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绽放

第一次对死亡有概念,是小学2年级。有一天妈很伤心,搂着我哭了。我有点惊慌,从来没见妈这么难过,她哽咽着跟我说,你大姨没了......那是第一次感受亲人离去,对于小孩子来说,就是再也见不到大姨了。后来,姥爷因为承受不住大姨离去的悲伤,脑中风瘫痪在床,3年后,在我小学5年级的时候也撒手人寰。姥姥失去了每天斗嘴的伴,迅速衰老,在我念初2的时候也告别了我们。

那几年里,我一直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在得知大姨离开的消息之前,我的生活里充满了幸福和快乐,可是自从大姨离开了,家里便经常有坏消息了。于是我希望这是一个噩梦,一个好长好长的噩梦,我一直在梦里,希望现实中的生活里,大姨没有离开,姥姥姥爷没有离开,疼爱我的人们都在。

后来到了大学,奶奶突然得了急病,也很不幸离开了,可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法接受这个消息,因为从小到大都是放假才去奶奶家,我总觉得只要我回去了,就能见到她。

年轻的时候,对于生命和死亡的理解和感受,仅此而已。

后来,自己经历了第一次孕育生命,在26周的时候,因破水而无法挽救那个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的宝宝,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无能为力。生命是多么的脆弱。

再后来,有了第二个宝宝,经历了生产的过程,才体会了人生是多么的痛苦--人,生下来的时候,妈妈也痛,自己也苦。除了母亲要耐受10级的生产痛之外,婴儿也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奋力挤出产道,甚至连头颅都要变形。

生命不易,每一个人都一样。

上个月二姨的情况突然恶化,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二姨也主动放弃治疗,等待死亡的到来。她很不容易,确诊肝硬化晚期的时候,医生说她时间不多了,最多也就只有半年的生命。可是她跟病魔抗争了10年有余。常人难以想象她都经历了什么,骨瘦如柴的身体,和像怀孕8个月的肚子(腹水)一点也不协调。因肝硬化引起的各种并发症此起彼伏,吃东西要非常注意,稍不留神就导致胃出血。脾肥大,肾功能也不全,尝尝无法排尿,需要靠打针才行。

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二姨很伟大,她的小家不能没有她,二姨为了家,顽强坚持了10年,医生说,她创造了奇迹。

弥留期间,二姨胃出血严重,已经无法止血、无法进食,肺部感染,无法排尿,除了靠药物维持,医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得知消息后,我又忆了那年眼睁睁失去一个女儿的痛苦。很想和二姨说说话,希望能给她多一些关怀,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不知如何开口,该说些什么,除了流泪,我什么都做不了。玲玲姐说,她宁可回家看到二姨躺在床上向她抱怨着生活的不易,也不想回去之后看着空空的家发呆,只要有妈在,家就在。我想安慰玲玲姐,却变成了她安慰我。她说,生老病死,就算再抗拒,也不得不接受生命的循环。

人越长大越胆小,我变得害怕,害怕失去亲人,我一点点懂得了自然的庞大,人在自然面前,无比渺小。我变得更加敬畏生命,这世界上任何生命都来之不易。

谢谢二姨教会了我们坚强,在哪里存在,就在哪里绽放。 不要因为难过,就忘了散发芬芳。二姨一路走好,天堂里不再有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