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

我总觉得自己很美,可是忽而又不美了。自己看自己的时候,觉得自己很美,很放松,很熟悉亲切,可是走到大街上,看到高挑清秀的女子,再看看我自己,我便觉得自己并不美,甚至于简陋。

事实上,说我美的人并不多,倒是说我可爱的很多。我怎么就可爱了呢?我这样问对方,他们总是掩嘴而笑:可爱就是可爱啊!像孩子一样的可爱!外貌也是可爱派,萝莉!

我认为当我展现我的内在,我的灵魂时,我的灵魂,也就是不说话时的真正的我,如同一条被白色光辉围绕的缎带,庄严而美丽,可是,说到我的皮肤,确实不白而且有些黑,身高也不足一米六,头发更不是如同瀑布,而是让我烦心的毛躁。可爱,就是对全体非美女的女人的安慰之称。可是,内在的美丽,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美。柔和的皮肤,明眸皓齿,纤长的四肢,富有弹力的胸部和屁股,让人望而心生爱慕,于是想要靠近,或者虽然让观众因联想到上帝对造自己的随意而有或自卑或怨恨的情绪,可是这样的情绪说出去,大家肯定都不会为这样的人帮腔,而是维护那个美丽的身影,因为,那个美丽能够被人看到,是让人哑口无言的证据。然而,内在的美丽却不是这样的。内在的美,会让一些人讨厌。因为内在美,美就美在这个人以灵魂的形式活着。灵魂是没有性别的,所以透露出来的人的气质,女的不像女的,倒显得高大,而男的,倒是多了一份女人般的柔和。

以灵魂的姿态活着的人,非常清晰自己真实想法,对于某一个具体的事物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做事情有一股子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抝劲,可是在旁人正准备为他鼓掌加油,鼓动他把那事情做成品牌做成事业的时候,他却收手不干了,因为不喜欢了。这真是个奇怪的败家子啊!以灵魂的姿态活着的人,跟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当大家心中考虑的是我应该...时,他思考的是我想要...于是,不懂技术又臭脾气的乔布斯出现了,穷得叮当响还对酒当歌的李白存在了,明明大雨天还蹲在墙角看蚂蚁的小朋友前仆后继地让妈妈气得吹胡子瞪眼了...

说到底,以灵魂的姿态活着,这就是美,一种无分性别的庄严的美。这种美让一些人讨厌,因为每个人都有灵魂,可是那些人还不敢以灵魂的姿态活着,他们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羁绊,可是,这些顾虑,这些羁绊,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呢?以灵魂的姿态,是一种放松的姿态,一种完全忠于自己的姿态,可是以这种姿态活着,需要有一个清醒的脑子,那就是面对别人的不喜欢的时候,要懂得不理会,毕竟,每个人都有灵魂,但每个人选择以什么样的姿态出场,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