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人生若只如初见1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   遇见萌小雅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原创作者:

遇见萌小雅蔷薇花儿落地开鸣凤在竹

总目录:

经年梦梧桐总目录

下一章:经年梦梧桐之第二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七月北大的校园有点冷清,同学们放暑假都回家了,程梧桐暑假没有回家,她要兼职赚自己的学费,今天不用上班,程梧桐拿着相机在校园溜达。

梧桐出了寝室边走边拍,来到一条林荫小道,小道边是一个人工湖,湖面波光粼粼,两旁的垂柳倒影在湖面上随风摆动,天空中不时飞过几只小鸟,随着林荫小道往前走,郁郁葱葱的树木,有着零零碎碎小花的草地,两只有着凤尾的白蝴蝶停落在开的热烈的花儿上,梧桐想起梁山伯和祝英台化蝶的动人爱情故事......,这一幕幕惹的梧桐抓住镜头就拍。

来到校图书馆旁边的一排法国梧桐,七月的梧桐树郁郁葱葱,不时有几朵树叶打着旋儿掉落像一位舞者,梧桐被这些景色所吸引,忘情的拍摄,没想到镜头出现了身姿挺拔的身影,梧桐心想真扫兴,抬头准备吼,没想到梧桐傻眼了,这个叫苏凌宸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镜头里,后来又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苏凌宸正站在梧桐树下打电话,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修长的手指拿着手机,利落的短发,斜飞的英挺剑眉,雕刻般分明的五官,深邃的眼眸像一汪看不见底的湖水,程梧桐在镜头下看呆了。

苏凌宸打完电话看见有人在看他,开口道:“同学,你在干什么?”

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袭来。

程梧桐怕发现狡辩说道:“我在拍风景呀!”

苏凌宸轻蔑的眼神,转身准备走。

程梧桐上前,露出两颗虎牙,说道:“同学,我刚刚在拍风景,你闯入我的镜头,留下联系方式,我把照片洗好送给你。”

苏凌宸:“第一,我已经不是这里的学生,第二,不用送照片给我。”

嗯,这很苏凌宸。

程梧桐又上前微微一笑,说道:“相逢即是缘,就留作纪念吧!”

苏凌宸:“不用。”

程梧桐不依不饶的说:“那我就把照片洗出来,拿着照片在校园找,虽然你已经毕业,总有人认识你。”

苏凌宸在他二十五年的人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心里想,难缠,“苏凌宸,电话……”

程梧桐毛手毛脚的拿出本子记录,又问道:“你是已经毕业的学长吧!”

苏凌宸:“嗯”

程梧桐想问什么,却被苏凌宸打断:“我还有事,先走了”。

程梧桐一句再见还没说出口,看着苏凌宸远去的背影在风中凌乱,从没见过这样的话少的男子。

苏凌宸走出校园,驱车前往公司,脑海里回想起刚才那个女孩,是他二十五年的人生中,从未见过对陌生人如此热情的人,“她会把照片给我,不信?”

一个星期后,苏凌宸正在和各部门经理开会,手机调静音,一串陌生的手机号出现,关掉,继续开会。

过了一会儿,苏凌宸收到一条短信,“学长,你好,你的照片洗出来了,你看是我给你送过去,还是?”

开完会,苏凌宸把玩着手机,看着这条短信,心里泛起一股嘲弄,“她还真热情。”

“明天晚上七点,北大校门口”,程梧桐正在上班处理工作,一条短信映入眼帘。

第二天,程梧桐下班早早的来到校门口,学长约好晚上七点拿照片,可不能迟到,程梧桐在心里想。

程梧桐站在校门口等,半小时,一小时,两个小时……,程梧桐心里想,“学长是不是堵车了不方便,打个电话吧,算了还是再等等。”

苏凌宸从公司出来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该死,公司临时有个会议耽误时间,现在赶过去,她应该走了吧,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苏凌宸这样想,却已将车头调往家的反方向,北大。

苏凌宸赶到,看见程梧桐在数着地下的砖格子,夜晚有微凉的晚风吹来,他竟然看入神了,这次换他看这个女孩了,一条棉布小碎花的连衣裙包裹在她清瘦的身体上,扎着马尾辫,一双小白鞋随着一蹦一跳的脚步轻轻飞扬,一双通透又明亮的眼睛,如同一泓清泉,清澈见底。

程梧桐一个转身看见苏凌宸,笑意盈盈说道:“学长,你来了”,手指着地下的砖格子。

苏凌宸:“不好意思,来晚了。”

程梧桐:“不会,学长,其实我也刚到不久。”

程梧桐不会说谎,两只手拿捏着衣角揉搓,苏凌宸早已看穿她已等候多时,心里萌生一丝歉意。

程梧桐掏出包里的照片,“学长,你的照片,我还是第一次将人物和光影效果处理的这么好。”

苏凌宸不喜欢拍照,却对这张照片仔细观察起来,“谢谢”,苏凌宸看过照片后。

“不客气学长”,程梧桐回答。学长似乎不太喜欢说话,程梧桐心里想。

气氛有点尴尬……。

苏凌宸打破了这种气氛:“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苏凌宸回家,说是家,其实是他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他从小生活的家,不过是一幢装修豪华却冷冰冰的房子,父亲整日忙于事业不着家,母亲醉心于环游世界经常不在家,对苏凌宸的管教很少,苏凌宸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冷漠,话少。

此时苏凌宸坐在书房里,原木的墨色书桌后面是一排落地书架,书房一边放了一对美式风格的椅子,整个书房干净却也寂静,苏凌宸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照片,看出了神,这张照片和他平时的照片不一样,有一束阳光从树叶中穿过,映在他的头顶,嘴角还有一丝微笑。

其实那天是去学校拜访自己的导师,和导师没见上面,在电话中两个人交谈,苏凌宸知道自己的笑是不经意的,却被这个女孩捕捉了下来,翻过照片的背面,有一行小字,程梧桐摄。

“程梧桐”,苏凌宸喃喃道。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流走,苏凌宸有时看着这张照片,有时看着那一串电话号码,他对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

转眼已到九月底,九月的白天还是闷热,让人心生厌烦,晚上却有一丝凉意,苏凌宸开车前往本市最大的红酒酒庄。

双脚刚踏入酒庄大厅,经理笑眯眯的上前:“苏总,给你准备的是皇朝包间,刘总已经到了。”

说着苏凌宸径直已到包间门口,推门进入,和这次合作企业的刘总项目谈的很成功,刘总请苏凌宸庆功,盛情难却,推不得,但苏凌宸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苏总,这次的合作多亏了苏氏集团的注资,请替我转告苏董,以后还要和苏氏继续合作”,刘总开口。

这种商场的阿谀奉承,苏凌宸早就见怪不怪,他的父亲苏振业,叱咤商场的风云人物,多少人想要和他合作,毕业进入家族公司后,生意渐渐落到他的肩上,一些应酬由苏凌宸代劳,苏凌宸回应举着酒杯,一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还谈着什么,门外有人敲门,“进来”,是服务生来送酒。

苏凌宸无意间抬头,一张不太熟悉,但最近却涌上心头的面孔,“她怎么在这儿。”

程梧桐抬头,撞上了苏凌宸的目光,四目相对,程梧桐也有些许诧异,点头微笑。

程梧桐怎么会在这儿?十年前梧桐的父亲因在商场上被人算计,一夕之间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向高傲的程父承受不了这样失败,加上多年劳累留下的病症撒手而寰,留下十岁的梧桐和妈妈相依为命。

梧桐离开从小生活的那幢大别墅,那里有父亲和母亲给她准备的公主房,是她八岁的生日礼物,别墅外面有一大块草坪,春天时梧桐和母亲会在草坪上放风筝,梧桐在前面放风筝,母亲在后面小心的呵护着她,父亲在一边看着妻子和女儿露着幸福的笑容,她们是他的珍宝........

和刘总的谈话苏凌宸快速结束,苏凌宸起身准备离开,其实他不是真的想离开,他想再见那个女孩,自从上次见面后,苏凌宸脑海里一直在想那个女孩,小虎牙,笑容,还有一张照片上有阳光的他,这些是他的世界里从未有过的。

“程梧桐”,苏凌宸喃喃道,苏凌宸去前台问询,酒保说程梧桐还在上班。

这一次苏凌宸竟想就这样等她,这次换做他等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