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文/鱼儿君

你的学生时代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生?

他和你拌嘴,和你抬杠,害你被罚……你明明嘴上说很讨厌他,但心底却有涓涓暖流流过。你们心照不宣地走过了彼此的青葱岁月。

我有。

01

“方鸟鸟,起床啦,下课了,老头都走了!”

我抬起头,擦擦嘴角的口水,不胜其烦的摊开我桌角的那本《新华字典》,手指压在那三个水下,“睁大你的双眼,看到没有,读 “miao”

但我知道下一次他依然会叫我“方鸟鸟”。

他是我的同桌,许楚杰。

那是刚上高中时开学典礼的前一天晚上,班主任拿过来一张班级花名册,他说刚开学先按学号分配同桌。大家纷纷上去讲台围观名单,想知道自己未来同桌是谁。

而我也在人群中,仔细寻找自己的名字。10号方淼淼,按照分配那9号应该是我的同桌,9号叫……人群拥挤我看的不真切。

这时候耳朵敏感的听见“哇塞,10号我的同桌,方鸟鸟,方鸟鸟哪一个?”

我默默地退出人群,我决定在他正式认识我之前都不想和他说话。走之前我瞄了一眼他的名字,许楚杰。

就这样我和许楚杰成了同桌。

面对他丝毫无悔改之心,依旧直呼我“方鸟鸟”的局面,我,我无能为力啊。我又不可能打他,我也打不过,毕竟他180的身高摆在那。

许楚杰的语文特别差。

“来,9号,背一下庄子的《逍遥游》”

语文老师对许楚杰的积累怨由来已久。

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有了下课时生龙活虎的朝气,慢吞吞地从座位上爬起,装腔作势的咳嗽一声,“北冥有鱼……有鱼……”

全班同学都在观察语文老师渐渐拧成“川”的眉头,我一边兴灾惹祸,一边诚惶诚恐,果然,

“行了,下一个,10号。”

昨天熬夜看小说,早上起不来,我也没背啊,我扭扭捏捏地站起来,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然后……”

后来我学乖了,每逢语文课前一定背书,可是政策也变了,为了让许楚杰背书,语文老师提出“同桌连坐”制度。

以至于走廊上长驻我们二人的身影。在一竿悻悻学子面前,真是一道不靓丽的风景线。

“都怪你!”我愤愤不平。

“这不得要感谢我嘛,不用上课多好啊。”他露出自认为颇带几分痞气的微笑。

“别嬉皮笑脸的,只有你不想上课好不好。”

有时候我们就这样插科打诨,然后就都不说话了。我看着上面走廊垂下来的迎春花,嫩黄的小花很有生机,视线透过翠绿的枝条可见远方的教学楼和一尘不染的蓝天白云。也会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慨。

偶尔偷瞄一下许楚杰的侧脸,看他高挺的鼻骨,一节语文课就这样流逝了。

而我的数学特别差。

过分的是许楚杰的数学出奇的好,作为数学课代表的同桌,许楚杰说我真是给他丢脸。我无力反驳,因为确实实力悬殊巨大。

每个要交数学作业的早晨,都是我的屈辱血泪史。许楚杰总是在我苦苦哀求后,装腔作势数落我一通才把他的作业给我抄。

或许是每一堂被我瞌睡度过的数学课,或许是在走廊上罚站发呆的时候,又或许是在无数个我抄楚杰数学作业的早晨……

总之,时间匆匆流去,高一结束了。

02

高二,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我和许楚杰都选择了理科。除去读文的个别同学,班级成员基本没有变动。

但出于新学期的惯例,班主任还是询问了同学们是否需要调换同桌,举手示意。

当我还有在认真思考犹豫之刻,突然热度从手背传来,许楚杰一把按住了我撑在椅子上的手,

“方鸟鸟,你不会想换同桌吧?”

“没有啊,没有,没有,你别激动。”我想此时我一定笑的一脸奸诈。

因为权衡利弊之后,我发现和许楚杰同桌其实也挺好的,虽然他又损又毒舌,可至少数学作业有着落了。

许楚杰将信将疑收回了手,我的手没敢乱动,觉得有点发烫。想去探究许楚杰的表情,他已经把头转向了窗外,嘴角隐约轻扬,又好像没有。

我还和许楚杰同桌,日子依旧平淡如水的过着。只是在我生日那一天他送给了我一个MP3,迷你粉色的小长方体,很精巧,我很喜欢。

只是当时家里没有电脑,下歌也不方便,我会让他帮我下。有一次他帮我下完歌,告诉我,“这次下的歌要好好听啊。”竟有几分难得的认真。

“哦。”我塞上耳机想度过这个自习。

“方鸟鸟,你听到第几首了?”

这个问题他问我第三遍了。

“大概第9首了吧,我也不太清楚啊。”我有点不耐烦。

“哦,没事,那你慢慢听啊。”他悻悻地转回身,继续看书,没有翻过页的书。他今天反常地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道班主任的“鬼步”何时飘到了我旁边。,MP3被没收了。

许楚杰似乎比我还生气,看我的眼神里居然还夹杂有几分哀怨,他叹了一口气,终于是把那页翻过去了。

03

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

其实我暗恋一个学长很久了。学长是学校篮球队主力,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记三分扣篮,彻底俘获了我的少女心。

这件事其实许楚杰也知道,从此给我打上了无知肤浅花痴女的标签。确实班级里也有好几个喜欢学长的女生,帅哥嘛,谁不喜欢。

可是,我的喜欢,是真的喜欢。

所以那个晚上我胆大包天地给学长抽屉里塞了情书。我没有告诉许楚杰,直觉告诉我不能和他说。

第二天,学姐气势汹涌的来班级堵我。

不止她一个人,是一帮人。几乎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有那么一帮“姐妹团”,简称校园势力。

那时是中午放学,班级里人基本都走了,没走的也在收拾东西想快点走,毕竟谁也不想卷入这样的又窘迫又难堪的事,毕竟这个学姐真的不好惹。

她们把我围在墙角,学姐用她涂的鲜红流血一般指甲油的手当面撕碎我的信。看到漫天飞扬的碎片,我有一丝心疼。

其实学姐并不是学长的女朋友,只是学长的众多爱慕者之一,但显然她比我陷入的更深。

期间免不了一通废话。而我只是沉默,我难过的是不知道学长是否看过了这封信。

或许是我过于平静的态度真的激怒了她,她们渐渐朝我围了过来,阳光下,一双手抬了起来,我甚至能看见上面细微的绒毛,我闭上了眼睛。

我依稀感觉有一阵风闯了进来,睁开眼,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学姐的手。

许楚杰,他不是已经走了吗……原来偶像剧也来源于生活。只是看到他的那一刻,心底的害怕突然消失了。

“学姐,真的对不住,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吵架了,她是为了气我,那个信只是个误会。”楚杰说出这些话不卑不亢,却又不失诚恳。

比起对待女生,学姐对待男生还是比较讲道理的。

“管好你的女朋友。”学姐带着她的姐妹团离开。但那一巴掌也没有客气,我看着许楚杰脸上比学姐手上的指甲油更鲜红的五指印,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他过来用手擦我的脸,“哭什么,被打的是我又不是你。”我眼泪一下子掉的更凶了。

那个中午我们都没有回家。打包了饭到班级里吃,我还买了药膏。

我小心翼翼的把药涂在棉签上,再去涂他的伤痕,

“方鸟鸟,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学长啊?”

我沉默,不懂该如何回答,但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方鸟鸟,不然以后我做你男朋友吧。”

手控制不住力道地压了下去,他的脸扭曲,呲牙咧嘴。

“哎呦~ 疼疼疼,好啦,我说的是假的,假男朋友,好不好。”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他怕学姐再来找我麻烦。

04

高三,我和许楚杰的关系还是同桌,以及“男女朋友”。

我已经不再纠结学长是否看过我的那封信,许楚杰说对了,我自认为对学长的真爱,实则肤浅可笑。看的见,摸不着,还比不上他每天早上放在我抽屉里的那包热牛奶。

原本和许楚杰待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但从那件事以后,我们相处的时光又多了一些。

每天晚上他都要送我回家。可是,明明我家住东区,他家住西区,一点也不顺路,可他说那是他作为“男朋友”的责任。

我和他在外人眼里俨然是一对情侣了。

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食堂吃饭,体育课他给我递水,篮球赛我给他擦汗,我们有时候真的很亲密,彼此对视的眼睛里都有柔软的东西。

难道我们不是情侣吗?不是吧,都说了是假的啊。心照不宣是我们的默契,我们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纸。

我不懂为什么我们这个城市会用芒果树当绿化树。接近六月,树上已经挂满了绿甸甸的果实。

夜晚,我们骑着自行车并排齐行。我说真怕芒果会掉到我头上,许楚杰说我杞人忧天。

“楚杰,你想考什么大学?”不是我想提这种话题,可毕竟,高三了。

“不知道。去南京吧,南京是个好地方。”他无所谓的语气。

我享受着江边吹来的习习微风,看灯火璀璨的夜景,听楚杰讲南京的好,观察昏暗灯光下他滚动的喉结,晃晃悠悠的自行车一点点碾掉归途。

我想,这样的夜晚也很美好。

可是这样的美好,或许从此都要成为回忆。

高考结束那天,我兴匆匆跑去找他,

“方鸟鸟,我要出国了。”他说完,不敢看我的眼睛。

“哦,出国啊,出国挺好的。”我讪讪说着,只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收回那一脸败兴。

许楚杰,你这个骗子!虽然没有约好,可是冥冥之中我一直以为我们要一起去上大学的。

可是又有谁规定,他要和我一起去上大学呢?他是我的谁?

05

考完后在家中闷闷不乐,家人以为我考不好劝我放宽心,其实不是。

无意间看到笔筒里的那个迷你粉色的小长方体,班主任很讲信用,高考完那天就还给我了。

我把它拿去充电,戴上耳机,坐在自己的小屋里看窗外的云卷云舒。

直到最后一首: “方鸟鸟,那个,这首歌送给你,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心底一顿,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就好像几天前许楚杰还坐在我的左边。

王力宏的独特嗓音,低沉醇厚的闽南语传入耳道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心间开起花一朵

你是我生命的一首歌,想念汇成一条河

你在我心内的一首歌,不要只是个过客

在我生命留下一首歌,不论结局会如何

好想问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动心

沉默太久,只会让我不小心犯错

……

音符灵动,跳跃在了心间,歌词直白,却徒填了惆怅。

也许已经错过了吧,只是个过客。

“好想问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动心……”我跟着轻哼,手机震动,传来一条短信:

方淼淼,过几天去南京玩吧。

他都会叫我真名了。或许是该来趟毕业旅行,做最后的告别。

我们去了南京。

南京很美,让人心醉;少年很美,让人心动。

我不想再沉默。

在鸡鸣寺的樱花道上,我打开那个MP3,把一个耳机轻轻塞进他的耳朵 :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心间开起花一朵

……

好想问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动心

沉默太久,只会让我不小心犯错

……

“许楚杰,我喜欢你,你呢?”

我的目光灼灼,道旁樱花雨下,天时地利人和,我想我会成功的。

可这次,却是许楚杰的沉默。

忘记最后是如何收场的,之后再也没有了游玩的兴致。

从南京回小城在车站分别那天,他说:“方淼淼,等我。”

06

九月,满城已有了芒果的香。

芒果会真的砸下来也未可知,而我要去上大学了。

凭着还不错的英语成绩弥补了数学的缺憾,我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学。

我提着行李大包小包在候机室,没想到许楚杰也在候机室,我以为他是来送我,可是看到他的行李,是啊,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要飞去美国。

“呦,考上了南京的学校,不错啊”他过来捏我的脸。他笑着,露出八颗大牙,这一次我竟然觉得一点也不傻,反而有点舍不得。

我们说了很多话,更多的是回忆,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很多小事,点点滴滴的小事,就是方淼淼和许楚杰的青春。

说到最后,我的眼框微红,努力忍着。盯着大厅屏幕上越来越接近的登机时间,我该走了。

“许楚杰,你还回来吗?”

“回来啊,我去南京又不是死了。”

“那……啊?南京?”没等我说出口,有一瓣柔软堵住了我喋喋不休的唇,大脑空白几秒后,我抵唇相拥。

我闭上眼,热泪滑落。还好一切都来得及,一切都刚刚好。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夜,清风不徐,碧波不兴。 我循着隔世记忆划过的痕迹,遇见了你。 红尘疏狂,搁浅于岸,你满是沧桑的脸上刻满了落寞的...
    靖丝娜阅读 122评论 1 2
  • 李菲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飞进公司,一进公司就拉着张琳的手臂道:“Linda姐,对面咖啡馆在做活动了,我们去参加吧!”...
    beeyes2阅读 360评论 0 1
  • 我与你相识于2010年那个下雪的冬天,你活泼可爱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我们我们隔着天南海北,但是由于网络...
    凉暮尘阅读 154评论 0 1
  • 到下个月六号,乐乐就两岁零两个月了。从刚出生时的什么都不会,到慢慢的会爬、会走路、咿呀学语到现在的慢慢有自己的小脾...
    安小man阅读 106评论 0 0
  • “很神奇的,旅行完,思想会不一样。”出发前一个月,闺蜜在微信上和我说。 “怎么个不一样?” “有时候看开一些东西了...
    阿翡的匪阅读 302评论 0 0
  • 商场里,货架上,物品玲琅满目,从这头到那头,在从那头到这头,蓝转了一个来回,没有拎什么东西,最后停在一个摆满了小孩...
    原木C阅读 307评论 0 0
  • 大学五彩缤纷,我一路梦想着来到这里。我以为我找到了方向,我以为我会过得很快乐,可是我等来的只是灰色。灰色,洗尽铅华...
    谷子阅读 135评论 0 0
  • 释迦牟尼说:人像葱头。 意思说我们的心理是有许多层的,从外到内层层包裹,彼此独立彼此关联又共同成为一个整体。 我们...
    梦的精灵解梦客阅读 307评论 0 1
  •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被爱和爱人都一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只是,我的爱和你们不一样而已。...
    尖小椒阅读 77评论 0 0
  • 懒加载的介绍 swift中也有懒加载的方式(苹果的设计思想:希望所有的对象在使用时才真正加载到内存中) 和OC不同...
    年轻岁月阅读 20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