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长林

                          星渊初话

当天边的晚霞收起它最后一抹惹眼的色彩,彩灯初上,将刚入夜的星渊城笼罩在一片光的世界里,星渊城经历百年的风风雨雨,也见证了这片土地的人们的兴衰交替,站在全城最高的山峰-天狼峰上仰望星空,整片星空如同大小星辰组成的深渊,故名星渊城。

  星渊城是整个上元帝国面积最大,经济最发达的城池,也是帝国政治斗争争夺的焦点,帝国里稍微有点实力的集团都在此有各自的势力,但星渊城却不因此而显得混乱,因为每一股力量都有各自的依凭,要么是帝国太子王策,要么就是皇五子王元。这两股大的势力明争暗斗,各有得失,使得星渊城的局面维持在一个暂时和平的状态。

  距星渊城几百里开外的青冥城,一座被树木和小溪环绕的院子里,一青衣男子一片看着刚收到的飞鸽传书,一边给一旁的白衣男子倒茶,“喂,茶水都流满桌面了,你看的那份传书有那么重要吗?”青衣男子微微一笑,“星渊城的事情安排好了,我过几天便过去”。白衣男子听完,顿时一愣,“二十年前的事,要拉开走向结局的序幕了吗,等了好久呢”,“我也是啊,二十年如同白驹过隙,希望他们还能认出我这个地狱归来之人吧”。。。。。。。

星渊城,帝国丞相白楚天的私人府邸里。丞相府的世子白景跟好友萧元在悠闲地喝茶,“丞相大人买下的这个府邸真的是好啊”萧元一脸享受地说到,白景可没这个心情享受,因为他一个要好的江湖朋友马上就要来星渊城了,他得准备迎接这个要好的江湖朋友,毕竟他对自己还有救命的恩情在,当年要不是这个江湖朋友,自己估计早就死在雪漓江了吧。“我说你这朋友也是奇怪,自己明明是天下第一大宗青冥宗的宗主,在哪都能找到比你这好上几倍的地方住,为什么偏偏要来你这呢?”萧元一脸不解地问道,“你懂什么,慕容兄最讲情义,哪里像你,天天就知道喝酒跟万花楼”。“你。。。。。。”

          (今天就到这里,以后尽量保持更新)

                      入城

  星渊城的秋天,一片萧瑟,泛黄的叶子随着秋风漫天飞舞,仿佛在跳一支美艳的华尔兹,起舞,落下,起舞。。。。。。直到风再也吹不动它们。城外的云潇渡口,白景和萧元在等那位江湖朋友慕容川,此时的渡口,正是最清闲的时节,行人寥落,航船稀疏,随着一声悠长的船号,青冥宗宗主慕容川到了,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帝国第一高手-乖离。看到这一幕,萧元心中不禁暗暗吃惊,慕容川本人不会一点武功,却能让帝国第一高手乖离在他的麾下俯首听命,靠的是无双的智计,麒麟之才,果然名不虚传。

  “慕容兄,别来无恙,你难得到星渊城,这次来了,可要住久一点啊”,白景一脸高兴地说到,“这是自然,我俩好久没一起好好喝酒了,你身边这位是?”,“噢,他是我的朋友萧元,他父亲可是当今的萧国舅”。“久仰萧国舅大名,今日得见萧公子,果然虎父无犬子啊”,“哪里,哪里,慕容兄乃青冥宗宗主,在下敬仰 ,来,我们入城,为慕容兄接风洗尘”。

  慕容川回首望着他离别了二十年的星渊城,往事一幕幕浮现,只是那些人早已不在,那些事也早已被埋葬,空留风声叹息着往事浮华。自己的到来,为那件事的真相的揭露揭开了序幕,想到这里,慕容川微微摇头,踏上白景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马车,在一阵马蹄声中 ,缓缓入城。

                  旧时故人

  在慕容川刚入城不久,一支威武的骑兵从远处疾驰而来,不多时便到慕容川跟前,原来是帝国南境精锐-赤羽营。让人称奇的是,赤羽营将士皆是男儿,领军之人却是一名女子,同样是出身帝国丞相府,却师从帝国已故大将-林渊,白浅雪自幼通学武艺,熟读兵书,为帝国镇守南境多年,此番回来正是向皇上禀报南境换防之事。

  “姐姐,此番回来正是时候,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哦,小弟素来不喜欢这星渊城里的皇亲贵胄,这次要介绍谁给姐姐认识呢?”,白浅雪一脸微笑地问道。“青冥关内青冥城,雪漓江上漓江雪。谁识天下英雄数,回首青冥有慕容”,“小弟所说之人可是青冥宗宗主慕容川”,白浅雪一脸不可思议,“正是”。

  正在白景准备介绍慕容川的时候,萧元凑过来说“姐姐,不知你答应带给我的南境所铸的剑带了没有?”,“臭小子,在你心里,我就没那把剑重要是吧,我从南境回来,你第一句就只问那把剑”,白浅雪假装生气地说到,“呃,姐姐,不是那样的”,“哼,还嘴硬,看我不打死你”。白浅雪拿马鞭追,萧元在前面跑,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趁着大家打闹的空隙,慕容川回忆起了往事。

  那会,她还是白浅雪,是帝国丞相的掌上明珠,他认识她的第一天,正是白浅雪来林府拜师的那一天,那会他叫林明川,帝国大将林渊的独子,也是帝国精锐赤狼军的少帅,年纪轻轻却战功累累,被认为是继林渊大将之后的新一任帝国长城。那会,只要从北境战场回来,白浅雪总是跟在他后面,叫他小川哥哥,问他战场之事,他也把自己的领兵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这个小女孩,他喜欢这个爱笑的女孩,在战场上冷酷无情,在她这里却柔情似水。后来,太皇太后还为他们定了亲,如果没有那件事的发生,估计他们早该成亲了吧,二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白浅雪已是南境统帅,自己早已没有过去的影子,林明川也变成了慕容川,那件事,需要一个真相,只有真相大白于天下,那些人才不会蒙冤,凶手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纵使自己对白浅雪有万千的眷恋,也只能暂且放下了。

  萧元终于消停下来,白景趁这个机会向姐姐介绍慕容川,“姐姐,这位就是青冥宗宗主慕容川”。“哦,我一直以为青冥宗宗主是精通武艺之人,没想到却是一位书生”。白浅雪施礼道,慕容川按捺住心中的万千波澜,回礼道“草民慕容川,见过白统领,久问统领治军有方,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慕容宗主说笑了,浅雪只是略懂皮毛,来,相见便是缘分,诸位一起来吃个便饭,吃完我还得进宫面圣”。说完,白浅雪遣散手下,带着一行人往白浅雪的家走去。

                    两方相邀

  回到星渊城的丞相府邸,一桌丰盛的饭菜早已备好。岭南的柑橘、北境的鲑鱼、雪漓江的水产都在宴席之上,要知道,这些东西在整个帝国只有少数人家能享用,如今却同时出现在同一桌宴席之上,而且,这宴席之上有很多东西是叫不上名字的,可见帝国丞相财力的深厚。酒过三巡,众人已有醉意,萧元此刻正缠着慕容川问江湖之事,慕容川也是耐心的解答,“不知当年那位名叫姜明的人可是宗主所派,他自称是青冥之人”,白浅雪冷不丁地问到,“他确是青冥之人,当年南境之危,在下只是尽匹夫之责”。“他教会了南境守军水战之法,短时间内就解决了南境之危,青冥宗果然卧虎藏龙”。

  正在这时,府里家丁禀报,外面有两拨车队,要找慕容川。“怕是太子跟禹王的说客到了”,说完,慕容川就向外走去,乖离也跟了上去,他可不想慕容川在这里有任何闪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