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若幽兰,寂如莲花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知秋|文

山水无言,为尘世至美,是万籁中的俱寂,是莲开于寂池而不孤,兰生于幽谷而不冷,风动无声,独倾寂静的心城。

——题记

一些字,尚未成文,却已然让人唇齿生津,比如美,比如寂静。


寂静里透着素然之美,似一季薄薄的心思,在花自落的自然凋零里,散发出的一枚浓烈的清幽气息,或是,触目,横斜,于千万朵绚丽中,只寻得三两朵赏心的私密欢喜。


【静若幽兰】


兰,止于静,唯生于幽谷独具丰韵,芬芬犹存,气节不泯。


植物的美,大抵是在自持与端庄里惊了光阴,一个人的灵魂,若是能在一株兰里安然行走,必然能走至山河岁月的尽头,看到最美的细水长流。




那美,是属于你自己的,你一个人的!


你若,自静中而来,定不会被纷乱的世相,迷离了目光,更也不会被忙乱的世足,惊扰了心湖。




东晋陶渊明有诗曰:“幽兰生前庭,含蓄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可见,那院中的幽兰,正是他走出迷惘的一方碧海蓝天,更是他不随波逐流的高尚节操的再现。


静中修得心性如兰,必是人中君子者。爱国将领张学良酷爱兰,曾为其作诗“长绿斗严寒,含笑度盛夏”,并评说,兰香淡,其姿也雅。




文字的美,终是于倾情里触动人心,如果字里透着兰香,花不沾衣,定然是深邃的通透,美的清幽。


想纳兰词里人生若只如初见最为神秘,它可以让一株平凡的花木在心上落下诗的韵脚,满目生青翠,若能独守这一色静好光阴,即便在旷远之外,亦可织起一城繁花似锦。


undefined


繁花可织锦,幽兰最动人心,安静地做一株兰,便会有一份气定神闲的心境,即使身处逆境,也依然会于静中,执一份看到繁花之处如何再生繁花的笃定。


【寂如莲花】


寂而清,不孤,如莲花。


时光有寂色,便也有了莲的温热。


女子心上一朵莲,如是,那眉目里透着望尘莫及的高洁,香远益清,芳姿娉濯,于繁花之中自然是只可远观的姿色。




心有莲,字里便会开出一朵圣洁的优昙,如雪小禅。


读雪小禅的字,可以很容易触摸到她一朵纤尘不染的心,而她,却始终在尘世的烟火里自由行走,想必在她心里,是有一朵莲花的。那带着檀香的每一个字,是寂的,是静的,是在寂与静里焕发着干净气息的美。




美与寂静,于她,浑然天成。


她说,那朵莲花,要经历了风雨,经历了伤害。然后,依然傲然,依然带着跋扈的清凉,带着那种低调却从容的温暖,和出了污泥却仍然不染的素贞。那朵莲花还要有最清澈的明媚,最邪恶的妩媚,最动荡的平静,最不动声色的潋滟。


无疑,这是在时光淬砺中生成的高不可攀的寂寞,也正是因为,她在心里种了一朵莲花,所以,我们听到了大自然里最纯净的声音。




记忆,若能在这纯净的声音里,浮现光阴里曾经温暖的片段,那人,那事,那物,依旧如初见般静好,于是,便不可不相恋。


那便,在心里种上一朵莲吧,让每一缕心香,都绽放成最柔软的花瓣,把所有未了的心愿,放逐于木鱼声声,不问莲开几度,只为,让这一弦清音,播种下天涯里永不迷失的归途。




时下,恰逢莲开,于深深的午后,沐风,立于青青柳岸,以最安静的姿势,赏一池欲放的白莲,内心的清凉,自不必言说,任由心声,在这开合之间舞动,倾城。


这绝然的寂,艳丽,深邃,直达心底。


从此,再也,不曾离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