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八

父亲死去时的面孔,叫我不能相信,这样就是死了,我觉得他和从前干累了活儿之后的沉睡模样差不多,让我不忍打扰。

  从开发区急匆匆往回赶的时候,天已漆黑,老公载着我,泪水迎着风滑到耳后,就连摩托车的嘟嘟声也像在干嚎,我以为我到了家会扑上去撕心裂肺似的痛哭,可是看见父亲的时候,他那躺着的遗容,还是像先前的面目,微张着嘴唇,合着眼,像极了从前干累了活儿之后沉睡的模样,几乎要使我的手伸到他鼻子前面去试探他是不是其实还是在呼吸着。父亲的生前,我老惹他生气----这让我在以后的生命里不能轻易原谅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父亲的离去让我深感生命的脆弱,“生老病死,苦苦相依”——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2006年的冬天,父亲——那个聪...
    忆远阅读 357评论 2 4
  • 杨素文用手点击了微信通讯录里的张凯,又点击了右上角,最后视线在加入黑名单和删除之间略做了犹豫,最终她选择了删除,带...
    阿尔山的梦阅读 57评论 0 2
  • 《艾拉尼的疯人院》这幅画的名称取自传统地名,强调作品表现的是某一特定的纪念地。虽然采光层次不太明显,但构图具有这一...
    罗艳2017阅读 210评论 0 0
  • 人圭雨路阅读 82评论 5 4
  • 回归到一天的生活,不紧不慢的工作了一天,这样充实的生活很幸福,很安静,看看自己的六时书,今天也没有升起很多的负面情...
    柔光宝宝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