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郁金香

踏上荷兰的这片土地,徐爽的心是颤抖的,不单是因为陌生,更多的是来自她对过去的挥之不去。她甚至不知道她可否在这里安顿下来,只是如今,一切的疲惫不堪暂时找到了可以缓解的宝地。

四年前,徐爽还只是一个大一新生,带着懵懂和对大学未知生活的期待,兴高采烈的涌进了这所百年老校。

而故事正是从那时开始......

“hey!你是矿师大的新生吧!”当徐爽跌跌撞撞走出火车站,好不容易搜索到自己学校的那块横幅,拖着行李箱走过去时,一个帅气的高个子男孩微笑地对她喊道。

“是啊!”徐爽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别急哦,我们还在等其他新生。你先去汽车里休息一会儿。”

后来徐爽知道了 这个男生是大二的学长,也是学生会干部,此次任务是负责应届新生。

天黑之前,一辆载满大一新生的汽车摇摇晃晃,安全到达学校。

“大学!我来啦!”徐爽在心里呼喊,内心的激动无法描述。

原本抱着努力学习的目标和完成父母的梦想冲进这所大学的徐爽,很快就被风靡全校的的社团活动给吸引住了。

因为徐爽身材挺拔,脸蛋圆润,皮肤白皙。很自然地被选入了校礼仪队,每周二和四下午两点在校舞蹈室学习基本礼仪知识和规范动作。

在这里她认识了很多漂亮的女孩,其中和她最有话说的就是大三的学姐刘艺。

这是一个周四傍晚,徐爽和刘艺疲惫地从舞蹈室走出来,预备去吃校门口的海鲜炒面。

正当俩人有说有笑奔向大门口时,突然有个身影冲到了他们面前。

“贱人!竟敢勾搭别的男人!”一个男生愤怒地给了刘艺一个耳光,满目狰狞地仇视着刘艺,徐爽认识他,他是刘艺的男朋友。

刘艺白净的左脸上瞬时留下了五个红色的手指印,“林家烨,你简直就是个变态!我受够了你!没错,我已经有了新男朋友,你滚!”刘艺边摸着左脸,叫喊着。

“你他妈有种!你等着,你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得不到的别人休想得到!”林家烨用手指直逼刘艺的脸,捧着头原地打转,似乎愤怒至极。

“你简直发了神经病!”刘艺依然不依不挠,破口大骂,说完挣脱着徐爽的手臂往宿舍方向跑去。

林家烨气地涨红了脸,随即转身离开了。

留下了周围三三两两的同学指指点点,徐爽这个旁观者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快步走向炒面店。

那顿炒面没了海鲜味,只有惊悚味,徐爽感觉像做了场梦一样。

日子不紧不慢地持续了大概一个礼拜,有一天刘艺发信息给徐爽,拜托她陪自己做一件事。

直到去了医院,b超单上那模糊的影像拿在手中,徐爽才知道原来刘艺怀孕了。

坐在走廊的长凳上,刘艺泪流满面,一句话也不说。

“学姐,这...这是....”徐爽哆嗦地说不出话来,眼睛不断瞟着刘艺。

“徐爽,你觉得这孩子是谁的?”刘艺那晶莹剔透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我....我....林....不....”

“林家烨的。”刘艺脱口而出,说完,又轻轻抽泣了几声。

于是刘艺把她和林家烨的争吵缘由大致给徐爽描述了一下。

事实上,刘艺家境贫困,父母都是山城的农民,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要抚养,而刘艺天性热爱舞蹈,再加上相貌可人。

早在半年前她就兼职进了这座城市最大的浴场,在里面做舞女,听上去有些艳俗,但事实上也就是给洗完澡的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表演节目而已,基本上不会有任何肢体接触。

可是来的熟客多了,节目也看了许多次,有个石姓中年男子打起了刘艺的主意,向值班经理要了刘艺的电话。

而这些事情,林家烨早就知道,尽管担心女朋友的人身安全,但是他清楚知道刘艺的为人,她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所以也放心。

一直到校门口事件发生的几天前,刘艺的手机上突然多了几张自己在后台换装的照片并附上一个饭店地址。她实在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被偷拍了。

刘艺深知不能把这事告诉林家烨,因为她知道林家烨生性多疑,肯定无法接受这些照片。走投无路下,她壮胆独自去见了那位人物,希望可以摆平,年轻女孩子总是单纯。

在那个豪华包厢里,刘艺见到了一个斯文稳重的中年男子,他很直接地表达了对刘艺的喜欢,希望刘艺可以做自己的女朋友。刘艺当然直接拒绝。

不巧的是,很快林家烨的手机里竟然收到了刘艺的裸照和她跟中年男人吃饭的照片。

于是林家烨觉得自己戴了顶超级大绿帽,不甘心被耍,私底下几次盘问刘艺,但刘艺自始至终都说自己是清白的。

那天校门口事件,正是林家烨憋了几天的气一下子迸发出来的。刘艺委屈,但却无处诉说。

“姐,那你准备怎么办?林家烨他知道这事吗?”徐爽用嘴巴嘟了嘟b超单。

刘艺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他爱我,会相信我,可是.....”还没说完,就又泣不成声了。

做完人流手术,刘艺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面无表情,一脸茫然。

徐爽陪了她一整天,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更难过的是,一个月之后刘艺退学了,据说她父亲得了重病,本就家境贫寒的她,只得放弃学业,打工赚钱,养活弟弟妹妹。

日子总要向前过,一天,徐爽复习完了书本资料,在学校的小花园散步。突然她看到了几株特别美的郁金香,凑上前去一闻它们的芬芳。

“卡擦-----卡擦-----!”

徐爽闻声抬头,只见一个高个子男生端着相机,男生长得很英俊,但徐爽顾不了这些,她有些生气的说:“你干嘛拍我啊?”

“哦,我是校摄影协会的会员,我叫杨洋。说罢,他微笑地伸出了右手。

“啪---”徐爽没好气地拍掉了他的手,继续问,“那你也不应该偷拍别人啊?”

“我不是故意偷拍你的,只是我正在拍那两株郁金香,你自己就进入了镜头,不过,很好看,很配。”说着,有点油腔滑调。

“少正经了!”徐爽毫不买帐。

“别动!”杨洋突然命令徐爽,徐爽真的一动不动,他定睛看了几眼徐爽,然后高兴地说,“我认识你啊!你大一刚入学时,我在火车站接过你。”

徐爽也依稀有点记得这位学长了。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学校的小花园里慢慢产生了情愫。一边是没美丽可人的女孩,一边是高大帅气的男生。简直就是天造之和。

转眼,杨洋已经大四了,再有一年,徐爽也即将毕业。两人相约去拍套写真集,纪念青春岁月。

  店内一位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在耐心地整理服饰。

“你好,老板,我们要拍写真。”徐爽问。

“徐爽!”黑衣女人抬头,眼睛发直,吐出这两个字。

“刘艺!真的是你啊!姐,我终于又看见你了。”徐爽激动的眼眶有些湿润。

徐爽给刘艺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刘艺看了看杨洋,拉着徐爽的手,乐呵呵说:“你可真是好命啊!这么帅的男孩子被你给套住了!”徐爽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耳朵。

在刘艺的推荐下,徐爽和杨洋拍了三套有意义的纪念相册,刘艺也给了他俩深深的祝福,徐爽特别高兴。

杨洋毕业前的那天晚上,大伙儿喝酒喝高了,一起去开房了。杨洋发信息告诉徐爽,他在顺德酒店1904号房。

第二天,打杨洋的电话不接,徐爽急急忙忙去了顺德酒店1904号房,她大声拍门,只听到里面支支吾吾杨洋的声音,最后徐爽恼火了,杨洋终于打开门,而杨洋的背后,竟然藏着一个女人。

徐爽火冒三丈,冲过去拉扯女人的头发,那女人死活不肯抬头,直到被徐爽拉扯的实在没办法了,猛地一抬头,徐爽惊呆了。

这个女人,竟然是刘艺。

看着凌乱的床单和随处乱扔的衣服,“你,你们---”徐爽看着眼前两个衣不蔽体的人,疯也似的跑出了酒店。

而杨洋竟然在追出酒店时,被门口疾驰的汽车撞飞了天。

一年之后,徐爽快毕业了。

毕业前夕,她在收拾东西,突然触碰到了一本硬硬的册子,原来是一年前她和杨洋拍的写真集,翻开相册,当年的爱情历历在目,一页一页翻过,到最后一页时,突然有些粘。

用力一翻,一张泛黄的照片从相册套里掉了出来,尽管只是侧面,但仔细一看,相册中的女孩是刘艺,与她面对面坐的是个斯文的中年男人。只是这个中年男人的侧面,像极了杨洋。

徐爽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刘艺发信息问杨洋姓什么?当时徐爽还笑刘艺的傻气,他当然姓杨啊,只是他跟妈妈姓,他爸爸姓石。徐爽当时根本没有在意。

徐爽还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嘀”一声,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

“对不起,徐爽。我和杨洋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我居心叵测,我对不起你。因为当年他的爸爸侵犯了我,他在我喝的水中下了迷药,他强暴了我。如果没有他,我不会和林家烨分手,也许现在我们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没有署名。

如今收到这个信息又有什么用,杨洋再也不会复活了。此刻的徐爽泣不成声。

校园招聘有去荷兰的机会时,徐爽毫不犹豫地填报了意向。

两个月之后,她登上了飞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或许只是为了去寻找他和她最初的爱情之源-------红色郁金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