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五)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砖头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恐惧地坐在地上,两腿打颤。

大柏趴在砖头的身上,头上,血不断地流下来,流到砖头的脸上,流到地上。

领头的男生也被大柏的举动惊着了,手里的砖块还带着血迹。

突然,大柏动了,动得非常快。几乎一秒的时间,大柏冲到了领头男生的身前,卯足劲,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领头男生只觉得整个腹部都搅在了一起,不受控制地俯下了身子。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刚上初中的学生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大柏右半边身子后侧,手臂向后拉,随后更为猛烈的一拳重重地撞在了领头男的下巴上。随着一声轻微的碎裂声,领头男生直接躺在了地上。

喘了几口气,大柏转过头,盯着剩下的几个高年级男生。

此时的大柏,满脸猩红,连眼睛似乎都被血液漂染,赤红的瞳孔闪烁着噬人的光芒。几个男生胆怯地相互看了看,连句狠话都没有撂,直接转头跑了。

大柏狠狠地啐了一口,身体一阵摇晃,一双手扶住了自己。大柏定睛一看,砖头。

夕阳下,砖头微微弯着身子,一手扶着大柏的腰,一手抓紧大柏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一步一步地向前努力地走着。

“砖头我们做坏人吧。”

“柏哥,你不是一直想当警察吗?”

“我改主意了,当坏人好,坏人好当。”

“哦,那柏哥,我做你的小弟吧。”

“好,以后你就归我罩了!”


——2——

邢倩倩看着大柏,眼睛里带了些泪光:原来这个人的过去也是如此的.......如此的......

“你现在还想当警察吧?”邢倩倩猛地灌了一口酒问道。

大柏身体僵了一下,端起酒盅亦是一口喝干,给两个人的酒盅又满上酒。

邢倩倩自嘲地笑了:“想有什么用,我们已经是我们,没有回头路可走的。”

大柏举起杯,邢倩倩也举起杯,两个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我留在这里是为了赎罪。”大柏斟满酒,吃了一块火腿,缓缓地说道:“从他带着叛徒和杀人犯的名字死去后,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是一个罪犯的后代,是不是我注定也只能是个罪犯。我沉默,低调,鼓励自己,就是想逃避面对这个问题,也是逃避可能对别人产生的伤害。”

大柏又是一口酒下肚:“但后来我发现,做恶人更令人愉快,你可以不受任何束缚,用各种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原来欺负你的现在被你欺负,原来瞧不起你的现在怕你,原来保护你的现在被你保护。所以,我想做个恶人。”

第三杯酒下肚,大柏微醺的脸上带着一丝迷茫:“可偏偏我遇到了刘晶,这个干净得让人觉得恶心的姑娘。我想救人,是因为我觉得救人行善,我就可以安然地死去。她呢?她救人是因为对人的爱!”

大柏站起身,两只手撑在桌子上,看着邢倩倩:“原来,这世界真的有若琉璃一样的灵魂。”

邢倩倩没有看大柏的眼睛,眼睛紧紧地锁在手中的酒盅上,语气莫名:“所以她死了。”


——3——

邢倩倩第二天早晨很早就离开了凶宅,回到了自己的家。

家里空荡荡的,自从邢倩倩禽兽不如的继父死去后,家里原来的佣人就都辞退了。人前,邢倩倩的母亲扮演者单身好妈妈的角色;人后,邢倩倩的母亲用手里的遗产进行着各种疯狂的享受。

这会儿,邢倩倩的母亲应该还睡在哪个高档会所吧。

邢倩倩走上楼,推开自己的房门,就要进去的时候,主卧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邢倩倩母亲冷着脸,声音也是冰冷的。

“跟你没关系,你以后也不用问了。”

邢倩倩的母亲脸上闪过一丝愠色:“我是你母亲,为什么不能问”

“母亲,”邢倩倩面带嘲讽:“你配吗?”

“你!”邢倩倩母亲脸上的怒色更重:“无论怎么样,你以后不能夜不归宿!”

“收起你那副好妈妈的嘴脸吧,”邢倩倩冷笑了一声,推开了房门:“我不会管你跟谁过夜,你也不要管我在哪过夜,就这样吧。”

房门关上的声音并不重,但邢倩倩的母亲,却像被关门的声音吓到,身体不停地抖动。


——4——

昨天的惊吓加上半宿没睡,又喝了很多酒,邢倩倩这一觉补得很充足,再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下午了。

肚子有些饿,邢倩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走到楼下,想找些东西吃。

屋子里空荡荡的,邢倩倩的母亲不知道去了哪里。

从冰箱里拿了一块蛋糕,又开动咖啡机,给自己做了一杯咖啡,邢倩倩终于获得一丝宁静。

用叉子将一小口蛋糕送进嘴里,冰凉的巧克力在舌头上慢慢化开,甜腻的感觉通过舌头上的味蕾,渗入身上的各个细胞中。

咖啡有些烫口,轻轻抿了一口,蛋糕的冷和咖啡的热交融在一起,带来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邢倩倩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可惜,这享受的表情没有持续多久,邢倩倩又想起了大柏的话。

若琉璃一般的灵魂吗?呵呵,听起来就像圣女婊。

可自己,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呢......怎么说,刘晶也是救了自己,虽然砖头还是阴魂不散。或许,想办法报答了她就会好受些了吧。

邢倩倩拿起手机,给大柏发微信

“大柏,刘晶是不是和奶奶一起生活?”

“对,刘晶父母早亡,这么多年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

“她奶奶没有别的孩子?”

“是,刘晶的父亲是独生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别管,你告诉我刘晶的家在哪?”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不知道她家在哪。”

“哦,那我问小璇,她一定会告诉我。”

“.......南窑区,格子路185号”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坏事的,谢啦!”

“.......老人家真的已经很可怜了。”

邢倩倩眉毛上挑:可恶的大柏,我在他眼里就真么无恶不作吗!

邢倩倩狠狠地放下手机,换了身衣服,从床头的抽屉里拿了一沓百元大钞,匆匆出了家门。


——5——

邢倩倩到夜言超市的时候,重阳子正在看书。

今天的重阳子依旧穿着那套中山装,右手拿着一本线装书,书上的三个字用的是古体,不知道写的什么。重阳子的左手里是半个手掌大小的一个八卦手把件,暗金色,圆润晶莹,似玉非玉。

见邢倩倩进来,重阳子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温和地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小姑娘,这次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邢倩倩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重阳子左手拇指在暗劲八卦上划了三下,轻笑了一声站起身,走出银台,向货架走去:“去看老人家的话,要带一些易于消化和咀嚼的食物,还要有一些补品。”

邢倩倩心思被人猜中,却也不是很惊慌,重阳子的高明,她是见识过的。

重阳子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八卦,一边挑挑拣拣,不大会儿就挑了一大包东西。

“就这些吧。”重阳子将袋子提到邢倩倩的眼前:“再有想带的,下次去的时候再拿过去吧。”

“您还没算钱呢。”邢倩倩说着手伸向口袋,要去拿钱包。

“送给你了。”重阳子脸上的笑更温和:“人择良善,理应助之。”

邢倩倩接过袋子,脸上闪过一丝挣扎:“道长,我现在才做这些,迟了吗?”

“若是迟了,你便不做了吗?”

邢倩倩愣了愣,脸上露出一丝释然,冲着重阳子深深鞠了一躬,提着东西离开了夜言超市。

重阳子目送邢倩倩离去后,缓步走到了吕岩紧闭的房门前。

“师弟,心中有了决定,又何苦犹豫自扰?”屋里传来了吕岩的声音。

重阳子又想了一会,将手把件放入口袋里,郑重其事施了一礼,转身也离开了夜言超市。


——6——

苍南市,北坞区,一栋豪华别墅的屋顶露台。

砖头坐在一张塑料的凳子上,两只脚放在前边的桌子上,抽着烟,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砖头。”红姐上了露台,手里拿着烟,走到了砖头身边:“借个火。”

砖头看是红姐,探过身,从桌子上拿起了打火机,左手挡着风,给红姐点燃了手里的香烟,随后手一甩,zippo打火机一声脆响,合上了盖。

“昨天深夜,你又去找大柏了?”红姐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悠悠地问道。

砖头深深吸了一口烟,眼神在烟雾里显得有些缥缈:“我是去找何璇那个小贱人。”

“这样的报复,解恨吗?”

“并不会。”

“那你还要继续?”

“昨夜,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哦?”

“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该死的小贱人,如果计划顺利,我可以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他们,包括你的兄弟大柏?”

砖头没有回答,而是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头扔在地上,站起身使劲地踩灭了烟头。

“砖头,逃避只会消磨你的力量,甚至会让你变回地缚灵。”

砖头还是低着头看着踩烂的烟头,平淡道:“我惧怕大柏,从过去到现在,所以我不会让他再出现在我的未来。”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
    TA君说阅读 203评论 0 7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3评论 26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