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车厢里的声音》(原创)

                            车厢里的声音

        月台上人山人海,玄子挤过人群来到第二个站口检票。玄子每年至少回一次老家。从飞机到动车再到现在的绿皮车,玄子回一趟老家要跑大半个中国,换乘三四次车程,耗费几十个小时。

        “哎呀,让一让啊,让一让啊!”一个老汉背着一大袋行李从玄子身边挤过,后面拖着两个小女孩一边大声喊,背上用麻绳织成的粗糙麻袋被行李撑得像个随时要破裂的气球,完全盖了老汉的身体,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行李包在走动。老汉挤开了一条缝隙,后面两个小女孩和一个和他一样老的老妇紧紧跟着。

        刚刚踏进五号车厢,玄子就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好像是泡面里夹杂这些许汗味,再加上穿了几天没洗过的袜子的味道,还隐隐约约感觉有奶茶和饮料没有喝完,留在瓶底发酵的,或者不小心洒在地上久了没人打扫而发霉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夏天走过垃圾桶旁边的时候,突然飘来一阵酸臭味一样。玄子从一进车门就被人群挤得动惮不得,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挤到自己的位置上。车厢里面大部分是农民工,还有一些学生和其他人。玄子轻轻坐下,快速扫了一眼。对面是位很漂亮的女孩子。瓜子脸上刷了很重的妆,白白的脸上零星凸出几个即使是用浓妆故意盖住也能分辨得出的鼓鼓的痘痘,樱桃小嘴抹着浓浓的口红,睫毛刮的可以一根一根数的清楚的样子。一头染过的淡黄色的长发沉沉挂在两肩膀上,显得很好看,但是可以看出,已经有好多天没有洗了。玄子看了她一眼,那女孩低着头玩手机,根本没有注意到玄子,那样子仿佛除了手上的手机全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引起她的注意了。玄子左边是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莫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很活泼,圆圆的脸蛋,斜扎着一个可爱的小马尾辫。一会看看窗外,一会看看人群,老是在问妈妈很多问题,可是妈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玄子斜对面是个中年男子,一上车就睡着了。在离玄子前方两个座位的地方有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妇女抱着个婴儿,她没有位置,站着哄着怀中的小婴儿,好像婴儿刚刚睡醒,母亲不断的摇晃着身体生怕小宝宝突然哭起来,旁边的位置上坐着四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正在大声的玩扑克。整个车厢拥挤得好像站着都要垫着脚尖似的,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味道。

        列车开动了,强烈的顿了一下。

        “哇啊...哇啊...”突然妇女怀中的小宝宝大声哭起来。声音尖锐而刺耳,盖住了车厢里所有声音。哭声越来越大,车厢里那本来就让人窒息的元素里突然又加入一种让人烦躁不安随时都可能爆发发泄一下的催化剂。

         “红桃k啊我。”

         “我黑心A啊,我压!”

         “到你了,喂,快点!娘的。”

          四个打扑克的大学生声音突变骤变,越来越大,好像不甘示弱似的。

          “哇啊...哇啊...”那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好像是被某种东西吓到了。

          “我赢了,哈哈,洗牌啊,赶紧洗。哈哈!”

         “洗就洗,凶啥这是!”

          “哈哈...”

        打扑克的声音越加激烈,哇哇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两种声音已经大到无法附加的地步,好像在比赛似的。穿红色衣服的妈妈一直在使劲的努力哄着小宝宝,眼睛撇一下周围,好像在为宝宝的哭声感到不安,和为宝宝的哭声影响到周围的人而表示歉意似的。此时玄子对面那个女孩抬头看了一下周围,好像是列车的一顿或者车厢里那比赛似的声音惊到了她,让她从那醉生梦死的手机世界里回过神来。看见对面的玄子,她眼睛猛的亮了一下,在玄子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小樱桃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的,突然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表情好像是在一个露天的茅厕里发现金子似的。玄子左边那个扎着小马尾辫很可爱的小女孩听到刺耳的哭声,也停止了四处观望,惊慌失措的,眼睛一直盯着哭喊中的宝宝。然后使劲摇晃身边的妈妈说:“妈妈...妈妈”。好像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到了,努着嘴也要哭出来的样子,嘴里只知道喊着‘妈妈’两个字。可是身旁的妈妈没有回应,一声不吭,慢慢闭上眼睛。

        玄子起身努力挤过人群。在他起身之时对面的女孩子猛地抬头,眼睛一直跟着玄子,脸上突然诧异起来,嘴边又开始微微张开,可是又是欲言又止。

       “阿姨,您过去做我的位置吧。”玄子轻轻的说。

       “啊...谢谢你啊。”宝宝妈妈连忙向玄子说谢谢,严肃紧张的脸上挤出了一点点礼貌式的笑容,额头和鼻子渗出了一大颗一大颗汗珠,想必是摇晃的车厢和哭闹不止的宝宝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了。玄子帮忙挤开拥挤的人群,宝宝妈妈小心翼翼挤到玄子的座位上,正要坐下的时候,车子又顿了一下,身体突然失去平衡,左脚猛的向前夸了一步,不小心踩到了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的鞋上。

       “啊...”女孩子大叫一声,好像是被电到一样,脚迅速收缩回去,刚刚还带有一点点笑意的脸上顿时变得苍白无光,然后蹲下身子,很用力的擦着鞋子。可是怎么擦都没法把鞋子擦干净,鞋面上永远留着几点好像用湿漉漉的泥巴做成的印章印在上面一样的污点。女孩子抬起头,用一种几乎怒吼的眼光看着宝宝妈妈。即使是宝宝妈妈连连说了很多声对不起。可是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减轻她的愤怒。从她那既痛苦又无奈的表情上可知,她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女孩子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子,无奈的低下头,又玩起了手机。好像鞋子上面的那个“印章”一直从鞋子印到她的心灵里面一样,让她痛苦不堪。

        宝宝妈妈裸下衣服,喂宝宝喝奶,尖锐而刺耳的哭声停止了。比赛式的打扑克的声音也跟着安静下来了。突然间车厢里面的声音都奇迹般的安静下来了。列车又顿了一下,车厢又恢复了平常。扎小马尾辫的小女孩看见小宝宝不哭了,也开心了起来,凑过来和宝宝妈妈一起逗着喝奶的小宝宝,圆圆的脸上又恢复那天真无邪可爱的笑容。

         玄子微笑望着窗外,列车在极速前进,家乡那熟悉的风景在窗外飞奔而过。突然他心里冒出许多声音,有婴儿的哭啼声,有打牌的叫喊声,有美女的惊恐声,也有天真无邪可爱的小女孩子的笑声。这些声音好像一直在他心底响着,撞击着自己的心灵,可是突然它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自己那颗热乎乎的活生生的心脏的心跳声。

         “呜呜...呜呜”又是一声鸣笛。车厢又是一顿,列车冲入了隧道消失在黑暗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