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恋情人都有过吧,还是你们到现在始终没敢往哪方面想。”我的声音不大,说话时顺带呼出的气顺势打破片刻前的宁静。等待我的话的老Q,方格,以及唐凹凸三人相视一笑,嘴角上提,嘴唇却始终紧闭着,所呈现的笑容无不附带着一股嘲笑弱者般的冷意。

我原以为这个冷笑话足够幽默风趣,说完后我的笑容紧凑着正准备呈现,不料却被他们如出一辙的反态惊愕住。难道不好笑吗?此刻我脸上各个肌肉都感觉得到十足的僵硬,窘迫贯彻着我的眼,耳,口,鼻,眉。我的内心衡量着第一次在两个外人前谈吐这类话题是否有所不妥,又问到“不方便吗?老Q。”这个聚会是老Q把我搅进来的,所以我先寻求他的意见。

“那倒不会。”老Q本就半张不张的嘴开了口。

老Q随和的话语让我脸上的窘相瞬间烟消云散,眉毛已被拧得生疼。

老Q是我的舍友,另外两人方格与唐凹凸是今天才认识的。老Q说是一个普通的饭局,我一挥而就就应了下来。四人开诚布公的谈一晚上。买单时老Q出个骚主意,说要不然玩掷色子,输的人请客,另外三人为表诚意各满足请客人的一个问题。彼此答应得都很随意。我的手气十背,微信群里掷了个一。我想一定是今天没有穿红内裤的缘故。买单的事我并不太放在心上,当是多交两个朋友。正因如此我才引出关于初恋的话题来。


1.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唐凹凸先开口,啧了一声,说“我的初恋算起来,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唐凹凸的绰号是老Q给他取的,说他眼眶凹陷,深深塌下去,鼻梁反倒是高高翘起,脸能长成这般可谓今古奇观又一章。于是便擅自颁发给他“凹凸”的称号。

唐凹凸接着说,“他们俩的初恋也该有这段时间。”方格与老Q听了直笑,唐凹凸也把自己的笑声掺和到他们的笑声里。

这阵笑声极短促,片刻后,唐凹凸又侃侃而谈起来,“她的名字叫杨一瓶,是不是光听名字就很期待她的样子”——唐凹凸把目光投向我,但我并未打断他的话——“一见钟情我向来痴信,杨一瓶是第一个让我瞬间有怦然心动感觉的人。她喜欢扎马尾辫,鼻梁从眉间成一条抛物线往下滑,末端的鼻尖格外的挺。眼睫毛长的女孩是很漂亮的,她就是如此。眨巴着眼睛,一副楚楚动人,风姿绰约的样子。”

我光听着就有点儿蠢蠢欲动,方格与老Q两人的神情反倒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他们俩的事情我都知根知梢,别看现在这副怂样,当初跟老子抢女孩的时候可是花样百出,招式都不带重复的。”唐凹凸一张笑脸朝方格与老Q的方向晒了晒,接着说“你这样问,该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吧。那可是盘根错节了去。”

方格笑得直掐着肚子,老Q反倒是笑得十足的低调。

“该不会你们仨的初恋都是同一个人吧。”我把声音调得很大,“如果是真是的话真羡慕你们现在能心平气和的走到一起。”

唐凹凸不理睬我,伸手去拿我在桌上的香烟,自顾自的点着。方格微微一笑说,“算是。”

“那你们谁是前任,谁是前前任,谁是前前前任。”我的这一句话,惹得他们都苦笑了一番。

“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我把头歪向老Q,老Q正拿着筷子在手上当转转笔使。

“我们都是失败者,追杨一瓶的失败者。”声音从我的另一侧传出。唐凹凸吐出一口烟,“当年彼此互看对方不顺眼。明里暗里都较劲。方格与我是同宿舍,一回宿舍就打,老Q在隔壁宿舍,否则,三人打起来的时候全宿舍的人都拉不下,年少轻狂....”

“你现在该知道这女孩的魅力吧?”方格打断唐凹凸的话,话带着自嘲的口吻。

我想说是。以往只听过花花公子一词却未曾听过花花女子。一个女孩该有多大的魅力才能如此。不说校花级别也有班花级别。心中的疑惑还是驱使我了解下去。索性没有说回答,问了一声,“也就是你们后来各自都成了?”

“算是都成了。”老Q淡淡地说。

“老Q,我当时就没见你少往杨一瓶桌上搁信。”唐凹凸说。

“其实写再多也没用。从来都没回过我。仅有的一次你们也有。”老Q说完冷哼了一声。

“老Q那时足足写下十几封信,字数合起来都够着几十篇八百字的作文。怎么就不见你作文及格过呀。啊?”唐凹凸给自己的笑话惹得掐腰。

老Q不接他的话。自顾自玩着筷子。

方格挠挠后脑勺,说,“喜欢一个女孩,你时时刻刻都会在想念她,又会处处在躲避她。会害怕自己走路以及说话的姿势,在她面前显出不妥来,惹她笑话。我就是如此。像极《人生》里的巧珍。”

“我还是不明白算成了是指什么。”我一知半解的问。

“后来我们都当过一瓶的男朋友。”老Q说。方格本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给咽下去。

“既然一个女孩知道你们明里暗里都在斗,那她这样把你们通通甩一遍未免也太...什么了吧。”我把自觉不妥的地方删去。

“一天也算成功,不是吗?”老Q用戏谑的口吻说。他撮了一把下巴的胡须,笑容冷得令人看后直打寒战。

“啊?”

“那年暑假的事。三天里她写信给我们三个人。都说能不能当她一天的男朋友。”老Q说。

我听了直直瞪眼,“这样子做,旁人会怎么看她。可能像我现在这般,干瞪眼表示不解。”

老Q接下我的话,“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在我们眼里,在懂她的人的眼里,是个善良的姑娘。我们都没有看走眼。很庆幸自己能认识她,也庆幸当年有向她表白的勇气。”

“后来呢?”

“下学期她没来上学。紧接着,她与世长辞的消息在学校内不胫而走。”

听完老Q平淡的吐露出这些话语,我的嘴巴张得极大。

唐凹凸接下老Q的话,“刚开始听到谁说这个消息,我们三不约而同抡起来就打。直到把人打到红一块青一块才肯罢休。再后来,看到学校发起的关于杨一瓶的捐款活动,才慢慢说服自己,一瓶她,真的已经不存在于人世间。”唐凹凸的话已经开始哽咽。

“当一个善良的人成为他人累赘的时候,她所做的一切就不会显得唐突于不解。她选择以平静的方式离开。她是自杀的。”


2.三天的故事。

相信所有人听到这番言论,都有点颠覆自己过往的人生观,我也如此。但是促使我了解下去的,是内心所迸发出的好奇。她会是个怎样的女孩?任何人做事会存在一定的目的,那她的目的呢?

“我现在依旧多么奢望那三天她是欢乐的带着笑容度过而不是悲伤的带着笑容熬着。”方格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杨一瓶当我们的女朋友的三天里发生了什么?”——“嗯。”——“其实并没有你幻想的那般美好。”

“我是第一个收到信的人。一个你暗恋很久的女生,拒绝过你的女生有天给你写了封信,那种心情是不可言喻的。那天傍晚,我才舍得把打开,里边写‘方格,你好。我可以当你一天的女朋友吗?可以的话我请在七月十一号到学校门口,我等你。’原先我很不明白她的意图,什么是一天的男朋友?我下意识看下日期,并不是四月一愚人节。人心是带着欲望的,这种欲望驱使着我去。”方格说。

我想着,换做是我,我恐怕也拒绝不了。

方格望天花板想了想,接着说,“那天我起得很早,或者说我整晚都没有睡。一来太过激动,二来一瓶的怪举动始终让我耿耿于怀。不过内心的喜悦还是强压住这份疑惑。”

我下意识的望一眼老Q以及唐凹凸,一个仍在玩着筷子,一个跟我一样听着方格叙述着故事,表情却比我平静得多。仿佛事情自己都已经经历过,已不足为奇。

“想知道那一天都干什么了吗?”方格拿起我置在桌上的烟,抽出来点着。深吸一口,接着谈,“下午我们去看电影,看的是当时很火的《阿凡达》,细想现在《阿凡达2》都快开机起拍了。我看得出那一天一瓶很开心,她的笑容像往常一样挂在脸上。她扎起马尾辫活蹦乱跳的样子最惹人垂涎。”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我也不在会对谁,满怀期待~”唐凹凸哼起了《安河桥》。

“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我竟不自觉的哼了起来。

方格先是一笑,随后开始谈下去,“后来,带她去了小吃街。吃吃喝喝过完一晚上。送她回家时,她问‘我能抱你一下吗?’眼睛里开始有泪花泛起。我没有拒绝,或许说,换做是谁,谁都不会拒绝。我目送她离开,她浅蓝色连衣裙的花边在路灯下随风摇曳。”

“唐凹凸和老Q呢?”我把头转向他们。

“说出来你可能有点儿不信,我们三的想法竟会是一致的。谁都不知道一瓶她有分别约过其他人。都各自为自己庆幸。哪怕是一天也好。方格带一瓶去看《阿凡达》,我带一瓶去看《阿凡达》,老Q同样带一瓶去看《阿凡达》。方格带一瓶去小吃街,我也是,老Q也是。谁都想着让一瓶这一天能过得最开心,结果反倒是...然而这一切到后来才知道。”

“如果这样的话她为什么不说出来?或许她什么都没有说吗?”我的一问惊动其他人,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我。

“是。或许是她在陪我们度过那三天,而不是我们陪她度过那一天。她的此种举动来自于对暗恋她的人的一份感谢,来自于她活下去的渴望,出自于她那一颗善良的心。”方格已有点儿泣不成声。“她善待每一个善待她的人。最后,有绝症的她在干完所有事情之后,就服安眠药自杀。你可能想问为什么?因为她不忍有人为她负重前行。这些都是她母亲告诉我们的。”

一个身有绝症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告别善待她的人。不想别人为她担心,不愿别人为她担心。想到这,我才恍然大悟。


3.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

空气就如固体一般,凝固了好久。

老Q站起来,说他想去上厕所,唐凹凸也跟着去。

方格坐在我对面,冷冷的看着我,“不可思议对吗?一个女孩最幸福的时刻该是看男人们为她争风吃醋的样子。”我看见方格眼睛布满血丝。

“我相信,她是一个善良的人。”

“很久没敢谈这些,谢谢你让我再有机会向别人吐露着所以的一切。不,应该是,我们谢谢你。”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会怎么做?”我苦笑着。

方格听完,死死地盯着我。很无奈的眼神,很无力的盯着。他的嘴唇像蜜蜂翅膀一样地颤动。随后,方格颓废地坐下,头仰向天花板,眼花渐渐蹦出,如可爱的洪水猛兽踏破栅栏而来。绞心的泪水不会是咸的,定是苦的。

老Q与唐凹凸回来,各自在椅子上发着呆。这回换我盯着方格。他拿起手机开始打字,我幻想他应该是在发信息给我,果然——我拿起手机——“我会放弃。那样别人能对她更好。”

我的手开始发抖,手机也险些落下。

......

憋了很久,我用哽咽的声音问,“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的话,你们会怎么做?唐凹凸?老Q?”

“放弃。”唐凹凸平静的说。

“放弃。谁都可以代替我对她好。这个善良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可以更开心一点。”

那一天晚上。我们整夜未归。提着一箱百威啤酒。在公园的草坪上,喝个烂醉。方格,唐凹凸,老Q三人相抱而泣。这是他们的青春,只属于他们的青春。



THE END


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屋中独坐,听春风轻敲后窗, 开门迎去,只见大雪已满院。 时间此刻静止了,站在中点的我们 追述往事,设想未来,可以 ...
    望北集阅读 150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