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风里 18

0.087字数 1252阅读 873

24.

上一章

那年春天还发生了一件事,将我的悲剧人生推向高潮。

我的傻逼症再次发作,我再一次被心仪的姑娘拒绝了。

本来我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被拒的打击并不是很大,真正大的打击在后头。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了姑娘的秘密,她早已心有所属,而且她和他也互通情意。只是那个“他”的身份让我大感意外,是一个我极度不愿相信是他的人。

他本是我最敬重最感激的人。之前我被他的一些作为颠覆了世界观,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对他改观,并对他敬重如初;没想到几年后我又被颠覆了一次,一次比一次凶狠。

对我而言,那是一个极其狗血,极其残忍的事实,远比被拒绝的伤害要大得多。

那一刻我真的懵了,几年来好不容易重建起来的感恩和信任顷刻粉碎,心中最后支撑着的力量也垮掉了。

灵魂在玩蹦极跳呢,高空坠落多刺激啊,哎呀抱歉,忘记绑绳了!哗啦,碎得七零八落。

怪得了谁?谁叫你这么幼稚,别人的事情跟你的信仰何关?拜托,你已经二十几岁了,大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麻木地走过街头的灯红酒绿,感觉自己像个完全找不到方向的孤魂野鬼,满世界的声音都向我发出冷嘲热讽。天空一寸寸往下压,所有沉重的力量都往我身上爬。我无力前行,跌坐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用力捏着我的咽喉,将近窒息般难受。

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狼子:……喂?

我:我本来不想烦你的……可是……狼子,我好像快要死了……

狼子:别慌!慢慢说!

我一边呜咽,一边艰难地将这些日子里所有的不如意告诉了狼子。

狼子:你啊,从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不管看什么电影,当我哭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你也最多红一下眼睛。就算在你失恋的那些日子里,我也没有见你哭过。那时候我总觉得你心理有病,你的心到底有多硬?还好,你终于恢复正常了。这是好事呢!你还是处男吧,你应该去破处庆祝。

我:都这个时候了,你这家伙能不能别损人了……

狼子:如果你觉得累,那就回来吧,我养你好了,反正这辈子我也不打算结婚了。

我猛地放声大哭,从来没有哭得这么响亮,这么放肆。

这些年来我总是不敢哭,生怕一旦哭出来心中的勇敢会变成懦弱,长久的坚持无法继续。

可就算这样又如何?

你努力地去遗忘,却一直忘不了;你努力地去追寻,却一再失去;你努力去相信,却被一直欺骗。为什么你过得这么累?是因为你一直努力跟自己过不去啊……

你已经守得太累了,懦弱就懦弱,停却就停却,随它去吧!

身体中沉寂多时的那一座火山终于猛烈爆发,喷发出能够熔化灵魂的炽热,将我一直以来坚守的防线摧毁。七年来紧随身后的乌云凝泪成雨,用力冲刷着这悲哀的世界,连同坚持连同屈辱一起洗掉。

就让这一场痛哭成为我青春里最初与最后的奠祭吧。

哭过后,那股窒息般的压抑感终于消去了,听着我慢慢恢复生气的声音,狼子说话的口气渐渐变回我所熟悉的无赖而无耻。

狼子:要是你这么没有女人缘,不如你试试去找男人吧。

我:不,我还要再找女人。狼子,你要是个女人多好,要不你去做变性手术吧,我还有点积蓄,可能够手术费的。

或许以后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狼子了,天啊,要是我真的跟狼子发生点什么该咋办?!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