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凡间的鱼尾裙

一条桑蚕丝的鱼尾裙,蕾丝花边,挂在店铺最醒目的地方,有另人瞠目的价格,骄傲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走来,不舍;走去,还是不舍;于是再走来,怕千山万水中错过。

不擅伪装的眼睛,最容易泄露心事,我的欲望成为店家要价的筹码。

裙子几乎没有重量,像一片叶子,发出一阵细小的声响后,轻飘飘地落在包装袋里,却成为我旅途中最重的行囊。

一路上暗暗看了好几回,心里像有了鬼,有了欢乐,有了撕扯不清的纠结,痒痒的。

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把裙子穿在身上,那种熨贴的感觉舒服极了。

踮起脚尖,悄悄地旋转,让身体也像极了一片叶子。

我望向镜中的岁月,裙袂飞扬处,清凉的气息慢慢散开,我以为自此可以拥有一个摇曳生姿的夏天。

裙子不是连身的款式,需要搭配上装。

我先找出一件白衫,至纯的颜色张扬了裙子的华美,只是,白衫质地稍显硬朗;又拎出一件黑色短款,端庄的样式勾勒出腰线,暗沉的颜色却禁锢了裙子的轻盈;我尝试混搭,长长短短,繁复的衣饰让裙子变得俗不可耐……后来,衣服翻了一地,像遭劫后的现场,我徒劳地坐在床上叹息。

叹息中,夏天悄悄地走了,秋天成了主宰,叶子开始在空中飞舞,我的裙子在衣柜角落里,静悄悄地耷拉着裙摆,让我想起受了委屈的小狗的耳朵。

再后来,冬天来了,寒风在大地上肆虐,我把自己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像一个粽子,几乎忘了曾经做过清凉一夏的美梦。

一晃就是三年,三年里,我又拥有了许多条各式各样的裙子。

每当收拾换季的衣服时,我会对着它发呆,想起初相遇的欣喜;也曾经带它出门,到处去寻觅它的伴侣。每一次无功而返的时候,就会加深一些怅惘,在一次次的怅惘中,日子流水一般过去了。

流水一般的日子里,裙子挂在衣橱中,低眉敛目,与许许多多的衣服挤作一团。

黑暗里,我不知道它怕不怕光阴似箭,有没有年华老去的恐惧,怨不怨命运的不公。

今天,我又一次带它出门,导购小姐推荐了一件明黄的小衫,价钱便宜得离谱。抱着再失望一次又如何的心态,我走进了试衣间,站在镜子前面,却发现有说不出来的好。

裙子依然飘逸轻盈,小衫的明黄有不胜凉风的娇羞,而我,为了它们的相遇一直还没有老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