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许我一时,我许你一世

01.

依依是我高中时的同桌,肤白貌美外加大长腿,性格却非常温顺,说话也轻声轻气的,圆圆的脸蛋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真人芭比,好生让人羡慕。

因为我们读的是文科班,结果班里几十号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孤零零坐在后面的男生,还长得那么不好看,严格来说,是又丑又矮,屌丝气质闪闪发光,所以也没有人敢主动追求我家依依。

依依也是文静得可爱,从不加入我们班其他女生的八卦团体,即使班里分成很多小团小队,每天叽叽喳喳,说尽有的没的,乐此不疲。依依也纹丝不动,从不插嘴议论,只和我一起上下学,过着来回宿舍教学楼这样两点一线的平淡乏味日常生活。

就在我怀疑我们的高中岁月就要这么平淡无奇,持续不变的度过的时候,有一个人毫无防备的闯入了我们的生活。

那就是凡姐,一个只能形容为圆滚滚的,像熊猫一样抱起来非常舒服的,号称“卓越不平凡”的女汉子。一个在隔壁班称霸所有女生的奇女子。

一米六的身高却配着七十五公斤的体重,走路“带风”,风风火火,地动山摇,吸睛无数,再加上她那对常年带在身边的熊掌型御寒手套,更是让人觉得有一头大熊在靠近。

记得在高一军训的时候有幸和她住过同一个宿舍,那时觉得她就是那种特别会为别人出头的人,但是也只是觉得她只是一个很乐于助人的胖子而已,却不曾想到,高二她会闯入我们的生活,而且是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奇怪”方式。

02.

“喂,露露,你出来一下,有事找你。”凡姐整个身体靠在窗台上,感觉被窗台都要被她压倒一样,一股奇异的压迫感弄得坐窗边的几个同学都面面相觑。

她却不停的东张西望,看看我教室里面人又望望窗外通道的行人。一脸神神秘秘,紧张兮兮的样子,搞得我也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虽然平日和她并不是特别熟络,但是因为有过同宿之缘,加上课间操我们排队的位置也差不多在一起,所以见面还是会打打招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有事来找我。弄得我也不自在起来,马上起身小跑出去会见她。

我人刚到窗边,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她,她马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起来就带着往楼下跑,那个神速,连我这个正常人都自愧不如,被吓住的同时身体也被带着往前飞跑着来到了楼下。

操场边那一大排年代已久的木棉树开满了火红火红的木棉花,就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地下也掉落不少,那些还比较新鲜的,被很多低年级的同学捡起来,摆成了一个个形状奇特的照型。

脚步刚停,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凡姐却马上变得羞答答的,低垂着头,一边踢着地上的木棉花,一边弄着她那对标志性的熊掌型手套,吞吞吐吐的问我:“露露,你知道依依的生日吧?告诉我好不好?”说完还好一阵脸红,不知道是运动的原因还是心境所致。

“咦?没搞错吧?大老远的拉我下楼就是问这事?在楼上也可以问吧?”我看着她奇怪的样子,有点不解又有点不满一样的说道。

操场上人来人往,也没有人多看我们一眼,凡姐也是奇怪,扭扭捏捏的,根本不像平时的她。

“我就是想问问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那个,那个,露露,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依依的生日好不好?我请你喝奶茶吧?好不好?求你了。”凡姐居然撒起娇来,这真是天下一大奇观。

出于她今天的反常举动,也出于好奇和贿赂,一想到我心爱的奶茶,也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可以告诉她,何况只是依依的生日,很多人都知道啊。我犹豫了一下,最后对她说道:“你为什么想要依依的生日?还有干嘛偏偏问我啊?”

“因为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啊。所以拜托你了,好不好?替我保密,我只是想送她一份生日礼物,仅此而已。”凡姐看着我,憋红了脸说道,像是下足了所有的勇气和决心。

我只好把依依的生日告诉了她,不过,她说请我喝奶茶我到是没接受,毕竟我不想觉得我是靠贩卖依依的信息来满足自己口味的小人。

03.

在那之后不久,凡姐就开始做了个让全年级的同学都参与的活动。该说是疯狂还是用心呢,我不知道怎么评价,反正她用她自己的行动在证明她想给依依一个不一样的生日惊喜。

凡姐专门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个超级漂亮笔记本,然后从一班开始传阅,请求支援,要同学写上对依依的生日祝福,不管认不认识依依,都被要求写点东西上去。结果,一整个年级不管男女,认识与否,全部都写上了留言,祝福。

一开始依依是不知道的,我也没说,反正我觉得就是凡姐一个人在特立独行,想要制造一份史无前例的惊喜给依依而已。所以直到笔记本传到我们班,同学们在起哄,依依才知道她将会有一份来自凡姐的“巨礼”。

奇怪的是依依她和我都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就是觉得凡姐有点怪而已,并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所以后来真相公布的时候才让我们都大吃一惊。

十号,依依生日,照例是上课时间,课间操后,凡姐把依依叫了出去,说要给她一份生日礼物,依依不好意思拒绝,就和凡姐见面了。可是她不想一个人去,又把我拉出去了。

见面之后,凡姐郑重其事的把她的礼物交到了依依手里,依依不得不连连道谢,感谢她的礼物和祝福。

凡姐却满脸的羞涩,把礼物交到依依手里后就一直扭扭捏捏的,最后才说:“不用谢,不用客气,你收好礼物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说完居然跑开了。

留下我和依依莫名其妙一样的待在操场上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点点缩小,最后消失在楼道里面。

依依叹了口气,拿着这份礼物左看右看,却不想拆开包装。上课铃响了,才拉着我的手,跑回到了教室。

午休的时候,学校广播依旧是点歌时间,突然,依依听到了有人指名点歌给她,而且说希望依依给她一个追求的机会。依依一下子就懵逼了,“跌破眼镜”的不仅仅是依依,包括我也是。

感觉消息一出,整个年级都闹哄起来像是炸开了锅,班里起哄声此起彼伏,也不乏嘲笑和谩骂之声。而那个追求者,就是最近行为非常奇怪凡姐。

04.

“露露,怎么办?”依依一脸苍白,被震惊的同时也吓得不行,坐在位子上,身体却有点发抖,估计更可怕的是他人的嘲讽嘴脸。

“拒绝,还能怎样?难不成你愿意?”我肯定的说,心里却有点难受和自责,也许,都是我惹的祸,要是我不告诉凡姐依依的生日,就不会闹成这样了。或者我应该问明白凡姐的意图或者提前告诉依依凡姐要给她送礼吧?糟糕,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依依,我只好用力的握紧依依的手,希望她平静下来。

时间突然变得好漫长,所有的声音也都在无限的放大,好像连别人窃窃私语都能听见,我焦虑起来,估计依依比我更加难受。看着她就像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一样,我好想把自己打骂一顿。

就在我准备把依依带出教室透透气,突然有个同学来喊依依,说班主任喊她去办公室。我只好看着她一个人去“鸿门宴”,连陪她进去的机会也没有。怕她一个颤颤巍巍,就送她到了办公室门口。一路上 ,我们一个字也没说过,而我相信,我们内心都是翻腾着,像涨潮的大海一样一点也不平静。

时间滴滴答答的溜走,一刻也不消停,我站在走廊外面等依依,看着天空湛蓝湛蓝的,平静而深沉,却感觉不能像平时一样安抚我烦躁的心。过了好一阵子,上课铃声响了,依依却还不曾出来,我只好一个人跑回去上课了。

再一次见到依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了。依依红着眼睛,默不作声的回到座位上,趴在桌子上也不抽泣,也不说话。我担心的询问她,也不见她回我,只能做罢。心想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没想到,这就是我最后一次和依依同桌,也是最后一次和依依见面。没有防备,没有预告,毫无征兆的,我们丢失了彼此。或者说,我被落下了。

05.

昨天,朋友圈不小心刷出了依依的动态,相片里,她漂亮得像个明星,自拍照镜头后出现一个小小的人头,逗逼一样的吐着舌头,尽显搞怪之情。而配字却极显温情:“年华像细水,冲走几个爱人与知己,抬头命运射灯光柱罩下来,是我跟你。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我盯着照片看了很久很久,觉得照片里搞怪的人像极了瘦身成功的凡姐。马上点赞加评论,答案立马出现了。对的,是的,没错,那个人就是凡姐,那个在依依走后不久也从学校消失的凡姐。

借着这条朋友圈,我最后了解到了事实的真相,原来当初凡姐在军训时就已经就喜欢上了依依,只是暗自喜欢,不敢说出来,怕被人取笑,后来终于鼓起勇气,为依依过了个生日。因为她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表达一下,才不枉此生。而且,那时她也知道,她会在高三之前因父母离婚原因转学,她将会跟随妈妈的脚步去其他的地方生存。所以对于表白成功与否,都无所谓,只是,不甘心,想要证明点什么,或者,让自己面对一下自己的内心。

依依呢,在被叫去办公室后,被说教了一番,班主任还叫来了她和凡姐的父母,最后,事情闹得非常不愉快。依依爸爸觉得学校出现凡姐这样的人就是学校的不对,教育的错误,骂骂咧咧的,最后,毅然决然的给依依办了转学手续。所以我才会一下子就和依依各散天涯。

依依离开不久,凡姐也离开了,可时间一点也没给我缓冲,适应的机会。不知不觉高三就悄然而至,身陷题海中的我也没办法顾及其他了。而大学,远离了自己的城镇,就像挣扎着突破牢笼的小鸟一样,学校,故乡,一切和依依有关联的,都丢在了身后,那些曾经的点点滴滴也渐渐像旧照片一样慢慢的失去鲜艳的色彩。不管好的坏的,都在时间的洪流中慢慢的离我而去。

我也是最近才和依依有联系,因为她主动找到我微信号加上我,所以才算从新开始一段羁绊。依依说被勒令转学的那天晚上,凡姐心存歉意和后悔,把她叫了出去,想好好和她道歉,最后却两个人那晚都没回家。依依是因为受不了爸爸的强权,而凡姐是因为家已经不像家。两个人在公园相偎相依,说了无数曾经不曾想过会和别人透露的苦水。

结果,爱情是不可能的,友情,却还待发展。最后,在依依的建议下,凡姐尝试了减肥和看心里医生,并且在那晚一起许下了誓言,只有凡姐变了,依依以后才会和她见面,而且大学可以考虑和她考在同一个学校,不管今后人生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弃她们的友谊。现在,诺言已经实现,两个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闺蜜,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着。

其实,我想凡姐之所以会有过那样出格行为,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对自己爸爸的失望导致以为全世界男人都是不可信任的。还好遇见了依依,现在的她,青春靓丽,也遇见了自己的真爱,不久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记:凡姐说,这辈子她找不到比依依更好的女生了,要是以后有人敢欺负她,她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的。哈哈,其实她是想说,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天上的繁星点点,和月光下沾满露珠的花草,还有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乎笑乎哭,傻逼一样的样子的。她说,从那时起,她就认定了,两个人,不管缘起缘灭,她都要不离不弃,做依依坚强的后盾,为依依披荆斩棘。

也许,我那时认识的依依,只是表面的依依,不完整的依依吧?我应该没有真真正正的走进她内心深处,没有接触到她的软肋吧?

最后愿青春美好,我们都安好。见自己想见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