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的卡点松动

这是11月19日晚8:30-1:30发生的真实故事。

晚上因董慧老师的提醒,得以听剽悍一只猫——猫叔的分享。听得很专注,很投入,而且非常快速整理出了笔记,不断分享给社群没来得及听现场的宝妈们。可是,中间有一个环节,我完全参与不了。哪个环节呢?

猫叔号召大家,打开摄像头,向此次分享活动的两位发起者表白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参加这个互动,是冷眼旁观的。这个环节刚刚结束时,我还跟朋友聊我的感受,问她的情况如何,是否能互动。她似乎也没有参加这个环节。我就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能响应,而我不能呢?这里是不是有需要察觉的地方呢?没有想到非常凑巧的是,猫叔按照惯例让大家回顾每个环节的内容时,我竟然是这个环节分享感受的人。

猫叔问我:刚刚这个环节,你感触最深的一点是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坦白了自己:我没法那样子表白,环节我根本没参与。

猫叔问我:为什么?

我说:参与不了。因为特别不习惯这样子在公众场合公开去表达爱或者感谢。而且,我一直的确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爱。我的用户里,真的有特别重度的用户,只要是我推出的产品,每一个都参加。我只是照着惯例说了谢谢,有时候连谢谢都忘记说了。但对于如此重视我的用户,凡是我精力和注意力顾及的地方,都会很用心观照和提点。这些用心,我并不会刻意强调给对方听,也只是默默做着。同时,有妈妈微信直接跟我表白,说我很厉害或者很优秀之类的话,我其实是有些不敢接受的,不知如何回应。

当我陈述完这些事实后,猫叔什么没有说。只是很奇怪地问了我一句:你方便把你的地址和电话,发到学习群里面吗?

尽管觉得奇怪,但是我还是执行了。

接着,猫叔跟大家说:大家是否愿意帮助**来突破一下?然后一大串一大串的愿意就从聊天框涌动出来。瞬间我就被感动到了,原来大家对于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可以抱持有这么多的善意。

然后猫叔倡议,让大家给我邮寄一本喜欢的书,问大家可以吗?于是,又是一大串一大串的可以。没过一会儿,还有学习群的朋友截图说:书已经下单了,让我注意收货。

我无法去形容这样子被回应、被感召的感觉是什么,反正特别温暖、特别美好。就在那个很短很短的时刻,我突然明白了:自己包裹得太紧了,自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陌生人,有这么多的善意。

这个打动我的瞬间过去以后,另外一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很多人回应说,跟我有同样的感受。不知道如何去表达爱。也正是这样子,大家都突然打开了,开始把内心的情绪往外走。

那个环节之后,我内心做了很多决定:

1.把笔记稿整理好后,需要帮助邀请我的董慧老师做链接。——于是,我跟董慧老师要了她的二维码、介绍,全部放到了文档里面。这样子,任何使用或者传播这份笔记文档的人,都可以看到董慧老师的联系方式。如果愿意,就能够链接到她。

2.把自己放开,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不再屏蔽大量的人。——于是,我今天的一些朋友圈,就放开了。

3.主动链接朋友——我把听课学习笔记分享给了身边所有需要的人。

这些就是在一瞬间打开后的决定,而且今天全部落实到了行动当中。怎么说呢?做完很轻松,很坦然,感觉自己的能量都提升了非常多。

不过,在这个事情之后,散会之后,我还是有些睡不着。为什么呢?我该如何回报大家呢?因为我自己一句话,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后来我的第一想法是:我要给他们也寄送回去书或者礼物。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这个做法不妥当,是一种着急还债的感觉。但大家给我寄送的礼物,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睡觉时,我不停地追问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大的压力呢?为什么我无法接受大家的礼物呢?为什么我一直焦灼着要给大家还礼物呢?后来我想起来一个点。小时候,我妈妈常常说:金钱债好还,但是人情债是最难还的。我大约把这句话内化掉了,所以常常怕麻烦别人,怕欠别人的债。

虽然我还是没有想好解决方案,但是感到自己开始有了力量。对自己坦诚,对别人坦诚,不说谎。然后打开自己,链接别人。想别人表达善意,也要接受别人的善意,最后让爱可以经由于我而流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