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锦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世人都说,眼泪是咸的,我信了,待我尝到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的眼泪,是甜的。


一、画镜

“嘿呦,嘿呦,嘿呦,我再努力游,一定能游到水面的,一定可以,阿娘不会骗我的。”小红鸾勤勤恳恳的在深水里游着,一想到能看到水外的景象便止不住的开心,游的也就更卖力了,可,天妒鲤才,可怜的小红鸾根本禁不起水浪的翻涌,才三两下就被打回原地,回过神来的小红鸾,看着自己老半天的辛苦瞬间化为乌有,憋屈的当场大叫起来。

“阿娘,水涟欺负我,他欺负我,他一点都没有阿娘说得好,我不要理他了,不理他了……”小红鸾一边喊着,一边就要去找她的阿娘。

“小红鸾?小红鸾?”突然,小红鸾的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极其温柔的唤着她。

“谁,你是谁”小红鸾听到这声音,立马就停止了叫喊,好奇的张望着四周。

“我就是水涟啊,你还一直同我说话来着,不记得了?”

“你就是水涟?”小红鸾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不由得又在四周瞧着,可转而一想,他让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就有些气不过,于是就叉起她的红鳍装腔作势道:“哼,我才不要理你,你欺负人!”

“噗,你之前拉着我说悄悄话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要不理我?嗯?”

“我……哼,总之就是不要理你,我本来都要游到水面了,结果被你几个水浪就打回来了,你就是坏人,坏人。阿娘说你很好,现在看来你一定是隐藏太深了,所以连我阿娘都没看出来你的坏心眼”

“噗,你偷偷的跟我说了那么多悄悄话我可记着呢,我记得你说你阿娘做的饭不好吃,还有还有,你隔壁家的阿花总是偷你的东西吃,不知道你因为这事儿在我这儿偷偷骂了她多少回。”

“你!你!你果然是个大坏蛋,我不该什么都跟你说的,想不到我每次讲话你都听到了,那你还装聋作哑,真是过分!”

“打住打住,你这些秘密我可谁都没告诉,毕竟,它也是只属于我们俩的秘密,所以,我是不会泄密的。”

“哼,你说的话我才不信。”

“不信啊,哎,可惜了,我这本来有个好宝贝,想跟你分享分享的,看来我得重新找小伙伴喽~”

“我才不稀罕你那什么宝贝呢。”

“那我要是告诉你,我这个宝贝可以让你看见水外面的世界,你还想看吗?嗯?”

“你,你,你说真的吗!在哪里,在哪里?你快给我瞧瞧啊,莫非,你又是哄我不成。”

“瞧好了~”说罢水涟便在小红鸾的眼前变幻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幻鎏镜,慢慢的,水面的景象,就在这里显现了出来。

“哇!水涟,你快看,快看,这是不是就是人间,就是水以外的世界,他们那边好亮啊,亮堂堂的,特别好看,水涟,水涟,那个白白的还有蓝蓝的是什么?”

“噗,那是天空,白色的是云”

“哇,这都是水里没有的诶,真好看,咦,这个,是——是阿娘说的人吗?会抓我们的人吗?”

还没说完小红鸾就被吓得跌倒在水底,带着哭腔又说道:“水涟,他会不会把我抓走,就像抓走我的同类一样,把我们生吞活剥了……”

“放心,他抓不到我们的,这只是我用幻鎏镜透射出来的,他们啊,都是肉眼凡胎,所以看不到你的。”

“真的吗?!哼,那我就不怕了。”

“让我再瞅瞅那些人都长得什么冬瓜模样,专门欺负我们鱼类。”

一边说小红鸾就瞪大了眼睛,势必要把这人看清。

“哇,原来他们长这样啊,水涟,他们都长这么好看的吗?尤其他那双眼睛,看,真好看,诶……水涟,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人在看我……”可是,这周围哪里还有水涟的身影……

“人类,你看得见我?看得见我吗?”小红鸾一边说一边扑腾了下她的红鳍。

“哪里来的小红鲤,怎么会如此可爱”方锦溪笑了笑,宠溺的话语就这样脱口而出。

这方锦溪,原是扶桑一带有名的画师,不过他素来只画锦鲤,所以素以画锦为名,没有为什么,只是纯粹的因为喜欢。

所以这天,他又来到了涟水,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瞧上一两条锦鲤,让自己能把它们画的更生动。这不,还真让他遇见了,还是一条颇有灵性的小锦鲤。

“小锦鲤,小锦鲤,你乖乖的别动,让我来好好瞧瞧你,保管把你画的栩栩如生。”

“哼,你让我不动我就不动啊,我偏要动,看你能画出什么劳什子来”在水底的小红鸾,暗惊这个人竟然能看到自己,可一想到溜了的水涟便愤愤不平——定是水涟又骗人,什么凡夫俗子看不到我,不还是被这个人瞧见了,我就看在这个人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不跟他计较了,毕竟我红鸾肚里能撑船,就是这个人还要给我作画,哼,才不要给他画,锦鲤也是有尊严的,小红鸾就这样心里活动了一番,便故意的在水里动弹不停,好不折腾。

“你这小红鲤,这么活泼爱动,莫不是听了我的话开心的不能自已吗?你当真有些灵性,我倒有些想把你抱回家了。”

听到这儿的小红鸾,身子不自觉的就停住了,就像被冻住了般,再也不敢动弹——他这是要捉我回去,好把我生吞活剥吗?我还以为,他的眼睛生得这般好看,瞧着我的时候无比温柔,我还以为,他会跟其他人类不一样……

“噗,听到我要带你回家害怕了?刚刚还活泼不已,现在连动都不敢动了,真是有些蠢萌呢,小锦鲤,你放心,我这么喜欢你,又怎么舍得让你没了自由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已经囚尽了半生,不想在看到你也被困于一尺之地……”

不知为何,红鸾听到锦溪这段话,再没了一丝害怕,反而有些莫名的心疼起眼里这个人。

“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你的声音是我听过最好听的,你的眼睛是我瞧过最好看的,可是,为什么在你的眼睛里,我却仿佛看见了你的悲伤呢?”

陷入沉思的红鸾,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幻鎏镜里的锦溪,眼角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溢出。

“小锦鲤,现在你怎么这么乖,难道真的被我吓到了,你呀,还真是胆小,别害怕,我不会带你走,以后,我日日来瞧你,可好?只是你可不能不见我啊,我的世界,只有你,是最简单明媚的存在了……”

此刻的红鸾,特别的想告诉锦溪,她愿意日日来瞧他,她可以乖乖的,让他作画,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让锦溪知道,她的回答,情急之下,红鸾疯狂的开始吐泡泡,朝着锦溪的方向,一直一直……

“小锦鲤,这就是你的答案,对吗?这么多泡泡,就是为了让我看到吧?真好,一条锦鲤,竟然都能懂我的心思,可世人呢……”

语罢,锦溪一笔一画的勾勒起小红鸾的模样,一丝不苟,恍然间,他仿佛在锦鲤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颗泪珠。

“我怕是眼花了吧,竟然会以为这锦鲤在流泪,不过这个泡泡吐的恰到好处,画作一颗泪,整幅画感觉就不一样了。”

锦溪不知,水底的红鸾,因为他眼里的那丝惆怅,有了些不明所以的难过,她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什么东西在酝酿,可她不知道这是什么。

第二日。

“小锦鲤,你可在?”

听到锦溪呼唤的红鸾,立马拿出幻鎏镜,满心期待的摆好姿态,显露在锦溪的眼前。小红鸾一扫先前的害怕,满心满眼都是再见锦溪的喜悦,情不自禁。

“你果然来了,今日我该画些什么好呢?昨日的画,有些为赋新画勉说愁,不如今日画一个最真实最无忧无虑的你好了,你这么小,能有什么愁绪呢?你在水里恣意的样子,真是美的不可方物,我可真羡慕你,可以做你自己,而我……”

“你说,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多好,我好想告诉你,我叫红鸾,你,又叫什么呢?你的哀伤,又从何而来?”

第三日。

“小锦鲤,今日啊,我来晚啦,你可还在?唉,我是不是有点魔障了,莫非,它还会一直等我不成,是我太奢望可以有个人能等我陪我听我说话了吧,所以才会魔障到连一条鱼都不放过……”

这天,锦溪没有作画,他的画笔,断了。

这天,红鸾从白天等到黑夜,最终挨不过瞌睡虫的洗脑睡着了,可当她朦朦胧胧的听到锦溪的自言自语时,便倏地醒了过来,只是,没有听到动静的锦溪,已经转身离开。

“今日,你为何来的这般迟,我在这儿等了你好久,好久,你可知道?”

红鸾透着幻鎏镜,望着锦溪的背影,脑子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隔千里,观万里,皆为你。

第四天,锦溪没有来。

“你个骗子,跟水涟一样的大骗子,说好的呢,你要日日来瞧我的,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来。”

第五天,锦溪的身影也没有出现。

“今日,你怎么还没有来,难道,我见到的你,都是幻境吗?一切,都是我的梦吗?”

第十天,红鸾第一次尝到了想念一个人的味道。

“幻鎏镜,你能让我看到人间的模样,那你能让我看到他吗?这是第十天了诶,我好想见他怎么办,就,就像我好久不见我娘亲很想娘亲的那种感觉,不对不对,我想娘亲的时候,我不会觉得难过,可我一想到他,我心里,就像有块石头,喘不过气一般,这种感觉,就是世人们常说的思念吗?一日不见思之如狂,那我,十日不见呢?”

第三十天,他来了,在红鸾快要放弃失望的时候。

红鸾发现,这些天的埋怨与思念,在见到那个人的一瞬间,什么都不重要了,来了,就好。

“小锦鲤,你说人有下辈子吗?若是有,让我来生做一条锦鲤可好,当人,太累了,这世间,没有一个人懂我,也没有一个人在意我想要的,是什么,什么功名利禄,向来不是我所求,我只想自由的活着,画着我的画,与锦鲤为伴,可是,这辈子,我怕是不能了……”

锦溪说罢,纵身跳入了涟水,无比决绝。

红鸾还没从见到锦溪的喜悦里缓过来,就见他纵身跳入了水里,一时间慌了神,待反应过来,便奋不顾身的朝着锦溪坠落的方向游去,心里焦急的要死。

“你,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求求你,你别死。”红鸾重复的说着这些话,不停的在锦溪身边穿梭,但她没有办法,她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阻止锦溪的下沉。

“水涟,水涟,你来帮我好不好,你帮帮我,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是坏人了,他要死了,他要死了,我不想让他死,我不要他死,你不是这里的水神吗?你帮帮我,你帮帮我,我救不了他,我救不了他……”

红鸾着急的在水里喊着水涟,急得眼睛通红,却无能为力,第一次,红鸾痛恨这般无用的自己。

在红鸾快要绝望时,一个蚌壳朝着锦溪的方向行来,缓缓的,把他装了进去。

“他,他还活着,对不对?”

“他自己要死,你这么为他担忧做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可我见他跳下来,我就慌了,我就怕了,我好怕他死,一想到他要死了,我,我就好难过好难过,水涟,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哼,你怕是对一个凡人动情了”水涟冷哼一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若是他知道红鸾会爱上一个凡人,他就不该把幻鎏镜给她!

“情?什么是情,我,这便是动情了吗?那,那我会怎么样?我会死吗?”

“灰飞烟灭,怕吗?”水涟故意吓唬她到。

“你骗我的,若是动情,便会飞灰湮灭,那我是怎么来的,我阿爹跟阿娘就很相爱啊。”

水涟止住了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是人,你是鱼,也是妖,一旦动情……

“想救他吗?”

“想!”红鸾使劲的点了点头,生怕水涟对锦溪弃之不顾。

“可我不想救他。”

“为何?他一个凡人,从来也没招惹你,你是神仙啊神仙,见死不救,你的良心,你的良心不会过意不去吗?”红鸾一下子就急了,甚至开始语无伦次。

凭你爱上了他,而不是我。水涟有些有气无力的在心里说到,他知道,他在嫉妒一个凡人,他是神仙又如何,面对心爱的人,他只能放在心里,因为他是神仙,他曾经想,就这样默默陪着红鸾就好,为了她,给她打造幻鎏镜,为了她,固守在此,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会爱上一个凡人……

“想救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你说什么代价?只要我能给的,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他能安然无恙。”

“命也可以?”

红鸾一听,有些惊愕,命,跟他相比,是不是,也不算什么了?

“我以为,我会舍不得我这小命的,可是看着他的身影,我才发现,只要他好,我怎样都可以。”

“你!你真是!”水涟听到红鸾的回答,气的捏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在锦溪身上,可是,他还有理智,知道这样只会让红鸾离她越来越远。

“嘿嘿,你骗我的对不对,哪有救人要以命换命的,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哄我,拿我当乐子呢,水涟,不要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帮我救救他,你这么厉害,你一定可以救他的,对吧?”

“若是我让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我愿意。”不等水涟说完,红鸾立马就做了回复。

“你还真对他不是一般的好,我都还没说我的条件。”

“嘿嘿,你能有什么条件,虽然你老欺负我,可你也没害过我啊,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若是我让你忘掉他,把我放心上,你可愿意?水涟默默的在心底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嘴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罢了,就当,这是你当了我这么多年乐子的回报吧,我帮你救他,但我,不会再救他第二次,记住。”因为,我的心,没有这么大。

“我就知道!你不是铁石心肠的神仙。”红鸾听到水涟的回答,高兴的手舞足蹈,好不快乐。

他不用死了,真好。

二、画情

“咳咳,我,我这是在哪儿。”醒来的锦溪,望了望四周,他以为,他已经永沉水底,可没想到,他,回到了岸上。

而红鸾,经过这次后,担心锦溪会又想不开,便不顾水涟的阻拦,硬是让水涟将她送到了岸上,陪着他。

“你,莫非是那条锦鲤?难道,我被你这条锦鲤救了?”锦溪一下就注意到身旁的红鸾,有些惊讶的说到。

红鸾看到锦溪醒了,卯足了浑身得劲儿,一下飞窜到锦溪的怀里,深怕锦溪会把她送回水里去。

“噗,你这锦鲤,赖上我了不成,你都主动投怀送抱了,看来我只能把你带回家啦。”

显然,红鸾成功的入住了他的家。

锦溪一到家,便立刻把红鸾放入了庭前的池塘里,深怕这锦鲤因为缺水而死,那他可就罪过大了。

“算你有良心,再没有水,我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哎,不容易啊!”红鸾一入水便迫不及待的呼吸了起来,游了一会儿,便开始慢慢恢复了。

从那之后,锦溪的日子,开始慢慢有了些不一样。

不会有人再一个劲的劝他考取功名,他的家,自红鸾来了后,也鲜有人登门,这倒让锦溪自在了许多,当然,这一切,都亏了红鸾,若不是红鸾对水涟软磨硬泡,让他施了个法,做了个屏障,锦溪也不会有这样清净的时候。

红鸾想,他们的快乐时光,到来了吧。

自此,锦溪每天便是与红鸾为伴,每日醒来第一件事,是来池塘瞧瞧红鸾,睡觉前,也是如此。

“你这小锦鲤,比我刚带回来的时候好似长大了许多啊”

“是啊是啊,你每天一顿不落的喂我,我不胖才怪,我的身材,都变形了……”

“你是我见过的锦鲤里长得最好看的,没有之一。”

“那是那是,我红鸾的美貌,自然是没话说的,有眼光有眼光。”红鸾虽然明知锦溪听不到她的话,但她还是忍不住会接下一句。

“我每日都在画你,现在啊,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没想到啊,我竟然会这么了解一条鱼。”

“鱼怎么了!哼,作为一条鱼,我也是有尊严的!”

“遇见你,算是我的奇遇吗?我以为,我这一生就要这样结束了,谁想到,却又有了新的开始般,我开始喜欢这世间了,因为你,小锦鲤。”

说着说着,锦溪便想到了自己从前的日子,那些为别人而活的日子,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你说说你,每日就只知道画你那个破画,什么正经事也不干,你这样不思进取,让我如何对得起你去世的母亲!难不成你真要跟你那个短命爹一样,一辈子做个无用的画师吗?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说够了没有?我敬你是我长辈,所以对你多番忍让,但是并不代表我就要听你的,我的父亲,你没资格谈,你也不配。”

“好啊,骨头硬了是吧!行,行,行,我今儿记住了,以后你就等着饿死吧,看我还管你不管!”

“呵,我还怕没了你饿死不成。”

“你做的那些腌臜事还少吗?你当我不说我就不知道?”

“你与我父亲同看上母亲,结果我母亲没选你,你心里气不过吧,便开始对我父亲造谣诋毁,我父亲如何到这步田地,还真得谢谢你。”

“对了,我也得谢谢你,在这儿宣扬我的不学无术,教街坊四邻都看轻了我去,我如今要告诉你,我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

锦溪想起那天的对话,眼泪便翻涌上来,他想,他还是太懦弱了……

“原来,我也会流泪啊,嗯,还是咸的。”

“原来,这就是世人说的眼泪吗?眼泪是咸的?为什么我没有这东西呢?”红鸾挤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们有的东西,她好像都没有……

“自古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这幅模样,叫别人瞧了去,一定又是一番口舌,不过啊,还好,那些人很久没来了,小锦鲤,可能你真的是我的救星呢,你一来,我好像什么都好了。”

“对吧对吧,我就是小福星啊,有我在,什么坏运气都没了。”红鸾无比开心的在池塘里游来游去,游一会儿就凑到锦溪的跟前,对着他吐泡泡,扇动着她的红鳍,就像,在撒娇。

锦溪瞧着红鸾这模样,自然是所有烦心事都忘记了,忙忙取了纸笔来,画下红鸾这一刻的模样,而红鸾瞧着锦溪进屋了,便猜到他又要开始画自己了,便乖巧的保持着姿势,等着他来。

“你还真乖,知道我进去是要拿纸笔开始作画,连姿势都摆好了,可真比人还机灵,可惜,你要是人就好了,你就能陪我说话了。”

“人……你很希望有个人可以陪你吗?因为我是一条锦鲤,所以不能陪你说话,你一个人,很孤寂吧。”

红鸾就因为锦溪这句话,变得惆怅了起来,要是,要是,我能变成人,是不是就好了!对,找水涟,他肯定有办法,嗯,找水涟。

“水涟,水涟,你在吗?”红鸾趁锦溪歇息的时候,拿出了幻鎏镜,小心翼翼的唤到。

“又干嘛”

“嘿嘿,水涟,你知道,怎么可以变成人吗?”

水涟一听,便知道,又是那画师说了什么。

“你是鱼,就好好的做你的鱼,当什么人。”

“可我,想做人,我想让他听见我说话,我想陪他看日月盈亏,我想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我还想,做他的心上人……”

“红鸾,你发现没有,你越来越贪心了。”

“是啊……我也发现了,好像,越靠近他,我想要的东西,就越来越多,越来越不满足,我好像真的有点贪心,可是……我……我想给他最好的,他想要什么,我都想帮他完成。”

“哼,凡夫俗子就是这样得寸进尺。”

“你,你别这样说他,至少,在我眼里,他样样都好,画艺好,人也好,他看我的时候,有多温柔,我就能感觉到他对我,有多宠溺,这是我从不曾体验过的。他给了我最好的,所以,我也想给他我最好的,水涟,你帮帮我,好不好,哪怕只有一天时间!”

“不问后果?”

“嗯!不论后果!”

“好,我这里,有一颗丹药,可让你幻化人形,不过,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你便要回到涟水,好好休养,那一方池塘是不够的,你懂我意思?”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水涟神仙,你真好!”

“照你这意思我以前就不好了?”

“怎么会!以前也好,今天最好,嘿嘿。”

“小样儿。”红鸾啊,你这样越陷越深,我,我这样帮你不知是对是错,明明是要阻止你,可是看到你,我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我真害怕,万一哪天你真的灰飞烟灭了,该怎么办……

水涟想着红鸾为那个人痴迷的模样,眼里满是担忧,却也不忍心阻止。罢了,我这一生啊,就够小心翼翼恪守仙规了,她想怎么做,就随她好了,我也只要她好,我总归,是要护着她的。

另一边,拿到丹药的红鸾,小心翼翼的揣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了,心里还在思量着什么时候吃它好,一想到能变成人形,站在他的面前,红鸾的心就开始狂跳,好似已经要站在锦溪的面前般。

忽然,在池塘里的红鸾,发现了周围不一样的气味跟温度。

“这是怎么了?明明是黑夜,怎么会这么亮?这水,怎么还觉得有点热呢?”红鸾还有些疑惑,就见屋里的锦溪披着袍子冲了出来。

“糟糕,我家怎么会着火了,怎么办怎么办,瞧这火势,怕是来不及了,罢了,保命要紧。”这么一想,锦溪便抓紧了衣服,想逃出去,就那样直碌碌的跑过了池塘,红鸾就那样看着他,一个人向外跑去,未曾瞧过池塘里的她一眼。

红鸾心里,一下子就难过了起来,或许,就算他对我再好,至始至终,我也不过是条鱼罢了……

可是,转身间,红鸾发现,他,又回来了。

“小锦鲤,你可还好,我刚刚故意把我的袍子打湿了,这才回来找你,来,我带你一起逃出去。”

顿时,红鸾高兴的仿佛要跳起来,原来,他不是自己一个人走了,他,还是惦记着她的。

锦溪一边同红鸾说话,一边就慢慢的把红鸾从池塘里捞出来,可是,转身才发现,他们,无处可逃了,锦溪尝试着从偏门出去,结果,一块门槛就那样掉了下来,直接把他砸晕了过去……

红鸾这下慌了,他晕倒了,怎么办,怎么办,就在情急之际,红鸾想到了那颗丹药,对,丹药!吃了它我就能幻化成人,我就能救他出去了,想罢,红鸾就不带犹豫的把丹药吞了下去。

霎时,微弱的光,散发在红鸾周身,直至一条鱼,变成一个少女。

来不及欣赏幻化成人模样的红鸾,立即就想着把他拖出火海,毕竟,她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天知道,救他出来,需要红鸾花多大的力气,这熊熊大火,本就是红鸾的克星,可是,为了救他,她也只能忍着,直至精疲力尽。

“我,我终于把你救出来了,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方锦溪,锦溪,真好听,只是,我第一次幻化成人的模样,你看不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要过了,涟水我是回不去了,等待我的,是什么,灰飞烟灭吗……”

红鸾有些害怕的瞧着自己的身体,忽明忽暗,她留恋的瞧着躺在她怀里的锦溪,顿时就释然了。

“纵然我飞灰湮灭,我也让你活下来了,真好,起码,你还好好活着,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平安喜乐,这下,我也不算有遗憾了。”

红鸾说着说着,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流出,再到她的脸颊。

“莫非,这是眼泪吗?我,我也有眼泪了?”惊喜之余,红鸾小心翼翼的舔了下,发现,她的眼泪,是甜的。

甜的?为何世人都说是咸的,而我,是甜的呢?

“锦溪,我的眼泪是甜的诶,你知道吗?对了,我叫红鸾,我就是那条小锦鲤啊,你养的那条小锦鲤啊,我,我喜欢你,所以吧拉着要赖着你,嘿嘿,为了见你,我还特意求了丹药幻化人形,只是我化作人形了,你却看不到了,不知道,你可否会记得我啊,记得,有一条锦鲤,叫,红鸾。”

红鸾未曾等到答案,就那样在锦溪转醒之际,消失了,恍惚间,锦溪似乎看见了一个妙龄女子,就那样在她眼前消失,直至不见……

翌日天明,锦溪从门庭外醒来,想起了红鸾的那些话,似梦非梦,似真似实。便立马跑回庭院的池塘边,可是,池塘里的水,已经干枯,里面也早已没了锦鲤的身影,锦溪这才恍然大悟,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

只是,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后来,有青岩居士在坊间听到这段传闻,感叹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命数,涟水向来也是信的,可是,放在红鸾身上,他便不信了。

那晚,内心的不安告诉水涟,红鸾可能有危难,只是待他赶到之时,红鸾已经快要消失了。情急之下,水涟用自己的仙骨为渡,替红鸾,压下了要散的三魂六魄,只是,还有一魄,飘散了。

至此被带回涟水的红鸾,陷入了长久的沉睡里,久未转醒。

“小红鸾,现在,我们俩可是密不可分了,这,算是老天对我的厚爱,让我因祸得福吗?”

水涟瞧着安静下来的红鸾,心里一阵暖意,不论你什么时候醒来,我都会陪着你,哪怕,你还是要去找那个人,我也陪你。

十年后。

涟水旁的木屋里,锦溪安然的在桌案上画着红鸾的模样,还有那最后一夜他瞧见的朦胧的少女模样。

十年过去了,岁月不曾在锦溪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却日积月累的让他多了些其他人没有的味道,那是岁月的沉寂,是对等待的执念,他在等,未曾忘记。

放眼望去,整个木屋,都是红鸾的画像,十年来,锦溪从不曾停止作画,他怕等的时间太久,会忘记那个为他付出一切的小锦鲤,还好,他画的她,神韵一丝不减,每一张,都栩栩如生。

忽然,有人在敲打着木屋的门,锦溪放下笔,起身走去,打开了门。

“画师先生,听说你画锦鲤特别的好,不知道画我会怎么样呢?对了,我叫红鸾,红鸾的红,红鸾的鸾。”红鸾巧笑倩兮,俏皮的问到。

“是你。”锦溪瞧着眼前女子的模样,瞬间将她与那夜模糊的少女形象重叠起来,一丝不差。锦溪沉了沉声,然后,哽咽的吐出两个字,是你。

幸好,

隔千里,

观万里,

最后还是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