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已经无数次了,我真的至今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不落泪。

真的很多次,我都在离开与留下之间徘徊,但我又怎么不知呢?我不得不离开。你真的很可笑,说这是不值得哭的,我为了成功这么努力终于迎来一个740,我多么渴望考上那些所谓的示范性高中,无数次我都想象着自己在那里的生活,那种满是努力奋斗的氛围,那种所有朋友都值得去交往的地方,也许多少年后还能拉你一把的同学,可是我却没有那个权利,我连努力的权利都没有,我怎么不麻木地嘲笑这世界的不公。真对不起,一谈到示范性高中,我就又落泪了,泪眼朦胧,三滴眼泪怆然落下。

我终于想到一个与六中可以比肩的学校竟然回来我校招生?想想都可笑,我怎么不知道,那么厉害的学校,怎么可能,但在百度搜索它华丽的背景后,我不禁心动了,可是一个不小心,让我看到了什么分校的消息,那是一个多么烂的学校啊,看了我都忍不住感到可笑,但觉得来招生的就是他校的想法也只是乘着火箭从我的脑子里匆匆冲走离开,留下一两点残余的烟尘。可是真的,真的,真的,一直不肯说明白的学校,真的是分校。那一瞬间“离开”的想法已经蔓延及我的整个空洞的脑袋。

我真的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可是你却是一个口无遮拦的老师。我渐渐舒心,坦然地和你交谈,也不顾及旁人的留滞,她发出疑问,你却一组破惊人,得嘞,怕什么呀,我淡定得像没有风的海面,脸上的形色显得波澜不惊,那就走吧,上课去吧。物理老师,我真的也想过你是知道的,你夸奖我那低得丢人的“97分”为你拉回老脸,我不生气你不骂我就罢了,你得又要在全班面前,询问我的离开吗?行!得嘞!我满是笑意地给你一个渺茫的答案,足矣?好吧,写题目把。下课了班长你问就问啊,问这么大声干嘛?凑这么多人干嘛啊?好吧好吧,既然这层保护膜已经越来越薄,那就说吧,可是你们不要用真么异样的眼神望着我好吗?不要用这么吃力的问题询问我无脸回答的问题好吗?不要用这么真情的趣事祈求我好吗?我怎么愿意呢?你们却问的好像我就是要抛弃你们似的,那没办法,回答吧,假装掩耳盗铃,低头把。得了吧,鼻酸了吧?眼红了吧?泪满了吧?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个极不喜欢的字眼“哭”,那就哭吧。可抬头却还是那个眼神,你快走吧,随便你爱怎么想,随便你爱怎么感慨把。

政治课你讲公平正义可以啊,你非要讲什么中考的条件,可以参加,不可以参加,内心的不公平。行!我不可以参加!我没权利,我就认真的上你的课,顿悟大道理般沉重的点点头,这就是公平啊。我真的也害怕我假装只是认真上课,好无顾虑时,你们又望向我。

放学了可以不要把我当一个可怜的奇特的小丑吗?别用那种同情的眼光看我好吗?我早就习惯了这种淡然,可你非要如此?我需要接受吗?接受又有什么用呢?FDH真的是让我有点猜摸不透,那时你突然放下缓慢的脚步,回头望着我,等着我,我知道的,你一定要有什么要说的,但是晓婷在说话,你不好插嘴吗?我还特地想办法让她闭嘴了几分钟,可你纹丝不动,你只是静静地待在我身旁,直到分手时,我也可以坚定,你一定有什么要说的,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也许要问的太多了,也许问了会让人伤心,也许还有也许。也许你今天晚上又去写随笔了,打个赌把。

海明,你中午真的不要让我太感动,你那吃惊的眼神与语气都让我感到吃惊,无数次都透露了许多蛛丝马迹,你都居然不知道,不要这样子,我有点失望,如果是我,我必是那个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的人。可是就在我无奈地被她们的话又感伤时抽鼻子时,你却也哭了,我甚至有点说不出你为什么哭,但我就是知道。。。依稀记得你说的什么,我走了以后会怎样的事,对不起我记不大清了,好烦,这样泪眼朦胧,我怎么打字。你也自言自语要写点感慨,我知道的,这种时候,一定有的。也许你又一次被我美丽的坚强的躯壳所征服。这反而是我的情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考试前,我是将期末视为离开前的最后的成功,所以也算是爆发洪荒之力,不过其实也算多亏试卷的简单罢,我就是想要那种,离开前让你们都舍不得的倔强与成功。

老曹,我真的很不满,大概所有科目都有我努力的原因,都有老师的激励与向往,可是你却从未给过我什么信心,只是一味的指责浮躁。你总是询问FDH,渴望FDH,鼓励FDH,却对我是只言片语都无。我这次的数学,应该就只是为了扳回那惨败的成绩。上一次的110,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对我有严厉的批评与训诫,可是你只是以一句轻描淡写的“这次考的不好噢?”来表示问候,我太绝望了,你对我?真的丝毫没有信心?所以很多时候,我在数学的舞台上,就是一个傀儡,自导自演,自己和自己拼命,也有时就是为了这种激将。但你却没有激将的意思。这次的139,我也多么希望,你能够以一句满有深意的感慨“YSW啊,怎么考139嘞?考多一分140不可以啊?”然后我已经想好了你已经在我身边踱步准备询问的问题的回答,可是你依然如此,只是一句“YSW啊,你政治怎么考得这么高嘞?”对啊!政治真的很高,可是你是数学老师啊。我的数学老师,临走前,我也要在数学的战场上苦心孤诣,孤军奋战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3,141评论 0 11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1,373评论 0 18
  • 当麦子黄三黄时,我们就要离开了-----嘉乐 一 新生的欢迎典礼,我和嘉乐都没有参加,不是因为我讨厌在这样的大会上...
    冰天落落阅读 100评论 1 2
  • 1924年4月27日下午,时钟即将敲响2:00,在纽约市阿拉玛克酒店的一间大房里,俄罗斯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亚历山大·...
    速兔阅读 295评论 0 0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牧公子】(微信号:mugongzi0817) 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初见西安阅读 8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