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你的声音

 1


     小浅是在突然洒落的雨点中被惊醒的。本子上水滴的印记清晰可见。

    “下雨啦!下雨啦!桔梗下雨啦!快收你家衣服!”回过神来的小浅抬头冲栏杆对面的桔梗喊道。然而在看到桔梗手里对着自己的水枪时,所有汗毛瞬间立起来。

     该死!又一次被耍了!小浅愠怒,既然想到刚刚发呆时所想到的,朝着对面的人吹胡子瞪眼的吼道:“死桔梗!你赔我的阿钰!我的阿钰!要和我说话的阿钰!”

     桔梗在栏杆这边拿着水枪乱晃着,学着小浅的样子,毫不遮掩的揶揄小浅。

    “你赔我的阿钰!我的阿钰!你个意淫女!就知道你又在遐想!同学到现在,人家阿钰都没有和你说过一句话好么!”

     小浅刚要张开嘴,脑袋被物体重重的拍了一下,闷热闷热的。

      “让你写作业写作业!又在那玩!”熟悉的大嗓门,脑袋晕晕的小浅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买完菜回来的妈妈。于是便低下头,找钢笔。

      周围一圈找过来也没有见到之前写字的钢笔。扭头看到妈妈已经回到家里没有注意自己这边的情况,于是把所有书本全部翻过来倒了有又倒,还是没有找到自己那根浅蓝色的钢笔。

      “喂喂,小浅,下面!在楼下!”对面始作俑者桔梗小心翼翼的喊道。

   小浅极不情愿的伸出头朝栏杆下面看过去。垂直而下在一楼地上安然躺着的浅蓝色的东西不是自己的钢笔又是什么呢。

         完了,笔尖一定歪了。小浅想。

         “桔梗!你给我去死吧!!!”

      “喂,是你在想你的阿钰的时候,它掉下的好么。是你的阿钰该去死呀。”桔梗看着风一般跑到一楼捡完笔仰头冲自己怒吼的人。

         真是白痴喂~

      小浅踌躇了好半天,看着旁边纹丝不动专注的演算着草稿的人,心想到底要不要借一只笔用用呢。

     会借么?不对,应该先考虑他会不会回应自己,毕竟已经成为同桌一个星期了,可是旁边的这个人却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那么,会借东西给我么?

           算了,试一试!好歹也是同桌啊!

     “阿~...哎?”阿钰的钰字还没有吐出口,一支黑色水笔就赫然出现在桌子上。施舍人正是阿钰。

         小浅觉得教室突然安静了。

         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然而巡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后,拿起那根突然出现的笔开始计算老师出的例题。

         (√4a-√50b)-2(√b/2+√9a)

       =(2√a-5√2b)-2(√2b/2+3√a)

       =-4√a-6√2b

      一字一句的边写边发出声音。轻微的,细小的。

      (√24 + √18)÷ √2

    = √(24 ÷ 2)+ √(18 ÷ 2)

    = √12 + √9= √(2 ² × 3) + √3 ²

     = 2√3 + 3

        应该没有写错吧。就是这样写的吧。本子上第一次出现一笔一划格外整齐的格式,小浅忽然觉得数学一并不是那么困难的。

        (√2 + 3)(√2 + 2)

      = √(2 × 2) + 2√2 + 3√2 + 2 × 3

      = √2 ² +...... 5√2  ?

     阿钰已经写到第五题了。果然自己是最慢的了。

        = √2 ² +5√2+ 6= ......


        接下来是什么?得多少啊?

        等于。。。。

        “喂,那个,第三题怎......”

        “8 + 5√2”

    小浅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像是预料好似的,直接丢出了答案

     仍旧是不看向自己,仍旧是不声不响地做自己的事情,却是到今天,一起做同桌第二个星期的第一天,初中三年到现在快要毕业为止,对自己说出的第一句话。

      沉闷的,简短的,和平时与班里其他同学说话声音不一样,也和阿钰平时回答老师问题的声音不一样。

    吞了吞口水。小浅两眼重新直视回了黑板。尽管如此,她身边的那个人的距离,却是即使目不转睛看着黑板也能感受到的热气腾腾。

  “加油。”莫名其妙地捏了捏拳头给自己打起气来。


2

      桔梗在某天得知小浅和阿钰从来就没有说过话,一句话也没有的时候。惊讶的使整个面部扭曲到一起,却一点也不违和。眼睛上下打量小浅。

    “喂喂,那你还有没有和其他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的?”

    “应该没有了吧。初一除了你基本上跟其他人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初二才开始和周围的人熟识起来,但也不算是很熟络。初三我才放开性格,基本上和所有人都可以聊起来,甚至,还被老师以上课说话为由换同桌。可奇怪,自从和阿钰成为同桌,才发现,他好像是班里唯一一个我没有说过话的人。”

         桔梗揉了揉小浅的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又揉了揉小浅婴儿肥的脸,一脸宠溺的说:“哎呀,我家小浅儿这么爱我呀,就我一个好朋友呢!”说完,瞬间骑着车子先一步逃开。沿路留下一串串爽朗的嚎笑。

      被戏耍而落单的小浅只是在一开始被蹂躏脸颊时有愠怒,在看着成为一个点然后消失只留下一点也不淑女的笑声后,心情竟然再也懊恼不起来,像是那些笑声把这些坏心情一点一点的拉长,成为细细的丝,然后一截一截的断掉,在空中与风玩耍起来。

        慢热型的小浅。总是会自动设置保护层来保护自己的小浅。从不主动搭讪异性甚至觉得异性可有可无的小浅。确定是可以信任的友人就会长时间单独交往下去,觉得没有必要再去寻找另一个好朋友的小浅。

       这样的小浅,在遇见阿钰后,第一次萌生想要认识一下的心情。

       在只知道和有印象阿钰这个名字时。

      阿钰是初三二班的副班长。阿钰是周末总有补习班要上的男生。阿钰是.......想破脑袋再也想不出第三个有印象的阿钰。

     却在决心深入认识后,各种各样的阿钰被小浅毫不费心思的挖掘出来。

     阿钰总是喜欢讪笑,上课回答问题是,和同学说话也是,每次讪笑总是会不自主的用手稍微挡一下,一副看上去腼腆的样子。

      阿钰和自己的家是在一个方向。阿钰每天放学总是会和男生打半个小时的球然后才背书包回家。阿钰家比自己家离学校近,等阿钰进入院子里时,小浅在自己一个人继续走剩下的回家路。阿钰上课看似认真,其实语文课的时候,很多是在作者头像上画涂鸦。阿钰总是在第二天早上早早来学校赶物理化做作业。

        阿钰......

     所有所有的阿钰,是班里不少女生喜欢着的人。

     小浅忘记在哪里看到的,当你注意一个人时,那个人的一颦一笑,眉毛有几根你都会注意的。这就是喜欢了。

         小浅想到这句话吓了一跳。喜欢这种事情,怎么会和自己有关系呢。可是小浅却又隐隐担心着,好像是有点吧,不然为什么总是会突然想到阿钰呢。

     就像钢笔掉在院子一楼的那天。就是因为突然发呆,脑子里突然蹦出阿钰在打完篮球回教室放篮球,然后抬头对着还留在教室写作业的自己说,还没有走呢。而自己从阿钰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是看见了他的,慌忙低下头,身体里某个部位在不停地冒泡,小浅能听到“吐~吐~吐”的声音,不停地一个接着一个,粘附在心房上。

      那是,关心自己的样子。也是,注意到自己的样子。

       也是在那天,摔坏了自己最喜欢的浅蓝色外壳钢笔。


3

      在下了“决心”之后,接近阿钰这一事情对于慢热型的小浅像是被电流击中灵魂开窍似得。

      每天早上比平常半个小时起来,这样在提前到学校的半个小时里除了赶作业外,“顺便”整理好阿钰的桌子。每节课节水的时候“顺便”拿上阿钰的水杯。在看到语文老师的眼睛往这边方向瞅的时候,捅捅埋头画涂鸦的阿钰。数学课上每次的计算题,小浅总会“顺其自然”的趴在阿钰的桌子上等阿钰已经写完一部分题的时候在一题一题的抄在自己的本上。体育课上完会“顺便”帮阿钰带一瓶冰镇汽水。每天放学小浅总会在班里留下来写作业,然后看到阿钰打完球背着书包离开学校的时候在飞快的把桌子上所有东西统统塞进书包锁上教室门冲向大门口。

         街上是泛着暖黄的灯光,中间不算太宽广的马路,往往晚上这个时间点也没有太多的人,阿钰在马路左边走,小浅在马路右边走。每每这个时候,小浅总会默默地安慰自己。

        阿钰不会扭头,阿钰看不到自己。

        阿钰不会扭头,阿钰看不到自己。

        阿钰不会扭头,阿钰看不到自己。

        .......

        会看到自己吧。

       不会看到自己吧。

     嘿,阿钰你扭下头局可以看见我在你后边啊!

       ......

        ......

      路灯下一会儿是拉长的小浅一会儿是矮小的小浅,一会儿是不急不缓走着的小浅一会儿是快走的小浅。这个时候的小浅,眼睛里注视着一个叫做阿钰的温润男生,心里在细数着自己和阿钰的种种“亲近”。

     嗯,班里从来没有女生和阿钰一起走路回家。

    嗯,班里从来没有女生可以帮阿钰接过水。

        嗯,阿钰从来不接收其他女生的零食。

     嗯,阿钰每天是用我整理好的桌子学习的。

         ......

          ......


     细数着一件件尽可能和阿钰的事情,好像随便一件都是和阿钰有关。这样的小浅,在不知不觉中觉得自己不一样了。走路时会时刻提醒自己注意挺直身体,不要想桔梗一样横冲直撞。上课再也不会和旁边的人说话传纸条,因为有一次回头时发现阿钰蹙着眉不耐烦的表情。对每一件事情开始认真负责了,觉得周围无处不在明媚的美好,对一切有了新的认知和积极的看法。

      阿钰这两个字和拥有这个名字的主人一起融进了小浅身体里,脉络与脉络之间,雪液的热流里,清晰可见。


4

       初中生涯的最后一天,桔梗陪着小浅留下来收拾剩下的书本和杂物,教室里空无一人。

     “小浅你说实话,你是喜欢阿钰的吧。”桔梗坐在桌子上,晃动着两条腿盯着正在收拾阿钰书桌的小浅说道。

     “还好吧,就是同学加同桌而已。”因为是背对着桔梗的,桔梗没有看到小浅脸上的一丝尴尬和红晕。

     “那上学期那场打雪仗你一直扔的是阿钰吧?我看他也一直和你互动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呀!”桔梗晃动的幅度有些大,桌子发出“吱呀~吱呀~吱呀~”的声音。

      那是初三上学期圣诞节的那天,不知道谁吼了一句下雪了,闷声无息的教室立即炸开了锅,纷纷趴在窗户两边求证消息真假。在看到外边的空调上,对面屋顶上全部被白茫茫的雪笼罩。

      “下雪啦!!下雪啦!!下雪啦!!”全班沸腾的像是豆子倒出来的声音一样,‘哗啦啦’的声音此起彼伏。讲台上老师拿着扩音器愤怒的吼着“安静安静!!!”

     没有可以的安排,然而忍耐了一天后,晚上放学路两旁自己班和三班已经霸占马路两边的街道,互相马力打开的团着雪球砸向对面的人。不管对方是谁,自己认不认识,只知道此时就应该应景的融入这个哄闹的气氛中。

     当小浅走到学校门口看到这样壮观的场景时,热血的暖流顿时向脑部喷涌,扔下桔梗消失在浩浩荡荡的队伍里。三两下团好雪球准备向对面的人开击。

     “啪~啪~啪~”扔了两个出去,然而自己的脑袋却吃了对方四个攻击雪球。一点也不给自己留余地,每次在自己要弯腰团雪球的时候攻击力度就会一个接一个袭来。在小浅看清对面发动攻击的人是谁时,抢过旁边的人所有雪球砸过去。

       “阿钰你去死吧!”

       “阿钰你敢砸我!”

        “阿钰你混蛋!”

         ......

          ......

          ......

     停止小浅回忆的是手机屏幕跳动的“阿钰”两个字。

   “你走了么?班委们组织大家一起吃个毕业,就在我上次过生日的那个饭店,你和桔梗来么?”

       “现在么?恩,一会就过去。”

    “阿钰让去吃毕业饭,我们走吧。”小浅整理好书包对着桔梗说道。

   “哎喂,我又没答应阿钰去,是你答应去的。”桔梗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

    “啧!那你别去!回家看你的《浪客剑心》去!”小浅作势直接走到教室门口,打算忽视桔梗去关门。

   “哎!真是有了男人忘了身边女人的家伙!”

     桔梗追着小浅,赶在小浅关门的最后一刻跳出教室,报复的挠着小浅身体敏感的地方,惹得小浅边躲边捂着肚子笑。

     此刻这样的日子,放声大笑的声音,回旋在整个空旷的教学楼。白天那再也挥之不去的漫长的知了声音;下课可以立即清醒大脑的水管里淙淙的流水;最后一学期每天晚上放学的操场上初三学生集体的十圈跑,200个跳绳,20个仰卧起做。。。。。。

     一切一切发生的事情在和桔梗的嬉闹间一帧帧闪过。

       “咔~咔~咔~咔~”

     学校的钟敲响了晚上十一点整,一切都巍然不动的静止了,一切都变得像任何事没发生一样。

     这一年的夏天就这样不动声色的带走了我的初中。小浅想。


5


     周围人并没有发现小浅的异常,还是一样的哄闹,甚至是比以往任何一次聚餐更加哄闹。或许是最后一次的缘故吧。然而小浅在得知就在自己来之前阿钰送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杯子送给班花作为生日礼物时。

       大家都知道的,杯子,一辈子。

     小浅觉得自己浑身难受,明明是坐在卡座里的,整个身体却是一直在往下沉,有一只细小的虫子在啃噬着自己,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像是在嘲讽自己。

     “啪!小浅该你了!你和阿钰中招了!”一个同学摇了摇小浅的身体。

      不知什么时候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指针指的是自己和对面的阿钰。自己是输家,阿钰是赢家。

        “二选一。”阿钰依旧是腼腆温润的笑。

      “真心话!”小浅看着阿钰的眼神有着从来没有的坚定。


         一定是误会吧。


        会有想问的问我吧。


      “我不讨厌你。”很淡很淡的声音,淡的没有任何情感。

        小浅愣住。

       “哎,应该是你问问题我回......”

     “好了,下一局。”阿钰闪开小浅望过来的疑惑眼神说道。

         这一局又是小浅和阿钰。

        依然是小浅输家阿钰赢家。

      “大冒险,围着我跑五圈。”还没容小浅选择,阿钰站起来走到正中间发布大冒险的任务。

    小浅身体一直颤,两只眼睛周围有些泛红,拳头是紧握的,微微可以看到掌背泛起的青筋。

   油然而生的屈辱感,明显自己是被耍了的。

     却又不甘愿屈服。不想输给任何。不要别人嘲笑自己。

       走到阿钰身边开始跑。

      一圈。

       “不会在喜欢你。”

       两圈。

        “绝不会在喜欢你。”

        三圈。

        “你去死吧。你去死吧。你去死吧!”

        “阿钰你去死吧!”

         四圈。

         “再也不要喜欢任何人了!”

          五圈。

      “喝口水吧”眼前突兀的出现再熟悉不过的一双手拿着一瓶水朝向自己。

          “啪”小浅用力的打掉。

      “不要假惺惺啦!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了!就是阿钰你了!”小浅用从来没有见过的愤怒的眼神看着阿钰。

      “恩,我知道。不过先喝水吧。”那双好看的手拧开瓶盖伸到小浅面前,阿钰另一只手拿起小浅另一只手握住水瓶。

        “看到了么?”

     小浅被突然一连串的温柔诱导空白了大脑,空白了之前所有喧嚣的愤怒。面前出现在眼眶里的让小浅咬住嘴唇,拼命忍住泫然欲泣的眼泪。

       “我们在一起吧。”


      6

        在听见的时候,好好享受。

        在听不见的时候,那就我告诉你。

         听见我的声音。


        - - -END - - -


如果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将它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留言至我的公众号:偏离轨道的F酱

或在微信上(ID:Thisis_missf)联系我本人

获得授权后方可发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阿伏兔没想到神威真的拐了个妹纸回来,还是一个十足的软妹。他感叹着神威喜欢的原来是这种类型,却又有些奇怪。 没错,奇...
    句号酱阅读 56评论 0 0
  • (一) 第一次见到许余声的时候,是在我七岁那年的夏天。 那是一个气温很高的日子,我们的对面搬来了新邻居。 是一个男...
    那年App阅读 255评论 7 7
  • 小时候的我和父母并不亲,他们一年到头不知有几天在家,所以我奶奶和我最亲。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发脾气,衣服穿着不舒服,...
    六月的我和你阅读 12评论 0 0
  • 大家好,我是森森 这节课给大家介绍一下Android工程的目录结构. 最近网上流出了10G的借贷宝的图片和视频,有...
    小默森阅读 152评论 6 2
  • 天苍苍野茫茫,周末出游到莽山。 初到小雨冷风狂,我们依旧热情涨。美女导游她姓蒋,年纪不大心地善。面容清秀描淡妆,一...
    飞翔的龙阅读 42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