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们睡着的时候

文/张拉灯

当人们都睡着的时候,你醒着,这什么也代表不了。

焦躁的烈日肆虐国土已经三年,我们这本来就贫瘠的土地河流,干涸到不见一丝生机。

我是该国的王储,自然心急如焚。

但实际上我不一定要心急如焚,因为国家的王储有几十个,谁能当上下一任国王全靠父王心情。我的兄弟们都过着声色犬马的日子,没人在乎国民的死活,也许就是因为对生活意义的迷茫。

忘记说了,我们国家的国土面积很大,大概是邻国的一个小镇子这么大。

说来可笑,这么小的国,一半的人口都是为皇室服务的,另一半是农民,他们的所有劳作,都是为了供养我们这些骄奢淫逸的贵族子弟。

不过现在没什么机会了。

农民的土地已经变为焦土,饿死渴死的平民比比皆是。但我的父王和兄弟们却并不关心。他们依然享受着为数不多的供养储备。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脑残,还是装的脑残。

所以我决定到难民客栈去调查一下实情。尽管我的其他兄弟对此嗤之以鼻,但我觉得还是很有意义。

难民客栈收容了我们国家三分之二的难民,我是说,活下来的。刚到那里的时候,现实的场景的残酷超出了我的预期。

黑压压的人头,无神麻木的双眼,骨瘦如柴的身躯。那巨大的无助绝望的氛围感染了每一个肌肤皴裂,饥肠辘辘的贫民。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比垃圾堆的食物发酵还要刺鼻。

我震惊了。在无数呆滞目光注视下,我无地自容。我身上那华丽的袍子,精致的皮靴,还有佩戴的珠宝,宛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天神。

我想转身离开,可是那无数目光如同有巨力的绳索,把我拖曳过去。我站止不动,一脸茫然。

难民客栈的负责人,是一位难以形容长相的中年人。他太普通了,走散在人群中,你就再也找不出他。

他跟我说,他本来是为皇室服务的,可是因为受不了权贵们对贫民的压迫,转而回到民间,做起了这件事。

我说:“你跟我说这个,不怕我赐你死?”

他说:“不怕。你跟其他王储不一样。”

我说:“怎么不一样,我们都是一个德性。”

他说:“你是第一个亲临难民客栈的皇室子弟,肯定和他们不一样。而且,你注意到吗,我对你的称呼是你,而不是您,这要是其他王储或者贵族,我已经没命了。”

我想笑,但是笑不出声:“我能帮助你们什么?”

负责人盯着我,眼神奇怪,仿佛在看怪物。

他说:“你帮我们找出杀人凶手吧。”

我愣了一下:“你不要食物和水,找什么凶手?”

他说:“难民客栈最近总有人被故意杀害,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没有秩序的难民客栈,没办法维持下去,一定要找出那个人。”

我说:“我还是觉得让大家吃饱饭更重要。”

负责人继续盯着我,好久:“看来你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可惜你说的不算。”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算?”

他说:“你以为皇室们真的傻吗?大家都不傻,你也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我知道。他们之所以继续放纵酒色是因为知道库存的供养已经不多,迟早有一天会用完。你猜怎么着,就算把这些供养散发给贫民们,那能怎么样?还是不够吃,贫民们依然会造反,你们依然会完蛋,因为贵族手里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粮食,没了粮食你们屁都不是。”

我咬着牙,面色阴沉,但是无法反驳。

负责人望着黑压压的人头继续说:“所以明知道结局,你们皇室选择相对自己最好的选择,我觉得没什么毛病。你指望能把食物送给贫民,做梦吧,皇室宰了你都不会答应。你自己吃可以,但别指望给贫民吃,否则你自己也没得吃。”

黑压压的人群中,不时有一两个人双眼一翻,跌倒在地,旁边的人无动于衷,似乎习以为常。我觉得浑身滚烫,表情僵硬说:“那怎么找凶手?”

负责人笑:“很简单,你说,大家举报出那个破坏秩序的杀人凶手,我就发粮食,那个人自然会被踢出来,不管他们的心有多齐。”

我说:“那不是骗人吗?我明明做不到。”

他说:“你不是骗人吗?你明明做得到,我是说,又不是让你真的做到,就是动动嘴而已。”

看着负责人笑容,我觉得自己的面容羞愧。在我们享乐安逸的时候,真的有这样的人,为了全体贫民们着想,维护秩序,而这本来是我们的职责。

就算其他贵族选择把最后一点放纵时光耗尽,我还是选择为广大子民们做些好事。比如,找出那个杀人凶手。

“好。”我点点头。

负责人答应了一声,随后拿出锣鼓,用棒槌敲打了好几下。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拥挤的难民客栈,所有暗淡无神的双眼朝我们的方向望来,我的心紧了一下,但随后安慰自己,不要紧张,我是在做正确的事。

负责人说:“王储来到我们这里,要跟大家说句话。”

负责人转头看向我,所有人都在看向我,于是我开口。一开始我本来想说大家辛苦了,后来觉得非常没有诚意,所以我说:“各位王国的儿女们,我代表皇室要跟大家说声道歉。”

底下一片寂静,他们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现在我宣布,如果大家把杀人凶手交代出来,那么皇室将赏给大家食物。”话说出口,我就觉得不对。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果他们把人交出来,我哪来的食物给他们,那岂不是失信了吗,我意识到不妥,看向负责人。

负责人却一脸肯定的看着我,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想开口,被负责人打断。

“大家听到没有,发食物!”负责人竭声呐喊。

底下一双双毫无生机的死鱼眼在听到食物的一刹那,迸发光芒。

“食物,食物,食物!”底下躁动声越来越大,轰隆作响。

我努力发声,想解释这一切但早已淹没在声浪之中,大家已经疯了。

“杀人犯!食物!杀人犯”底下乱做一团,争吵声,叫骂声,灰尘扬起,铺天盖地而来。

我抓住负责人:“我拿不出食物怎么办?”

负责人说:“什么怎么办?”

我瞪大眼睛:“我怎么办!我现在是撒谎了。”

负责人说:“你们不是一直在撒谎吗,统治者,皇室,贵族们,你怕什么?”

我一时间说不上来怕什么,但是听到底下无数贫民们叫喊,呼号,我心抖胆颤。

负责人注意到我的眼神,笑容极其诡异:“你怕人民。”

我舌头打结:“没有。”

这时候,底下黑压压的人群中被扔出一个人。是个女人。

她盯着我的眼神,像是一条咸鱼。

“她就是凶手!”底下人喊,“食物!我们要食物。”

负责人抚掌,点头,对所有人说:“王储很满意。”

我突然意识到,此刻我正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如果我再想不出办法,有可能会被这群恼羞成怒的贫民给撕成碎片。

负责人的目的原来是这个,煽动大众,团结起造反的力量。他便成为革命的领袖,尽享荣华富贵,这我早该料到。

底下,我的余光扫到每一位站立起来的贫民,他们虽然皮包骨头,但是互相扶持着,血眼猩红,死死盯着我。他们的怒气和欲望被激发,我似乎能看见负责人那肆意狂妄的笑。

一把巨大的斧头悬在我的头颅之上,随时可能劈下。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选择。

我跳起来,拿着棒槌,使劲地敲砸锣鼓,巨大的声响穿过每个人的耳膜。

短暂的安静,每双眼睛都注视在我身上。

我用力地把精致的袍子撕碎,珠宝扔在地上,无视负责人,转过身。

“走,大家,我领导你们去干掉权贵,拿回属于自己的粮食!”我振臂高呼,底下瞬间一呼百应,如蝗虫一般跟在我身后。

所有人兴奋而声嘶力竭的呐喊。我们冲出了拥挤肮脏的难民客栈,走向烈日当空的焦土。

“妈的,我成多余的了。”负责人的声音被人海淹没,那么的无力。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