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笔记(53)

索坤说的对,只有克服心理的恐惧才能真正的在敌人面前强大。

这句话理论上无懈可击,但真正做到的人却很少。人们在可视的危险面前,很少有不去逃避,不去害怕的。正如此刻,我苦笑了一下,玩笑开大了,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二十四,不,二十五个丧尸,还有一个躲起来了。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生物们都是不断进化的,没成想死了的生物也会进化,还……进化的很快,如今连声东击西,隐蔽埋伏都会了。

心里的恐惧渐渐被一种弥漫上来的兴奋所取代,死,是不会死的,关键看我能不能迅速解决还不要受伤。

距离越来越近,“他们”也已经进入了我的射程范围之内,十秒内,我要选择的是从哪里发起突围。

用心观察,不能着急。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是夏天,依旧这么热。

五个,六个,背后也是四个,正前方是九个,不禁冷笑一下,也好,那个躲起来了,先解决掉背后的四个,再慢慢收拾他!

五声枪响,背后的四个轰然倒地,放空了一枪,松了一口气,跟平时的准头差不多。

受到枪声的刺激,丧尸们考试发狂,不再缓步包围试探,而是发了狂的向我扑过来,转瞬就能到眼前。

容不得片刻歇息与恍惚,手中的枪已迫不及待开始打响,前面的九个只剩下了三个,左右各一个,然而他们抬手已经能碰到我的衣角了。

也好。枪弹毕竟也是有限的,这个世道,靠拳头的时候更多。俯身躲过正前方的袭击,向后翻滚到墙角,迅速抄过脚下的木棒,回身一击,中!

眼里只剩下了杀戮与狂暴的求生欲望,一年前,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有这样灵活凶猛的一天。

突然,侧面闪过一张似曾相识的轮廓,我一滞,正好露后面的破绽,一个坚硬的骨爪,抓上了我的肩膀,深深地陷进了肉里。

#

夜幕低垂,天边的最后一丝金黄也早已悄然不见,索坤坐在火堆旁,心里倒是有些担心。

按理来说,二十多只丧尸,袁曦应付起来虽然费点劲,但是也没什么问题。刚遇到她的时候,自己倒是很纳闷,这娇小的一个人,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死的?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这辈子一直走运到现在。

然而接触时间长了,才慢慢发现,其实袁曦虽然外表看起来弱,实际上心理强大到让自己这个特种兵都很惊诧的地步,并不是说她可以对所见到的惨剧视若无睹,而是再看过后,很快就能平复内心的波澜,恢复注意力,不去看,不去想那些让自己处于危险中的分心的事。

索坤稳稳盘坐的双腿,有些动摇,要不要出去找找?

正要起身,突然听见熟悉的脚踩草地的滑擦声,索坤又坐了回去,唇角含笑正要奚落几句袁曦,猛地眉头一皱,不对,脚步声后还有沉重的、面积很大的摩擦声。

索坤再一次起身,皱眉看向了声音的方向,远处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疲惫不堪的感觉,隔着很远就传了过来。袁曦的脸慢慢的变得清晰。果然,一脸的疲惫,还有……悲伤?

索坤来不及探究袁曦的内心,视线迅速地落在了袁曦身后的物体上,沉重破旧的袋子里面的东西虽然看不见,但是轮廓显然是个人形……

这,就有意思了,袋子里会是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