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fluence of Time and Place

在欧洲,亚洲或者南美洲长大的人有着非常不同的守时观念。就像丹尼尔解释的“迟到五分钟虽然晚了但是在美国的商务会面中是可以容忍的,但是,迟到30分钟在阿拉伯也是正常的。在英国被邀请吃晚餐的时候迟到5-15分钟是‘恰当’的迟到;一个意大利人也许会迟到两个小时;埃塞俄比亚人会迟到更久;爪哇人甚至不会赴约,接受邀请只是为了给邀请人一些面子。”不同的物种起源也意味着不同的食物口味。你也许不喜欢纽约牛排和法国薯条,你也许渴望“生的猴脑”或者“干骆驼粪熏制”,“新鲜骆驼血冲洗”的骆驼奶酪。社会学家罗伯逊简单的总结了全球饮食的差异范围:“美国人吃牡蛎但是不吃蜗牛,法国人吃蜗牛但是不吃蝗虫,祖鲁人吃蝗虫但是不吃鱼,犹太人吃鱼但是不吃猪肉,印度人吃猪肉但是不吃牛肉,俄罗斯人吃牛肉但是不吃蛇肉,中国人吃蛇肉但是不吃人肉,新几内亚人确认为人肉很美味。”[注:提到的印度人是错误的]

总结的来讲,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或者文化中,会使你变成不同的人。即使你与你所在时间,空间的价值观不一样,它们仍然会代表你生活的环境——另一个方式来说,它们依然会影响你做出的反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