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私奔:三. 父亲的苍凉

看来这晚无论如何是睡不着了,他索性不管了,任由思绪飘渺在夜色里。他想念他的母亲,那是一种绝望的想念,这辈子也不会得到回应了。

自从那次母亲淋了大雨发烧后,她的咳嗽就一直没有间断过,起初是轻微的咳嗽,后来日益严重。有一次,他不小心将母亲刚咳嗽用过的手帕弄到地上了,正准备捡起时,他隐约看到了折起来的手帕有鲜红色的血迹。他打开手帕,一滩鲜红的血迹映入眼帘,他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

他悄悄地把手帕折起来,装进口袋里,疾步走向父亲常下棋聊天的地方,他狠狠地把带有血迹的手帕摔在父亲眼前。父亲在问清缘由后,请来了赤脚医生。医生看过之后,只说是得了风寒,开几副药,熬着喝就能好转。

母亲喝完药之后不见好转,还是一直咳嗽,每次咳出的血量越来越多,父亲又请来赤脚医生,这回看着母亲的病情更严重了,赤脚医生也束手无策。他摇了摇头说,怕是得了肺痨。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整个村子里,之前听闻母亲病了,经常有人会到家里来看望母亲,陪母亲聊天。

可自从赤脚医生这样说了之后,家里再没有人来过,只有父亲和他,在家里照顾母亲。那日,母亲特别虚弱,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气若悬丝,她说她想见见娘家的父母和兄弟们。父亲怕她有个三长两短,不敢离去,就吩咐他去隔壁村的外婆家,去把他们都请来。

外婆家虽说在隔壁村,但也相隔七八公里,中间隔了一个小山坡,平时他和母亲走过了很多次这条路,对他而言,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十二岁的他,身材瘦弱,但已显露出超越同龄人的身高。他走得很快,心里牵挂母亲,恨不得立马到外婆家,领着外婆们赶紧回到家里。

走了一个多小时,他终于快到外婆家了,大老远就看到外婆在院子里喂鸡,包谷洒下来的瞬间,一大群鸡“咯咯咯咯”聚在一起,争夺有限的口粮。外婆抬头看到站在院子里的他,“三儿,你今儿怎么一个人来啊?”外婆惊讶地问道。“外婆,我妈病得很重,躺在床上动不了,她说想看看你们,我爸走不开,就让我过来请你们。”

外婆早就知女儿有旧疾,一直也没见好,上一次她回来时,还叮嘱她去抓点药吃。听前一阵子去她们村回来的隔壁大婶子说,她女儿得了肺痨,传染人很厉害,得了这病一般就没得治了。她一直很挂念,想去看看女儿。可是她老伴和儿子儿媳们,都不让她去,怕她去了把肺痨带回来,传染一家老小。

看着年纪尚小的外孙,一个人走了这么多路,眼看天又要黑了,老太又想和他一起回去,又担忧家里老伴和儿子们反对。这当头,他们去地里收包谷应该也快回来了,她的晚饭还没弄好呢。她要再不去准备好晚饭,等劳累一天的老伴回来,又得阴沉着脸了。

“三儿,你快进屋来,吃完晚饭,明天我们一起去看你妈。”她又不忍心外孙一个人再走回去,又不能立马跟他一起回去,只能想着叫他留下来,等老伴他们回来,再争取一下。

他听到外婆说要去看母亲,悬着的半颗心总算放下来。他看天色也不早了,心里挂念着母亲。“外婆,我不吃晚饭了,我这就回家了,明天你和外公,还有舅舅们一大早就要来我家。天快黑了,我得快点回家了。”他说完,立马转身往家的方向跑去。

“三儿,三儿,回来把红薯拿着……三儿,三儿……”。外婆看到他要走,转身回屋里拿了几个刚煮好的红薯,从屋里出来时外孙的身影已跑老远了。老太看着热气腾腾的红薯,眼眶红红的,她心疼记挂女儿,可又恨她不争气,偏偏生了这种怪病,这红薯可是她女儿小时候最爱吃的啊。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深秋夜晚来得越来越早,他加快脚步。得到外婆允诺明天一大早就会去看母亲,他沉重的心放下了,松了一口气,脚步更轻快了。一路小跑加快跑,奔向家的方向。天很快就黑透了,路上隐约可看见几个赶路的人。山坡上平时吓得他躲到母亲身后的坟墓,他也顾不上害怕了。他只想赶紧回到家,回到母亲的身边,坐在母亲的床边,听她的呼吸声。

回家的路比来时的路要快,因为那里有想见的人。一个小时不到,他就回到了家里,父亲给他留了晚饭,他跑到母亲床边,看到母亲安详地入睡,他才放下心来,狼吞虎咽,一会就吃完父亲给他留的好几个红薯。他激动地告诉他父亲,外婆他们明天一大早就会来。

他父亲在炉子里加入了点柴,烧了热水,让他泡了个热水脚,他突然有那么一刹那觉得,母亲生病还挺好的,父亲变得经常在家,还破天荒地给他烧热水泡脚,这在以前是断没有的。他泡完脚后,又来到母亲的床边,陪了一会正熟睡的母亲,来到自已小屋里,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他大清早起来,就去母亲床边,看到母亲已经坐起来了,精神比昨天好一些了。母亲半躺在床边,一直盯着门外院子里通向远处的那唯一一条泥巴路,他知道母亲在等什么。“妈,外婆,外公,舅舅他们一会儿就会来了,我去外边接他们。”他看到母亲笑着点了点头,就疾步跑出来。顺着院子里通向远处的那条路,慢慢地走着,希望能够在某一个路口,遇见他要等的人。

他走了走,停下来踱踱步,然后又四处张望,时而蹲下,时而站着,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变毒了,他还是没有看到要等的人。“难道是他们没有走这条路,我和他们错过了?”他暗自思忖起来。他转过身,往家的方向走去,期望能够在家里,看到往日外婆们来时那种其乐融融的景象。

可是,院子里离奇地安静,父亲已备好午饭,原来已到了饷午时分。母亲躺在床上,眼中尽是失落,她刚吃过点东西。“妈,我吃完饭再去一趟外婆家,可能他们今天忙,没有时间来,我晚上一定把他们请来。”他握着母亲的手,信心满满地和母亲说。“三儿,你外婆他们肯定太忙了,下午别去了,等他们忙完,他们就会来的。”母亲和他说完话,侧过身去,用手背在双眼上抹了抹。

他吃完饭,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漫无目的地拿着一根树枝,在泥巴地里埋着头画圈圈。他父亲吃过午饭后就去地里了,要把剩下的包谷收回来,母亲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哪里都去不了,就在家里守着母亲,在院子里等着外婆一家的到来。

他时不时地抬起头,往路口的方向看去,希望看到外婆他们出现在路口,他飞奔过去,拉着外婆的手,一起走到母亲的床边,母亲看到外婆们,开心地笑了。可他等了很久,天渐渐暗下来,路口还是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他想该准备晚饭了,父亲快回来了,他起身,回到屋里,在快要和他脖子一样高的炉子上,放上一口锅,加入一些水,一碗包谷粒,添了些柴火,在熊熊燃烧的火光中,包谷粒正在慢慢地变成可口的包谷饭,香味慢慢地散发出来,弥漫在整个空气中。

外面好像又开始下雨了,雨点落在屋檐上,滴答滴答地响个不停,仿佛回到母亲离开的那几晚,道士敲打木鱼的声音。

夜还是如墨水洒了一般,黑得不见五指,他眼角全是泪,枕头湿了一大片。除了雨声,还回荡着女人的呼吸声,他握住女人的手,心里无限苍凉,他的母亲,再也回不来了。

前情回顾

连载|| 私奔: 二.  燕子父亲失眠了

连载||  私奔:一. 燕子出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四季: 夏季,所有草地一片青翠,雨水犹如甘露般普降,人们也尽情享受舒心悦意的美景,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绚丽多彩...
    小小鱼的呼吸阅读 67评论 1 4
  • 在一个小花园里,各种各样的花儿都开放了,五彩缤纷。可在那树下的青苔谁也瞧不起它,玫瑰用一种傲慢地语言说:"看看你,...
    萌娃当道阅读 119评论 0 0
  • 我有火车情怀,而更多的是慢火车情怀。 我爱旅游,但没有钱,于是我就穷游。所谓的穷游就是坐夕发朝至的火车,而且要选择...
    哎丫呀阅读 153评论 6 1
  • 林夕本名叫梁伟文。关于林夕这个笔名的掌故网络上素来流传着许多版本,其中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钟爱《红楼梦》,林夕二字即...
    鱼旦督一串阅读 257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