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点点滴滴

    你还记得以前那个你吗?那个孩童时代,学生时代的你。

    我六岁之前的事基本上忘了,只记得几件和母亲在一起发生的事。一件是母亲在离家不远的水渠里洗衣服,我跟二姐在捣乱,为了抢一个鞋刷子,我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那时的我还小,没多重,水流湍急,我以为我会被冲走,结果是母亲反应够快,像拎衣服一样,不费吹灰之力,把我从水里拎了出来。一件是母亲带我去她上班的地方玩,反复强调不要乱碰东西,可是我不听话啊,看着机器带子一圈圈转着,就想,如果手抓住带子的话,它是不是就不转了,想着想着,手很配合地伸了出去。结果手指刚碰到就被磨破了,母亲一把把我胳膊拽了出去。幸好,整个手还在,只是手指擦伤。最后一件是我在田地里逮了只小兔子,养大后卖掉了,那时候才卖了十一多块钱。母亲让我把钱分一点给大姐二姐,我不乐意,跟她吵架,把尿盆也给摔地上了,母亲嚷嚷道,有本事把电视机也给摔了,我回嘴说我搬不动。总之,那时候的我就不是个善茬。

      六岁那年,邻居阿姨带他儿子去学校报名上学前班,半路上碰着我,顺带拉着我也去了,结果就稀里糊涂的报了名,开始了学校生涯。

      学前班的生活刚开始并不好过,因为那时候八岁才能上一年级,年龄不够的都在学前班,也就是说六岁多七岁多的孩子都在一个班。年龄大的孩子当然吃香了,男生女生中各有一个王。每次下课玩游戏,女生中的领头人一声令下,带着人便出去玩了。领头人喊口令排队,大家排好队后,再安排玩什么游戏。我那时候刚入学,等级太低,也不会巴结人,所以每次班里的女生都不带我一起玩。印象最深的是一次男生女生合体玩游戏――厕所拔河。顾名思义,就是在厕所里拔河。男女厕所是紧挨着的,中间一墙之隔。没有所谓的绳子,女生从女厕所门口一个个双手紧抱前一个人的腰,往里排了一排,男生从男厕所门口往里也按照这样的姿势排了一排,因为和班里女生关系不好,所以女领头人安排我打头阵,我在最前面拉。才刚开始玩,我后面的女生就故意放水,没使劲拉我,我被对面的男生一把拉进了男厕所,结果被拉进男厕所这件事很快成为了班里男生女生共同的笑点,我成了群嘲对象。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班里的女头目在家里人的安排下转学去城里了。这一年我慢慢地培养着我的势力,因为够年龄的都升一年级了,学前班刚进来一批新面孔,我在年龄上占优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生们下课玩游戏都开始听我的安排,我变成了班里的女老大。那时候课间很长,足够玩很多游戏,跳绳,跳皮筋,踢毽子,砸沙包,捉迷藏,在指定区域里闭上双眼摸人……最有趣的是骑自行车游戏,两个人手拉手半蹲,第三个人双手分别扶着这两个人的肩膀,右腿翘到手拉着的地方,三个人一起往前冲,凑成几组比比谁快。

    玩着玩着就升一年级了。那时候一个班就一个数学老师一个语文老师。数学老师是我的梦魇,她是我学校生涯中唯一一个骂过我的老师。数学老师是位四十多岁的妇女,一头短黑卷发,几根白发调皮地掺杂在其中,宣示着它们的存在。肥大的鼻子上面是一双凌厉的眼睛,上课期间总是像机关枪一样扫视着下面的学生。一发现有人搞小动作,立马怒目而视,连带着那张血盆大口一起发起进攻。被骂的学生只好自求多福,在心里默哀。有人在课堂上说话,她听到了会说“谁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跟个喇叭似的又开始叭叭了,一会儿不说话嘴会生锈啊?”有人坐在座位上喜欢动来动去,她发现后,丢出去一个粉笔头,直接砸过去说“有人屁股上安弹簧了,扭来扭去地不安分。”课堂上吃东西更是禁忌,总之数学课上大家都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小毛病。

      我是怎么得罪数学老师的呢?还得从一道数学题说起。一次课堂上,老师让学生把教科书上一道数学题看一下,看完会做的举手示意。那是一道关于如何组成八分钱的数学题,有一分硬币,两分硬币和五分硬币,每类硬币数量不限,随意组合。没多会儿,别的同学都把各种组合差不多都说完了,下课铃声响了,回答正确的人都下课玩去了。班里一个叫苗苗的女生,举手回答了三四次都是别人说过的答案。数学老师坐在讲台旁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地说“有些人就喜欢吃别人嘴里吐出来的唾沫,别人嚼过的还有味道吗?不过总比一些人强,一次手都不举,黑板上别人写出来的答案都不会照着念,脑袋生锈了,一点都转不起来。”我坐在座位上脸红红的,羞愧极了。放学后数学老师专门留下我又批评教育了一番,说了一堆难听的话。我真不服气,因为班里一个男生也是一次手没举,结果没挨批,因为人家有个在学校里当语文老师的妈,得罪不起。

      浑浑噩噩的上到了四年级。这一年学校老师奇缺,我们原来的语文老师出车祸请长假一直没来,数学老师是借用的五年级的老师来代课。从此,班里乱了套。

    班里的男生头目把整个班级搞得乌烟瘴气。首先,他限制我们女生的自由。我们下课不可以出去玩,要听他的安排。他心情好了,我们可以在他指定的区域玩耍,当然他还派个男生时不时地过来盯会哨,他心情不好了,我们就只能呆在教室里。他把教室里的桌子拼在一起,跟五年级的朋友在桌子上打乒乓球打扑克,上课后再恢复原状;他教班里的男生吸烟,那时候班里一共十七个人,男生有九个,基本上在他的淫威下都吸了人生的第一口烟。他把易拉罐倒放在桌子上面,用刀子在侧面划开个口子,把蜡烛放进去,然后在易拉罐底部煎鸡蛋吃。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他收费,要别人的零花钱,还打人。他把教室里的桌子挪一边儿,在桌子后面腾出一个空地,这个空地便成了打人的场地,每天他指派一个男生打另一个男生,或者男生打女生,而他则搬一张凳子坐在旁边观看,打的不满意他便亲自动手,打得更狠。不要问为什么大家不反抗,因为五年级很多男生是他哥们儿,会被打得更惨,不要问为什么学校不管一管,因为校长是他邻居,有什么事也只是批评几句,况且每次校长来班里视察,看到的永远是一副处理过的和谐的画面。虽然黑暗,所幸的是我没挨过打,因为舅舅家表哥在上五年级,保全了我。

      升五年级的时候,这个村里的学校终于因为它的老旧,资金不全,师资力量薄弱而面临关闭。学校所有的学生被安排到了镇上的学校去。镇上的这个学校经过扩建,把周围村学校里的学生都整合了过来。那时候新的学校新的老师,班里以前的头目在新的环境下也不敢兴风作浪。安排座位的时候,是按照高低个一起安排的,我跟心里暗恋的男生竟然排到了一起,心里那个激动啊。可是,因为害羞,导致同桌了三个月一共说了不到十句话,每次他都找我后面的女生聊个不停。

    五年级上学期摸底考试是在走廊里考的,为了防止学生作弊,一部分人在教室里考,一部分人在走廊里考。我被安排到了走廊上,我前面是班里一个学习较好的男生,一个村的,从学前班就开始同班。卷子写完后,趁老师不注意,我俩对起了答案,我发现后面的一道大题跟他做的不一样,于是改成了他的做法,这一改,改变了我原有的人生轨迹。我数学考了满分,班里虽然也有几个满分,但是我这次语文考试超常发挥,稀里糊涂的考了班里第一名。从此,人生便开了挂,顺理成章的接受着老师们的夸赞,同学们的艳羡。

      当你处于中等水平时,你会理所应当的认为这就是你的能力,但当你偶然一次冲到第一,会发现自身很有潜力,无形的压力会让你保持在这个层次。那次过后,我重新评估了自己的能力,为了成绩不忽高忽低,为了得到父母老师同学的赞赏,我课堂上不再说话开小差,课下也不再跟朋友出去买零食,踢毽子玩了,一个劲儿的闷头苦学。从一个调皮捣蛋性格开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内向不问世事的人。中考的时候顺利考入了市一中,谁也不曾想到,我大一下学期就辍学了。

    到了市一中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个个都是尖子生,自卑感逐渐压垮了自己。即使起早贪黑的学习,脑子也转不快,反而越学越秀逗。我羡慕别人天天吃吃玩玩,课堂上睡觉,成绩还能名列前茅;我羡慕室友的家长天天给她们送爱吃的饭;我羡慕同学买化妆品穿漂亮衣服。高中三年,我自卑到了尘埃里,上课从不主动回答问题,以至于教了我一年的化学老师都不认识我。每次点名字回答问题,不论横排来或是竖排来,一轮到我就隔了过去。

    上学时期 从没逃过课,跳过墙,上过网吧,请过假,烫过头发,谈过恋爱。现在想想真是没一点乐趣,自己也算是个奇葩了。多年以后跟朋友在一起聊天都不知道,某某人跟某某人谈过恋爱,某某人一直在追某某人,那个时候我把自己跟外界屏蔽了起来,错过了许多精彩的瞬间。

      高考失利是必然的。最后只考了个三本,不上不下最尴尬。家里经济不好,三本学费贵,不过好在它算是个本科。大一生活过得很是懒散,一星期五天就十一节课,周日周六休息。我太想出去挣钱了,除了上课,闲暇时间就在马路上发宣传单。大一放寒假,我初中同学把我骗去了传销,后来弄得学校人尽皆知就毅然退学了。在家反思了一段时间就在县里找了个厂子开启了上班模式。

    学生时代的我过得并不快乐,学习好不代表以后会成才,学习不好不代表以后没本事,成绩决定不了一切,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人生路。你的孩童时代,学生时代过得快乐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