看一眼。 

金童和玉婉相视而笑,目光里既有自豪,又有向对方表示赞扬和感激的意思。 

小小年纪,把没有生存希望的三个中邪村民救活,纵然不算大功告成,也是小有所得,两人都在心里暗自得意一把。 

并且对以后能否如期获得百妖丹,同时历练成为睥睨天下,惩恶扬善、惠济天下的高阶仙人,增添了信心。 

众人忙活到现在,肚子里的五谷茶水,早已消耗得空空,王老医生便出门,站在院里,向在东厢房里正在为两位少年仙人收拾睡房的老伴喊道:“秀枝她妈,晚饭好了没有?” 

东厢房里立刻传出一个农村妇人憨厚的声音,道:“晚饭早就做好了,见你们正在忙活大事,就没有打扰你们,饭菜凉了就热,已经热了好几遍了。” 

王老医生便转头,冲西厢房里喊道:“孙天师,两位少年仙人,到堂屋里吃饭吧。” 

金童、玉婉和孙天师出得门来,跟着王老医生,四人来到堂屋,围着一张方正方形旧式榆木八仙桌坐定,正好一边一人。 

王老医生的老伴手脚利索,一趟趟地步行走,从东厢房旁边的厨房里往堂屋里端菜,玉婉见了,便起身,过去帮王老医生老伴的忙。 

王老医生除了秀枝这个女儿之外,还有两个儿子,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其中一个,还在大都市里成了家。 

刚才王老医生交待女儿秀枝出去办事,所以此刻家里便只有这老两口了。 

王老医生的老伴显然非常能干,而且知道今天招待的是贵客,所以下了功夫做菜,荤荤素素的,摆了一大桌子。 

一时间,满屋子散发着农家菜的浓浓馨香。 

王老医生想到什么,起身,走到摆在堂屋角落里的榆木酒柜里,取出一瓶本地好的白酒十里香,这酒高达76度。 

王老医生晃晃酒瓶,笑望着金童道:“呵呵,孙天师每次来我家,都是主动要酒喝的,所以我知道仙人也喝酒。只是不知道,金童仙人……” 

王老医生打装头,不说下去,金童却已听明白了,王老医生的意思,是觉得自己虽是仙人,然而却是一个少年仙人,刚刚十七岁,而农村里的凡人,十七岁的少年,一般情况下,是不怎么喝酒的。 

金童对着王老医生笑道:“我虽是一个少年,却是可以喝点酒的,而且在王老前辈家里,感觉十分自在,我就在前辈家里,陪前辈们喝上几杯吧。” 

王老医生满意地一笑,又看着玉婉,问道:“玉婉姑娘,你敢尝尝我的高度白酒不?” 

玉婉今年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在仙界中,常年跟着酷爱喝酒的师父修炼,早已学会了喝酒,其中就有师父自己配制的高度白酒,地地道道的原浆酒,怕是超过76度。 

要不然,玉婉怎么会用十日醉把师父灌倒呢。 

在这个门派当仙人就有这个好处,可以喝酒,可以吃肉,没有什么特别的忌讳。 

玉婉便看着王老医生,大大方方地道:“嗯,我当然敢喝呀,不过,一般高度白酒,我不能超过八两。” 

八两 

76度高度白酒,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可以喝八两 

不光王老医生听了一愣,就连孙天师听了这话,也盯着玉婉看了好几秒。 

四人边喝边聊,酒过三巡,孙天师有些兴奋,突然看定金童,道:“金童,你那法器五行斧,能让我一看不?” 

金童听了,却是不怎么意外,因为,自从孙天师在关押妖人郭铁的房子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五行斧时,孙天师就非常关注这个法器了。 

经过这一天多的交往,金童对孙天师的为人,已经基本有些了解了。 

金童觉得,孙天师虽然身上带着些许世间俗气,但是他的骨子里却是善良的。 

而且,孙天师是四乡八村颇受尊敬的民间仙人,是本地有名的一个道观的主持。 

金童和玉婉的师父多次强调过,仙人的本质,永远是人,论级别多高。 

俗话说,人完人,仙人也就没有完美缺的仙人。 

孙天师这样的世间散修仙人,平日里以为民做法事为己任,听说从来不额外索取村民们的报酬,充其量吃村民们一顿酒饭,为他的道观添些必需品而已。 

正因为如此,他掌管和经营的道观,方圆百里,名声不错。 

这样的老仙人,论是金童,还是玉婉,从内心里是接受并有着几分尊重的。 

此刻,孙天师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金童自然不好拒绝,于是,金童便取出自己的法器五行斧,递与孙天师,道:“前辈请鉴定一下吧” 

孙天师接过五行斧,定目细看了好一阵子,然后,竟然重重地叹息一声,道:“果然,我和它缘啊” 

王老医生不知所以,而金童和玉婉听了孙天师的话,却是一愣。 

金童看着孙天师脸上难以言状的表情,问道:“孙老前辈,莫非,您和这斧子有着某种渊源?” 

孙天师却是答非所问,道:“金童,哦,还有玉婉,从今往后,你们不要再叫我前辈了,你们就叫我师兄吧” 

什么 

论年纪,孙天师怕是金童和玉婉的五六倍,若是按着民间传统,金童和玉婉叫他爷爷甚至老爷爷都不过份,而此刻,孙天师却让金童和玉婉叫他师兄 

坐在孙天师对面的王老医生,闻孙天师所言,着实大异,呵呵笑道:“呵呵,孙道长几杯酒,不会是喝醉了吧,你不应该这么小的酒量啊” 

    “没有啊,我没有喝醉啊”孙天师看了王老医生一眼,道:“你是不知道啊,我,金童和玉婉,我们是同门师兄弟”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