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希望我的人生是一本教人积极向上的书(成长篇:上)

字数 13991阅读 227

有很多A站的朋友通过群里,评论等方式问过我的一些个人经历,我每次都会根据其问题一一回答,虽然每一次都有各种不同的问题,但基本上都围绕着两个话题,一个是情感,一个是关于我个人。跟我不是特别熟的人通常问我一些情感问题,跟我认识时间长的总想把我这个人的一切挖掘出来,想要知道我的一些人生经历之类的。

我刚出生时候家里很穷,只是那时候我还是个婴儿根本记不住,听我姐说我刚出生时候我妈去医院生我,当天晚上出生,然后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就起身穿上羽绒服和大衣站起来走了,那时候生孩子还是自己家自卑热水,我姐当时拿着热水壶跟着我妈,我爸也拿着,那时候是十一月份的冬天,可能是二三十年前下雪来得特别早,听我姐说那时候还下雪,生完我后我妈不愿意多占一个床位,多付过夜的钱,因为那时候家里穷,我妈想的是剩下这个钱给我买点什么,中途好像还有什么事,是跟我爸有关的,好像是因为拿热水的问题,当时热水不够所以让我姐去小卖部家老奶奶哪里要的,总之是对我爸的不满,但是我妈总不让我姐说,我姐每次也都是偷偷告诉我,我出生的事也是我姐在客厅偷偷告诉我的,后来被我妈打住了,因为和我爸有关。

后来家里做买卖跟另一家人争地方,那时候都是谁先到谁先得,就跟有些地方抢车位似得,但后来有人管理了,我妈就抱着我去人家家里送烟送酒希望能得到,但是管理人不在家,他老婆在家,于是我妈就跟人家老婆聊了起来,而且聊得很好,特别高兴。

聊得差不多了门口进来一个人,管理人醉醺醺的回家了,跟我们家争地方的请人家喝酒了,我妈觉着这个事要完了,但是他老婆极力帮忙说话,说抱着我也不容易,孩子还这么小之类的,但是管理人的态度就是送客状态,听说这时候我伸手要管理人抱我(我觉着可能我小时候的意思是要揍他。)

我妈就哄我,我还是伸手要他抱,嘴里说着不知道哪个星球的语言(或许我说的是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这个管理人没有醉酒,只是喝酒了而已,他伸出手抱了我,我妈不太愿意,但我还是伸着手让他抱,最后他抱了我,我看着他笑,我妈抱回我来,管理人说先回去吧,明天该怎么出来还怎么出来(摊位有我们家份的意思。)

隔天去摊位那里,位置有了,管理人给了我们另一处位置,那个位置虽然大但是并不太好,因为那里人流少,是属于在门最里面的位置,不过没要钱,小时候的市场是一个很大的通道,前后两个门,前门开后门关,后门靠着马路,大约过了两个多月后面大门打开了,客流从那时候开始源源不断,生意变得开始好起来。

与此同时我爸的野心也随之到来,开始各种借钱贷款要做大,后来一帆风顺,我妈也开始做自己想做的生意,开了冷饮小摊,在变成店,等我长大记事的时候冷饮店已经开了连锁店,衣食无忧,老爸也各种出国开厂生意,老妈也是越干越大,我姐送出国读书了,老妈为了让老爸轻松越干越大,老爸则可能因为男人的自尊吧,也无法停止脚步。

两人开始长时间外出生意各有各的生意,那时候我五岁多一点,或许是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妈一直都不太相信外人,一直都要亲手照顾我,但是生意越来越大,加上身边靠我妈活着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妈开始将部分分店以超低价股份制给了亲戚,我舅舅,我妈的弟弟。

我妈不停的空出时间来照顾我,到我6岁半的时候,我学了一句幼儿园里老师说的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跟我妈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之类的,当时对我来说我P都不懂,只是学老师而已,我妈去继续自己的生意,我爸每次回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晚上9点多或者更晚,我不知道,因为自己早早就睡了。

幼儿园上完,开始要上学了,我开始了我的寄养生活,寄养在亲戚朋友家,老爸因为出国做生意要在国外一段时间,老妈经常回家照顾我,但是每次这样来回跑也是很辛苦的事,众人劝说寄养亲戚朋友家,他们会好好照顾我,我妈始终舍不得,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了,爸妈都很上心,不管外面多忙都回来带着我办理了一切,我爸带我去买学习用品,我妈帮我整理书包,做我爱吃的菜,那天我爸也下厨了。

我妈嫌弃我爸做菜烟多跟我爸说少放油,到处都是烟,我爸淡定的回她我就没放油。那天晚上吃完晚饭后他们跟我说要上学了,好好听老师的话之类的,然后告诉我要去大舅舅家住一段时间,上学放学,吃饭睡觉等等,当时对我来说挺高兴的,因为能跟我哥哥一起玩了。

后来确实住在一起,大舅和大舅妈对我特别好,我很满足,只是两人感情不太好,时常吵架,紧接着到了我哥哥初三那一年,那时候我还不到9岁,因为家人怕我打扰我哥哥考高中,于是将我寄养在了朋友家,现在长大了自然理解了,如果是我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我出生的城市和环境不是特别好,家里有钱了自然将我送到好一点的城市和人家生活,但也因为这些大人朋友们之间特殊的条件,我也经常换城市,换学校换同学换老师,也被很多人欺负过,也有很多好朋友,好同学,但后来换的太勤,这家三四个月,那家半年,这家七个月,这家不到一年,换来换去自己也开始害怕交朋友,在一起相处有个好朋友固然是好,但是分开时候那种感觉更难受。

毕竟当时的我只是个小孩子,感情世界比较丰富,小学3年级的时候我寄养在了重庆,那家人是我爸妈的朋友,他们对我挺好,只是他们的孩子不友善,小女孩,比我小一年级,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她喜欢吃宫保鸡丁里面的花生。我就一点一点的挑出来,然后一次性倒在她碗里,想给她吃。或许是因为寄养的问题吧,我很会看别人脸色之类的。

她没有按照我预想的那样高高兴兴的吃掉,而是生气的把碗一推,把筷子一摔表达自己的不满,她妈妈自然很不高兴的说了她还夸了我,这一夸后她紧接着哭了,也不吃饭了,自己走一边哭去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跑到厕所的窗边发着呆。

后来喜闻乐见的我又换了地方,去了一个更不好的地方,那时候是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学校要求写日记,我就这么实在的写了出来,我在这户新人家,住的好吃的好,只是他们家的儿子老欺负我,男孩或许天性如此,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往我衣服上吐痰,骑自行车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踢我一脚,他爸妈给我买衣服时候他用牙咬他妈衣服,打他妈,扒我裤子等等,他爷爷不闻不问看见也当不知道,偶尔看见我动手会把我拉开,然后说要把我赶走,他奶奶就直接不管谁对谁错上来就是一顿喷我,这篇日记写完后老师叫了家长,我妈把我送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地方,那时候我自称11岁,大人眼里9岁。

四年级下学期我见到了马自达,马自达也刚从别的学校转过来,马自达头发还挑染着,一部分黑,一部分黄,他跟我不是一个班,马自达是朝鲜族,这样的造型并不是特别稀罕,他被班里同学欺负,在走廊好多人看,我过去的时候也看了下,不敢上前,直到那个同学对着马自达吐了一口唾沫在衣服上,我上去拉开这个欺负人的同学,然后我俩打了一架,我远比我自己想象中能打,他跑了,回到自己班,马自达看着我没说话也回到自己班,他跟那个欺负人的一个班。

我的班级在四楼,他们在三楼,放学的时候我值完日,到了三楼看见马自达把那个同学一顿狂揍,马自达很能打,但是他爸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干爹干妈,对他说敢在学校打架就让他在马路上睡觉,那天放学后这个同学又找事,结果被马自达打的跟唱戏的一样。

五年级的时候我跟马自达同一个班了,他对我很好,买吃买喝买玩的,弄得我一度觉着这家伙是不是喜欢我,当马自达跟我说那时候我帮他那一次的时候我完全记不起来,是有这么个事,但我不记不清了,后来我总怀疑他认错人了,小学六年级上学期还未结束我又要离开这里,马自达去送我,马自达哭得好丑,本来就黑,一哭更难看了,我在车上隐约能听到他说找他玩,找他玩。

我以为我会像一样以前离开这座城,离开这个省,但结果说是离开只不过是去了隔壁城市而已,最后一个假期的功夫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和马自达以前上了六年级,初中,初一,初二,初三上学期....

初一,初二,初三的时候我利用暑假出去做了暑假工,像是在烧烤摊帮忙和烧烤摊帮忙以及烧烤摊帮忙,最后也有在洗车店工作过,讲道理钱不缺,只是无法开口跟家人要,而且自己是要买东西送人的,玩心也占了一大部分,但对我来说那段时期的暑假工很开心,烧烤摊是一家三口,老板,老帮娘,他们上大学的儿子,儿子烧烤,老板炒菜进货,老板娘结账招待客人,他们还有一个饭店,就在不远处,他们觉着夏天烧烤摊比饭店好得多,就在饭店门口摆了个烧烤摊。

有一次遇到来检查的,其实不是查我的,是查卫生什么的,那个人看到我多问了一句我是干什么的,问老板娘,我走到烤串的那个哥哥面前说哥哥,什么时候回家打游戏机?我吃饱了。然后我又对着老板娘喊舅妈,什么时候走?后来就是老板娘临场发挥了。

初三上学期马自达因为跟同学打架被学校开除了,马自达没有什么错,对方挑事挑了不止一次,马自达开始在家玩的状态,后来家里各种安排上了个大学,那时候我已经正式参加工作了。

我初一初二初三的班主任都让我做过她们私人的事,初一班主任让我去超市买什么什么东西,然后买两根冰棍,我跟她一人一根,初二班主任是我们学校最可爱的一个老师,年轻漂亮个字不到160,她经常让我做奇怪的事,中午跟她出去吃饭,下午放学骑电动车带我去附近新开的小店里吃喝,去超市买衣服问我哪一件好看,对我一直特别好,有一次我抽烟被抓到了,她闻到味道了,整个人火的不行,踢我屁股好几脚,又瞪着我不说话好几分钟,然后叹一口气,让我站了两节课,跟我说让我去把我们班卫生区域的口香糖清理了去,我跟同学借了把钢尺,然后我开始清口香糖,一开始是我们班门口,然后一清不可收拾把二楼三楼四楼全清了,然后去室外把水泥地的都给清了,最后一节课还剩几分钟下课我回到教室,老师不在,我把尺子还给同学,他看着尺子张着口发发呆说了一句大哥,尺子让你磨得可以杀人了。瞬间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放学了,同学们都走了,我也准备要走了,班主任急急忙忙的跑进班里来看到我之后生气的说你去哪了!!我说清口香糖了...干净吧?老师愣了下然后笑了,应该是气笑的,跟我说你是不是把全校都给清了?我就嘿嘿傻笑,她送我回家,然后给我爸打电话说了我抽烟的事。

初三班主任是个男的,让我做的事情数不胜数,抽烟的时候还问过我抽吗?他有个电动自行车车灯坏了,让我给他去卖车的哪里修,然后我骑着车去给他修了,回来请我吃了个米线,经常让我做一些跟学校无关的事,但是关系很好,带我去过他家不止一次,吃饭聊天什么的,问我以后要做什么等等。

高中上了两三个月我出来工作了,那是我真正出来工作,那时候我16岁,我爸妈都跟我谈过希望我上学什么的,但最终还是按了我的意愿来,我去了商场这种地方开始了工作,做服务员店员。

我工作认真负责,人人夸奖,17岁的时候我做到了组长,一堆人不服我,明明只是个九品芝麻小官,或许是因为年龄,他们平均年龄23-27,而我只有17岁,这一年上半年我爸的公司遇到天灾,后因不可抗力原因工厂彻底关闭,将钱财分给了那些受灾同事的家人等,我妈这边也连续两年一直不乐观,终于在我17岁下半年也关闭了所有店面,如果那个时候有融资之类的东西该多好....

就这样我家从富得流油变为欠债,虽然钱不多,但是也是房子卖的卖,车也卖的卖,车我都一次还没开过,想想也是觉着好笑。后来回忆起当年这些事,我姐跟我妈说看我给我家里省了多少多少钱,还赚了多少多少钱之类的。

后来我家的日子过的不是很体面,但是我爸妈一直以我为骄傲...

(童年篇完...)

(下一篇成长篇。)

16岁的那一年我找到了一家商场面试工作,当时我并不知道商场也是分商场本身和商场外包的,我在的那家店就属于商场外包,这是一家比较具有综合性的店铺,有娱乐的电玩设备,也有台球设备,还有书店,餐饮店,小吃饮料等等,也有美发,最早我被安排到小吃饮料和电玩以及书店等,每天的工作说累也累,说不累也不累,就是站着一站站一天腿痛,早晨8.30去晚上10.00下班,休息时间就是中午和晚上的两次40分钟吃饭时间。后来好一点,每天7.30小时轮班上了,刚开始的一两个礼拜挺辛苦的。

我刚去面试的时候那家店长不想要我,嫌弃我年纪小了,觉着有点不放心吧,跟我说让我回去等电话,我心灰意冷知道可能是没戏了,就微微鞠躬说了句谢谢,打扰了,然后就关门走出了办公室,这时候办公室前面不远处有个男的从吧台那边拿着一个冰淇淋往台球厅走,走的时候把手里冰淇淋的纸给扔在了地下,我过去捡了起来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这纯粹是我个人习惯问题,这个习惯从以前到现在都有,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去捡,只是比较大面积是干净的时候有一处不干净的玷污了的时候,我就会去捡,比较扎眼的的情况下。

礼貌习惯可能是以为跟我从小的经历有关,再加上马自达的爸妈,也就是我干爹干妈也有影响,朝鲜族的都比较注重礼貌这方面,本身我小时候一直看别人脸色的问题,就比同龄人要老实听话有礼貌的多。

马自达曾经因为学校的不公平待遇和家长的教育方式,导致马自达大动肝火离家出走,随后马自达的姐姐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我那时候是真不知道,马自达姐姐带着哭腔说你见到他,跟他说有什么都会好好说,让他回家,要是他不愿意的话,你多帮帮他,多帮帮马自达,他要钱你跟我说,我给你。边说边哭,在另一边拿着电话的我觉着替他姐姐心痛,我满嘴答应,随后马自达的妈妈也打电话来说了基本同样的内容。

我一直都没有打算去找马自达,因为当时马自达虽说是离家出走,但还能上哪去,无非也就是学校附近网吧睡了一夜,当时还有个人跟马自达关系特别好,是跟马自达同班同学,这个人也是后来到现在一直关系很好的一个,但是从去年开始有些事情在变化,导致我们之间出了很多事情,马自达对这个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从去年到现在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朋友一次,我跟马自达还有这个人,三家属于互相称呼对方家人干爹干妈的感情。

当时我找到了马自达,我说走吧。马自达说去哪?我说你知道的。马自达说我们班主任操他妈不讲道理,听都不听就觉着是我错,我爸妈也有意思,到了学校听老师说后一边骂我,一边让我跟老师道歉,都不知道老师冤枉我。我说你妈做的没错,你先听我说,别激动,因为你妈要在老师面前留个好印象,所以只能这么说,为了让老师以后还能管你,对你好,给老师留个好印象。马自达说你别说话跟个大人似的,我不回去。我说那你来我家吧。马自达傲娇的说就一天,我说走吧。到了我家之后在我的小房间里看书,问我怎么这么多书,我说留着吃,他说吃书?我说废话,这么多书当然是为了看,这都要问。

过了几个小时后我问马自达明天去不去上课,马自达说不去,马自达要走,我说确定不留下来?马自达坚持要走,我给了马自达六十多块钱,马自达走了,第二天我放学的时候马自达在学校门口站着,跟他同学说话,我没有迎上去,我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看了看他身旁的同学们,我自己走开了,第五天我带了马自达见了他姐姐,马自达同意隔天回家,马自达送我回了家,我说今晚你就回去吧,马自达说我自己有数,你上楼吧。当晚马自达回到了家,一切都想没发生过,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我与马自达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经常去马自达家吃饭,有时候马自达的爸爸会开着车带着我和马自达还有马自达的妈妈一起出去玩,终于有一天,马自达说我跟我爸妈说了,让你叫他们干爹干妈,他们同意了。后来我见到马自达的妈妈叫了声干妈,马自达的妈妈很高兴的一直笑,那时候我已经24.5岁了,距离马自达离家出走过了近10年时间。

因为和马自达家人的长期接触,也学了很多他们那边的礼貌行为等等,比如像是见长辈鞠躬点头示意等等。

接着说我把扔在地下的纸捡起来扔到垃圾桶,然后我直接走掉了,我走出店面大门的时候,对面过来一个人一直在看我,边走边看然后走向了办公室里面,这个人是这个店的经理,30+岁,微微秃头,啤酒肚,长得有点像大眼小嘴版的范伟。我继续走,还没到家,手机就响了,店长打来电话说你是刚才来面试的那个吧?明天8.30前来上班,没问题吧?我说满口答应,第二天早晨7.00+就醒了,到了8.00就去了商场等待,但是商场9.00开门,我操?这店长没告诉我后门在哪,我着急的不知道怎么上去,门口也没个保安之类的让我问问,我就跑过来转圈,8.15陆续有上班的人穿着制服来工作了,我混进人群往里走,到了一楼一堆人打卡,我没打,保安大哥跟我说别忘了打卡,我说昨天走的急,放柜子里了,我上去拿,保安大哥说那你从这边上去,那边没开门,我顺着保安大哥的手看过去,跑过去,边往楼上跑边说不好意思,上晚班上傻了。

到了公司后空无一人,不是说好8.30之前来吗?已经8.19了,我走到吧台处,有个女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吓我一跳,她在吃早餐,因为没开灯里面黑乎乎的,她说我们还没营业,我说我昨天刚面试完,店长让我今天来上班,她说店长给面试的?真难得。我一声呃?表示了我的疑问,她说没什么没什么,跟我说不用这么早来,8.25来就行了,我说噢,你来的不也挺早吗?她说我是前台,要早来一会,化化妆吃个早饭什么的。我说要帮忙吗?我不明白我怎么出来这么一句。她看看我说帮我扔了吧。说完把吃完的袋子给我。

我接过来准备扔,她说不用不用,我跟你开玩笑的,然后从吧台里面跑了出来,接着大厅照进来微弱的阳光我看清了她的脸,好可爱...好可爱的一个眼镜娘,这公司前台衣服也蛮有特色的,上身是金色露肩装,下身是黑色短裙,她从我手里拿走袋子自己去垃圾桶那边扔了,问我多大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陆陆续续有人往店里面走,都是来上班的,店长最后一个到,店里有维修电工,安保人员,前台收银,营业员,店员等,站队开会,把我介绍给大家算是认识了,开始工作了。

第一天很累,前两个周都很累,店长说前两个月500,然后开始每个月涨50,最高900,前两个月是试用期,要我好好表现,两个月时间到了,这家店开始清人,开除了一部分人,以不合适未通过试用期考察等理由,还有一些没开除却要安保做店员,店员做安保,这样要在考察两个月,有些人有意见生气的不干了,这样刚好达到店长的目的,与此同时店长挑毛病想把我开除了,基本上除了吧台的那些女同事,其他同事都被重新安排了,维修也只留了两个技术好的,一人一班,剩下四个也用了类似招数开除和逼走。

店长找我谈话,跟我说我那天捡垃圾纸被经理看到了,经理来办公室说刚才有个人捡了垃圾扔到垃圾桶是不是在咱们的员工,我从监控里面是你,经理让我把你留下,所以我本来是不想要你的,你要好好工作,好好表现,听从安排,要不然别怪公司不给你情面。

我只点头没说话,后来店里遇到过很多事情,被客人欺负之类的,客人喝醉酒耍无赖,但这些对我来说只认为是工作必经阶段,自己选择出来工作那么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两个月该转正加工资的时候,店长说辞职的,不干的太多了,没法往上报,所以下个月吧,每次转正都要往上报名单,就你一个人不好报,每次总有理由,经理不常来这边公司,但经历都会通过监控来看我们。

半年后的一天经理说你来了也很久了,有什么想法?我说我什么时候可以转正?经理一脸疑问说你来多久了?我说半年吧,经理说你还没转正?我点点头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经理,经理打开电脑打印了一张纸出来,跟我说签字,我看了下是转正的事情,我签了字,然后又给了我两张纸说一会贴到休息室和吧台。我被升为电玩部分的组长了....

但仅仅过了两个礼拜后我就被撤下来了,原因是店长觉着我太年轻了,不适合管着一帮比我大好几岁的人,等我大了在说,就这样,我被撤了组长的职务,而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三个月后,我在公司的第九个月,总公司高层有人来暗访,然后玩游戏的时候说自己有个戒指掉到了机器下面,我让他在一边坐一下,我拿来扫帚拖把,扒在地上捡,然后没找到,我把机器挪开,他问我要不要找个人来帮忙,我说不用,他们有他们的事情,我把机器挪开发现还是没有,我说对不起,没找到,可能在别的机器下面,你稍等。他说不用,去办公室看看监控是不是别人捡去了,要是的话就算了,我带着他去了办公室,店长看到他站起来说部长,你怎么来了?他坐到沙发上笑笑说刚去完XXX那个店,过来看看。在一旁站着的我不知所措,店长让我出去。

没过多久,经理来了,径直走向办公室里面,早班上完开会准备下班,刚开完会店长就出来跟我说进去,我进去后经理面带笑容看着我,给我介绍那个男的是运营部部长,部长很高,很瘦,看样像退伍军人,他问了我工作的情况,又问了我干了半年才转正是不是真的,我点点头,他说为什么,店长在旁边,我不敢说,他看着我说看你的反应那应该是真的,辛苦你了,一会去仓库领一件制服,明天开始你就是这家店的主管了。

我领了制服,那应该是我第一次穿正装,刚开始不好意思,到后来越来越自信,只是好景不长,一年两个月后的一天公司来了一个人,是总公司总经理老婆的弟弟,他来顶替了我的职位,这一次又是这样,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刚开始的五天店长说他跟着我熟悉熟悉,让我教教他,我还以为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因为我对店里比较熟练才让我教他,第三天的下午,店长找我谈说这个人是总经理的亲人,让我跟他好好相处。

第五天店长让我把制服洗洗交上去,去领一套店员的制服,于是又是这样,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就被撤职了,这次的原因更简单粗暴,之后的一个礼拜内经理找我谈过两次,想把我调到其他店去让我当主管什么的,我说我服从公司的安排,隔天有个人来找了我,之前这家店的助理因为讨厌店长和公司制度两个月前辞职了,据说工资还有一部分没给,他也没要,他来找到了我问我在这里怎么样,他要在某某商场也做电玩,后面简称老赵。

我说恭喜啊,现在当老板了,他说什么老板,我也是给别人干,我现在是那边的经理,管这一切,你愿不愿意来当个主管。这时候我在考虑如果辞职怎么跟经理说,他对我挺好的,老赵这时候对我说你现在多少钱?不过也不重要,你来我这,两倍给你。当时我的工资是800块,老赵后来给了我1600,刚开始,后来给到了2350,这个价钱比现在这个店的经理都高,当时经理才2100。

老赵说不用现在决定,我后天再来找你,你后天早班是吧?你下班前我来找你,晚上一起吃饭。

第二天经理找我问我是不是有事瞒着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时候我还没有决定要离开这里,经理说我都知道了,老赵哪天来我跟他也聊过天,毕竟大家都是同事,要是有更好的发展我也不会拦你,别把我忘了就行了。听到这些话的我很感动,我说我还没决定好。经理说今天不忙就提前下班吧,反正我看XXX也来了,下个班的主管。

老赵口里说的后天来了,他来接了我,跟我在车上聊了很多,到了4.30开车带我去了饭店,到了定的房间内只有一个人在,我当时的经理,我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来坐坐坐,怎么这么慢茶水都让我喝没了要,我看着经理说不出话来,经理姓李,李经理说老赵要请客吃饭,我哪能不来,不吃白不吃,老赵坐下说看见没,多不要脸,气氛变得缓和了一点,坐了十几分钟我们点了菜,然后吩咐半个小时在上菜。

这一天我们都喝醉了,我答应李经理休息的时候有空去店里找他坐坐说说话,答应老赵下个礼拜去他店上班。我以为幸福的开始只是我以为...

礼拜三我把之前店的事都处理好了,来到了新店,这家店还没开,从招人先开始,我接待了数十名面试者,最后确定下来的人数不到30,这家店是一家集团性质的店,背后有更大的集团支撑,集团那边派来了十余号人,但一看全是痞子流氓性质的人,他们知道我是主管后对我还是很尊敬的,只是走路坐姿什么的,怎么看怎么欠扁,半个月后开始营业了,这家店和之前不同,这家店刚开始还比较正规,但时间一长,一切逐渐暴露出来。

这是一家表面电玩实际地下赌博的店,我在店里拿着老赵给的高工资,但是比在之前还受气,之前受公司气,这里是客人气,以前客人喝酒闹事是最烦人的,这里喝酒算好的,绝大多数都是一些边赌边毒的人,他们直接把大麻的粉倒在赌博机上然后拿着烟沾着抽,很多客人都在店里直接拿出瓶子和冰,凌晨的时候困了累了就开始吸食,这其中还有几个是“郭嘉”的人,在这里我挨过打,挨过骂,没有理由,客人输了,大叫着服务员,服务员害怕来找我,我过去笑嘻嘻的说哥怎么了?他给了我一脚,把桌上铁的烟灰缸甩到我身上,骂道草泥马你们是不是穷疯了?mlgb你们一个一个的.....省略100+字,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店铺因为是24小时营业,所以很多同事接受不了都不干了,剩下来的,和来面试的都是沾着痞气的人,也有好好的,但也都被拐带的变成那种人了,后来店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老赵怕我走不停给我加工资,从1400到2350,刚开始的时候第一个月说是试用1400,我知道只有1200,公司就这么定的,那两百是他自己给我掏的。我们店是跟广州那边合作的,广州派来了一个老师傅来这边,这个老师傅很喜欢跟我说话聊天。

一次谈话中他问我工资多少,我说2K5,其实只有2350,他说哇靠?这么低?他说我们公司要在长春那边搞个新店,你有没有兴趣?我说不去,太远了。他说你这边工资这么低,还整天受这么多气,我是看你人不错才告诉你,我可以推荐,公司的人肯定听我的,你像是这里其他人都跟流氓一样,我才不推荐他们,你考虑下次,工资最起码给你加到3800,管你吃喝住,住得又近,基本就是没有什么开销,每个月还有100话费补贴和200烟钱。

回到家之后我说了这个事情,我爸不同意我去,我妈也不太同意,嫌远,虽然钱确实多,我也很犹豫,之后我们有沟通过几次,逐渐已经有点让我自己决定的想法了,老赵跟我说听说你要去长春?我说我没决定,老赵说我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是你要辞职我也会按照正规流程来,少了你,这个店正常一点的人可能就剩下我自己了。老赵说完笑了笑,我附和着笑了一下,老赵又说但是李X估计会同意,我是不是应该向他学习。说完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走了。

我坐在办公室发了一会呆,店铺的会计推门进来看到我叫了声主管。我点点头,她坐下开始算账,没多久算完跟我说话,她说主管你多大了?我说你认为呢?她说你看起来跟18.9岁似得,我说谢谢,她说我听老赵说你都24了,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你真年轻,我笑了笑,这时候我想起那天喝酒老赵和李经理说的话,他们告诉我在新的环境会有人不服我,不因为别的,就是年龄,有些人就是这么肤浅,你要会装,别说自己多大,要不然就说大几岁给自己。

说大几岁?说大几岁?说大几岁?对,说大几岁,然后我装的像一点,这样就可以了,这样我就有了新的身份,最初开始我只是在这家店用老赵给我的假年龄在工作,那时候我19,对外年龄24岁,之后的几日里出了一件事,店里一个女客人是从隔壁市来的,那天有个服务员请假,所以我帮了很多忙,这个女客人年近四十,听说她爹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有军方背景,她玩捕鱼机,然后把包碰到了地下,我刚好看到捡了起来,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谢谢,我也没打算这些人会说,我刚要走,她说等会,先别走你。

你新来的?我说不是,我是这里主管,她说没见过你,我说我这个礼拜刚倒过班来,她拿出三百块钱要买游戏币,有同事看到后赶紧过来要去买,她把钱往后一收说不用你,你给我买去,我接过钱来去前台买了游戏币,前台的女同事说主管你亲自来买啊?我笑了笑,回去的时候我放在游戏台上,这个女客人看着我说投,你给我投币。我去吧台拿手套,她说你去哪?我让你投。我说我拿只手套,我拿了手套给她投币,右手正投,左手反投,这样还快,最后那些我用推投的方式投了进去,她说挺厉害啊,当主管是不是要投币快?我笑着摇摇头。

刚要走,她抓住了我让我先别走,坐在对面的客人站起来走了,一台机器上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玩,她拿出钱包来,拿了三百块出来让我转过去,我微微转了身过去,她把钱放到我屁股口袋里,然后掐了一下我屁股....说你要有事就先忙,没事就在这陪我。

我说那我先把该做的事做了,我回到办公室把钱拿出来给了老赵,老赵说你什么时候欠我的钱?我说我没欠你钱...然后刚才怎么回事,全说一遍,老赵说,那你别去帮忙了,这老娘们不是个好东西,她自己有个电缆厂,然后爹挺有本事,她爹挺好,她听说人很爱玩,结了两次婚都离了,你这样嫩的她正喜欢,你别出去了,要是太忙我就去帮帮忙。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后来她见到我一样骚扰我,我总不能每天都在办公室里面呆着,越来越大胆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终于有一天我在办公室里面跟老赵说事的时候,她直接没敲门自己闯了进来,过来让我陪她去玩游戏,老赵和我虽然无奈,但不敢惹,我说我有点忙一会,老赵也说有点人事上的事安排,她说那你快点,她走了,老赵说你去长春吧,去长春总比待在这强,一切都像是被安排好的,我摇摆不定的时候出了这么个事,最后买了票去了长春。

去了长春我用了新的名字假的年龄,我说我叫刘硕,24岁,长春这边的负责人是湖南的,他第一句说的是你就是孙大哥介绍来的?我说嗯,他说小伙子长得很帅嘛,你多大叫什么?我说刘硕,24,这个负责任公司都叫文哥,文哥说看不出来啊,我怎么听说你不是叫这个名字,我说孙大哥可能记错了,再加上普通话不是很好,文哥说那倒也是,孙大哥普通话确实不好,一会让大伟带你去宿舍安置一下,明天来上班。

大伟是沈阳人,人特别好,据我所知大伟好像也只是他自称的名字,不是身份证上的名字,我在长春工作还是很愉快的,只是没有做主管,做了维修,表面维修实际上是负责赌博机的分数,这种来钱很快,不仅有原本的工资,有时候客人还会高兴的时候给你买烟买东西,偶尔也会给你个几百,这时候马上要20了,店里面女孩偏多,前台有一个一直跟另一个前台说多么多么喜欢我,虽然没跟我说过话,前台A告诉前台B,前台B的男朋友跟我一样是负责分数的,她希望前台B的男朋友能告诉我看我什么意思。

我的桃花好像也就是那时候开始的,前台A喜欢我的事,弄的店里面很多人都知道,这时候一个负责店员直截了当的问我休息时候能不能陪她去看电影,跟她出去玩,我不是特别愿意,但没拒绝,我说我尽量起来吧。我们早晨8.20上班凌晨2.00下班,第二天休息一整天,连续这几年的晚班和这种生活方式导致了我各种身体上的不适,她问了我电话多少,说起不来给我打电话,我给了。

第二天休息也确实打了,我说我还没起来,她说中午过来,我说过来?什么过来?她说我去你宿舍,你宿舍在哪?我带午饭过去。我说不用了不用了,下午一点见面吧,我再睡会,她说真墨迹,挂掉电话后,11.20分我还没睡醒,她就来了,跟我同住的同事给了他钥匙,我同事还以为我们会发生点什么,午饭时间还偷偷跑回来,我在梦中隐约感觉天地都在晃,然后我醒来看到她在床前晃我,我拉起被子蒙住头说你怎么进来的?她说起来吃饭,快点啊。我说你先出去,关门,她说你至于吗?又不是个女人。

她出去后关上门,我换上衣服,低着头去了洗手间,洗漱完出来,她坐在餐桌前说你怎么那么慢?跟我同住的同事这时候也敲门,我打开门他嘿嘿笑说干哈捏?我说刚睡醒,他说你这个睡是哪个睡?我说什么?他说我先进去,然后看见她在餐桌前等着吃饭,失望地说了声就真吃饭啊?我说那还要干什么?他说你虎啊?那个什么,一会吃饭要是需要什么就去我床头柜拿,明白我意思吧?我走了。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不敢确定,坐下吃饭,然后也没出去看电影,在宿舍看了看电视,晚上她说要出去溜达溜达,我就陪着她走来走去,走了半天也没决定要去哪?我问她你要带我去哪?她说你要气死我了,你怎么那么笨。算了算了,回家。然后就没然后了...后来我同事听说她也喜欢我,但觉着我对她没意思。

过了半个月后来了一个新的部长,她们那边叫部长,我们那边叫主管,她写了张条,给每个人都写了一张,上面写了自己电话和名字,我收起来后,看到跟我同宿舍的同事阿杰上面的内容怎么跟我不一样?怎么他们都是一个手机号,我看了其他同事也都是一个手机号,我的纸条上一个名字两个手机号,一个写着公,一个写着私,我心想怎么不写母?长话短说,她整天跟我开玩笑说要嫁给我,要跟我拍婚纱照,有人发传单,影楼拍摄,她说咱俩去吧?我说我太矮了身高不够,她说没事我更矮配你正合适,而且可以踩箱子,多好,行不?我就笑笑不知道怎么应对,后来也是到处跟人说我要跟那小孩结婚,那小孩指的是我,她23,她知道我24,她说我长得像小孩,所以一直叫我小孩。

后来我打电话跟她说以后别说这种话了,别人都误会咱俩什么关系,不太好,她说行,那我知道了。后来在公司我们以朋友方式相处,但也听到少数疯言疯语,说我跟她分手了,好笑,我跟她就没在一起过。一切风平浪静直到有其他店不正当竞争,所以后面发生了紧急情况,这部分有关暴力情景,不多做描述,我要离开这里,因为情况特殊我没有住宿舍,而是住在外面的旅店,因为担惊受怕,所以有时候一晚上能换三四家旅店,总觉着睡不好。

现在想想自己就是想多了,跟自己没关系,他们又不会把我怎么样,目标又不是我,陌生的城市,我能依靠谁?当时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后来有人给我打了电话,她可能是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的一个女孩,她现在可能已经结婚了,我们在公司说过的话很少,她是我们店里面最漂亮的,主动跟她说话的人有很多,但不包括我,她笑起来给人感觉有点傻,她不经常笑,她总是让我觉着她在发呆或者受委屈的感觉。称呼她叫筱筱吧,(CX如果你看到,我希望你能联系我,我找过你,可你不在长春了。)

筱筱在我走之前跟我见了面,我们都没有把话说明白,都是说得很隐蔽很婉转,一直到我说我要回青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筱筱说我跟你走吧?我说不行。她略带委屈的说我要跟你走,你都不要我,还这么肯定。我说不是,我只是考虑到很多别的因素,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你最起码要经过你家里人同意,而且我听说你家里人给你安排了相亲,她低头不说话点点头默认,我说如果跟家里人说来得及吗?她说他们会同意我就不会说现在就要跟你走了。后来我们又聊了很多,她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走,我走的那天长春下着雨,在我印象中这是我来这么久的第一场雨。

我觉着自己好笑,怀疑自己是楚门的世界,一切的发生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我一边走雨一边下,下雨天不是很好打车,我感到莫名难过,眼圈变红,终于揽到一辆车,我上车把行李放好,在车上看着行驶过我曾经上班去的路,然后开到火车站,我下了车开始排队,上了火车放好了行李,看着手机,有一通未接电话是来我宿舍吃午饭的女同事,我拨过去她说你走了吗?我说在火车上了,她说你还回来吗?我说不知道。她说你会想我吗?我说会。她说不准换手机号,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又打了筱筱的电话,无人接听,再打,无人接听,再打,听她到有点发抖的声音说你到哪了?我说火车还没开,筱筱细弱的声音从手机传到我的耳朵里来,让我觉着很心痛,她说我是不是说得太晚了一点?我早点告诉你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这时候火车开了,看着眼前缓缓流逝的风景,逐渐加快了速度,我真的离开这座城市了,为什么我会觉着这么难过?明明我小的时候这种事情经常经历。我忍不住眼镜再一次变得红了起来,嗓子也感觉很难受,千言万语最后只能说出一句对不起,筱筱听完之后哭的更厉害了,我说我真的想带你走,特别想。她嗯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离开了长春之后我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地方,有很多人知道我回来了,只是我没有出去见任何人,两天后李经理找到了我,我去了这家熟悉的店铺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只是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的手机被偷了....而从监控里面看不到,李经理说在旁边开了个新店,让我去当店长,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找手机!!!我说过几日我有更重要的事,手机最后还是没找到,我要彻底失去你了...筱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