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之暮雪无情2

     五:突遭惊变

自从离陌来了之后,暮雪的二哥,二王子莫尔赤就成了暮雪这的常客。这二王子长得高大威猛,和暮雪一样,皮肤白皙,浓眉大眼,相当俊朗。初见离陌,惊为天人,尤其是她会说话的大眼睛,有勾魂摄魄的魔力。

“离陌,离陌!”人未到,声先闻,二王子莫尔赤从外面大步走进来,看到大家都在,有

点不好意思地笑笑,“离陌,今天是韦陀花开的日子,我们一起去看,暮雪,崖余,你们也一起去吧!”

“韦陀花?”离陌和无情从没听过这种花的名字。

暮雪笑,“就是你们中原说的昙花,相传,昙花是花神,天天开花,灿烂快乐,喜欢上了天天为其浇水的韦陀,而韦陀是佛祖坐下弟子,玉帝听说之后大怒,只允许昙花一年开一次花,韦陀被送去灵鹫山出家。”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所以昙花是爱情之花,离陌,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看”莫尔赤炽热地望着离陌,离陌尴尬地不知所措,“二、二王子,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去吧!”

暮雪看出哥哥的心思,不想让哥哥失望,也不想让离陌尴尬,对着离陌和崖余说:要不,我们一起去看吧,崖余本就想去,“好啊,大家一起去!”离陌只得同意,莫尔赤偷偷多自家妹子挤了挤眼,一行四个人一起走出房间。

月光下的大青山依然莽莽苍苍,神秘而庄严,莫尔赤带着大家左转右转地来到一处山坳,一看之下,崖余和离陌呆住了,只见大片大片的昙花,映着月亮的光芒,闪着温润的光泽,细长的花茎擎着白色的花朵,清香充溢着整个山谷,如梦如幻。莫尔赤兴奋地拉着离陌,嚷着往高处找更大更美的花。暮雪静静地站着,一身紫色纱裙开在洁白的花海里,肌肤胜雪,眼睛明亮如星子,真实又朦胧,如遗落尘世的仙子,恍惚间觉得美好的不真实,崖余只觉得心神荡漾:“暮雪,这里真美,像做梦一样不真实,如果能在这里终此一生,再无遗憾。”

暮雪看着无情,在月光的映照下,眼光幽幽的,有些明灭不定,“可是,你不属于这里,时间一到,你会离开的。”

无情沉默了,如果离陌说的都是真的,于情于理他都得回去,那里有他的好弟兄,有对他恩重如山的义父,有如烟,还有和安世耿的恩怨,这一切需要他去了结,可是……“……暮雪,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我师傅说过,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是早就注定好了的,有缘的人总会再见的。”

“你我之间是有缘的吗?”无情终究还是问了出来,有一些话,如果不说,怕再也没机会说了!

“我……,不知道。”暮雪遥望月光下摇曳的昙花,眼里渐渐升起一层淡淡的雾气,暮雪心里想问“如果你想起了如烟,你还想回来吗?”可是在心里来来回回地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有开口。

夜里,暮雪睡得极不安稳,辗转反侧,后半夜才朦朦胧胧地合上眼,乱梦萦绕,纷纷扰扰,似乎有凄厉的呼叫和哭声,暮雪猛地醒了过来坐起身来,天微亮,仔细听。

“公主,公主,你起来啦,你听到什么没有”当暮雪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的时候,就见青尔小跑着过来,“嗯,咱们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说着和青尔快步走出房间,就见大王那边浓烟滚滚,人生嘈杂,暮雪就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急忙奔过去,二哥莫尔赤正指挥士兵救火。

火势凶猛,有金甲神虫油的味道,雪的腿一下子就软了,父皇和哥哥弟弟都在里边没有出来。暮雪往里扑去,青尔死死拉住:“公主,不能去,火太大了,你进不去!”可青尔那里拉的住,眼睁睁地看着暮雪往火海里扑去,千钧一发的时候,无情飞身而至,一掌砍在暮雪的后脑,暮雪缓缓倒下,无情抱住,青尔奔上去接过住公主。

烟滚滚,火焰滔天,这金甲神虫油的威力太大,任何东西只要粘上一点,不烧光绝不熄灭,并且不怕水浇,越浇越旺。宫门外聚集了大量的士兵和臣民,眼巴巴地看着熊熊大火无能为力。

火势终于慢慢减弱,暮雪已经哭得晕了过去。莫尔赤冲过去,已经烧地一片狼藉,那里还有人的影子。

莫尔赤眼角赤红,仰天大叫:父皇!我一定为你们报仇。……

原来,无情被他们迷晕关在一间囚室里。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境地,手脚被牢牢捆住。用力一试,竟然无法挣脱。环顾四周,竟似一间囚室,门口有两个把守的士兵。虽然丧失记忆,可是身为捕快的功夫却一点也没丢。偷偷地解开绑在手腕处和脚上的绳索,捡起地上一小石块往窗外扔去,啪的一声落在外面,响声惊动把门的士兵:“谁?干什么的?”’一边怒喊,一边就跑了出来。无情趁机越出窗户,当他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边通天的火光, 正看到暮雪拼命得往火场中冲,才出手救下暮雪。

莫尔赤沉浸在悲痛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缓缓的逼过来的士兵,无情眼眸扫过,就发现了事态的严重,看来,这不是一般的失火,这是蓄意谋反!并要斩尽杀绝,跑到莫尔赤旁边,背靠莫尔赤:二王子,你看!

这些士兵全副武装,面色阴沉,一步一步靠近。

“你们想干什么?”莫尔赤怒吼。

领头的士兵略一迟疑,但还是又逼了上来:“二王子,小的们也是被逼无奈,对不住了!”

“说,是谁逼你们的?”

“是我!”一个中年男子排开众人,缓步走了出来。

“是你?”

六、叛乱平息

“是我!”

说话的是族中的大长老葛单。葛尔丹年近四十,身形魁梧,方脸,面色黎黑,两眉之间一道深深的沟壑,这样面相的人一般心狠手辣。手里一把弯刀,走到莫尔赤面前站定,

青葛部落的国王更替采用的是古老禅让制,现任的大王在年老的时候把王位传给下一个人,人选就在几个长老中间,族中的大长老葛丹能力颇强,也很得人心,但就是为人心胸狭窄,做事有失宽厚,有时又不择手段,所以,大王才迟迟没有下定决心把王位禅让给他。

“为什么?我父王待你不薄,你还是下一任大王人选,你竟如此歹毒,杀我全家,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哼,待我不薄,你问问你的好父王,我为族中做过多少事,他可曾看见?迟迟不把王位传给我,恐怕这老东西有别的想法吧!……”

“呼!”莫尔赤不待他说完,一拳挥出,打向葛尔单,葛尔单侧身闪过,两人就打在一处。

无情夺过士兵的一柄长剑,飞身加入战局。这些士兵都深受大王恩惠,二王子莫尔赤又是和他们一处长大,并且自己和家人都多多少少受过暮雪的帮助,并不是真的想造反,只是在葛尔丹的威胁下的无奈之举。所以,在无情的剑招之下纷纷后退。

莫尔赤的武功也不算弱,只是过于悲痛,在招式上完全没有章法,乱打一气,只顾用狠劲和蛮力,时间一长,渐渐处于下风。无情赶来,加入缠斗。葛尔丹这狗东西,武功确实不俗,以一敌二,竟也毫无惧色。

无情从来到青葛部落,就没怎么用武功,上次打死黑蟒也只是用了一下内力,所以,自己的功力究竟在哪个程度也无从知晓,今天真正面临危机,打斗起来觉得内力源源不绝,招式的运用也行愿流水,浑然天成。

莫尔赤一剑挥出,直奔葛尔丹胸口,葛尔丹侧身躲开,闪身稍慢一点,被剑锋划过手臂,“呲”的一下,鲜血飞溅,莫尔赤又反手斜刺,葛尔丹急忙躲避,身形不稳,趔趄了一下,无情飞身一脚踹在他胸口,“澎”的一声,葛尔丹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莫尔赤上前一步踏住葛尔丹胸口:老贼,我杀了你!一剑狠狠刺入葛尔丹胸口,顿时,血流如注,葛尔丹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莫尔赤茫然地站着,状若痴呆,仿佛刚刚经历的只是一场噩梦,昨天,他还是青葛部落的二王子,快乐幸福地做梦,而转眼之间,昨日的幸福往事已成梦境。世事无常,物非人也非!人世间的悲痛莫过于此。

看着烧得只剩下残垣断壁的宫殿,有的地方还在冒着浓烟,一大群士兵和乡民忙碌着救火和搜救,莫尔赤一步一步走近,终于嚎啕大哭:父王,母亲!

离陌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悲痛欲绝的莫尔赤,离陌也忍不住落泪。走过去扶着莫尔赤找地啊方坐下。

暮雪还在昏迷,青尔守在她旁边哭泣。无情点开她的穴道,暮雪睁开眼,“噗”的一口鲜血吐出来,胸口急促起伏,鼻翼翕动,嘴张了张,说不出话,也哭不出来。无情知道这种情况下,一定得让她哭出来,否则,悲痛郁结于心,会更伤人。双手握住暮雪肩膀轻摇:“暮雪、暮雪、哭出来、哭出来”,连晃了好几下,暮雪终于“哇”地哭了出来。无情拍着暮雪的背,看她哭得气噎,想到大王的惨死、想到暮雪可怜的身世,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金甲神虫油的威力太大,大王他们已经被烧的尸骨无存,族中的其他长老在帮着料理后事。在这场叛乱中,莫尔赤和暮雪兄妹两人一夜之间成了孤儿,失去了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四位最亲的人。各种悲痛不必细说,任谁都能感同身受,尤其是暮雪,不吃不喝也不睡的已经躺了两天。族中的其他长老深感忧虑,但也无可奈何,这种事谁帮不上忙,只能靠自己扛过去。

夜晚,无情再次来到暮雪的房间,青尔不在,暮雪坐在案边,长发松散,嘴唇紧闭,脸色苍白,仿佛一下子瘦了好多,哀伤的样子让人心疼。抬头看看他,没有说话,低下头,又弹起了怀里的箜篌,这支曲子暮雪听过,是大王最喜欢的,暮雪常弹给父亲听。

夜渐渐深了,暮雪还在弹着,一遍又一遍。无情不说话,静静地坐在她旁边。他太明白这种悲伤了,他自己从小父母双亡,虽然那时年幼,可那种悲痛一点也不少,以至于成年之后,常在午夜猛然惊醒,想起双亲,再难入睡。

天色渐渐透亮,当微弱的晨光映入窗帘的时候我,暮雪终于支持不住,最后一个音符孩子空气中回荡,手已软软地垂下,身子往旁边歪去,无情伸出手臂接住,轻轻地抱起来,小心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坐在旁边凝视着昏睡的暮雪,苍白憔悴毫无血色,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轻抚她的脸,默默地说:暮雪,别怕,你还有我,我一定会好好守护你的!

青尔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公主安稳地躺在床上,青崖余趴在公主的旁边也睡着了,手还保持着盖被子的姿势。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空隙撒在在两人的身上,屋里的一切笼罩在一片安静的温暖的光晕里。青尔长舒了一口气,这两天,可吓坏她了,公主不吃不喝不睡的,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现在好了,看着屋里的两人,不禁暗自祈求:老天爷,快点让公主好起来吧,老天爷,别让这位无情公子离开我们公主啊!

七、请照顾好她

莫尔赤和暮雪沉浸在伤痛中,无力打理族中事务,族中虽然还有两位长老,可一个无心管理政务,一个不足以担当大任,所以,族里急需选出一位新的大王。

这天,莫尔赤和暮雪,无情和离陌都在一起,族中二长老带着族中的几个主要领导进来了。看到无情和离陌都在,打了招呼,对莫尔赤说:“二王子,大王的事,我们都很悲痛,可是,族中也去不能这样下去啊,还有这么多的族民呢,您不能这么消沉下去。”说完,几个人对望了一眼,“我们商量的意思是想让你做我们的新大王,带领族民生活!”

莫尔赤吃了一惊,站起来,对着二长老行礼说:“长老,不行,我没有这个资格和能力!我不能当!”

“二王子,你就别推辞了,这是我们商量后的结果,况且,还有我们呢,我们会帮你的。”

“可是,这真的不行”

……

无情见双方争执不下,就站起来,走到莫尔赤面前,:“长老们既然这么决定,就必然有他们的理由,自古能者多劳,况且长老们都在,随时可以帮你,二王子,我们大家都相信你能行的。你就不要推辞了,”

二长老面相暮雪:“公主,劝劝二王子吧,不为别的,就为族民,为死去的大王,这可是他热爱的子民啊!”

暮雪看着自己的二哥,她最了解这个哥哥了,热情善良,聪慧正直,凭心而论,他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哥哥,长老们既然这么说,都是真心真意的,你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们了解你的能力,才既定让你来当这个大王的”

莫尔赤听大家都这么说,他知道长老们是真心的,也知道大家一定会帮助自己的,可是,依然觉得这太突然,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一下子给他这么大的重担,他怕自己辜负了大家的信任和期望。犹豫着看向离陌,离陌给了他一个温暖鼓励的眼神。

“好吧,二长老 三长老,大家都这么鼓励我,我试一试吧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海清长老们多多提醒和帮助,我先谢过大家了!”说完,深深地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又过了月余,离陌看族中事物都安顿下来了,无情的失忆迟迟不见好转,想着一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况且,两个人一起下落不明,神候府肯定早就急坏了。就又了离开的意思。

无情不想回去,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况且,如今青葛部落又是这样的情行,让他不忍心不放心离开。他很清楚自己的感受,他喜欢暮雪,想和她在一起,守护着她,并且他知道暮雪也是喜欢他的,虽然彼此不说,但心里的感受是真的。

离陌看无情沉默着,没再说下去,就站起来离开了。以离陌的聪慧,她看得出来无情不愿离开的原因,可是,不走不行啊,安世耿是不会罢休的,他筹划了十几年,等的就是这一天,所以,如今之际,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解决这件事,别无他法。

又是一个不眠夜,无情辗转反侧。

暮雪房里,莫尔赤看着妹妹,:“暮雪,你知道,父王一直有件心事。”暮雪点头,“嗯,金甲神虫油的作用太过猛烈,他一直希望我能找出遏制金甲神虫油的方法,都是我不好,辜负了他的希望,如果,我能早点找到……”说着,忍不住又掉下眼泪。“暮雪,这不能怪你,你不应该这么想。”莫尔赤接着说,“离陌今天说,她们要走了。我希望你能跟他们一起去中原。”

“为什么?”

“中原人才济济,也许会有遏制的办法。”

“二哥,你说的是对,可是,现在族里这种情况,我怎么放心走呢?”虽说族里事务已渐渐走上正规,可是要二哥自己一人独当一面,暮雪终究不放心。

“暮雪,这里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况且族里还有长老,他们都会帮我的,你放心去吧!”莫尔赤沉默了一下,脸色有有些凄然:“我看无情对你有意,你也喜欢他对不对。哥哥既已做了族里的大王,就再也没办法离开,和离陌的缘分已经尽了。哥哥希望你能幸福!”

“哥哥……”暮雪哽咽摇头,“你一定会幸福的!”

第二天一大早,无情、离陌打点行装,准备上路。无情远远望着暮雪的方向,黯然神伤。那里有他放不下的人,纵使他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可是,他有自己的责任,他得去完成。命运对他而言,似乎就是不断地拥有,再狠狠地失去。

也许,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永远不离开了。

晚上,莫尔赤为他们送行,席间,莫尔赤对着无情说:“不管你是崖余还是无情,谢谢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莫尔赤永远是你的朋友,青葛部落永远欢迎你。离陌,你是个好姑娘,如果不是这场变故,我一定不会放手的,。”

无情轻轻一笑:“二王子,别这么客气,如果这么算,我还要感谢暮雪救了我和离陌呢,”说着看向暮雪,后者正低头不语。

。“另外,我想让暮雪到中原一趟,完成父王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正好可以和你们同行。”莫尔赤继续说。“太好了,暮雪可以和我们一起!”离陌一边欢呼一边摇动暮雪的手臂。

无情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花在慢慢地盛放,幸福来得太突然,竟然有落泪的冲动。

“暮雪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她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很不放心,崖余,请代替我照顾她,我先谢过了!”

“哥哥……”暮雪知道自己的哥哥此举是什么用意,找金甲神虫油的克制方法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暮雪想要的幸福是谁,他不想妹妹像他一样,爱而不得,他希望妹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无情见他兄妹说的凄然,心里也很伤感:“放心,二王子,把她放心地交给我吧,即使不要我的命,我也一定会护她周全!”

 八、送个礼物表心意

中原腹地花花世界,风光与青葛自是大不相同,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琳琅满目的都是吃的玩的的东西,暮雪虽然不是第一次到中原,可还是觉得热闹非凡。离陌性格活泼,一路上叽叽喳喳,无情怕暮雪想起伤心事,也和离陌一唱一和地逗暮雪开心,暮雪觉得心里暖暖的,难过的心情稍有好转。

“哇,好漂亮啊!暮雪公主,你看,这个发簪多好看。,”离陌拉着暮雪走到一处收拾摊前,不动了,拿起这个看看,拿起那个瞧瞧。无情走近一看,一眼就看到一个白色的玉箜篌项链,晶莹剔透,洁白莹润,制作无比精巧。无情拿起来,托在手中,虽然小,但是和暮雪的箜篌几乎一样,只是缩小的了好几倍的,心生怜爱,问老板说:“老板,这个怎么卖?”

买首饰老板一看,来了三个年轻人,小伙子英俊挺拔,眉目之间气宇不凡,两个姑娘一个容貌精致,肌肤胜雪,眉眼之间有异族风情,一个小巧玲珑,大眼睛会说话似的。连忙堆下笑脸。

“这位相公,您真是好眼光,我这所有的东西加起来就这个最好,您看,这个东西啊,是我的一个异族朋友做的,说一定要卖给一位和她相配的人,我看啊,……”说着,转向暮雪,“”这个玉箜篌和这位姑娘的冰雪气质最为相配。”一番话说得暮雪有些不好意思,无情和离陌频频点头:“老板好眼光!”

“确实不错!”无情付了钱,转过身,要给暮雪戴上。暮雪虽是青葛公主,但族中民风纯朴,不太讲究穿戴,暮雪也一向素简随意 所以头上并没像中原女子一样,装扮地十分繁复。

“暮雪,喜欢吗?”

暮雪戴上项链,轻轻摩挲,“嗯,喜欢,谢谢!”

无情看着见她终于有了淡淡的笑意,心里也仿佛融开了似的:“暮雪,希望你从今以后,永远快乐幸福!”

暮雪觉得喉咙酸酸的胀胀的,眼睛有点湿,不知说什么才好,

离陌看她俩这样明目张胆地秀恩爱,不干了,撅起嘴提意见:,“咳咳,无情,你不能这样偏心,我也要!”

“这得冷血给你买,不然他会杀了我的!”无情地说。这些天,无情的记忆虽然还没有回复,但是冷血、铁手、追命、依依他们的一切无情都已经清清楚楚了,这要感谢离陌每天不停地讲。

“哼哼!找借口!”

……

这天傍晚,他们来到了早先和如烟重逢的那座小庙。就是在这座小庙,他们遇到了被安世耿囚禁在笼子的如烟,离陌清楚地记得无情是多么惊喜和悲痛。喜得是如烟竟然还活着,悲的是她被安世耿囚禁,生不如死。如今再次来到这里,无情已全然忘了所有的一切。

熟悉的场景触发了无情的尘封的记忆,恍恍惚惚的记不真切,脑袋里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啊!”忍不住叫出声来。

“你怎么样?无情,”暮雪急忙扶他坐下,伸出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仔细查看,脉搏跳动的非常剧烈。暮雪不敢怠慢,打开包袱,包袱里有些罐子,是暮雪准备的一些熬好的草药汁和药丸,取出蓝色的药瓶,倒出几粒褐色的丸药,给无情服下。

“暮雪,你、你早就有准备吗?”离陌惊讶。

“嗯,我们这一路回去,遇到他熟悉的场景,他一定会有所触动,刺激过于强烈会对人造成二次伤害。”

“哦,这样啊,那你这药起什么作用?”离陌看着暮雪,心里祈求老天别再折磨这两个相爱的人。

“这个药宁心安神,能让他少受一些伤害。”暮雪仔细查看无情的神色,还好问题不大,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转向离陌,:“离陌,你们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他的反应会那么大?”

离陌:“也没发生,我们追着温温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遇到安世耿派人送她的王妃到陇西,在这里我们起了冲突,后来安世耿赶来,我们打了一丈,我和无情就被打落到了悬崖下面,然后被公主你救了。”

“安世耿的王妃就是如烟,对不对?”,吃了暮雪的药,无情的头痛好了许多,听离陌说起和安世耿的那一战,问到。

“嗯,如烟不知为什么成了安世耿的王妃,并且,她在囚车里一直一动不动,被安世耿施了失心术。”

“如烟后来怎么样了呢?”暮雪问

“我们虽然受伤了,但安世耿也没讨到便宜,损失惨重,匆忙间带着如烟离开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何时天又下起了雨,雨声沥沥中,暮雪觉得很压抑。沉默了一会儿,向离陌说:“离陌,给我讲讲崖余和如烟的故事吧”

离陌想了想,还是一五一十地把无情和如烟的往事说给暮雪听。

“他们的感情一定很深吧?”

“是啊,我到神候府去的时候就听说了他和如烟的故事,如烟在出嫁的那一天在花轿里自杀,无情悲痛欲绝,一直走不出这段往事。可是后来,我们竟然遇到了还活着的如烟,我从没见过无情那样高兴的样子。他是真的很爱如烟。”

“不过,……”离陌看着暮雪,“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无情现在爱的人是你!暮雪。”

“不,崖余不是无情,崖余爱暮雪,可无情爱的是如烟,他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的。”

“不会的,无情那么爱你,你们经历了那么多,彼此相爱,即使他恢复记忆他,他最爱的还是你!”

暮雪知道,离陌不过是安慰她才这么说。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以无情的性情,一定不会抛下如烟,从而陷入两难的选择。这是暮雪不愿意看到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情况是缺少导入R包
    lyblyblyblin阅读 44评论 0 0
  •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徐志摩 今天上午四小时车程,我们由牛津来到了剑桥城。与牛津(Oxford...
    一坨熊孩子阅读 261评论 0 2
  • 作者:午后三点 01 如果我们问身边的人,情商是什么?他或许会告诉你:会说话、人脉广、懂事故,甚至有时情商还会被说...
    艾熙子阅读 662评论 0 3
  • despacito,西班牙语,译为慢慢地。 我想,我要慢慢地走。 不知道有谁说过,人都是负重前行的。我们背负着他人...
    墙外秋千阅读 892评论 0 0
  • 喜欢那片松林 阳光漏过枝杈的间隙 斜洒在已没了光泽的石板路上 硬底儿的凉鞋踢踏着老旧的尘土 在初夏微凉的傍晚 清风...
    萱北阅读 205评论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