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我还分不出先后的顺序,

只凭着简单的自觉于这世界靠近。

对错两极,爱恨分明,有无谓的冲动和所谓的热血。隐约着一种妄想,在夜月里惆怅。冲动使我不安,热血让我躁动。而在无法界定的两难中,我从未有过真正的决定。当我再也看不见繁华的时候,是他深藏在内心中的骄傲,再一次鞭策着我。当我不得不孤自,越来越沉寂,于这世界无声兜转时,我开始有理由相信迷途也是一种幸运。若是还有什么悲切值得向往,我想那一定是山野的风,是迎面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