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那只是我理性看待世界的方式

字数 1817阅读 41

希拉里克林顿在第二次总统竞选辩论中说到,在她的眼里,美国是个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的地方。

这是最淳朴,最通俗的对于美国这个将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国家的定义。全球的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们也是抱着这样清晰又模糊的对美国的理解,憧憬和信任 ,选择了留学这条路。

近期,看见国内网民对留学生的偏见,第一感受难免觉得气愤,但听得到大众的声音总比声音被埋没来的更有发展吧?留学有一段日子的学生们应该明白这一点,言论自由对于一个国家走向发达是功不可没的,有了这点认知,大家应该以宽容的心态,理性地去看待这些不成熟的评论。

国内网民对留学生的态度偏激,还是因为留学或者出国,对于很大一部分人来说比较遥远,导致他们对留学的意义陌生,留学地生活了解过少,个人情绪完全被媒体的标题操纵着的原因。

可当下的不理解,也许在几年之后,不久的将来,当他们自己,或自己的孩子,或家人的孩子,通过在国内的努力工作后,经济有了保证,在个人学习成长过程中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心和探索心,届时他们也会成为我们身边地一员,和我们一起观察和理解身边昼夜变化的世界

可在那之前,他们还不能理解当放学或下班时能拉着几个熟人坐在熟悉地街边吃碗热乎乎的牛肉面,不用花大价钱也能小斟一杯,谈笑欢声是多简单的一种幸福,而远在异国他乡的我们享受不到

反观,在国外的留学生们,他们下了课很多时候只能快速地grab一个冰冷无味的三明治匆匆赶去下一节课或者图书馆继续学习,想家都成了一种奢侈

留学生在国外的每一天都是寻找自己位置的开始。如果你想拿好成绩,就得比别人付出三倍的时间学习,因为英文不是你的母语,教授不会因为你是国际生给你特殊待遇,因为在美国,国际生太多了,大家都在攻克语言关,语言关是成功进入一个社会的最关键的敲门砖,因为语言关系文化,语言关系交际能力,语言代表学习能力,语言能凸显你的个人素质,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都缺少不了你用语言的沟通。

在中国硬试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留学生,初来美国面对的社交压力是巨大的。普遍中国学生首先缺乏的就是来自内心的自信,在需要表现自己的时候选择沉默。因无奈选择乐沉默之后的挫败感,只能事后独自消化。

数据引用于Open Doors Data

近期地纽约雪城大学袁晓鹏同学的遇害事件,我们没有得到国人的同情。然而被国内主流媒体惯性地标成富二代也就见怪不怪了,每个人对“富”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如果认为出国留学的就富了,那对于那个群体,出国留学的确实就“富”,至少比他们富?

可是利用“大麻”这在中国人眼里有历史性污点的字眼来故意夸大戏剧性博眼球实,实在和新闻公正性和中立性的道德理论背道而驰

在美国,50个州当中已有25个州加华盛顿特区把大麻列为合法医药成分,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也在2014年成为首批娱乐性大麻的合法市场。大麻这个字眼的含义在美国和中国是存在悬殊差异的

相信一些留学生来了美国之后无论是出于好奇心,还是想更好地融入美国主流文化,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和大麻或多或少打过交道。 同样,很多美国学生尽管自己不喜欢大麻的味道,有时也会出于同辈压力,社交压力而去尝试大麻,大麻不会让人上瘾。

至于留学生是不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不全是,但是又怎么了?

该上的课还得上,该i承受的孤独还得承受,多的仅仅是不用担心温饱。今年五月,在大学毕业后从生活了六年的俄亥俄州独自搬来纽约工作,没有了大学的朋友,没有了照顾了我六年的美国接待家庭也不能想回就回,除了电话和短信的嘘寒问暖,其它的都得需要自己解决,这一份孤独永远独立在金钱可以解决的范畴之内。

在纽约的街头每到夜晚随处都能看到卷曲着的无家可归的人,记得就在我倍感孤独的一个晚上自己走路回家,在离家还有一段路的一个教堂门前的台阶上躺着一个已经睡熟了的“乞丐”。能叫他乞丐吗?也许他不乞讨只是没有家可以回没有地方可以住。我又从何而知?但此时此刻我突然悲观地感到,其实我比他多的,好像仅仅是一个经过精心装点过的租来的公寓,公寓里没有家人,也更别提有家的温暖。

再回到国内网民对留学生的态度,尽管现如今激烈的态度还在持续,但随着社会的不停分层,这些声音部分会被埋没,部分会改变。网民对于留学生“炫富”不理智的漫骂我相信今后会有所好转,从国内经济形式来放眼未来,财富中国提到的“新财富建造者”这一人群,我相信能慢慢帮助国人对财富有更一深层的理解

当人们不再一看见开宝马的留学生就定义是“富二代”后,也就实现了同一意义上的“理性的回归”。

Join Us

扫描下方二维码

让我们更好地为您创造价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