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娘亲

老娘又住院了。上次出院才一周的时间,这次又因为咳嗽、哮喘住了院。

两次住院大多数时间都是两个嫂子在忙活。最近几天我闲了,晚上就由我陪床。今晚,我继续值班,见识了临床大哥的细心。

临床老太太是植物人,全身只有眼珠子能动,瘦到皮包骨。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皮包骨,第一次感受到杨绛笔下的“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打上一棒子,就会散成一堆白骨”的触目惊心!我心里说,如此受罪,不如让她去了算了,留下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孩子们既要忙于工作,又要照顾她,这样毫无知觉的样子,只能吞咽,老人小孩都受罪。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逡巡,绝不能冒失地说出来。

“哎呀,也死的着得了,明年就八十了!”她的女儿忙里忙外,其实非常有耐心,充满柔情,但也说出了这句无可奈何的话。我不觉得她很绝情,倒想她和一样想的开。就我自己,我是绝不选择这种活着的方式。

老太太的大儿子也毫不厌烦,喂饭,擦洗身体,陪她聊天,除了他的妹妹,这些活也只有他能一样不落地做好。而且他不以为苦,反以为乐。

当他看到我逗我家老太太开心的时候,他在那边微笑着说:“这就是幸福啊!”我知道,他特别羡慕,同样是病人,可是我家老太太比他母亲的状况要好的多,而且我家老太太还比他家老母亲大一岁呢。可是,我觉得,有他们的孝顺,这个老人是幸福的!从她努力的吞咽中可以看出,她还没有厌世。

我家老太太也是一个非常有福气的人,她的两个儿媳妇每天在这里陪着她,两个孙子也来陪护过。两个嫂子给她做饭,擦洗身体,照顾的无微不至。要不是有她们,我和爸爸就要忙的不可开交了。

虽然忙,可是很开心。家有娘,就有娘家。临床大哥的母亲那样了,可是那个大哥还是希望母亲能活得久一些。妹妹说母亲最多能撑两个月,这还是比较乐观的预计。可是,大哥立刻说:“你怎么知道不是两年?”他希望妈妈哪怕是植物人状态,也要多活两年。看到他纯朴实在的样子,我特别感动。

他为下一代做出了良好的榜样!看到他侄子站在旁边专注地看着他的样子,觉得特别温馨。他妹妹说,这个家里,他的大兄弟要钱出钱,要力出力,小弟不幸离世,也是他资助两个侄子侄女上学,老娘享福也是享他的福。家里的二弟媳那么挑剔,对他的所作所为都无可弹嫌。

真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默默奉献的一个人。而他,最看重的是家里有个老母亲在。

家有老娘,知道自己的来处,知道自己还有根,我也愿意做守护母亲下半生的人。她养我们小,我们就要好好的养她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